这一夜……以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zero_零 书名:灰の色彩
    六

    “新一轮的F1方程式锦标赛准备得如火如荼,下月旒旭星将代表NISS车队进行比赛。”

    李震南放下手中的报纸,表担忧的思忖着;自从上次在汶莱交涉后,对方接头人就答应在一个月后给他们供货,可是偏偏走漏了风声,一直拖着没有进行交易。后来等到风头过去,就决定在下个月再进行交易。而现在的交易又赶上了旒旭星比赛的时间;如果要去交易的话,就无法赶上他的赛事,所以这让李震南纠结了起来。而且最近一段时间,李震南总莫名产生一种不祥的感觉,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这个份还是因为担心经常要比赛的旒旭星,总之他不想离开旒旭星一步。

    另一边,因为某种原因,李宏总是担心旒旭星和李震南在一起。本来两父子的关系就不和谐,如果旒旭星这时在中间轧一角,那自己拥有的一切可能都会毁于一旦。所以李宏要阻止,一定要阻止李震南和旒旭星之间的感;既然警告过李震南不要在违背他的命令,但李震南始终不听。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一定要把他们分开,并且不能让他们再相见。李宏天生就不是一个善良的人,他决定要给旒旭星一点教训,因为旒旭星的出现……

    --------------------------------------------------------------------

    这一夜,李震南相约来到了旒旭星的家里……

    “你来了?”旒旭星笑得一脸灿烂对门外的人说

    “嗯”李震南也笑着走进门,可是他心里翻腾了几百遍要怎样和他解释自己又不能去看他的比赛。

    “你先坐着,我给你倒杯水”李震南看着旒旭星走进厨房,心里突然幽幽的泛起一阵酸楚。

    他真的很想和旒旭星一直到老。他才不想管什么李氏集团,他更不想沾李宏的边,可是,他

    ——李震南就是偏偏出生于这样一个家庭。表面是大集团总裁的大少爷,实际上只是一个赚钱工具。他想过逃,逃得远远的,但是注定没有办法逃脱,除非他和李宏之间一定要死一个。

    李震南的眼睛有点发胀,隐隐的有些模糊,他扭转头走到阳台抬头看着天,努力调整自己的绪。

    “呵呵,你站在这里干什么?”旒旭星把水杯递给李震南

    李震南接过水杯放在一边,然后把旒旭星紧紧的搂在了怀里。李震南不知道;在他拥抱旒旭星的瞬间,旒旭星的脸色黯淡了,眼眶也中晶莹的液体在流淌。

    旒旭星知道,李震南又要出去谈“生意”了;

    而且很早前,旒旭星就知道,李宏是他——李震南的父亲;

    他知道,李震南是用生命换回的,没有一次正经的生意;

    他知道,李震南一直都在骗自己不让自己知道他是混偏门的人;

    他也知道李宏知道自己的存在后会有怎样的结果……只是他真的就这么李震南,到不忍心开口告诉李震南那一年的事……

    “呵呵,你怎么了?”旒旭星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更自然些。

    “没什么,就是想你!怕你会离开我,真的……很怕”顿了顿,又说

    “旭星,对不起,我…恐怕…下个月不能参加你的……比赛” 李震南突然哽咽了

    旒旭星感受到李震南的体在颤抖,他将手臂轻轻加重力度,用紧抱的力量给李震南安慰;因为他知道李震南不能去看他的比赛时因为他要去做那些交易。他也知道李震南在害怕,害怕他自己会有遇上什么危险。

    旒旭星用力闭了闭眼睛,强忍住眼中要滑落的泪水,轻轻吞咽了一下,佯装轻松道

    “震南,你这是怎么了?不就是一场比赛嘛,以后还有很多机会啊!你要做的,就是在我边一直支持我,鼓励我!给我信心赢这场比赛!”

    听到旒旭星这样说,李震南的心里反而更加难过。他一直都知道旒旭星是一个很直白的人,有什么说什么,如果别扭起来的话谁劝都不听。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旒旭星渐渐对自己这么迁就?……是什么时候?好像模糊了,怎么也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变化。

    李震宇拉开旒旭星和自己的距离,牵着他的手走进了房间。

    “旭星,你是不是不高兴了?我很抱歉,如果……你不高兴你可以说。你这样,我会更不好受”

    “震南,我没有。我知道你很忙。我能理解”

    “……”

    停顿了一会,旒旭星又说

    “震南,如果有一天你知道了我一直瞒着你一件事,你会恨我吗?”说着,旒旭星真挚的看着李震南

    “你一定有你的苦衷,我相信你,不管你是隐瞒我也好,欺骗我也好,但一定不是不我了。”

    话音刚落,李震南吻上旒旭星。

    四片柔嫩的唇相叠,轻柔辗转;嫩滑的舌尖传来柔软的触感。体传来如被电流冲击过的酥麻感,越吻越深。

    李震南用手勾住旒旭星的脑后,体向前以极轻的动作将旒旭星的体放倒,自己的体也顺势倒在他的上;□所致,李震南麻利的褪去彼此上层层布料的束缚,纵的吻着旒旭星,从柔嫩的唇到线条优美的颈脖,饱含挑逗的轻轻咬着他的耳垂。

    湿润的唇沿着颈脖的轮廓下移,停留在两点凸起的粉红,轻,挑弄;炽体相交,房间内柔和而温馨的灯光将他们的影拉得修长,墙壁上投影的躯变换着曼妙的姿势;充满暧昧呻吟声的房间/色满泻,为美好的夜晚谱下美妙的乐章……

    一场纵的欢过后,被子所覆盖的轮廓上下起伏,配合着重叠而厚重的喘息声。

    李震南用双手撑起酥软的体,俯视躺在自己下的旒旭星;被汗水浸泡过的旒旭星正闭着双眼急促的喘息,湿润的发丝粘在一起,凌乱的贴在额头;脸颊绯红,被疯狂吻过的双唇变得更加通红水润,嘴角还残留着银丝滑落过的痕迹。这样的旒旭星让李震南怎么看也觉得看不够。

    李震南落下一吻在旒旭星的眉心,转走向浴室往浴缸里放水,再走到边抱起旒旭星走进浴室,把他和自己一起放进了水温刚好的浴缸。

    “震南,你怎么从没说对我过你我?”

    “因为我害怕……怕我哪一天死了,就不能再你了。只要我一天不说你,我就能一直坚持下去,直到我们一起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才能对你说。”李震南说得一点都没错,他害怕,他害怕自己会先死在旒旭星前面而无法再继续他。

    “那要是我死在你的前面呢?”都说人是有预感的,特别是不安的预感,那一种不安总是绕在心头总觉得会有什么事发生

    “那我只能用死来证明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

    “呵呵,你真的不说么?那我说……我,,你!”旒旭星靠在震南的前,感受着李震南的心跳和体温。然后仰头迎上李震南神的,轻柔的吻!

    这就是所谓上天安排的孽缘,让旒旭星这一生只为李震南而牵绊……

    ----------------------------------------------------------------------------------------------------------------------

    “哥,爸让你回来,有事要跟你说”李震南朦胧的接通了电话,里面传来李巧巧的声音。

    “明天说不行吗?”

    “呵,我只负责叫你回来。”李巧巧还是那样的语气

    “到底什么事?” 李震南不耐烦的皱眉问

    “爸说对方提出提前交易。回不回你自己看着办!”

    “咔哒”电话被挂断,传来音频跳动的节奏。

    李震南挂下电话,看了一眼旁边已经睡熟的旒旭星。

    如果交易提早了,或许可以赶上旒旭星的比赛。李震南轻轻的收回被旒旭星压着的手臂,怕会吵醒他。轻手轻脚的起穿好衣服,在旒旭星唇上轻轻落下一吻,依依不舍的打量了旒旭星熟睡的脸好一会才转离去。

    当他关上房门那一刹那,旒旭星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感受着边空位上还没冷却的体温,听着房外开门又关门的声音。

    “震南,我该怎么办?我到底该不该告诉你?”

重要声明:小说《灰の色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