忐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zero_零 书名:灰の色彩
    三

    房间里有三个人,一个男人端坐在沙发上,眉头被他拧在一起,神凝重的看着手中的照片。其余两个人正站在他的面前;男的材高大脸庞冷峻。配着修的黑色西服显得他的材更加修长。女的面容冰冷,一头齐肩中长发披散着遮掩住她半边脸颊,小的躯着一睡裙打扮,显然对面前的人没有什么礼节可言。此时的两个人都默不作声站着。

    “哼,不长进的东西。刚回来就着急去见面。”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愤然开口。只见他一脸怒容,气愤得把手里的照片全部都甩在地上。

    女人走过去弯腰捡起地上其中几张照片细细的看了起来。

    “呵,有意思!没想到哥哥,还有这种嗜好……不过嘛,我倒一直觉得这个车手是长的很不错!”女人冷嘲的说着走到了那个男人的边。

    这个女人的样貌极冷,脸上总是挂着诡异冷的笑容,看起来和善良搭不上边。不管和谁说话都是冷冷的;包括眼前这个是她父亲的男人,一个拥有自己一家集团公司的男人——李宏。

    “巧巧,你在曼谷的“生意”谈得怎么样?”李宏收起怒容,表严肃的问着自己的女儿。

    李巧巧又弯腰捡起了另外几张照片边说

    “爸,现在不是说我的事儿的时候吧?我可是“谈判”专家,你还担心我?”她的语气听似有些不满,边说着并坐到了沙发上,双眼由此至终只看着手中的照片;

    前一句话话音刚落,她就皱着眉抬头看向站在她旁边的男人

    “这个是谁?”李巧巧把照片晃了晃,照片里的人既不是她的哥哥李震南,也不是那个车手旒旭星,更不是旒念馨,而是原本不在调查范围之内的穆捷。

    “不知道。”男人转动眼球瞥了李巧巧一眼,没有任何感的说

    “不知道?要你查我哥的行踪,但是她的单人照怎么这么多?”李巧巧站了起来,站在了男人的面前用质问的语气问着他。

    “那是角度问题”男人对上李巧巧的眼睛,眼神锐利,但是脸上却没有表

    “够了,巧巧。”

    李宏压下火气低吼一声打断了还想开口的李巧巧。

    “现在不是讨论谁是谁的时候。你先出去!”

    李巧巧没说什么,她也知道现在不是问问题的时候,和面前的男人对视了两秒后,气结的将手中的照片往脑后一甩不不愿的走出了房间。

    “政龙,你过来”李宏把那个男人叫到了自己

    “调查一下这两个女的和那小子什么关系。”说完点了点照片上的旒念馨和穆捷

    “还有,不管怎样查,这小子的底给我起清楚了。只要一有消息就要马上告诉我。”李宏似乎在担心什么,语气中带有一丝不安的绪,脸色明显不妥。

    一个月前

    李震南和李巧巧兄妹二人正坐在大厅看方程式赛车锦标赛,每当镜头带到11号车车手,李震南总是会不自觉的勾起嘴角。李巧巧靠在李震南的肩头

    “哥,这个就是和你认识的那个车手?”

    “嗯”虽然只是嗓子眼发出的一个单音节,但是眼里却是掩盖不了的柔

    “两兄妹聊什么呢?”李宏从楼梯上下来,走到两个人旁边的沙发上坐下

    “爸……”

    “爸”两个人像是应付一样同时叫到

    “哥在看那个车手,他的朋友。”李巧巧说着用手指了指屏幕

    “哦?”李宏看向屏幕,镜头刚好带到11号车手,赛事讲解员正在对这个车手做介绍以及技术分析。

    李宏看着萤光幕里的人,顿时觉得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尖尖的脸蛋,细长的凤眼,鼻子不大,配着直的鼻梁恰到好处,小巧殷红的嘴巴。这是标准标致女人的脸蛋,一个男人能长得那么精致的相貌的确很少见。也就是因为这样,李宏才更加觉得他认识这个人,只是一时间有想不起来。

    李宏努力的回想着,脑海里突然闪过一张脸,好像想到了些什么似的,他猛的伸手,手越过李巧巧的体捉住了李震南的手臂

    “他叫什么名字?”李宏霎时的动作吓到了一旁的李震南和李巧巧。

    李震宇楞了一秒,开口道

    “他叫旭星”

    “旭星?”

    “嗯,旒旭星。怎么?”

    李宏摇摇头缓缓收回手,可依然若有所思的眉头微锁,还用只有他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喃喃的重复着那个名字。

    李震南不再看他,把视线转回电视屏幕

    “爸,你认识啊?至于这么激动吗?”李巧巧对李宏这种大惊小怪的表现表示很不满意。

    “觉得眼熟罢了。”说着,李宏的脸上又恢复了镇定摊开报纸看了起来。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个人他一定见过。

    半个月后

    “震南,我告诉你,你最好不要再和那个小子瞎混,不然别怪我不客气。”李宏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咬着一根雪茄翘着二郎腿,体挨着沙发,一只胳膊搭在沙发上。他正眯着眼看着对面坐着的人,语气平常,但是眼里却有种不容抗拒的霸气。

    “呵,我有我的交友圈子,你少管我”李震南示威般回应。吸了一口烟再重重吐出,透过烟雾迎向李宏的目光。

    “呵呵,你别忘了,你是李家的人。李氏集团以后还要留给你,凭你这样一个喜欢和男人混在一起的人,我怎么放心交给你?看看这些报纸,每天的头条都是你和这小子的新闻,外面的人又会怎么看我李宏有这样一个儿子?你玩玩的话无所谓,但你别给我丢人。”

    李震南听言咬着腮帮,双眼直直盯着李宏,咬牙道

    “我不稀罕你的集团,别人不知道你……那我,你!”说着用手指了指自己和李宏

    “还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吗?毒品、走私军火、高利贷、杀人、有哪一样你是不沾边的?哈?继承?别说得那么好听!儿子?也只是你的赚钱工具罢了。”

    “哈哈哈,好!李震南,说的好啊!”

    “既然你这么了解我,那我换个说法。你和别人玩,可以。他,绝对不行,若是你真的他,应该不会蠢到这种地步吧?”

    李宏边说边把手移到腰间,在腰间的位置掏出了一把枪放在桌面上。说完最后那句话,并用手指在枪上点了点。李震南不心里一紧,再看到李宏脸上那诈的笑容时,心中阵阵发寒。

    看到儿子被自己震住,李宏又缓缓开口:

    “曼谷和汶莱那边我已经安排好了,你和巧巧最迟后天要动,你最好自己想清楚!”说完,李宏就起要回房间

    “等等……”李振南叫住李宏

    “为什么我能和别人玩玩?但是他不行?”李震南将态度放软,他知道和李宏是没办法斗下去的。

    “只是不喜欢!看见的第一眼开始,就打从心底里不喜欢。”李宏背着手在后背对着李震南回答。然而李宏皱着眉,他直觉越来越强烈,这个叫旒旭星的人越看越像自己认识的那个人,难道真的是他?听不到李震南回话,李宏直径走入了书房。

    李震南听到李宏的这番话突感疑惑;平里,除了“生意”场上的事以外,李宏根本不会干预自己做什么或是私人生活。然而这次对旒旭星,李宏却这么正式的和自己“谈判”?李震南感觉这当中一定有些什么,但是又能是什么呢?看着李宏离开,只剩李震南一个人在大厅猜不透。

    --------------------------

    政龙接到了李宏给自己的指示后退出了他的书房并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还没睡?”

    政龙推开门,看到还挨在上看杂志的人就开口问,边问着还边拖下外挂在衣架上。

    “等你,有话问你”李巧巧合上杂志,双手交叉在前,抬眼看着走过来坐在边政龙。

    “想问照片里的那个人么?”政龙弯起了一边嘴角,深黑的眸子直视李巧巧的双眼,像是一早就看穿她会这样一般。

    “呵,你说呢?”李巧巧冷笑一声,也毫不回避政龙的眼光。

    “我再说一遍,不—知—道。”政龙收起笑容,把最后三个字的音节咬得清清楚楚。

    “那你为什么要捕捉那么多她的镜头?”

    “我不认为有必要谈论这个”

    “没必要吗?让你去跟踪的是我哥,你只需要拍他和那个车手就可以了啊。但是那个女人却有那么多镜头,我不觉得就像你说的那样是什么角度问题。”

    “少吃干醋了”

    “你……”

    话音刚落,没等李巧巧说话,政龙就霸道的吻上了她的唇。

    政龙一个转把里李巧巧压在了自己下,手麻利的解开自己衬衫的纽扣,脱去。炽体包围住李巧巧小的躯,温的手从她的睡裙底部伸入,抚摸上她上每一寸柔滑的肌肤……任凭此时在他下的李巧巧如何倔强的想要推开和他理论,他依然“粗鲁”的将她死死的压在下制服。

    柔和的灯光迷蒙了充满□的房间,**的呻吟声,体碰撞的响声,召唤着两个人的求,血液在体每个角落里流窜翻腾,直到男的□无法压抑那最后的冲刺,才停住了所有的激

    政龙搂住李巧巧让她挨在自己的前,上下摩挲着她的手臂,点起一根香烟叼在唇边,吐出柔柔飘散的白烟。

    李巧巧呼吸着淡淡烟草味,缓缓睁开双眼抬起头看着政龙;不知出于哪种原因,她突然觉得旁的这个男人开始变得模糊……

    “阿龙,我们……还是我们,对吗?”李巧巧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问出这样的问题,只是她的口闷闷的,沉沉的……

    政龙偏过头对上李巧巧的双眼,那是一双闪烁着不安的双眼。

    “嗯”政龙又转回头吸了一口烟,然后摁灭烟头,轻轻的在李巧巧的额上啄了一下

    “先睡吧,我洗个澡就来”说完就起走向浴室。

    李巧巧的心中有些忐忑,七上八下的;回想起政龙拍回来的照片,那个人(穆捷)单独的镜头比她的哥哥李震南还要多。虽然无法确定政龙是出于什么心态去拍下她的照片,但是直觉告诉她绝对不会只是角度问题而已。那要是说不是角度问题,又会是什么使他不自拍下那么多?一连串矛盾的问题让李巧巧心中的不安感一阵阵涌上心头。

重要声明:小说《灰の色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