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的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夏木希 书名:重生之颜晓
    颜晓一直在想,人生,如果能重来就好了。

    “想念是会呼吸的痛,它活在我上所有角落,哼你的歌会痛,看你的信会痛连沉默也痛,我发誓不再说谎了,多你就会抱你多紧的,我的微笑都假了,灵魂像飘浮着,你在就好了……能重来那就好了……”17岁的颜晓只是单纯地喜欢这首歌的旋律,后总有个温暖的怀抱在她听歌的时候将她拥入怀中,幸福得如同泡在蜜缸里;24岁的颜晓夜晚时却只能缩在角紧紧抱住自己泛凉的躯,一遍遍哼唱,后却不再有人亲吻着她抱她入怀中。

    颜晓,老颜家中最小、也是唯一的女儿,父亲是独子,颜晓上面还有四个哥哥,老大到老四分别是颜曜,颜祈,颜辰,颜历。老元帅左盼右盼,终于盼来个滴滴的孙女,乐了。刚好是早晨出生,于是老元帅大笔一挥,就叫颜晓。整个大院里上上下下谁不知道颜晓是老元帅的心头,对她是有求必应,而哥哥们更是无一不将这个唯一的妹妹视若珍宝,她在成长的过程中,几乎可以说是无法无天、目空一切。而关梓然的出现,更是把颜晓宠上了天,越发肆无忌惮。

    关梓然,两年前跟随父母从英国回来,算是落叶归根,他的爷爷与老元帅那可是生死至交,战场上下来的份。没人知道两人怎么开始,颜家老元帅70大寿那天,颜晓由关梓然牵着出现在众人面前,那天惊掉满地的下巴,关梓然被四个妹控的哥哥拖出去喝咖啡,定着两个熊猫眼回来后,两人就算定下来了,在两家人都默许开始心照不宣。

    两人甜蜜的恋在关梓然上大学之后开始走样,同样是军人世家的关梓然与颜家老大一样,选择了一所可以说军校里的清华,隶属国家军委直接领导的军校,成为颜老大的学弟。而军事化的封闭管理让两人见面的机会一下子突减少了很多,电话联络更是少得可怜,更何况关梓然做为军校中的佼佼者,他的训练更是严格,任务更是繁重。所以他忙,忙到他们的话题少了、交集少了,取而代之的是无边无际的空泛感,这让颜晓无所适从。

    彼时的颜晓就象是一个一直没有长大的孩子,任、冲动、自私,还没学会体贴,还不懂得不仅仅是靠彼此相就可以的,千百种样子的中,往往更需要的是尊重与体谅。可惜,那时的她还只一心追求着所谓完美的,停留在王子与公主的故事里,不像他已经考虑到了那么长远,连孩子的问题都想到了。那时的颜晓所想要的只是恋人时时刻刻的陪伴,于是,她开始不满,抱怨,吵闹,后来愈加演变升级变本加厉,弄得关梓然心神俱疲。

    杨致远,她曾经的高中学长,恰好就这么在他们感最不稳定的时刻出现。他说他暗恋了她三年,只是那时她已经与关梓然一起才放弃,如今自己与关梓然的冷战让他看到了希望。杨致远的追求颜晓自然是不曾理会,对她来说,关梓然一个就足够了。

    只是,颜晓自己庸置疑是着关梓然的,那关梓然呢,真的如她所想象的她吗?同样是追求,杨致远可以24小时陪她聊天看电影,不会像关梓然在关键时刻扫兴地赶她去睡觉;杨致远会为了她的生而精心准备,而不是如关梓然般简单的下厨煮顿饭而已。与杨致远在一起的子似乎总是那么轻松自在,而跟梓然在一起却总是有那么多的压力,她总需要小心翼翼,这样的,真的是她想要的吗?颜晓不确定了。

    关梓然有多敏锐,她全上下哪里能瞒得过他,他一下就察觉到了她的心不在焉,从颜辰那里辗转了解到了杨致远这么一个人的存在与目前正在追求她的这件事,当天电话里不断厉声叫她远离杨致远。颜晓委屈了,这么久不打电话过来,结果一打来就命令她这样那样的,以前的他哪舍得这样大声对她说话,根本不信任她,二话不说直接挂了电话。你不让我找我偏找,那时的颜晓就是如此的叛逆,任到无可救药。

    一个电话把杨致远叫出去喝酒发泄,偏就这一次的怄气,酿下了让她后悔终的苦果。一夜狂饮,隔天醒来,只发现两人衣衫不整地躺在上,而全感觉筋骨酸痛。她慌了,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来到他的住处,不记得他们做过什么,记忆完全是一片混乱。

    “昨天、我们,我们昨天到底发生什么事?”

    “你不记得了?”

    “到底有没有?!”

    “ 有!”

    “那衣服……”

    “你又不是第一次,这事穿不穿不都一样!”

    一番话彻底打碎她的幻想,轰得的一声如晴天霹雳震得她脑海一片空白,做不出任何的反应,一颗心瞬间沉入寒不见底的冰窖,四肢僵寒。从那天起她再也不见杨致远,她害怕了,以前她做错事,每次都以为梓然会大大发一顿脾气的时候,他只是习惯地叹上一口气说声:算了没关系。可这一次,她错得太离谱了,梓然还会原谅她吗?

    纸终究保不住火,无论她怎么隐瞒,关梓然是什么人?把颜晓吃得死死的人,在她心中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的人,颜家老爷子钦定的孙女婿人选,若他想知道,还有什么能瞒得过他呢?

    从没见过如此绪失控的梓然,他从没用过这样的口气对她说话,面对他的质问,她噤若寒蝉。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他消失了,她一直在找他,对着三哥威,什么手段都使了,可颜辰还是那一句话,晓晓,不是三哥不告诉你,关子他现在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他的行踪。他将自己彻底流放了,没有人知道他究竟在哪?

    直到飞机失事的消息传来,怎么可能!?她想骂二哥,怎么可以拿这种事来开玩笑,想告诉今天不是愚人节,她不会上当的,可是那失事客机的旅客名单上,赫然写着关梓然的名字。那三个字像最细密的银丝,紧密结实扯着她痂痕累累的心,银丝一点点的收紧,脆弱的痂四分五裂,刺进嫩里,鲜血就一道道的渗出来,肝胆俱裂,痛彻心扉,连呼吸都痛入五脏六腑,只剩那一片茫茫然的黑暗。

    参加他的葬礼的那天,阳光明媚灿烂得如此刺眼,他就那样静静地躺在那里,无论她怎么喊都不再醒来,就这样在她17岁的夏天里,与她,天人永隔,从此上天入地再不得相见。

    夜半,惊醒!

    一的冰冷习惯地摸索侧的温暖却只触到一掌的冰冷与坚硬。颜晓茫然睁开眼边是空的,恍如隔世,那个总在寒冷的冬天里拥她入怀,把她的手放进膛里取暖,受委屈可以躲到怀里哭的人再也不在了,再也没有一个人疼她如他。那件事后她一个人搬进两人原先一起住过的公寓。而关家,或许不想再睹物伤人,他们一家很快都搬走了,虽没说她过一句重话,却再不肯见她一面。

    这匆匆六年的光,推着她一路向前走,脚步踉跄,而她,也终于明白了。如果不是在乎,怎么会患得患失?如果没有,何必要小心翼翼地讨好?如果不是那么重视,又怎么会有压力?所以在杨致远面前的轻松自在,不正是因为不在乎,不正是因为无所谓?一天,又一天,开始会去回想过去的事,愈想,就愈明白;愈明白,心就愈痛。然后,有了不同的领悟,花了六年的时间,终于懂了,可是却太迟了……

    他不陪她24小时聊通宵看电影,是因为担心她的体,不忍心让她熬夜;她生时他亲自下厨,所煮的菜式哪一样不是她喜欢的,哪一道不是她曾经说过想吃而没机会吃到的;军校里的训练甚至学习难度都是其他高校的数倍,里面的竞争何等激烈,稍不谨慎就会被人拉下,而他却从不曾在自己面前说过这些,因为他不想她担心,只想让她在他的羽翼下安全无虞。他总是一个人把一切扛着,为担负起她的一生而努力,他总是笑着说,晓晓,想娶你真不容易,就如西天取经般得过九九八十一难啊,顿时换来她的一顿胖揍。

    后来的后来,杨致远过来向她道别,他即将去欧洲留学,同时也是向她坦白,其实那一夜他们根本就什么都没做,都醉死了哪还能做什么?他会这么说只是想争取一个机会让她和他在一起。颜晓已经没有力气指责他了,怪谁,怨谁,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如果当初的自己可以成熟点,可以理智点,如果自己意志够坚定,又怎么会演变成不可收拾的局面,也许,梓然也就不会……是自己的错,怨不得别人,至少,她这辈子只有这么一个男人,这样就够了。

    颜晓知道,那样的她曾经让他伤透脑筋,她会学著长大,学著为自己作的每一个决定负责,虽然第一个承担的苦果是永远地失去他。因为知道他一直会和她在同一个世界的同一个角落里,所以,她肆无忌惮,她任霸道,倚仗的不就是他的。直到他不在了,她才终于醒悟,他,去了一个离她很远很远的地方,再也无法回头。

    这个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就是永远。

    夜色寂寥,静默的空气冰凉,好静,静得连每一次的呼吸声都清晰可辨,整间屋子空的,不管她如何塞满每一个空间,到了夜里那种可怕的空洞感还是会无边无际地向她袭来。黑暗与寂静像是一只无形的大手将她牢牢攫祝,让人避无可避,逃无可逃。抓紧怀中他的枕头,极力汲取那早已消散的味道,轻轻地哼唱:“想念是会呼吸的痛,它活在我上所有角落……我发誓不再说谎了,多你就会抱你多紧的……能重来那就好了……”泪水无声坠跌,不曾停止,浸湿了下的被子,思念像只纤细手,抓住她的心脏,渐渐坚定的收紧,捏的她本就伤痕累累的心肚破肠流,鲜血满地。

    梓然,你回来好不好?晓晓不会再任了,再也不会放开你的手了。

    如果……如果可以重来……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颜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