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第一关考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紫影子 书名:天之神羽
    <---凤舞文学网--->

    “爹怎么现在还没有回来,是不是爹没有帮我找到师父,或者爹根本没有帮我去找师父?不会的,爹不会这样。--凤舞文学网--”秦云在家里等了很久,想到了爹为什么还不回来,又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在门口从早上一直等到下午,都依然没有看到父亲回来。连午饭都没有吃。对八岁的秦云来说没有什么比他能学到魔法和武技更重要的事了。

    “小云啊,你都已经站在门口这么久了,回去休息吧。”王安机走过来说道,看到秦云都快一天呆在这里,有点不忍心,劝秦云回自己的房间。

    “不,我要等爹和师父回来。”

    “王爷爷帮你等,你回房间就行了,他们回来了,我马上来告诉你。反正你你师父又不会跑掉的。”

    “王爷爷,要不我们一起等。这样我也不至于一个人在这里干等,至少还有王爷爷陪我说说话。”

    “小云啊,看到你这样,我都不知道当初让你学魔法和武技的决定是对是错。”王安机叹息道。他知道一个不学魔法和武技的人,一般是个平凡的人,而平凡的人都很单纯,都很快乐。

    “王爷爷,你看你又来了昨天你可是亲口答应我的哦,可不许反悔。”秦云可是清楚的记得昨天的事。

    “好了,好了,你看你这样子,王爷爷答应了就不会反悔的。”王安机对秦云还真有点无奈。

    ……

    一个小时又过去了,外面的天都黑了可秦言他们还没有回来,秦云等的都着急。

    这时候大门被打开了,秦言和雷羽走了进来。

    秦云认得父亲,可不认得父亲旁边的穿着灰衣服的人。秦云很聪明,一下就猜到这个穿灰衣的人就是父亲请来的师父。

    秦言看到秦云和王安机在门口,便知道是在等他们。笑着对秦云道:“云儿,快来拜见你师父,你师父可了不得了,连你爹都要忌惮他三分。能成为他的徒弟,你肯定能学到高深的魔法和武技。”

    秦云会意,跪在地上,很尊敬道:“徒儿拜见师父。”

    “你就是柳妹的儿子秦云?”雷羽看到秦云感觉的确同秦言说的那样,他有很多地方像王柳。尤其是气质,那种让人一看到就想亲近的气质。连说话的样子也像。雷羽吃惊的望着秦云,秦云让他想起了王柳。

    秦云似懂非懂的答道:“是的,我就是秦云。”

    秦云的话唤回了雷羽的思绪。一脸的幼稚气,活泼中带点天真。的确让他开始喜欢上这孩子了。

    “叫我师父还太早。”

    “为什么?难道你不想收我做徒弟吗?”秦云追问。

    站在一旁的秦言只是微笑。他太了解雷羽了,如果这么轻易收秦云做徒弟,那他就不是雷羽。

    “你只要通过三个考验就可以成为我的徒弟。”雷羽淡淡的说道。

    三个考验,谁知道雷羽的三个考验是什么?估计不会太难,毕竟秦云才八岁,但也不会太简单。

    “我答应你,我就通过考验成为你的徒弟。将来也一定要比你强。”秦云可是自信满满的人,他学习魔法和武技的决心是不会改变的。

    “好,有志气,但你别答应太早,到时候没有通过考验,就算你爹求我也不会收你做徒弟的。第一个考验就是明天到黄城边缘的不明森林中砍两百棵大树,给你五天的时间,希望你别让我失望。记住,别找人帮忙,一旦作弊,你是知道后果的。”雷羽说话的语气很重

    “砍伐两百棵大树,给我五天的时间,应该不难。”秦云没有想到第一个考验是这样的,他认为砍树还不是很容易的事

    “别以为很容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对别人来说还行,但对你这样的年龄来说,却是比较难的。”秦云的心思一下几被雷羽看穿了。说完,和秦言走到了正厅。

    秦云八年来并没有出过秦府,一来是因为秦府很大,没有必要去外面玩耍,秦府已经够他折腾;第二个原因是秦言不许秦云外出。这时候秦云还不知道自己的份,一旦泄露,说不定这天心大陆再也不会有神羽族了。--凤-舞-文-学-网--

    第二天一大早,秦云就被带到黄城的边缘——不明森林中。

    雷羽给秦云一把斧头。这是一把不普通的斧头。这斧头很大,比平常砍树的斧头大了一倍。八岁的孩子能不能举起这样一个斧头还个问题,更别说要砍伐两百棵大树,何况这把斧头还是锈的。

    秦云看到这斧头就傻眼了。“这是什么鬼斧头,师父弄这么大的斧头能砍树?”现在秦云是知道了第一个考验不是那么容易完成的。想想后面还有两个考验,秦云啊,哎,你有罪受了。

    如果是小斧头,且锋利的话,估计砍伐两百棵大树也就四天多时间。看到地上的斧头,连拿都不想拿了。

    “没有看过斧头啊?如果现在放弃,就不用拿斧头砍树了,自然也就不能成为我的徒弟。”雷羽故意刺激秦云。让秦云刚开始受点罪未必对他的修炼没有好处,只有知道修炼的困难,才会更加的努力。

    “我不会放弃,我会让你认可我这个徒弟的,让你以后觉得有我这样的徒弟会感到高兴的。”秦云对未来满是憧憬。

    “光用嘴巴说是没有用的,要想我认可你,你就拿出自己的实力来。你只有五天的时间,白天、晚上都可以砍伐,到了吃饭的时间自会有人来给你送饭。五天后的这个时间我来验收。”说完,雷羽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如今,这不明森林中就剩下锈迹斑斑的大斧头和秦云。

    秦云走到斧头处,试探的拿起斧头。呵,还真被他拿动了,可惜却举不起来。举不起来就等于砍不了树。又试了一下,这次比上次好了点。毕竟这次是有心理准备的。但刚举到一半,斧头就把他压在地上,差点弄伤了他。

    “鬼斧头,锈斧头,烂斧头。等我把这两百棵树砍完后,一定要把你扔的远远的,让你后悔曾经来到过我的手上。”秦云生气的骂道。

    骂斧头也是没有用的,这一点,秦云也知道。要是骂斧头能让它变小,变锋利的话,秦云肯定愿意用一天的时间来骂斧头。

    没办法,只能慢慢的来。好不容易拿起斧头砍下去,大树只是树皮破了点,几片叶子从树上掉了下来。还正还落到秦云的头上。似乎那大树也在挑衅:“小子,要砍伐我?再去吃几年饭吧凭你的能力,也只是同瘙痒一样,哈哈,痛快很久没有这样傻的人来给我瘙痒了。”

    抓起头上的叶子,秦云把叶子撕了个粉碎。这下秦云可真生气了。

    花了两个小时,一点一点的砍,总算把这棵大树给砍掉了。

    “你不是很嚣张吗?不是还掉叶子在我头上鄙视我吗?现在不是一样被我砍了。”秦云很累,但砍倒大树后,很高兴。反而比砍树之前更有力气了。

    的确,第一棵被砍倒,给了秦云很大的自信,自信化为力量当然砍的比前面的猛。终究是八岁,别的孩子在这个年龄是玩耍,他在这个年龄是在学习。

    从早上到傍晚总共砍了十棵树,午饭和晚饭只吃了一点点,对他来说,吃饭的时间就是休息的时间。吃完饭,举起斧头,又开始砍伐。

    晚饭过后,天越来越黑。在秦府,哪一次不是有人保护,任何时候都不曾单过,也不曾怕过。现在一个人在野外,这样的况以前都没有想过,更别说遇到。森林远处不时传来动物的叫声,还有风的声音,很恐怖,这些都不曾遇见过。秦云更是想起以前仆人闲着没事讲的那些妖魔鬼怪的故事。那些鬼怪不但要吸人血,还要吃人。都不敢回头张望,生怕一回头,一个血盆大口正等着自己。秦云闭上眼睛,尽量不让自己想那些事。可越不让想,自己就越会想。森林中时而安静,时而杂乱。有的时候都能听到心跳声。

    长夜漫漫,在地上躺了两个小时,再也睡不住了,他必须找事做,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对付心中的恐惧。于是他拿起那把又大有锈的斧头砍树。

    要是现在的况被某个路过的村民看到了,肯定会认为那砍树的人是疯子,是家里很穷,穷的都要晚上出来砍柴换钱。不然怎么会有那种头脑发的人三更半夜来砍树。

    太阳终于从升起来了一丝红光照亮着整个森林。秦云也停下了砍树晚上砍的树并不多,只有七棵。这七棵是在黑夜这相当不利的况下砍的,可以说比白天有进步。

    已经很困了倒在地上就大睡。刚睡了一个小时就自动惊醒了。精神时刻保持着高度的警惕,生怕这一睡,睡到四天之后了。

    昨天一共砍了十七棵,不到砍伐总数的十分之一。按这样的进度,五天过去,一百棵都砍不了的。

    提起斧头接着砍下去。秦云发现斧头砍破树皮,甚至还深入到表面。这比昨天一斧头砍下去有很大的不同。怎么能不令他高兴?此刻砍劲十足。

    雷羽看到秦云的表现,点了点头。脸上露出笑容,随即又消失在森林中。

    今天秦云早饭,午饭都没有吃,只吃了晚饭。当作是三餐一起吃。王安机讯问的时候,他只说没有时间,他要继续砍树。王安机说服不了他,只能摇头的走了。

    白天一共砍了十五棵,晚上有了昨天的经历,也就不那么害怕了。秦云不想用这么漫长的夜晚来睡觉。他目前的目标只有一个:砍树,不停的砍树。

    第三天的太阳也升起了,秦云丢下斧头的时候,手都麻木了。形状还是握着斧头的形状。手上起了水泡。

    躺下休息了一会儿,秦言来到他面前。

    “爹”秦云跑过去抱着秦言,秦云哭了,可以看出这两天他受的苦。

    “云儿,没事的,你在坚持三天,爹能相信你能通过这次考验。”秦言不想多什么安慰的话。他现在能做的就是鼓励儿子。

    秦言握着秦云的手,一种异样的感觉从儿子手中传来。与此同时,秦云叫了一声。秦言仔细看了这双幼小的手,这双手不是过去的那双手,过去的白白净净。手上的水泡一看就知道是斧头弄出来的。

    秦言急忙掏出随携带的一个瓶子。往秦云的手上倒了些粉末。很快粉末融入手掌中。并把那个瓶子给了秦云。嘱咐他只要手起了水泡就倒些粉末到起泡的地方。之后,秦言也离开了。

    休息两个小时,醒来后发现手好了,水泡消失了。心中暗自说道:“爹的这些粉末还真是神奇。有了它就不再怕手起泡了,就有足够的力气去砍了。”

    只剩下三天,还有一百五十棵要砍,秦云还要加把力哦。

    秦言回到秦府。表是高兴中加点痛苦。看到儿子手起泡,他难受。儿子是在大家的庇护下,没有受过什么伤害。也没有挑战过这种超越自极限的事。但儿子却还在坚持,因为心中的那份执著。

    “大哥,你在啊!”雷羽看到秦言一个人在发呆,不说道。

    “恩,我觉得这样一个考验对八岁的孩子来说是不是太大了点?”

    “或许吧,但不这样,又怎么检验云儿的勇气和毅力。他一个人在森林中砍来砍去,白天是这样,晚上也是这样,这样的历练很少吧。”雷羽解释了设置这一考验的目的。“并且,大哥你不相信自己的儿子能通过吗?五天的时间,我想到了第五天云儿几乎不会剩什么力气,后面的树要用他的毅力去砍。但我相信他,从他的上我看到了我学习时候的影子。”雷羽接着说道。

    “那好吧,我们只能静静的等待。”秦言只能这样说。

    森林中,秦云还在砍着。可这几天秦云的影在森林中也引来一些好奇人的观看。他们看到这个孩子不分昼夜的砍伐。有的佩服,有的不屑。各色各样的人都有。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疑问:为什么这孩子会那么努力的砍树。

    第四天到来了反观第三天的成就还真的让人有的点不敢相信。是四十二棵。经过三天的砍伐,斧头也锋利了。原本生锈的斧头如今在太阳的照耀下有了光芒。手上起了泡,经过秦言给他粉末药品的治疗,只需一两个小时就好了,正好也可以利用这段时间休息。

    到了第五天,也就是最后一天了,还有五十二棵树要砍。秦云叹了口气,第四天可是砍的很辛苦的。

    这几天的砍树,手痛了,脚痛了,全上下都痛了。

    这几天王安机送饭过来,三餐里面有两餐是带了回去。除了摇摇头,王安机什么也不能做。通过这几天,他发现自己还是不够彻底了解秦云的。看到秦云这样,却很高兴。

    呵呵,将来要是有人问秦云,在他幼年中有什么事令他最难忘?秦云肯定会说是砍树。

    第五天刚砍完几棵树后,就下起了雨。在雨中砍树比较困难。体没有以前那样的灵活,经过四天的砍伐,本来就筋疲力尽。可树不会因为你可怜而自己倒下吧?

    秦云看到这下雨的天,气愤道:“老天爷,你是故意的,不就砍几棵树,至于那么难吗?本来就不知道能不能砍完,现在居然下雨。”

    天是不会理会他的,反而下的更大。头发、衣服全湿了。整整一上午砍了十多棵。不够,远远不够。秦云疲惫了,手提不起斧头了延期那的树木变的模糊。强把眼睛睁开。但他真的很困,想去睡觉,舒舒服服的睡觉。五天来,这是他的极限了。

    秦府中,王安机在房里走来走去,自言自语道:“雨下这么大,云儿不会生病吧?这孩子没有受过这样的苦,他怎么能坚持啊?不行,我要把云儿接回来。”说完拿起雨伞往外走去。

    “叔叔,你这是干什么去啊?”秦言看到王安机往外面走,心中猜到七八分。又不想直接捅破,便这样说。

    “我要把云儿接回来,你不去关心云儿,我还要关心云儿。”在王安机看来,秦言这种不作为的表现就是不关心云儿。

    “让云儿靠自己挨过去。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他就不配是我和柳妹的孩子,他要靠他自己,现在是,将来也是。”秦言态度强硬。其实他哟偶何尝不想把云儿接回来。云儿有自己的路,要靠他自己去开拓。帮的了他一时,却帮不了他一世。在这种况下都要帮,那在生死关头,没有人在的时候,谁又来帮呢?

    “难道在这里什么都不做,干等着?”王安机问道。他也认为秦言的话有道理,所以没有一定要去。

    “不错,就等着,等着第五天结束。”雷羽从自己的房里走出来,听到秦言和王安机的谈话道。

    秦云在森林中,眼皮是越来越不听话,一不小心,手中的斧头掉了下来,砸到自己的脚。

    “哎哟,太痛了,幸好不是斧口砸的。”这一砸可谓恰到好处。把疲劳给砸没有了。秦云暗道:“好险,差一点就睡着了。看来以前不顺眼,又大又锈的斧头,也不是一无是处,反而现在都有点喜欢它了。”想到这里不由的笑了。

    拿起斧头有干起了简单重复的砍伐。一个下午砍了二十棵。还剩下最后二十棵。但这时候秦云已经没有力气了。

    放弃?不能放弃。都已经坚持了四天,还剩最后一个晚上。无论如何都要把最后的砍完。脑中想起了当初说的话:“我不放弃,我会让你认可我这个徒弟,让你以后觉得有我这样的徒弟而感到高兴。”

    “对,我要靠自己的执著来通过第一个考验。我要学习魔法和武技,做一个有本领的人。”

    秦云下定决心要去完成的事就不会放弃,不管前面有多少困难,只要义无返顾,只要对的起自己,就行了。连第一关都过不了,还谈什么超越雷羽。

    下雨的森林是安静的,晚上的森林也是安静的。远处传来斧头砍树的声音,没一声都那么清晰,每一声都那么震撼。从声音中可以听出每一斧头下去都用尽了全力。一个晚上,森林中都是这样的声音。那是靠执著发出的声音,那是靠毅力发出的声音,那是为了完成心中的目标发出的声音。

    没人知道这时候的秦云有多疯狂。难道他就不疲惫?不,他早已疲惫。

    疲劳吓不倒他,黑夜吓不倒他,这是什么样的毅力才能让一个八岁的孩子如此坚持。

    没有星星?是的,也没有月亮。但今晚注定是光明的。

    太阳出来了,没有再下雨。秦云的手松开了斧头,脸上有了笑容,笑的很满足。接着人倒了下去,就那样睡着了。五天了,这算是真正的睡觉。五天来,精神力和体力透支,铁打的体也受不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天之神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