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 放假了

    <---凤舞文学网--->

    有流水细纹。--凤舞文学网--其次是一块椭圆形的白玉,形似卧虎,有斑斓。再一块是足球大小的圆形黄玉,最小的一块比巴掌稍大,晶莹透亮,头顶有两小片绿色。

    “好玉,真是好玉。”牛老见了这四块宝玉,眼珠子都差点蹦出来。

    “牛老,这块形似假山的蓝黄玉,我想让您仿制成‘高山流水听雨图’,这块白玉,我想让你雕刻成卧虎。这块黄玉,我想让您雕刻成‘二龙戏珠’。这块最小的青玉,您给我雕刻成‘招财蟾蜍’,有没有问题?”张黎一口气说完,问道。

    “没问题,没问题。”牛老连连摇头,自信的说道:“这几块玉仿佛天生就是为了雕刻你说的那几样作品。按照你的要求,我一定把它们雕刻的跟国宝玉器一模一样,让它们可以以假乱真。”

    “我就是专门为雕刻这几样本书于国宝玉器才把它们的形状弄成这样的,能不相配吗!”张黎暗自得意,笑道:“那就有劳先生了。”

    从出来,张黎托人打听了天堂鸟夜总会的地址,决定晚上去会会长毛,帮丁玲确定一下那个消息的准确

    长毛,三十多岁的样子,留着一头波浪式的长发,中间有一绺染成了绿色,耳朵上带着耳钉,打扮的流里流气。

    晚上,他带着两个小弟,火头和孙子,照例来到天堂鸟夜总会闲逛。年关将近,他手头有点紧,想再做几笔买卖把这个年过去。

    回到养生堂时,养生堂已经打烊了。

    张黎悄然来到五楼文芳的卧室。

    文芳一个人正躺在上看电视,没有见到洪妃的影子,估计她已经走了。

    “宝贝儿,怎么还不睡,在等我吧!”张黎脱了外,跳上文芳的,将她搂在怀里挑逗道。

    文芳妩媚的白了他一眼,笑道:“才不是呢!人家睡了一天一夜,现在不困了,睡不着,才不是为等你呢!”突然皱了皱眉头,狐疑的问道:“你怎么才回来,是不是又去陪哪位红颜知己拉?”

    “没有啊!”张黎摇摇头,验一副我很正经的样子,说谎都不带脸红的。

    文芳在他的胳膊上狠狠拧了一下,气道:“还说没有,你上有其他女人的香水味……”不给张黎声辩的机会,她接着说道:“这味道不是我的,不是林琳的、也不是小曼的,更不可能是小梅的,说你在外面还有几个红颜知己?”

    张黎心道这女人还真是敏感,连忙说道:“也算不上是红颜知己,只是一个要好的朋友而已。”

    “你就骗鬼去吧!好朋友会让你搂搂抱抱,把香水味粘在你上,说谎都不打草稿。”文芳白了他一眼,气呼呼的说道。

    张黎抱着她哄道:“好老婆,你的鼻子就是好使,我都没闻出来,你能闻出来!佩服,佩服!我也不瞒你,我今天认了门干亲。”

    “对方是什么人?”文芳皱了皱眉头问道。

    张黎笑道:“也不是其他人,丁玲丁警官你还记得吧!丁玲认了柳爷爷做干爷爷,我认了她妈妈做干妈。今晚我们去吃了顿饭,干妈一时高兴,多喝了两杯,回来的路上把脚歪了,我就背干妈回家,就这么回事。--凤-舞-文-学-网--”真假参半。

    文芳这才释然,说道:“你的干亲可真多,又是柳爷爷,又是丁妈妈。可怜人家无父无母,到现在还是孤单一人。”说到这里,她突然想到了什么,挽着张黎的胳膊羞答答的说道:“黎,姐姐给你生个小孩儿吧!”

    张黎心想这女人还真是东一出,西一出,搂着她说道:“我们才过了几天舒心子,你要是有了小孩儿,哪有时间陪我,还是算了吧!等过几年我毕业了,咱们再要孩子不迟。”

    文芳失落的说道:“就怕到时候你的红颜知己一大堆,轮不到我给你生孩子,你已经孩子成群了。”

    张黎笑道:“怎么会呢!我保证,让你第一个给我生孩子。”

    “这可是你说的,不能食言。”文芳嘟着小嘴,幽幽说道。

    “我说的,绝不食言!”张黎看着她艳的红唇,忍不住吻了上去……

    连续三天,考试了七八门课目,终于把所有课目都考完了。

    最后一场考完,从考场里出来,柳仲文问张黎:“老大,明天就要放假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家?”

    张黎道:“不好说,你也知道我事多,这边还有许多事需要处理,估计得到年关。你呢!你什么时候走?”

    柳仲文道:“不是后天就是大后天。”

    “你姐呢!跟你一块回去?”张黎随口问道。

    “我还没有问她,不过应该是一块走。”柳仲文道。

    “那好,走之前咱们聚一聚,把你姐,林琳,小曼,你老婆都叫到养生堂,咱们吃顿饭,顺便商量一下玉器行开业的事。”张黎笑道。

    “行,什么时候?”

    “时间就定在明天下午,你负责通知你姐和你老婆。我通知林琳和小曼。”

    “ok,没问题。对了老大,过年的时候别忘了给咱爷爷拜年。”

    “放心,这事我忘不了。节过后,走了亲戚我就去太原给爷爷拜年。”

    “如果有可能,让叔叔阿姨也一块来,人多闹一点。”

    “到时候看看再说吧!我们家亲戚多,初七初八还走不完本家的亲戚,远的就更别说了。我想初四初五就去给爷爷拜年,之后我还有点事要办,也不能在你们家久住。”

    “什么事这么着急?我还打算让你在我们家住到开学咱们一起来北京呢!”

    “一点私事,没什么要紧的,不过不去不行。”张黎含糊其辞的说道,他总不好意思说我要去天山跟我的一二三四五位美人老婆幽会。

    “真是可惜了!”柳仲文有点惋惜,不过也不以为意,笑道:“反正来方长也不差这一年……”

    两人边聊边走,慢慢悠悠的回了寝室。

    胡中南和范高义这倆人已经在收拾东西了,胡中南更是连火车票都买好了,下午六点半的火车,一会儿就要开拔。

    “人,用不用哥们送你?”张黎随口问道。

    “不用,哥们有伴儿,嘿嘿……”胡中南笑的很贼。

    范高义笑骂道:“,这货不知道什么时候勾搭上一个大二的美女,说好了跟我一起去买票的,人家要他今天走,,这货二话不说就从一个老乡手中高价买了一张晚上六点半的火车票,真……”

    “我乐意,你管的着吗!”胡中南洋洋得意,真是男一个。

    “靠,有异没人……”

    “宁为花下鬼,做鬼也风流。”

    “……”三人异口同声的骂道。

    说说笑笑,吵吵闹闹,送走了本书于胡中南,寝室安静下来。

    张黎也简单的收拾了几样东西,趁他们不注意,收进自己的储物戒指中。

    次,张黎晨练的时候,约了林琳和苏小曼,让她们下午去养生堂聚会。

    “林琳,你什么时候回家?”晨练结束后,回寝室的途中,张黎问林琳。

    “我打算明天回家。”林琳声说道。

    “火车票买了吗?”

    “买了,明天中午十二点的。”

    “那明天我去送你。”

    “谢谢哥……哥,你什么时候回家?”

    “说不好,不过节我肯定要回去的。”

    在公寓门口分手,张黎出了校门,就近在工商银行办了一张信用卡,在卡上存了十万块钱。打算明天送林琳的时候,把钱给她带回去贴补家用。林琳家境很不好,双亲虽然健在,但母亲多病,父亲又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上面有个姐姐,但已经出嫁了,跟家里关系不好,下面还有个弟弟,十三岁,正上初中。一家人全靠父亲种地和在附近的小煤矿下井挣钱维持生计,生活过的十分清贫。为了给林琳交学费,还欠了一大笔窟窿。年关将近,张黎不希望林琳回到家里一贫如洗,还要为年货发愁。

    下午众人如约来到养生堂,文芳特意把最豪华的一间包房留给他们。

    张黎、柳仲文、林琳、苏小曼、柳青怡、楚清莹外加文芳,大家都是熟人,聚在一起自然闹非凡,有说有笑,有跳有唱。

    张黎还特意让文芳用雪域茶泡了一壶上好的雪域茶,又取了一盘紫霞果给大家吃。

    、柳青怡和文芳四人商议了一下玉器行开张的问题,又林琳等人在旁出主意,光名字就想了十几个,经过激烈的讨论,最终公司的名字定为‘国宝玉器首饰公司’。之所以取这个名字,是要大家都记住,他们公司的产品件件都可以媲美国宝。

    公司还是由文芳出任董事长,梅姐出任总经理兼财务经理,苏母出任公关部经理,蒋飞出任保安部经理。董事会成员则有张黎、柳仲文、柳青怡、文芳和梅姐。为什么会有梅姐,因为张黎把自己名下百分之五的股份划拨到了梅姐名下。为什么要这么做?大家心知肚明,就不说了。

    次,上午十一点,张黎到女生公寓接了林琳,送她去火车站。

    火车快要进站的时候,张黎张黎把昨天办理的信用卡塞到她的手里,笑道:“这是哥哥提前给你的新年礼物,密码是你的生。回家之后把家里的窟窿堵上,剩下的给你家人贴补家用。”

    “这……哥哥……我……”林琳眼圈发红,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张黎笑道:“哥哥给你的东西,你敢不要,小心哥哥惩罚你哟!快收起来,路上的时候小心扒手。”

    林琳连忙把信用卡小心翼翼的放进自己的贴钱包里,看着张黎,眼中闪烁着丝,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踮起脚,大庭广众之下,吻了他一下,咬着他的耳朵说了一声谢谢。

    张黎笑了笑,又拿出一支玉瓶,交给她,说道:“这是我给你妈调制的药水,你回家之后,让你妈分三次把它服下,你妈的病应该能好个七八分,最起码不会再影响生活。”这药水是他连夜用三滴玉髓液外加一些中草药调制的,对常规病症极其有效。只要她妈妈不是癌症绝症,都能治疗。算得上是万灵药水了。

    “谢谢哥。”林琳小心翼翼的把玉瓶放进背包里,甜甜的叫了声哥。不久火车来了,林琳依依不舍的登上归途的火车。

    张黎目送火车离开,这才离开火车站,去了古玩市场,找牛老。

    他来的时候,这老头正在院子里耍把式,一少林长拳,打的虎虎生威。精神抖擞,容光焕发,谁会想到几天前他已经病入膏肓,半只脚踏入了鬼门关!

    “张先生来了,快请。”牛老见张黎来了,连忙停下来,邀张黎进客堂。

    张黎笑道:“牛老,别先生先生的叫,怪生分的,你就直接叫我的名字吧!”

    “也好,我就叫你的名字。张黎,你今天来是不是送玉材来了?”牛老见张黎手中提着两个大塑料袋,便问道。

    张黎随着他进入客堂,笑道:“被您老猜到了,我就是来给你送玉材的。共有四块,我想让您帮忙雕刻四件仿国宝玉器。”说着把塑料袋去掉,露出里面的玉材。只见这四块玉材大小形状各不相同,最大的一块堪比篮球,形如假山,上篮下黄,中间有流水细纹。其次是一块椭圆形的白玉,形似卧虎,有斑斓。再一块是足球大小的圆形黄玉,最小的一块比巴掌稍大,晶莹透亮,头顶有两小片绿色。

    “好玉,真是好玉。”牛老见了这四块宝玉,眼珠子都差点蹦出来。

    “牛老,这块形似假山的蓝黄玉,我想让您仿制成‘高山流水听雨图’,这块白玉,我想让你雕刻成卧虎。这块黄玉,我想让您雕刻成‘二龙戏珠’。这块最小的青玉,您给我雕刻成‘招财蟾蜍’,有没有问题?”张黎一口气说完,问道。

    “没问题,没问题。”牛老连连摇头,自信的说道:“这几块玉仿佛天生就是为了雕刻你说的那几样作品。按照你的要求,我一定把它们雕刻的跟国宝玉器一模一样,让它们可以以假乱真。”

    “我就是专门为雕刻这几样国宝玉器才把它们的形状弄成这样的,能不相配吗!”张黎暗自得意,笑道:“那就有劳先生了。”

    从出来,张黎托人打听了本书于天堂鸟夜总会的地址,决定晚上去会会长毛,帮丁玲确定一下那个消息的准确

    长毛,三十多岁的样子,留着一头波浪式的长发,中间有一绺染成了绿色,耳朵上带着耳钉,打扮的流里流气。

    晚上,他带着两个小弟,火头和孙子,照例来到天堂鸟夜总会闲逛。年关将近,他手头有点紧,想再做几笔买卖把这个年过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丹神飘渺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