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 牛老的苦衷

    <---凤舞文学网--->

    “对,一个约定。--凤-舞-文-学-网--国内最大的玉器珠宝行玉鑫集团你应该听说过吧?二十年前,玉鑫集团还是一家不知名的小玉器行,是我、李宗伟和玉鑫集团现在的总裁王德彪共同创办的。我们三个是拜把子的兄弟,创业那会儿,彼此关系非常的好。我的儿子还娶了王德彪的女儿,结成了亲家,可谓亲上加亲。后来,玉鑫集团渐渐做大,我们之间也因为公司的权利分配问题而产生了矛盾。当时我一心专注于艺术,忽略了这个问题。更在王德彪的提议下,把我名下的股份转到我儿子的名下,让他进入董事会参与公司的管理。我想,股份在我名下跟在我儿子名下也没多大区别,于是就答应了。不想……不想……哎……说来这是我们家的丑事,不应该在外人面前提起,可是老朽我忍气吞声这么多年,实在想找个人说说心里话。我那儿媳她不守妇道,在有了小斌之后,暗中勾搭上了李宗伟的儿子李思年。王德彪和李宗伟为了吞并我的股份,暗中勾结在一起。在我把股份转到儿子名下没多久,我的儿子就出车祸死了。我儿子死后,他名下的股份被我儿媳王婷偷梁换柱,转到了她的名下。我觉得事有蹊跷,就委托私人侦探对我儿子的车祸进行了详细追查,结果发现,是有人故意制造了这起车祸。虽然我后来知道这件事多半与李思年和王婷有关,但我没有十足的证据,证明是他们做的,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后来因为股份的事,我和儿媳关系闹僵了,还打了一场官司。本来官司有望胜出,但因为小斌的抚养权问题,我不得不妥协。就这样我们约定,原本属于我的股份全部给王婷,而小斌的抚养权则交给我。后来王德彪父女得寸进尺,让我保证后不得加入其他公司,为其他公司制作首饰。所以这些年来,我一直没有接受其他公司的邀请,只为个人打造首饰,赚些手工费,养家糊口,抚养小斌,为我牛家传宗接代。”

    张黎听了这种老的故事,觉得可悲,又觉得可笑,同时也有一丝同。同牛老,同牛小斌。

    “牛老,那您的伤是怎么回事?您以前应该练过内功吧?”张黎饶有兴趣的问道。--凤舞文学网--

    “不错,我的确练过几年内功,后来在打斗中被人震伤,经脉受损,一直没能治好。运用内力的时候,三焦经隐隐作痛,无奈之下,也就不再修炼内功,渐渐荒废。转而专心研究雕刻之术,这才和王德彪他们合办了玉鑫集团。”牛老解释道。

    “原来如此。”张黎恍然,说道:“牛老,您现在可以放心了,您的三焦经络已经被我用内力打通,十二正经也全部贯通,以后可以继续修炼内功了。”

    “真的吗?”牛老闻言大喜岸,闭上双目,运转体内残存的内力,果然畅通无阻,不喜出望外,说道:“多谢张先生为我打通经脉。”

    说话之间,牛小斌端着一碗水走了进来,见爷爷醒了,高兴的说道:“爷爷,您醒了,太好了。”

    “多亏了张先生出手爷爷才能捡回一条命,你快代爷爷好好谢谢张先生。”牛老内伤痊愈,心大好,对孙子说道。

    “谢谢张大哥。”牛小斌听话的向张黎道了声谢。

    “不用多礼,把水给我吧!”张黎接过牛小斌端来的水,把手伸进口袋里,从储物戒指中取出玉葫芦,当着两人的面滴了一滴白色的粘液在水中,搅匀之后,递给牛老,说道:“把这碗水喝了,药到病除,不出时,您老的体就会完全康复,更胜从前。”

    牛老迟疑了片刻,还是把水喝了,喝完之后,很快感觉到一股暖气从小腹生气,在体各处游走,所过之处,很是舒服。不好奇的问道:“你刚才给我喝的是什么?”

    张黎当然不会告诉他,他喝的是珍贵无比的玉髓溶液,淡然说道:“是柳老亲自调配的一种液,对内伤很有帮助。”

    “原来出自柳老神医之手,难怪如此神奇。”牛老不疑有他,释然说道。

    张黎笑了笑,转入正题,说道:“牛老,我刚才说的事,您不妨再考虑考虑。此一时,彼一时,当年您迫于形势,答应他们的无理要求。如今小斌已经十六岁,在法律上已经属于成年人,他想跟着谁过,可以自己做主,法律也管不了。您不用再担心别人会跟您抢孙子,所以当年的约定也就不用再遵守。是他们无在先,您无义在后,谁也没话说。”

    “这……”牛老略有迟疑。

    张黎接着道:“实不相瞒,我手中现有一批上好的玉材,想让您老帮忙制作一批精品玉器和首饰。我想您老是玉之人,这批玉材也只有在您老的手上才能绽放出多彩的光芒。”

    “哦,什么样的玉材能让张先生如此谨慎!”牛老不愧是怪才,一听有上等玉材,眼中顿时闪过一道亮光,连忙问道。

    张黎见他上钩,立刻从口袋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一块巴掌大小的寒玉,递给他说道:“牛老,您是这方面的专家,帮我看看,这块玉的品质如何?”

    牛老颤抖着双量了片刻,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惊叹道:“好玉,真是难得一见的宝玉。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一块寒玉,品质绝对属于上上乘。市面上很少见,你想把它雕刻成什么样的玉器?”

    张黎看他的模样,暗自得意,笑道:“牛老,我要仿制几件国宝玉器充当门面,以此提升我们公司的知名度和品牌。另外,我们公司走的是精品路线,玉器首饰,贵精不贵多。您老是这方面的专家,大师级人物,作品追求完美,正好适合这份工作。我也完全可以给你提供这样的平台,像这样的玉材,您随便用,完全可以按照您自己的构思设想来制作玉器和首饰。我想有如此宝玉,再加上您的手艺绝活,用不了多久,您必定名扬四海,超越李宗伟,成为中国乃至世界最顶级的玉器首饰制作大师。”

    牛老果然心动了,对艺术的追求,他已经到了近乎痴迷的程度,沉思了片刻,拍手说道:“好,老朽就答应你的邀请,重新出山,不过你答应我的事可不能反悔,我要有百分之百的自主权,按照我自己的构思设计首饰玉器。”

    “没问题。”张黎满口答应,又道:“我们公司还没有正式成立,现处于筹备阶段。不过我想在公司开业的时候,举行一个展览会,所以您老得帮忙尽快给我制作几样国宝玉器出来,好让我能够在公司开业那天拿出来展览。”

    “你们公司打算什么时候开业?”牛老想了想,问道。

    张黎心想新楼节前就可以竣工,节过后,还得把养生堂平了,再建造花园停车场,善后的工程还不小,最少也得一个月。再加上杂七杂八的事,公司开业最早也得等到来年四月份,便说道:“估计来年四月份左右,您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

    “两个月时间太短,怕是来不及了!这雕琢可是一件极耗时间的事。两个月我最多能雕刻四件玉器。”牛老说道。

    “四件也行,只要有您老的作品就成。其余的我自会想办法。”张黎无所谓的道,他主要是想借用牛老的名气,说到制器,他自己炼制的玉器浑然天成,巧夺天工,不知道比牛老雕琢的好了多少倍。他之所以请牛老出山,就是要把他推到前台,给自己做挡箭牌。毕竟牛老本就很有名气,能够制作出国宝级的玉器一点也不奇怪,更容易让人接受。由他在前面做挡箭牌,可以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那你什么时候把玉材送过来?”牛老有点迫不及待了。

    张黎笑道:“您老也别这么着急,等你体康复之后再做不迟。另外,我传您一内功心法,这内功心法类似于柳家的六脉神针,是我自己改编的。当您修炼有成的时候,就可以借用针气在玉面上进行微雕。”

    “这……这不大好吧!私下传功可是江湖大忌。”牛老忧虑的说道。

    张黎笑道:“在我这儿没那么多江湖规矩,您老听好了,气运丹田,神居于……”张黎传授了他内功心法,又道:“您老在玉器首饰这一行干了这么久,肯定认识不少同行,能不能帮我再物色几个有潜力的人。”

    牛老想了想,说道:“我早年收了两个徒弟,他们手艺还行,我可以联系一下他们,看他们愿不愿意加盟你的公司。”

    “那就多谢您老了。”张黎客了几句,告别牛老,离开回了养生堂。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丹神飘渺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