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初入天山 五台追兵

    <---凤舞文学网--->

    两天后,三人终于看到了天山。--凤舞文学网--山上白雪皑皑,到处飘着雪花。

    “一眼望不到边,缥缈峰到底在什么地方?”张黎瞻望着天山,深有感触的问道。

    伏天道:“我们现在还在天山北脉,而缥缈峰在天山南脉,靠近托木尔峰。以我们现在的速度,最快还要三天才能到达。”

    张黎不解的问道:“这么冷的天,你们还住在那么高的山峰上,不冷吗?”

    伏天香噗嗤笑道:“你有所不知,我们说是住在缥缈峰,其实是住在缥缈峰下的一处山谷里。那里四季如,就算外面下大雪,山谷里依旧鸟语花香。是一个真正的世外桃源,你去了保管会喜欢的。”

    张黎恍然大悟,笑道:“我面说呢!看你们细皮嫩的,也不像是能挨冻受冷的高山雪猿。”

    “讨厌,你才是高山雪猿呢!师姐,你看他,说话没个正行,老是欺负人家。”伏天香作势要打张黎,奈何追不上他,便嘟起小嘴,向伏天告状。

    一路上,两人打闹惯了,伏天也懒得说他们。

    正当他们快速赶路的时候,前方出现两道影,拦住了三人的去路。

    “请问三位当中是否有一位张黎张少侠?”其中一个年轻人拱手问道。

    “在下便是,你们是什么人?”张黎点点头,反问道。

    那年轻人道:“在下天山派韩玉,他是我师弟韩琦,我们受师尊之命,请张少侠到我们天山派做客,以尽地主之谊……”

    张黎拱手笑道:“原来是天山派的朋友,幸会幸会。”此时天色已晚,张黎也懒得再找歇脚的地,便答应了他们的邀请,带伏天和伏天香姐妹俩去天山派做客。

    天山派坐落在天山北脉科古琴山,历史悠久,自古天山就是出剑客的地方。

    是夜,韩英夫妇的款待了张黎和伏天姐妹。

    韩英夫妇在中原武林并没有多大的名气,但在这西域偏远之地却是大有名头。韩英的修为在九级初期,韩夫人不但是八级巅峰的剑客,还是位远近闻名的美人。虽已年过半百,却依旧面如颜玉,风韵犹存。

    “这两天,天山的风雪小了许多,西门少侠就忍不住上山去了,现在也不知道找到冰蟾没有。”席间,说起西门少君,韩英忧心的说道。还真是个心肠的人。

    张黎道:“韩掌门,您侨居天山多年,难道您也不知道什么地方出产冰蟾?”

    韩英摇头道:“冰蟾乃天地间一大奇物,不满你说,我也没有见过冰蟾的模样,只是从典籍中看到过描述,说是能解百毒,有起死回生之功效。但具体怎么样我也不太清楚。大家都知道冰蟾产自天山,但具体什么地方却鲜有人知到。”

    伏天香闻言撇了撇嘴,显得很不屑,不过大家都没有注意到她。

    张黎又问道:“那韩掌门可知道天山那里出产千年雪莲?”

    韩英道:“寻常的雪莲倒是不少见,但千年雪莲就罕见了,有没有尚不得知。”

    韩夫人接口道:“这些年,来天山寻宝的人不少,但十有都空手而归,甚至有的人丢了命。天山的形势并不像外人想象的那么简单,在深山之中不知道隐居着多少世外高人,别说没有宝贝,就是有宝贝也多半被他们抢了去。所以我劝你们还是小心为妙,不要枉送了命。”

    “多谢夫人关心,我们自会小心。”张黎嘴上这么说,却没放在心上。

    一席饭还没吃完,突然一个年轻弟子闯了进来,禀告道:“师傅,少林空藏大师和五台山慧能方丈等人联袂到访。--凤-舞-文-学-网--”

    “哦!”韩英吃了一惊,面露疑惑,迟疑了片刻,忙道:“快去迎接。”又对张黎道:“张少侠和两位姑娘继续用餐,韩某失陪了。”说完便带着韩夫人离去了。

    空间里只剩下张黎和伏天、伏天香。三人对望一眼,两女面露焦急,伏天香嗔道:“这些和尚也真是的,咱们前脚刚来,他们后脚就追来了,连顿安生饭也不让吃,讨厌死了。”

    张黎浑不在意,笑道:“谁让你们盗了人家的镇寺之宝,人家追来也不稀奇。”

    “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伏天骄看着张黎,征求他的意见。

    张黎淡然道:“无妨,咱们吃咱们的,天塌不下来。”

    “可是……”伏天似有顾虑。

    张黎笑道:“你们把神行符戴在上,一会儿看我的眼色行事。咱们不占理,没必要跟他们恋战。”

    “对呀,差点把它忘了,咱们有神行符,行千里,还怕跑不过他们。”伏天香眼前一亮,露出欣慰的笑容,把神行符拿出来戴在腰间,安心不少。她们现在用的神行符是张黎改良之后重新制作的神行符,在原有神行符的基础上,加入了简单的‘风’字符文,不但有减轻重力作用,还能聚风,借风势提升速度。效果非常的好,行千里都不在话下。借助神行符,他们只用了不到一天的功夫就从千里之外的乌鲁木齐赶到了天山脚下。

    “他们一时半刻不会来,你们多吃点,说不定咱们得连夜赶路。”张黎说着给她们一人夹了一个肥肥的鸡腿。

    看着两女吃饭,张黎的灵识已经飞到了外面。

    韩英夫妇将七个大和尚迎进前厅大堂,相互见礼后分主宾坐好。一位枯瘦老僧坐在最前,紧闭双目,老神自在。其次是少林寺的空藏大师和空闻大师,再次是五台山的慧能方丈,彗行和尚,慧明和尚,慧林和尚。

    韩英看了那枯瘦老僧一眼,疑惑的问道:“诸位大师,不知你们联袂到访所谓何事?”

    五台山清凉寺慧能方丈执礼道:“阿弥陀佛,实不相瞒,敝寺镇寺之宝前些时被自称来自天山缥缈峰的两个女子所盗,贫僧几人特来天山寻访。敢问韩掌门,可有这两个姑娘的行踪?”

    韩英夫妇对望一眼,心想:“怎么这么巧,张少侠带着两位姑娘前脚来,他们后脚就追来了,怕是那两位姑娘就是他们要找的人,这可如何是好!”

    “大师,韩某也不知道你们要找的姑娘是什么人,不过碰巧,在你们来之前,敝派迎来三位贵宾,其中便有两位姑娘,不知道是不是你们要找的人?”韩英迟疑了片刻如实说道。

    “哦!韩掌门不妨将她们请出来,让贫僧等人辨认一下。”慧行和尚闻言大喜,急忙说道,脾气够暴躁。

    “这……恐怕不妥吧!他们正在用膳,不如等他们用过饭,韩某再请他们出来见过诸位大师。”韩英婉言道。

    空藏大师道:“敢问韩掌门可知道他们的名讳?”

    韩英道:“一位年轻公子叫张黎,另外两位姑娘一个叫伏天,一个叫伏天香。”

    “张黎!”空藏大师若有所思,当即问道:“他是不是一个十岁的少年,为寻冰蟾而来?”

    “不错,他是西门少君的朋友。”韩英点头道。

    “果然是他!”当峨眉杜婉君受伤,空藏大师曾在场,所以知道张黎来天山助西门少君寻冰蟾的事,韩英提起西门少君,他便百分之百的肯定此张黎就是彼张黎,当下露出一丝微笑。

    慧能方丈听了伏天香和伏天的名字,一阵惊喜,再也坐不住了,起急道:“韩掌门,伏天和伏天香正是来我寺中盗宝之人,还请韩掌门把她们叫出来当面对质。”

    空藏大师闻言皱了皱眉头,道:“张少侠怎么会跟盗宝之人在一起,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慧行和尚道:“当夜我们已经将伏天和伏天香制服,却不想我们一时疏忽,让她们被一个神秘人救走了。既然张黎和她们在一起,我看救走她们的神秘人,多半就是这个张黎。”

    空藏大师更加疑惑了,说道:“据贫僧所知,张少侠的武功确实不弱,但若说他能在你们的手底下把人救走,贫僧不信。”

    慧行和尚略显尴尬,他刚才说一时疏忽才让两女被人救走已经给自己等人脸上贴金了,那种况下,就算他们不疏忽,不大意,也拦不住人家。

    慧能方丈道:“不管这位张少侠是不是那个神秘人,这伏天和伏天香是盗宝之人不会有错,韩掌门,劳烦你把她们叫出来一问便知。”

    韩英夫妇见事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也只能去叫人了。

    “夫君,你在这里陪诸位大师,我去请张少侠他们。”

    韩夫人从前厅出来,直奔后院张黎等人的住处。

    张黎收回灵识,问两女:“你们吃饱了没有,该咱们蹬台了。”

    两女同时点了点头。

    话音刚落,韩夫人就笑盈盈的走了进来,对三人说道:“张少侠,少林空藏大师听说你在敝派做客,特邀你和两位姑娘去前厅会面。”

    “我和空藏大师确有几面之缘,既然空藏大师有请,我们这就前去拜见。韩夫人请……”张黎非常配合。

    “张少侠请。”韩夫人在前引路,四人很快到了前厅大堂外。张黎在外三丈处突然止步。

    韩夫人笑道:“张少侠怎么不走了?空藏大师就在里面。”

    张黎摇了摇头,戏谑的说道:“韩夫人,我只怕是进的去出不来呀!”

    “张少侠这话是什么意思?”韩夫人脸色微变。

    张黎朗声笑道:“空藏大师,别来无恙啊!”

    内七位高僧和韩英听到张黎的笑声,一起走了出来,立在外的台阶上,看着张黎三人。

    空藏大师笑道:“张少侠,京城一别,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又见面了,哈哈……”

    慧行和尚见到伏天香和伏天,立刻认出了她们的形,怒喝道:“妖女,快把舍利子交出来。”

    伏天香嘟了嘟嘴,不屑的说道:“臭和尚,有种你们就来抢,本姑娘可不怕你们。”

    慧行和尚气的三尸神暴跳,就要动手,却被慧能方丈喝止了。

    “两位姑娘,你们把舍利子留下,老衲等放你们一条生路。”慧能方丈随即说道。

    “想要回舍利子,没门。”伏天香口齿伶俐,哼了一声说道。

    “方丈师兄,这两个妖女执迷不悟,不用跟她们废话,直接拿下废了她们的武功,免得她们再四处作恶。”慧行和尚暴躁,动不动就要废人武功。

    “你这和尚,不守清规戒律也就算了,动不动就喊打喊杀,没有半点出家人的慈悲之心,妄为佛门中人。”伏天看不过,出言讽刺道。

    韩英夫妇见双方火药味实足,连忙说道:“诸位且听韩某一言,大家有事好商量,千万别动手伤了和气。”

    空藏大师问张黎:“张少侠,你怎么会和她们在一起?”

    张黎心想事到如今,已经没有退路,便打开天窗说亮话,对空藏大师说道:“大师,实不相瞒,这两位姑娘盗取五台山的佛光舍利子实是无奈之举。她们的师傅中了西域魔僧的万恶血咒,只有佛光舍利子能救她命。还请诸位高僧看在佛祖舍喂鹰的博大襟上,大发慈悲,让她们把舍利子带走。”他知道这些都是废话,对方不会轻易让他们把舍利子带走。他先把软话说了,算是给空藏大师一个交代,一会儿动起手来,他也心中无愧。

    空藏大师高悬一声佛号,看着慧能方丈,没有说话。这毕竟是人家五台山的事,他不好做主。

    慧能方丈道:“张少侠也知道我佛舍喂鹰的故事,可见也是有慧根之人。我佛慈悲,普度众生,这话不假。但这佛光舍利子是我五台山镇寺之宝,佛门圣物,关乎我佛门气运,岂能为救一人而置我佛门千千万万弟子与不顾,此乃行小恶仰大善之举!还请张少侠见谅。”

    “我靠,这和尚果然能言会道,明明是舍不得舍利子,见死不救,反被他说成是行小恶仰大善之举,颠倒黑白,真他妈厉害。请选择http;//”张黎心中冷笑,露出一丝鄙夷的目光,说道:“大师这话不对,何为大善,何为小恶?岂不闻,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大师此举看似大慈大悲,却是与佛祖背道而驰,佛心不在,谈何成佛。就算你念再多的经文,终究是与佛无缘呐!”

    慧能方丈一时被他驳的哑口无言。

    “一派胡言,你这毛头小子懂什么,妄谈佛祖,是非不分,找死。”慧行和尚大怒,说着就动起向张黎。

    张黎正洋洋自得,心道:“我什么时候变得口才这么好,居然把老和尚驳倒了,哈哈……”见慧行和尚向自己扑来,露出一丝冷笑,却没有躲闪,站在原地,动也不动,任由他的金刚掌打在自己的口上。

    “大师手下留。”韩英夫妇和空藏大师见张黎不闪不避,具是一惊,忙出声喝止。可惜已经晚了,然而结果却出乎大家的意料。明明是慧行和尚打了张黎一掌,张黎纹丝不动,他自己反倒惨叫一声,倒飞回来,重重的摔在地上,口吐鲜血。

    “阿弥陀佛,小施主好深的内力,贫僧前来领教。”那一直没有开口的枯瘦老僧突然睁开双眼,眼眸深处爆出一道精光,高请选择http;//宣一声佛号,一步一步的走下台阶,每向前走一步,地面就剧烈的颤动一下,一道道横波冲向张黎。

    “老和尚,你也不赖。”张黎淡然一笑,右脚向前挪了半步,横波冲到他面前三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阿弥陀佛,刚才听小施主参禅论道,确有几分慧根,也是我佛道中人,敢问小施主出师何门何派?”老和尚看不透张黎的深浅,心惊不已,走到张黎前一丈远的时候便停了下来。

    张黎淡然道:“红尘中来,俗世中去,人人为我师,自入佛道门。大师,今天多有得罪,改有机会咱们可坐下来喝杯茶,张某告辞了……”说完,携了两女的纤纤玉手,腾空而起,化虹而去,转眼已出了天山派的庄园,向西南飞去。

    “多谢韩掌门请选择http;//和韩夫人的款待,请你们转告西门少君,我会帮他寻找冰蟾……”好一会儿,张黎的声音再次传来。

    “师叔,您怎么放他们走了?”慧行和尚从地上爬起来,擦干口角的血迹,怒气冲冲的叫嚣道。敢刚才给他的教训,他一点也没记住。

    老和尚高宣一声佛号,叹道:“此子的修为深不可测,非我不留他,而是留不住他。这也许是天意!你们不必执着。阿弥陀佛。”

    空藏大师也是闹不明白,感叹的说道:“没想到短短时,他的武功尽练到了这种地步,真乃不世奇才,可惜与我佛无缘。”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丹神飘渺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