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游五台 救美人

    <---凤舞文学网--->

    “这儿就是五台山中的东台山望海峰了吧!”张黎望着眼前立的高峰,心中猜想。--凤-舞-文-学-网--离开北京已经三,他一边赶路,一边游玩,傍晚时分,终于到达山西境内的五台山东台山望海峰下。

    上得峰顶,远远望去,只见眼前云雾缭绕,紫烟滚滚,犹如海潮,忍不住叹道:“蒸云浴,爽气澄秋,东望明霞,如陂似镜,望海,真是峰如其名也!”这首诗是前朝一位诗人所著,用来描述望海峰峰顶的景色。

    五台山不愧是名山古刹,佛教圣地。灵气浓郁,空气清新,虽已入冬,寒风凌厉,但风景依旧秀丽如

    从望海峰下来,他又去望海寺逛了一圈,临夜,在望海峰之西的东台沟找了间宾馆落脚。现在是旅游淡季,游客不多,这房子好找的很。

    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张黎盘膝坐在上打坐休息。

    灵识内敛进入紫府,继续接沙受紫府紫气的滋润。变强,他的灵魂也变强了,灵识的强度又有了提升空间,所以能继续呆在紫府里接受紫气的滋润。看着紫府内的五行精气你来我往,张黎不有再胡思乱想了。他的灵识虽然变强了,但对于隐脉的控制依然是毫无头绪。不过他控制的那丝紫气已经有一缕壮大成了一团,要说短短时内能有这样的成就,他应该很知足了。但他依然觉得紫气成长的速度不够快,还在琢磨怎么提高修炼速度。

    “太极漩涡。”张黎很自然想到了丹田内的太极漩涡,心想也许在紫府内也搞一个太极漩涡便能提高修炼速度了。说办就办,在他的灵识牵引下,一丝紫气以顺时针方向慢慢旋转,产生微弱的吸力,带动周边的紫气。紫气越转越快,吸力越来越大,渐渐带动整个气团旋转。一转,两转,三转……不知转了多少转,在离心力的作用下,被他控制的紫气团中央形成一个真空带,渐渐形成漩涡。漩涡形成以后,吸收紫气的速度大大提高,漩涡的体积渐渐变大。

    凌晨三点,张黎的灵识再次达到饱和,隐隐作痛,便退出了紫府。灵识外放,瞬间延伸到一千五百米以外。这时,一阵叮叮当当的刀剑撞击之声和杀伐声传入他的耳中。却是有人在东台沟西面三里之外的一处山沟里打斗。

    “大晚上的还打打杀杀,也不让好好休息。”张黎不满的嘀咕了一句,没想多管闲事。江湖中人打打杀杀,家常便饭,他懒得理会。正要收回灵识,突然感应到一股强烈的灵气波动从那个方向传来,不大为惊奇。从灵气波动的强度来看,这件宝贝端的不凡。

    好奇心驱使下,他悄然离开宾馆,寻着灵气波动传来的方向追去。

    这是一处三面环山的小山谷,山谷四周火把通明,十几个和尚手持棍棒立在谷岩上,把个小山谷围得水泄不通,严严实实。

    小山谷里传来激烈的打斗声,刀剑碰撞的声音,女人喝声。

    张黎悄然来到近前,立在不远处的一处绝壁上,可以清晰的看到山谷里的打斗。却是四个老和尚正围攻两个谋面女子。

    两位女子,一个白衣,一个青衣。那白衣女子材妙曼,薄薄的面纱遮去了她的玉面容,秀丽如弯月的长睫毛下修长明朗的美目灵光闪烁,美得教人屏息,柔和的眼窝把她的眼睛衬托得明媚亮泽。乌黑如云似瀑的秀发长垂至后背心,自由写意的随飘扬飞舞,手持一把三尺青锋,剑法飘逸灵动,潇洒之极。那青衣女子已经受伤,鲜血染红了半边罗衫,在白衣女子的帮衬下吃力的应付着一个中年和尚。

    四个和尚,三个膀大腰圆,面粗耳阔;一个材矮小,略显清瘦。各个手了得,修为不凡。一个手持禅杖,一个手持月牙铲,一个赤手空拳,一个手持钢鞭。四人组成一个简单的四象阵,将两个女子牢牢的困在阵中。

    一不小心,那青衣女子左腿被钢鞭扫中,闷哼一声,因腿部受伤,站立不稳摔在地上。那手持月牙铲的怒和尚趁机一铲打过去,出手毫不留,明显想将青衣女子置于死地。

    白衣女子急忙营救,一剑挡开奔袭而来的月牙铲,救下青衣女子。但她自己却后背洞开,露出一丝破绽,被那赤伤。白衣女子一时被震的血沸腾,气血上涌,剑势变缓。拿钢鞭的和尚抓住时机,用钢鞭缠住她的长剑,顺势卷走了长剑。白衣女子失去兵刃,况更加糟糕,被拿禅杖的和尚踢了一脚,倒在地上,再也压制不住内伤,仰面喷出一口鲜血,立刻染红了她的面纱。

    拿月牙铲的和尚上前一步将月牙铲抵在她的面门,制服了她们。

    “阿弥陀佛,两位女施主,你们已经走投无路,不要再做无谓的反抗了,还是把敝寺的镇寺之宝佛光舍利子交出来吧!”拿禅杖的和尚着方丈袈裟,显然是头头,高悬一声佛号,说道。

    白衣女子捂着口,恳求道:“大师,请原谅晚辈的无礼。晚辈也是迫不得已,只因家师受万恶血咒,命在旦夕,只有用佛光舍利子的佛才能化解血咒的邪。--凤舞文学网--还请大师慈悲为怀,让晚辈带走舍利子,救家师一命。”

    赤手和尚怒道:“凭你一句话就想带走我寺镇派之宝,你不觉得太儿戏了吗!废话少说,快把舍利子交出来,不然就修怪老衲无礼,老衲要搜你的了。”

    白衣女子哀求道:“大师,晚辈不敢有丝毫隐瞒,若大师不相信,晚辈可以留下做人质。待晚辈为家师驱邪之后,必当归还舍利子。”

    “妖女,休得胡言,赶来我五台山盗宝,真是不知死活。”那赤手和尚脾气暴躁,怒喝一声,转而对方丈师兄说道:“方丈师兄,别跟她废话,直接废了她的武功,赶下山去算了。”

    方丈和尚沉默不语,似在考虑。

    白衣女子见他们蛮不讲理,也不再委曲求全,嗔道:“你们这些和尚表面上仁义道德,说什么救苦救难,实际上沽名钓誉,见死不救……呸,你们妄为得道高僧……今天就是我们死在这里,也决不把舍利子还给你们,有种你们来抢,大不了大家同归于尽。”不知何时,她手中已经多了三枚圆形的铁蛋子。

    “火云霹雳弹!”赤手和尚见了她手中的铁蛋子,脸色大变,失声叫了出来。

    白衣女子冷笑道:“不错,正是江南霹雳堂最新研制的霹雳弹,比世俗界的炸弹威力强上十倍百倍,就这三颗,足以炸毁整个山谷,不信你们就试试。”说完,作势要扔,可把和尚吓了一跳。

    “女施主不要乱来,咱们有事好商量。”方丈和尚连忙喝止道。

    “那好,放我师妹离开,我留下做人质。待给师傅疗伤之后,我师妹必会把舍利子完璧归赵,还给贵寺。”白衣女子有了凭仗,胆气大了许多。

    “方丈不可轻信她言。”不待方丈和尚点头,那手持钢鞭的和尚就阻止道:“万恶血咒歹毒之极,只有服下舍利子才能化解邪,真要让她带走了,咱们就收不回来了。方丈一定要三思而后行啊!”

    方丈和尚为难了,现在的形,是进不得,退不得,双方一时僵持住了。

    张黎放出灵识查探,发现四个和尚的修为都不赖,拿禅杖的老和尚修为最高,有九级中期的实力,赤手和尚有九级初期的修为,拿月牙铲的和尚和手持钢鞭的和尚都有八级巅峰的实力。而那白衣女子的修为也在九级中期,青衣女子的修为也在九级初期。若不是那白衣女子不肯放弃青衣女子独自逃脱,以她的实力当能杀出重围逃之夭夭。

    “不知道这两个女子是什么来历?”张黎心中疑惑,听他们多次说到佛光舍利子,猜想必是一件难得的宝贝,也正是这件宝贝把他引来的。灵气波动是从白衣女子上传出来的,想必舍利子就在她上。

    方丈和尚既怕她们把舍利子带走,又怕她们同归于尽,把舍利子毁掉。进退两难之时,突然闻得山谷外传来一声长啸,四人皆被啸声吸引,忍不住朝山谷外望了一眼。

    就在他们的注意力被啸声吸引的时候,一条黑影鬼魅般出现在山谷里,三拳两脚将那翻在地。等另外三人回过神来的时候,黑影已经救走了两女,向西急速飞去,转眼便消失在夜空里。速度之快,骇人听闻,他们想追也追不上,只能望尘莫及。

    这黑影不是别人正是张黎,他救起两个姑娘,一手揽着一人,急速想西飞去。不过半个时辰,便逃出了五台山区。

    后面追兵未至,张黎找了一处较为隐秘的地方,将两女放下。

    两女落地一时站立不稳就要摔倒,张黎连忙将她们揽在怀里,手不小心摸到了白衣女子的玉峰。

    白衣女子躯一颤,眼中闪过一丝羞涩,连忙挣脱张黎的魔爪,退后一步,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张黎尴尬的笑了笑,把青衣女子也放开。

    青衣女子左腿受伤,站立不稳,索坐到了地上。

    “多谢公子出手相救,伏天骄(伏天香)感激不尽。”两女看清张黎的面目,见他眉清目秀,如此年轻,微微失神,随即异口同声的说道。

    “原来白衣女子叫伏天,青衣女子叫伏天香,真是好名字。”张黎心道,还了一礼,淡然说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两位姑娘不必多礼。”

    伏天随后问道:“敢问公子大名?今晚救命之恩,来必当回报。”

    张黎笑道:“伏姑娘客气了,在下张黎,举手之劳不足挂齿,报答就免了。不知两位姑娘是何派高足?”

    伏天道:“我们自幼跟随师尊在天山缥缈峰修炼,并无门派。”

    “原来她们住在天山,我也要去天山,正好可以跟她们同行。”张黎心中大喜,却没有立刻表明心迹,怕人家误会他图谋不轨。

    伏天回答完张黎,突然喷出一口鲜血,瘫坐在地上。

    “师姐,师姐,你怎么了?”青衣女子大惊,连忙爬到伏天边,关切的询问。

    张黎想起她中了那赤手和尚一掌,猜想必定是内伤发作了,连忙来到她的后,在她的玉背上连点数下,替她疗伤。不一会儿就化解了那和尚留在她体内的金刚掌力。

    伏天缓过气来,长吁了一口气,睁开美目,感激的望了张黎一眼,道:“谢谢公子为我疗伤。”

    “不客气,你好好调息一下,别留下隐患。”张黎说完,又对青衣女子伏天香说道:“天香姑娘,我略懂医术,让我给你看看腿上的伤吧!”

    “有劳公子。”伏天香倒也不矫,把腿伸出来,让张黎给她治伤。

    张黎将她的秀腿掳上去,露出洁白的小腿,一边给她治伤,一边饶有兴趣的问道:“天香姑娘,你们怎么会跟五台山的和尚打起来?”

    伏天香道:“我师傅中了西域魔僧格尔林的万恶血咒,只有用佛光舍利子才能破解血咒。听说五台山有佛光舍利子便来寻求帮助,哪知那些和尚表面上仁义道德,实则冷面兽心,一点慈悲之心都没有,见死不救。没办法,我和师姐只好夜入塔林盗取舍利子。不想五台山高手众多,我和师姐不敌,被困在那个山谷里。要不是公子你出手相救,我们就惨了。对了公子,还没有请教你的师门,刚才你带我们逃跑时,速度好快。”

    张黎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我是自学成才,并没有师门。”

    “公子真会说笑,没有师门你小小年纪能学得如此厉害的轻功?”伏天香显然不相信,好像张黎说出这番话,没多少人会相信。

    张黎玩味的说道:“天才,你不知道什么叫天才吗!今天遇到我算你长见识了。”

    “啊!”伏天香突然痛叫了一声,却是张黎说笑的时候,突然用力,把她小腿受挫的胫骨接回了原位。

    “好了,这两天多休息,腿上的伤很快就能痊愈。”张黎把她的秀腿放下,笑道。

    伏天香揉着腿,嗔道:“你也不事先说一声,痛死人家了。”小姑娘有点蛮,张黎好心给她治伤,她反而怪张黎不事先告诉她,殊不知,告诉她,她有了心里准备,更疼。

    张黎不跟她一般见识,笑了笑,好奇的问道:“你说的万恶血咒是什么东西,很厉害吗?”

    伏天香道:“具体我也不太清楚,我只知道万恶血咒是西域突厥族一种古老的邪术。中了血咒的人,绝活不过七七四十九天。”

    “这么厉害,那你们抢到佛光舍利子了吗?”张黎随即问道,其实他早就知道佛光舍利子在伏天的怀里,只是随口问问而已。

    “当然……”伏天香正要回答,伏天醒了,及时打断她:“师妹,不要多话,快打坐回复体力,一会儿我们还要赶路。”

    “哦!”伏天香倒也聪明,立刻明白伏天的意思,闭口不再说话,暗自运功调息。

    而伏天则起立在伏天香前,警惕的看着张黎。

    张黎没想到自己随口一问,引来伏天这么大的反应,也是,人家姑娘拼死拼活不就是为了佛光舍利子,提到它难怪她们会乱想。看着伏天起伏的酥,张黎嘴角微扬,露出一丝坏笑,说道:“天骄姑娘不要介意,我只是随口问问而已。其实我知道,佛光舍利子就在你们上,我要是想抢夺的话,也用不着跟你们啰嗦……只是我很好奇,佛光舍利子到底长什么样子。天骄姑娘能不能拿出来让我见识一下。”

    伏天闻言,反的将右手放于前。她这一举动无疑暴露了佛光舍利子的所在,犯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小错误。

    张黎闪电般出手,左手直,抢夺舍利子,右手袭向她的面门,摘除她的面纱。佛光舍利子要看,美人更要看。这小子够贪心的。

    速度太快了,尽管她事先已经有了准备,但在火光电石之间她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只觉眼前晃过一道黑影,再看张黎已经返回原地,一手持面纱,一手持锦盒。

    伏天失去面纱,露出真容,张黎看了不深吸一口凉气,太惊艳了。只见她长得艳丽绝伦,面如玉容,柳叶细眉,凤目桃脸,肤色如云,恍如仙女下凡,是他迄今为止见过的最美丽的一个女子。

    “你……无耻之徒,快将锦盒还我。”伏天遭袭,又失了锦盒,真是又羞又气,面如桃花,杏目怒放,轻咬贝齿,别有一番风韵。

    张黎扬了扬手中的纱巾,笑道:“天骄姑娘不要生气,在下没有恶意,只是想一睹姑娘的芳容。果然是貌若天仙,没有白费我一番功夫。”说完打开锦盒,自顾察看舍利子。只见锦盒里放着一颗金光闪闪、类似骨头的东西,施放着柔和的光芒。张黎细细感受了一下,不由叹道:“好精纯的精神念力,不愧是得道高僧智慧的结晶。”说完将锦盒扣好,顿了一下,看着伏天,笑道:“可惜,我现在用不着了,不然我一定会将它占为己有,还给你。”说着将锦盒抛给伏天

    伏天接过锦盒,小心翼翼的收藏好,神色复杂的看着张黎,道:“张公子,之前天骄言语不敬,还请公子见谅。”

    张黎笑道:“无妨,我若不打破这层关系,表明心态,只怕你们这一路都会对我提防,反倒不妙。让你知道我不会对舍利子有非分之想,咱们以后就可以坦诚相对了。”

    “公子这话是什么意思?”伏天觉得他话中的意思颇为暧昧,忐忑的问道。

    张黎笑道:“实不相瞒,在下受朋友所托,前往天山寻找千年雪莲,正好跟两位姑娘同行,不知两位姑娘意下如何?”

    “原来他是想跟我们同行!也好,此地离天山还有数千里之遥,难保路上不会再出现意外,他武功高强,有他护送我们也好有个照应。”思量前后,伏天终于点头答应,道:“既然公子与我们同路,那咱们就一块走吧!路上还要公子多多照应。”

    张黎大喜,笑道:“没问题,有我在,保证没人能从你们手中夺走舍利子。”

    伏天露出一丝微笑,道:“那咱们立刻动吧!”

    张黎道:“你们等我一会儿,我回去把行李取来,咱们再上路。”

    张黎以最快的速度返回东台沟,悄无声息的取了背包行李,回来同两女回合,前后用了不到十分钟,几十里的路程十分钟一个来回,速度够吓人的。

    “公子咱们即刻动吧!”伏天怕五台山的和尚追来,一刻也不敢多留,见张黎返回,立刻催促道。

    “不忙,我已经查探过了,那群秃驴并没有追来。”张黎说着,不慌不忙的把背包打开,在两女的注视下,拿出两块圆形玉佩。两女眼前一亮,天使然,她们看到漂亮的东西,不由自主的就会被吸引。

    张黎拿着玉佩,微微一笑,食指出一道细小的针芒,在两块玉佩的正反表面龙飞凤舞的画了一番,然后递给两女,说道:“这是我自制的神行符,戴在上,可以行百里而不觉疲劳。”这些天,他没事就研究符文,在挥霍了不少宝玉之后,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他小有成就,学会了在玉石上画符。这神行符就是他的杰作之一。他发现神行符上的符文有减轻重力的作用,比如一块石头正常况下受地心引力的作用,重十牛顿,但在神行符的作用下,用重力计测量的话,只有五牛顿,也就是说神行符减少了一半的地心引力。这种况下,及时是普通人佩戴了神行符,也会感觉轻如燕,轻轻一跳,跳个两米高不成问题。他说可行八百里,其实一点也不为过。

    两女闻言面露疑惑,伏天香声问道:“真的有这么神奇?”

    张黎自信的说道:“不信你可以试试,只要向其中输入一些真气就行。”

    伏天香按照张黎的提示,往玉符里输了一股真气。真气触动灵符正面的聚灵阵,聚灵阵开始吸收周边的灵气,并转化为初级的灵力,灵气随之触动背面的符文,神行符开始发挥功效。她立刻感觉自己的体前所未有的轻松,轻如燕,微微鼓动真气,体尽缓缓飘了起来。

    “师姐,真的管用耶!”伏天香缓缓飘起,兴奋的不得了,在空中如鸟儿般欢呼雀跃,面纱随风扬起,露出真容,秀笔直的鼻子下两片樱唇丰润鲜红,时盈笑意令她更显眉目如画,且带点孩童的稚,却是一点都不比伏天的容貌差。

    伏天随之也触动了神行符,缓缓飞起,材妙曼,衣阙飘飘,在月光的映衬下,如月宫仙子,翩翩起舞。

    “走喽!”张黎诡笑一声,背起背包,飞而起,插到两人中间,左手拉着伏天,右手拉着伏天香,向西飞去。伏天挣扎了两下,没有挣脱,便随他去了,只是容略显羞涩。而伏天香出奇的配合,任由他拉着自己的手,飞翔在夜幕下。

    “公子,你是茅山派的人吗?”

    “当然不是,你有见过像我这么年轻英俊又实力非凡的茅山道士吗?对了,以后别再叫我公子了,听着怪别扭的,我叫张黎,你们叫我的名字好了。”

    “张……黎,我听我师傅说,只有茅山派的人才学这些鬼画符!你不是茅山派的人,怎么也会画符?”伏天香的问题可真多。

    张黎道:“我有一个朋友是茅山派的,都是跟他学的。”

    “那你也教教我好不好?”伏天香的年纪比张黎略大,有二十岁,但人生阅历却远不如张黎,她从小在天山缥缈峰长大,几乎与世隔绝,接触的人最多不超过十个,所以显得很清纯(也可以理解为无知)。

    张黎捏了捏她的玉指,笑道:“可以呀!只要你想学,我就收你这个小徒弟。”

    “耶,太好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丹神飘渺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