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大战铜尸

    <---凤舞文学网--->

    张黎右手拦着她的蛮腰,左手在她的口上连点数下,急道:“仙子,你中了他的寒冰绵掌,暂时不要运功,我帮你驱寒。--凤舞文学网--”说完掌心轻轻摁在她的中上,向她体内输入了一股火炎真气,帮她化解寒冰绵掌的寒毒。不过表面看起来,张黎好像在抚摸她的酥

    静宜仙姑面露红韵,羞愧难当。尽管她知道张黎是急之下,不得已而为之。但心里多少有些不高兴,觉得他太冒失了。不过人家毕竟救了自己的命,静宜仙姑也不好说什么。寒毒化解之后,她面色恢复正常,强制挣扎着站起来,对张黎淡然谢道:“多谢施主出手相助,贫尼感激不尽。”

    张黎笑道:“仙子不必客气,举手之劳不足挂齿。”顿了一下又道:“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去助阵。”

    秋伯仁重伤静宜仙姑,自信她不死也会暂时失去反抗之力,转而向白老攻去。白老的太极剑法虽已练至出神入化的境界,又以防守见长,但面对秋伯仁凌厉的攻势,他还是只有招架之力。眼看秋伯仁就要攻破他的防御剑圈,醉剑道长心急如焚,以最快的速度前去支援,但还是慢了一步。

    白老的长剑被秋伯仁左掌挡开,剑势一泄,严密的防守顿时露出一丝破绽,中门大开。秋伯仁抓住时机,一掌打向白老。

    白老左掌相迎,两人硬拼了战一掌,掌力四,爆炸声响成一片。停顿了片刻,白老被震得连连倒退,还没站稳脚跟就吐了一口鲜血。丢掉长剑,在自己的左臂上连点数下,防止寒气入侵。秋伯仁的寒冰绵掌极为歹毒,就在他们比拼内力的时候,秋伯仁的寒冰真气已经侵入他的左臂。

    秋伯仁得势不饶人,又向白老攻去,明显想至他于死地。

    “老匹夫,休得猖狂。”张黎恰好赶到,挡在白老前,同秋伯仁硬拼了一掌。秋伯仁却被震的倒飞回去,摔在地上,连连口吐鲜血。面如死灰,眼中冲满了震惊之色。不但掌骨被震碎,手臂上的经脉也被悉数震断。人算是废了一半。

    “白老哥,你感觉怎么样?”张黎震退秋伯仁,也不关心他的死活,径直问后的白老。

    白老面色惨白,嘴唇上挂着寒霜,说话都打颤,道:“我还好,他……的……寒冰……真气……侵入我的体内,冷……”

    张黎也不多言,径直输入了一股火炎真气在他体内,化解侵入他体内的寒冰真气,很快他的脸色就恢复正常,有了血色。

    “吁……”白老长出一口气,调息了片刻,对张黎感激的说道:“多亏小兄弟你出手,不然老哥我就要命丧于此了。”

    “老哥,你这话说的,咱们谁跟谁。”张黎淡然一笑,忽然听到一声惨叫,再看,秋伯仁已经被醉剑道长斩去了一臂,正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

    龙五更绝,直接挑断了他的手筋脚筋,让他有内力也使不出来,成了废人。不过像他这种恶人,有这种下场,也是罪有应得。

    这边秋伯仁刚刚被废,那边,银笛先生也被龙三少重创后制伏了。暗夜组织的两大巨头一伤一俘,但战斗依然没有结束。

    突然,大坑里传来一阵龙吟虎啸,声如滚雷,惊天动地。片刻后,一个全泛着铜光的八尺大汉从大坑里缓缓飞出。大汉面如枯木,脸上毫无血色,双目空洞无神,浑散发着超强的气势,战意浓浓。

    “铜尸出来了,大家小心。”真羽道长见到铜尸,到吸一口凉气,连忙出声提醒大家。但依旧晚了一步,铜尸已经冲进人群,见人就杀,往往一招致命,夺人心脏而食之,当真是残暴不仁,凶恶之极。

    “铜尸提前被唤醒,阳气不足,血气有亏,需食三百生人的心脏进补。这下可糟了,弄不好咱们都要命丧于此。”真羽道长焦急万分,当即拿出两张镇魂符咬破手指,用血在上面划拉了两下,掷向铜尸。

    铜尸嗜血如狂,毫无理智,兼且刀枪不惧,水火不侵,根本不知躲闪。被真羽道长打出的镇魂符击中,两道灵符一前一后贴在他的脑门上。铜尸立刻安静下来。被铜尸追杀的几人趁机脱逃。

    真羽道长刚舒了口气,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阵铃声,只见铜尸体一震,脑门上的灵符突然就着火了,灵符化为灰烬,铜尸再次变得生龙活虎,而且煞气更重,到处杀人夺心。转眼又有七八个人遇害。--凤舞文学网--

    “我的妈呀!是僵尸,快逃命吧!”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嗓子,三帮十流派被吓破胆的人立刻一窝蜂的向山下跑去。眨眼间,走了个干干净净,只剩下四大派和龙组的人马还在苦苦支撑。没有掌门的命令,他们可不敢临阵脱逃。

    四大派的掌门见门下弟子死的死,伤的伤,露出一丝怜悯,互望一眼,华山掌门左道松当先下达了撤退的命令。有华山挑头,少林、武当和峨眉的掌门也都下令,让门下精英弟子暂时退出少阳山避祸。

    一眨眼的功夫,无忧山庄就只剩下四派掌门和四大派九级以上高手,张黎、龙三少、龙五、龙六(龙组负责人之一,龙五的师弟),白老和真羽、真玉等人。以及对方仅存的几位高手,癫僧狂道空相,西域藩僧宁空,神秘的侏儒男雾隐雷泽和两名着白色道服的阳师,外加十几个黑衣谋面人,看他们的打扮和手中的东洋刺刀,很像是本忍者。其中一个阳师,手持铜铃,不停的摇,口里还振振有词。铜铃发出的铃声极为怪异,闻之心神漾,摇摇仙。张黎放出灵识查探,被铜铃发出的铃声狠狠震了一下,险些没晕死过去,吓的出了一冷汗。

    真羽道长急道:“铜尸已经被魂铃控制,要想消灭铜尸就要先把魂铃夺回来,掌握主动权。龙先生,咱们几个缠住铜尸,阻止他下山为害。吴施主,有劳你带领我师妹和其他几位施主去抢夺魂铃。”

    急之下,大家顾不得多想,都听从了他的安排。龙三少、真羽道长、龙五、龙六及四大派掌门围攻铜尸。张黎、真玉和四大派其余高手则去抢夺魂铃。

    “诸位大侠,那个阳师手中拿着的就是魂铃,是我们茅山失传已久的镇山之宝魂铃,非常厉害。你们千万要小心,不要被魂铃的铃声控制,迷失本心。”路上真玉特别提醒张黎等人。

    空戒大师慷慨的说道:“我佛门有一菩提禅五功,可随意封闭五官,只要把耳门封闭,听不到铃声,也就不会被魂铃的铃声震伤。你们听好了,我现在就传授你们心法要诀。”空戒大师把菩提禅五功的心法要诀念给几人听,张黎心领神会,很快就悟通了这门小神通。封闭自己的耳门,心神果然不再受铃声的影响,只是如此一来他也听不到声音了,别人说什么他也听不到,径直向那阳师杀去。

    那阳师被雾隐雷泽等人重重包围,十几个黑衣忍者严正以待,想要抢夺魂铃都得先过他们这一关。张黎近,也不多言,三记火焰刀,轻松破了他们的防守阵势,当场杀死过半的黑衣忍者,直取那阳师手中的魂铃。

    雾隐雷泽大惊,当啷一声拔出随所带的武士刀迎上张黎,速度极快,法诡异,剑法多变,神出鬼没,颇似张黎的神行百变神通。不过他的境界毕竟没有张黎高,两人的法相似,却也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两人只一个照面,雾隐雷泽就被张黎一剑贯穿喉咙而死。张黎用玄铁软剑杀死雾隐雷泽后又迅速收进腰间,一发一收,只是瞬间的事,根本没人看到。

    雾隐雷泽被人一招杀死,给敌人的心灵重重一击。癫僧狂道和西域藩僧宁空大吃一惊,见势不妙,拔腿就跑。也亏张黎的目标不在他们,才让他们有机可乘,逃过一劫。几个跳跃,便逃出了无忧山庄。待真玉、空戒大师等人反应过来,他们已经逃之夭夭,想要追赶已经晚了。

    那阳师见自己人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顿时慌了神。眼见张黎就要杀过来了,心里发慌发狠。急之下喷了一口精血在魂铃上,顿时铃声大震,急转直上,愈发响亮。张黎明显感觉到四周的灵气在疯狂的向魂铃会聚,却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真玉道长是这方面的行家,大惊失色,一面极速向他琼去,一面对张黎喊道:“吴施主,他要毁掉魂铃,快阻止他。”

    可惜,张黎耳门被封,根本没听得到她的喊声。正琢磨呢!忽然一声爆响,魂铃爆裂开来,没有硝烟,没有火光,只有强大的灵力冲击波。那阳师当场被炸的四分五裂,尸骨无存。真玉道长也没能幸免,被强烈的冲击破撞得倒飞回来。张黎耳聋,眼可没瞎,眼见真玉道长倒飞回来,眼疾手快,飞而起,想要接住她。突然察觉到一股狂暴的力量向自己涌来,脸色大变。

    这种况下,他不救真玉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速度避开,可如果见死不救,又有点说不过去,首先他自己良心这一关就过不去。

    顾不得多想,他飞上前搂住真玉的小蛮腰,向后一带,将她拦入怀中。同时单手撑起一面火盾,护在两人前,抵抗这股狂暴的冲击波。两人被强大的冲击波冲击了近百米,这时,张黎撑起的火盾也到了强弩之末,爆裂开来。张黎被冲击波狠狠冲撞了一下,被震的血气沸腾,当时就忍不住吐了一口鲜血。他还是头一次吐血。

    好在这股狂暴的力量经过百米的延缓,力量大打折扣,狂暴之气已失。他虽然吐血,却没有受内伤。调息了片刻就没事了。

    真玉的况可就不妙了,已经晕死过去,而且气息微弱,显然是受了重创。

    魂铃毁灭的一刹那,铜尸突然安静下来。真羽道长抓住时机,拿了两张镇魂符钉在它的脑门上。本来以为到此就没事了,谁曾想,镇魂符不起作用了。很快铜尸又动了,只听它怒吼一声,气势比先前更胜,双目血红,彻底失去了控制,狂大发,当场重创了少林空明禅师和华山掌门左道松。眼见两人就要丧命在铜尸的利爪之下,龙三少力挽狂澜,手持水晶剑,从正面退铜尸。武当洞虚真人和穆道清趁机救走他们,算是保住了他们的命。加上先前已经受伤的白老、静宜仙子,龙六、晓月师太和醉剑道长,伤亡已经过半。

    真羽道长惊道:“铜尸已经摆脱了魂铃的控制,彻底激出它的凶。比先前还要恐怖,大家小心,快把受伤的人送到山下,免遭不测。”

    “也只好如此了。”这种形,龙五也是无奈,只好劝说四大派暂且退出战斗。

    四大派的高手或多或少都受了伤,面对恐怖的铜尸,他们根本没有还手之力。知道留下也帮不上忙,便听从龙五的建议,下山去了。

    一时之间,现场只剩下张黎、龙三少、龙五和真羽道长四人。

    “张兄,现在该看咱们的拉!你有没有趁手的兵器?”龙三少一剑退铜尸,同张黎打了个照面问道。

    张黎本想用腰间的玄铁软剑,可一想铜尸刀枪不入,玄铁软剑未必能伤到它分毫,万一把玄铁软剑弄坏了,对柳老不好交代。毕竟是柳老送的礼物,不好弄坏,便摇了摇头。

    “那好,这把火云剑暂借于你。”龙三少说着拿出一柄两尺来长,通体血红的长剑交给张黎,便又迎上了铜尸。

    张黎看着手中的短剑,能感应到剑上炽的火焰,知道是一柄难得的宝剑,心中大喜。扬起短剑,向前一指,在火炎真气的加持下,火云剑吞吐着两尺多长的火焰剑芒,隐隐传来破空之声,好不厉害。

    “哈哈,好剑,三少,我来也!”张黎大叫一声,手持火云剑向铜尸攻去。

    真羽道长和龙五也没闲着,真羽道长手持金剑符,龙五拿了一把通体黝黑的古剑,同龙三少一起围攻铜尸。

    说铜尸刀枪不入,水火不侵,那也是相对来说的。几人手中的兵刃都非凡物,龙三少的水晶剑乃是千年寒冰之精所铸,是不可多得的神兵利器。用修真界的话来说,就是极品法器。龙五的古剑也是件中等法器。真羽道长的金剑符更是茅山四大镇山法宝之一,乃是上等的法器,威力自不必说。就是张黎手中的火云剑也是上等法器,属于飞剑系列,所以剑只有两尺。有这等神兵利器在手,张黎可以说是如虎添翼。

    不过铜尸的强悍也是有目共睹的,尽管他们有神兵利器在手,也仅仅能伤到他的皮毛,而无法伤到它的要害,或许它根本没有要害。

    “真羽道长,铜尸有没有弱点?”打了这么久,把四人类的够呛,而铜尸依旧完好无损,张黎多少有些郁闷,随口问道。

    真羽道长道:“根据典籍记载,铜尸上可能存在两处弱点。一是它的口鼻,因为它的眼睛已经坏死,所以只能靠鼻子来辨别方位。二是它的门,在进化过程中,它需要排除体内的杂质,所以门一直保持通常。”

    “靠,有弱点你不早说。”张黎和龙三少同时鄙视他。

    “三少两处弱点,你挑一处吧!”

    “我的水晶剑珍贵无比,可不能用来刺他哪个地方!我负责攻它的口鼻。”

    “靠,好像我的火云剑是垃圾!号吧!那我负责攻它的后门。”

    两人商定好,张黎转到它的正后方,寻找机会攻击它的后门。铜尸不善飞行,要走他的旱路,难度有点大。

    龙三少正面迎敌,由真羽道长和龙五相助。两人一左一右,缠着它的左右手,龙三少趁机攻它面门。铜尸又不是傻子,不会自动张开嘴让他插。龙三少几次不成功,心里难免焦急。

    “三少,想办法让他撅,我捅它后门。”张黎在后面也找不到下手的机会,不耐烦的喊道。

    “干……”龙三少露出一丝邪笑,一招平沙落雁,仰面朝上,背部贴着地面,直取他的下三路。龙五和真羽道长假装被它退,让它腾出两只手好对付龙三少。龙三少攻势一泄,故意露出一个极大的破绽。铜尸果然上当,弯腰用拳头去打龙三少的头。它一撅,正好给张黎可趁之机。张黎一剑刺入它的后门,初始遇到了些阻力,但在他的真元鼓动之下,剑气长驱直入,捅入他的后门。这一剑对它不单单是物理伤害,火云剑携带的炽火焰才是最致命的,火焰在它体内肆虐焚烧,痛的它嗷嗷惨叫。

    龙三少抓住时机,鱼跃龙门,右手持剑,左手拍地,腾空而起,一剑刺入它的口中,将它头颅贯穿。

    铜尸后门遇袭,反的想站起来,但张黎的火云剑还插在它的后门,两人力道相左,铜尸猛的直立体,火云剑便撕裂了它的后门。它的头颅被龙三少的水晶剑刺穿,痛的四下扭转,龙三少不客气的削落它半颗脑袋。

    绕是如此,铜尸依旧不死。

    “大家让开,我来对付它。”真羽道长腾空而起,向它头部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白色粉末。片刻后,就见铜尸周冒着浓浓的白烟,请选择http;//发出嗤嗤的声响。古铜色的皮肤渐渐变白,最终化为黑炭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龙三少上前,用剑挑开它的膛,从它的尸体里挖出两样东西,一颗乒乓球大小、暗黑色的珠子,一颗血红色的心形宝石。

    “总算不辱使命。”龙三少露出一丝微笑,把珠子收起来,把心形宝石扔给张黎,笑道:“这是给你的报酬。”

    张黎接过宝石,随意的看了两眼,感受到宝石内强大的能量波动,知道是好东西,便不客气的收下了。

    真羽道长也是识货之人,见张黎收下宝石,羡慕不已,说道:“据我所知,这心形宝石俗名叫尸心,在修真界大家管它叫血晶,里面贮存有铜尸的本命精血,用处甚广,是难得一见的宝贝。”

    “怎么,道长想要?”张黎反问道。

    “不,不,不,你们两位出力最多,这宝贝理应归你们。”真羽道长连连摇头,转而又道:“不过,铜尸的精血非常罕见,我想取几滴精血回去做试验。”

    请选择http;//

    “原来是这样啊!行,也不能让你白出力,就分你一些,你自己取吧!”张黎非常大方的把血晶递给真羽道长。

    真羽道长没想到张黎这么好说话,受宠若惊,连声道谢。小心翼翼的接过血晶,在三人的注视下,只见他把血晶置于掌心,暗自运功,好半天才从血晶里出三滴暗红泛着黄光的精血。小心翼翼的把精血贮存在一个玉瓶里,然后把血晶还给张黎。

    张黎再次感受血晶,发现血晶贮存的能量有些下降,猜想血晶中本来就没有多少精血,三滴已经不少了。张黎也不吃亏,送了他一个不小的人,还顺便学会了血晶的运用方法,可以说是一举两得。

    “剑,还给你。”随后,张黎依依不舍的要把火云剑还给龙三少。

    龙三少没有接,推回请选择http;//去笑道:“这把剑很适合你,就送给你当是见面礼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合作愉快,下次有这种好事别忘了叫我。”张黎也不矫,他打心眼里喜欢这把剑,就收下了。

    “放心,这把剑我不是白送的,后肯定会向你收取利息。”龙三少露出一丝笑。

    天际已经转白,黎明就在眼前。四人各有所获,皆大欢喜,下山去了。

    在山下一清点人数,汗,去时三百多人,回来的只有一百八十多人,其中还有不少人都挂了彩。可想战争有多么残酷。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丹神飘渺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