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章 文芳被劫持

    <---凤舞文学网--->

    学校后山的小树林。--凤舞文学网--

    张黎见林琳、苏小曼和楚清莹都不练功,改跳舞蹈了,不好奇的问道:“琳琳,小曼,你们怎么不练太极拳,该跳舞了?”

    林琳边跳边笑道:“哥,你看我们跳的怎么样?这舞蹈是我、小曼还有楚姐姐花了一个星期才编出来的,好看吗?”

    三女翩翩起舞,宛若飞仙。张黎点头笑道:“不错不错,很优美,很有味道。对了,你们是不是要参加什么文艺活动?”

    “元旦快到了,学校每年都会举行元旦文艺晚会,我们都报了名。哥,到时候你可要来看呀!”苏小曼期盼的说道。

    “没问题,到时候我一定去个看。”张黎嘴上这么说,心里却道:“元旦之夜我还得去执行任务,可没时间去看演出,怕是要让你们失望了。不过给你们一个希望也好,免得你们跳舞没劲。”

    柳仲文演练了几遍八卦游龙掌,来到张黎边,说道:“老大,听说了没有,王进发被秘密枪决,方鸿儒背叛终生监,绿叶集团也被霸王集团兼并了。现霸王集团改名为楚龙集团,一跃成为国内排名前十的大财团,实力雄厚,远胜以往啊!。”

    张黎丝毫不觉意外,王进发被枪决的事,他有所耳闻,方鸿儒被终生监他也知道。霸王集团能够兼并绿叶集团也不足为奇,有龙家在背后给楚家撑腰,还不是手到擒来。从霸王集团改名为楚龙集团就可以看到龙家的影,这想必有龙三少的功劳。

    “养生堂那边怎么说?”张黎关心的还是养生堂,毕竟名以上养生堂隶属方家产业,也在绿叶集团的股份之内,若绿叶集团被兼并,那养生堂名义上就归了楚龙集团。

    柳仲文道:“我已经托清莹向他父亲询问过了,因为绿叶集团欠银行一大笔贷款,国家相关部门就把绿叶集团旗下的部分酒店划分给了银行,咱们养生堂也在名单里。银行方面为了现,决定把名单上的酒店公开拍卖,所以事有些麻烦。”

    张黎不以为然,说道:“芳姐曾用养生堂做抵押向银行贷了三千万,银行有此顾虑,未必敢拍卖养生堂。否则以现在酒店业的萧条,只会得不尝试。”

    柳仲文觉得有理,笑道:“还是老大想的透彻,我怎么就没想到。”

    张黎淡然道:“这是芳姐提前想到的对策,我碰巧听她说过而已。”

    “其实要我说,咱们已经决定改行做珠宝玉器生意了,不如趁此机会申请破产,把养生堂转手。”柳仲文提议道。

    张黎摇头道:“你这就错了,养生堂对咱们还有大用。别忘了,咱们新建的大楼在养生堂的正后方,楼前空间狭小,若不把养生堂拆除,新楼就会失去商业价值。我的想法是把养生堂铲平,扩建成停车场和花园。”

    “把价值三千万的养生堂拆了修建停车场和花园,老大,你太有想象力了,小弟佩服……呵呵,老实说,这个主意不错。”柳仲文……

    中午张黎没有去养生堂,而是在图书馆看书。他现在修为愈深,食就越淡,三天不吃饭,也不会感觉到饥饿。人没了食,就可以节省大量的时间,时间多了,就会感觉无聊,看书就成了打磨时间的最好办法。

    正埋头苦读,突然来的。

    张黎接通电话,压低声音问道:“蒋飞,什么事?”

    “张总,我蒋飞对不起你,文总和梅姐被人劫持了。”电话的另一头,蒋飞趴在街头,口吐鲜血,强忍着脊背传来的剧痛,焦急的说道。

    “什么!芳姐和梅姐被人劫持了,在什么地方,是什么人干的?”张黎大惊失色,急忙问道。--凤舞文学网--

    “今天上午,芳姐和梅姐要去逛街,我随行保护。不想从华联商厦出来之后,我们突然被人袭击,对方有三人,各个手了得,我只一个照面就被他们打伤。他们抓走了文总和梅姐,并留下话来,让你今晚子时到少阳山孤峰岭见面。还说如果你不去,就等着为她们收尸。”

    “妈的,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少阳山,那不是无忧山庄的所在,难道是暗夜组织盯上了我?”张黎想通此中关节,忙问道:“你现在在什么地方?伤得重不重?”

    “我在华联商场的门口,背部中了一掌,受了点内伤。”

    “你等我,我马上就到。”张黎挂掉电话,以最快的速度走出校门,拦了辆出租车就去了华联商场。

    华联商场门口,远远看到很多人驻足围观,几个保安站在人群里维持秩序。张黎挤进人群,只见蒋飞艰难的趴在地上,口吐鲜血,显得很痛苦。

    “蒋飞,你怎么样?”张黎疾步来到蒋飞边,为他把脉之后,在他的背部连点数下。

    蒋飞缓过气来,惨笑道:“我脊骨受创,浑无力,怕是不能跟你去救人了。”

    “救人的事你就不要多管了,我自会想办法。咱们先回养生堂,我给你疗伤。你的伤说重不重,说轻不轻,若不及时治疗,怕会留下隐患,影响后的修为。”张黎说完抱起他,放出气场,在人群中打开一条通道,拦了辆出租车便回了养生堂。

    花了一个小时,张黎帮他接好受伤的脊骨,又为他缕顺闭塞的经脉,这才作罢,叮嘱他不要多想,好好养伤,便离开了。

    走出养生堂,张黎突然感觉头上的云团好低,好压抑,心里有种想要发泄的冲动。

    “他们是冲我来的,应该不会对芳姐和梅姐不利,如果他们敢动芳姐和梅姐一根汗毛,我绝对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张黎在心中暗暗发誓。他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任何人,包括他最好的兄弟柳仲文。独自一人站在楼顶,静静等待夜幕的降临。

    临近子时,张黎来到少阳山孤峰岭下,只见少阳山被一层淡淡的黑气笼罩,风阵阵,不时传来鬼哭狼嚎之声。他以前曾远远的观望过少阳山,少阳山东南西三面山势陡峭,常人不易翻越,只有北面较为平坦,有路可直通无忧山庄。而孤峰岭位于少阳山的南面,山势最为陡峭,很多地方都是绝岩峭壁,非高手不得攀越。

    张黎放出灵识查探了一翻,然后展开轻功,悄然上了孤峰岭。刚到岭上,立足未稳,就隐隐听到背后有破空之声传来。张黎不慌不忙,随出几道六脉神剑剑气,将暗器击落,露出一丝冷笑,呵道:“你们就是如此待客的吗!我已经来了,你们还不现相见。”

    没有人应声,但却从远处传来一阵笛音。笛声清脆,宛转悠扬。音调时高时低,音速时快时慢,人心弦,迷人心魂。人一旦被笛声吸引,很容易被笛声迷惑,控制心神,进而控制人的喜、怒、哀、乐、好、恶、惊、恐,通过笛音的惑,让人丧失理智,甚至作出一些恐怖的事来。

    张黎闻得笛音,发觉它能迷人心魂,皱了皱眉头,连忙放出护体罡气,将笛音阻挡在外。

    笛声受到阻挡,不停的围绕张黎旋转,试图寻找他的弱点。本来笛声可以无孔不入,奈何张黎的护体罡气密不透风,笛声根本寻不到突破口。但笛音并没有知难而退,而是汇聚成一线,借助笛音波动频率的变动冲击他的护体罡气。张黎是谁,岂能让他得逞,暗运太极,周的护体罡气急速转动,形成一个太极漩涡,通过高速旋转,形成反击之力,将他的笛音或引向他出,或反击回去。

    不久,笛声嘎然而止,随即从远处传来一阵笑声:“哈哈,果然英雄出少年,张少侠手不凡,我等佩服。”伴随着笑声,离他百米的一处巨岩上出现几道影。远远看去,文芳和梅姐赫然在列。除去两女,还有五人,为花白的青衣老者,手持银笛,留有两撇八字胡,左脸颊上有一个明显的胎记。他左边站着一位黑发长须的老者,眼睛略小,但目光凌厉,材一般,浑散发着惊人的寒意,不是秋伯仁是谁!

    他右边靠后站着一位穿苗人服饰的中年人,头上插着三根鸡毛,脸上画着奇怪的图案,猛一看还以为是野人呢!在三人后还有两个青年,一左一右,挟持着文芳和梅姐。

    张黎见文芳和梅姐安然无恙,心中大定,遂施展出神行百变的神通,在银笛先生话音将落之时飘然而至,着实给在场众人来一个下马威。

    银笛先生见识了张黎鬼魅般的轻功,倒吸一口凉气,不收起轻视之心,对他又高看了一层,拱手说道:“小兄弟,用这种方式约你前来,实在不好意思,万望海涵。”

    张黎不冷不的说道:“我与你们素无瓜葛,你们引我前来所谓何事?”

    银笛先生说道:“我们主上十分欣赏像你这样的少年英才,特邀小兄弟前来共谋大事。我们主上神功盖世,有长生不老之术,只要小兄弟肯加入我们暗夜组织,尽心为主上办事,主上便会赐下神功典籍,让你习得长生不老之术。”

    “如果我不答应呢?”张黎心中不屑,淡然问道。

    秋伯仁冷道:“那就和你的女人一起死。”

    后两人的长刀已经架在了两女的脖子上。

    “是不是只要我答应加入暗夜组织,你们就放了她们?”张黎没有十足把握一击即中,只好委曲求全,先保得两女的命再作计较。反正离元旦已经没几天了,到时候各派高手围攻少阳山,不怕报不了仇。

    “不错,只要你肯加入我们,我们保证她们的安全。”银笛先生道。

    “那好,我答应了,请你们立即放人。”张黎故作沉思,想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

    请选择http;//

    “人不会不放,但放人之前,你须得服下此药,我才能相信你是真心实意的加入我们。”银笛先生说完对他右边的苗疆汉子点了点头。那苗人从随携带的包裹里拿出一粒龙眼大小的药丸抛给张黎,让他服下。

    张黎接住药丸,看了看,猜想这药丸多半是毒药之类能够控制人的药物,这样的节电视上看的多了,不难想象。

    “我的火炎真气连五毒教的金蛇毒都能化解,这药丸的毒再强也不可能比五毒之物的毒强,拼了。”张黎迟疑了片刻,毅然把药丸服下。药丸入口即化,张黎只感觉一丝凉气顺着心脉进入心脏,片刻后,心脏传来一阵绞痛。张黎心中大惊,内视心脏,发现一条眼难见的小虫正在咬食他的心脏,试图进入心房内壁的肌里。

    “居然是苗蛊,我早该想到了,苗疆出产的东西,肯定不是什么好玩意。”张黎心中苦笑,但也不甚在意,立刻用火炎真气将那小蛊请选择http;//虫包围起来,防止它咬食自己的心脏。只要是有生命的东西,没有不怕火的,在火炎真气的包围下,小蛊虫四面碰壁,动弹不得。不过张黎表面上还是装的很痛苦,摁着心口,假意痛吟了几声,愤怒的问道:“你们给我吃的是什么东西?”

    那苗人邪的说道:“是我们苗疆特有的子母噬心蛊,你刚才服下的是子蛊,母蛊在我手上。子蛊和母蛊之间有心灵感应,子蛊受母蛊的控制。你放心,只要你忠心为主上办事,子蛊在你体内不会影响你的修为和常生活。但若你敢背叛组织,我就会用母蛊唤醒潜伏在你体内的子蛊,让子蛊吞食你的心脏,让你死的很惨。”

    “卑鄙……无耻……”张黎故意气的破口大骂,心里却道:“什么狗子母噬心蛊,对小爷来说狗不是。就让你们再多蹦跶两天,有你们哭的时候。”

    “这是组织的规矩,小兄弟不要见怪。”银笛先生淡然说了一句,摆了摆手,示意他后两人,把文芳和梅姐放了。

    “是,长老。”两人点头应是,一人提了一女,把她们送到张黎面前。

    “芳姐,梅姐,让你请选择http;//们受惊了,你们没事吧?”张黎上前拉住两女的手,关切的问道。说话之间,输了一股真气在她们体内,快速的检查了一遍她们的体,确定没有被人暗中动手脚,适才放下心来。

    “我们没事,他们并没有为难我们,你呢?他们刚才给你吃了什么东西,有没有事?”文芳表现的还算平静。

    张黎淡然说道:“一点小麻烦而已,你们不必担心。咱们走吧!”说完,张黎也不理会银笛先生等人,施展神行百变,携两女飘然而去,转眼便消失在夜色里。

    秋伯仁惊叹道:“这少年的轻功好生了得,怕是连我们也望尘莫及。”

    银笛先生皱着眉头说道:“此子非但轻功了得,怕是修为也超乎你我的想象。不知道种在他体内的噬心蛊到底能不能发挥作用。”

    苗人大汉听了,信誓旦旦的说道:“银笛长老,您大可放心。我苗人的蛊术天下无双,我炼制的子母蛊更是生命力超强,很难杀死。除非他修炼的内力像秋长老一般带有属,否则很难彻底杀死子蛊。只要子蛊还有一线生机,就能死而复生。哼哼请选择http;//,他这一生恐怕都要受制于我手中的母蛊了。”他又怎会想到张黎的真气不但带有属,而且还是威力最猛的火属呢!

    “但愿如此……”……

    却说张黎带着两女回到养生堂,再次仔仔细细的检查了她们的体,确定她们没有被人暗下手脚才放心。洗了澡,三人躺在上。张黎搂着两女,眉头微蹙,不说话,若有所思。

    文芳见他面色忧愁,关切的问道:“黎,在想什么?”

    张黎叹了口气,关的看着两人,说道:“我在想,你们这样不计名分跟着我,到底是对是错,是好是坏,是幸福还是不幸福?”

    文芳噗嗤笑道:“你呀!小小年纪那来的这么多心事。快别胡思乱想了,我们既然决定跟着你,自然认为是对的,是好的。至于我们幸请选择http;//福不幸福,只要你觉得不负我们对你的一片真心,我们就心满意足了。”

    梅姐亦道:“我们的结合也许并不完美,可天底下哪有十全十美的事,芳姐说的对,你就别多想了。”

    张黎道:“可后像今天这样的事还有可能发生,你们不怕吗?”

    “不怕,有你保护我们,我们没什么好怕的。以后我们会好好练功,争取不拖你的后退。”梅姐坚定的说道。

    文芳在她的上拍了一下,笑道:“死妮子,抢我的台词。”

    张黎哈哈大笑,心里却在盘算是时候发展一股属于自己的心腹力量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丹神飘渺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