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柳老出马

    <---凤舞文学网--->

    “我靠,老大,你这剑法是什么名堂,太诡异了。--凤-舞-文-学-网--”

    “就是呀!哥哥,你还有多少武功没在我们面前展示过?”

    “这剑法跟哥哥的神行百变有些相似,但绝对比神行百变威力强。”

    次,张黎准时来到学校后山的小树林陪大家练功,柳仲文、林琳、苏小曼和楚清莹看着张黎手持长剑,在小树林里神出鬼没,犹如鬼魅一般,既惊讶又羡慕,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楚清莹一句话将众人绝倒:“我要学……”

    张黎按照自己的记忆,演练得自剑图的遁剑术。

    遁剑术重在意境,一个遁字爷,遁空一切,遁去的一。练剑的时候需要与大自然沟通,在练剑的过程中体悟自然的玄妙,将自己融入自然以达到掩其形的效果,给敌人致命一击。能够达到我是自然,自然即我的境界,方能大成。

    张黎一遍又一遍的演练着,渐入空明之境,站在旁观者的立场看自然,自然界的一切变化都是那么的和谐,太阳东升西落,河水东流……

    剑意不知不觉牵动了他体内的真元,真元随着他的剑舞流动速度渐渐加快,丹田中的太极漩涡长大了一分,吸收转化真元的速度明显加快了。新生的真元不断的在他体内游走,通过离火玄脉,最终回归丹田,然后再次循环,生生不息。他还发现真元每次通过离火玄脉,在量上都会减少一分,而真元的精纯度也会有所提升。真元暗含的火也会增强一分,橙色为主的真元散发着淡淡的黄光。

    张黎进入空明之境,时间对他来说就好比流星,转眼即逝,不知不觉便过去了四个小时,等他回归现实的时候,上午第二节课正好结束。

    林琳、苏小曼和楚清莹已经离开了,只剩下柳仲文替张黎护法。

    “老大,你可真会挑时间,下课铃刚响你就停了,是不是故意逃课呀!”柳仲文见张黎停下,颠的跑到他边。

    张黎将软剑收入自己的腰间,笑道:“碰巧了而已。”

    “你是碰巧了,害我跟你一起逃课,估计这回又要被那老教授惦记上了。”柳仲文苦笑道。

    “谁让咱们是好兄弟哩!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张黎嬉笑道。

    “得了吧!你还先说说你刚才耍的那剑法是什么名堂吧!怎么如此诡异?”柳仲文好奇的问道。

    张黎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说道:“是我那从剑图中领悟出来的遁剑术,以神行百变法为基础,讲究遁空万物,是一非常玄妙的剑法。我现在也还在参悟,等后完善了,你想学便传给你。”

    “谢谢老大,我看这剑法精妙之极,若能完善,必定能够流传千古,成为大家争先抢夺的对象。”柳仲文喜上眉梢,小小拍了张黎一记马

    张黎道:“此事你知我知足以,不要对太多人提及,以防不测。”

    “没问题,我一定守口如瓶,连爷爷都不说。”柳仲文点头答应。

    张黎摇头道:“我说不能向外人提及,爷爷又不是外人,你自己看着办,别闹得人尽皆知就行了。”

    “明白!”

    “后两节没课,我约了爷爷去武总医院为人看病,你去不去?”

    “去,当然去了,这么好的学习机会,不能错过。--凤-舞-文-学-网--”

    两人离校,打的去了一趟李氏庄园,接了柳老便径直去了武总医院。

    丁玲见张黎来了,还带来一老一少,猜想其中必有柳老爷子,不敢怠慢,连忙招呼他们坐下。

    张黎指了指柳老,介绍道:“玲姐,这位就是柳老,我的干爷爷。”又指了指柳仲文,道:“这位是我的好兄弟柳仲文。”

    “柳老先生,很高兴认识您。”丁玲很有礼貌的向柳老行了一礼。

    柳老含笑点了点头,笑道:“丁姑娘不必客气。”

    柳仲文嘿嘿一笑,暧昧的说道:“我当是谁把我老大迷的团团转,原来是丁大警官。”两人因为张黎的案子,曾经打过照面,虽然不熟,却也认得。

    丁玲略显尴尬,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停了片刻,张黎说道:“玲姐,你不是有隐疾吗!如今柳爷爷来了,你还不趁此机会让柳老给你看看。柳老医术高明,远胜于我,说不定能根除!”

    丁玲闻言迟疑了片刻,对柳老说道:“柳老先生,麻烦您了。”

    柳老点点头,示意丁玲躺在上,张黎搬了板凳放在边,让柳老坐定给她诊脉。

    柳老为她诊脉,花了不少时间,足足二十分钟。醒来后,柳老对张黎惊奇的说道:“没想到丁姑娘肾脏的五行隐脉居然是显的,难怪你能轻易发觉。”

    “显的?”张黎当时却没想这么多。

    柳老道:“不错,丁姑娘的五行水之隐脉不知为何发生了变异,由隐转成了显,这才使得她的体质天生冰寒,也才会引发一系列的问题。”

    “那岂不是说她可以直接修炼五行隐脉了?”张黎看着丁玲,又惊又喜,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听到这个消息会如此兴奋。或许这就叫水火交融,阳相吸吧!他拥有离火玄脉,五行先天属火,而丁玲五行水之隐脉为显,体质五行先天属水。两人五行属相克,却又彼此交融,这也许是冥冥之中的定数吧!

    柳老摇头道:“那也未必,若没有内功根基,就算她的五行隐脉是显的,她也无法修炼。”

    丁玲听不懂他们说的话,疑惑的问道:“柳老先生,我的体没问题吧!”

    柳老道:“没什么大碍,黎儿上次帮你打通了腹部的几条经脉,你暂时不会再有痛经的毛病了。只是……”

    “只是什么?”丁玲一听柳老话锋有变,心中忐忑,紧张的问道。

    柳老迟疑了片刻,说道:“你不要紧张,你的体并没有什么大问题。我的意思是说,你的体质比之常人略有不同,是你痛经的根源所在,若这个问题不解决,等你年老的时候,就会遇到很多麻烦,还会得不孕症。”顿了一下,柳老又道:“不过这也是你的造化,遇到了我的干孙儿张黎,你的问题,应该不难解决。”

    丁玲听了柳老的话,稍稍放心,但听他言下之意,自己的体似乎存在很大隐患,忙又问道:“柳老先生,我的体到底那里存在问题?”

    柳老道:“根源在你的肾脏,具体我就不多说了。我且问你,你想不想学武?”

    “学武?当然想了。”丁玲对江湖武林并不陌生,她对武功也很好奇,只是一直没有机会拜得名师,她的花拳绣腿还是在警校上学的时候跟一位退伍的老教官学的。

    张黎心想:“难道柳老想收她做徒弟?这可不行,我叫柳老干爷爷,她要是成了柳老的徒弟,我岂不是平白比她矮了一辈,这可大大的不妥。”

    却见柳老含笑点了点头,道:“想学武就成,老实说你的年纪已经错过了练武的最佳时机,不过你具有别人不具备的体质,只要肯用功,也不难练得一好武艺。更重要的是,等你有了内功基础,就可以试着修炼五行隐脉,到时候不但可以化解你体内的隐疾,甚至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丁玲可不笨,听出柳老的意思,想收自己为徒,心里又惊又喜。这天底下想拜神医柳三针为师的人大有人在,柳老能看上她,也不知道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她心里高兴,脸上不流露出一丝笑意,婉言说道:“柳老先生的意思是……?”

    柳老正想回答,张黎抢先说道:“这都听不出来,我爷爷的意思是想收你做个孙女,怎么样,还不快叫爷爷!”说着还暗中向柳老使了使眼色。

    柳老楞了一下,随即明白张黎的意思,捋着胡须点头道:“老夫就是这个意思,我们柳家的内功心法向不外传,你给我做个干孙女儿,我传你武功也不算违背祖训。”

    丁玲心中大喜,连忙从上下来,向柳老磕了三个响头,甜甜的叫了声爷爷。

    柳老安然受了一礼,将她扶起。

    张黎哈哈笑道:“玲姐,这下咱们也成干亲了,我这声玲姐叫的也不冤,哈哈……”

    丁玲美目轻扫,瞪了他一眼,嗔道:“现在我是你的干姐姐,你要是再敢捉弄我,我就向爷爷告你的状,让他老人家收拾你。”

    “那我以后岂不是很惨。”张黎故作郁闷,可怜兮兮的模样,把丁玲逗笑了。

    柳仲文见他们打骂俏,心里嘀咕道:“老大就是老大,连泡妞的功夫都是一流。这才几天功夫,就把这冷美人给把上了,以后可得好好的向老大请教几招。”

    柳老制止他们,对丁玲说道:“现在我为你母亲看病!黎儿和仲文留下,你出去守着,别让人进来打搅我们。”

    丁玲点了点头,听话的出去守门了。

    柳老为丁母诊了脉,确定她的病之后,拿出随携带的针,摆放在丁母的病上,转而对两人说道:“大脑是人体最神秘的器官,神经密布,关系着全。施针的时候要特别小心,出针的方位和力度都很有讲究,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伤到病人的神经。你们看我如何施针,好好观摩。”

    “知道了爷爷。”两人点头应是,收起轻视之心,认真的观摩柳老施针。

    柳老一次抽出四根两寸长的银针,一手两根,插在丁母头顶的神庭、百会,通天和承光四上。然后又捏起两根银针扎在她的中枢和门请选择http;//庭……转眼的功夫,丁母头上就插了十多根银针。

    柳老出针的方位各不相同,手法干脆利落,熟络的很,经验非常丰富。

    张黎看的佩服万分,从中学了不少东西……

    柳老一边施针,一边跟他们讲解,施针之后又用推宫度的通了脑部淤塞的几条经脉。现在柳老修为大进,这点消耗对他来说不值一提。

    “爷爷,丁伯母右腿股骨粉碎骨折,有没有好办法能够治愈?”张黎又问道。

    柳老帮她检查了右腿,道:“几年前我研制了一种外敷的药膏,叫做明玉断续膏,对骨伤病有奇效,回头我让人送一些过来。照她的伤势,两个月就能完全恢复。”

    张黎闻言大喜,笑道:“太好了,玲姐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很高兴。”

    请选择http;//

    柳仲文调侃道:“老大,你这么高兴干什么,难道丁伯母是你未来的岳母!嘿嘿……”

    “靠,这种话你也敢说,想死呀!”张黎说着,赏了他一脚。不过他心里还真有这种想法。

    “嘿嘿,我可没说错。”柳仲文揉着坏笑道。

    柳老见他们打闹,淡然一笑,没有多言。年轻人的事,他这个老头子不想多管。“好了,你们不要再闹了,去把玲玲叫进来吧!”

    张黎打开房门,把丁玲叫了进来。

    丁玲来到边看了看母亲,见母亲脸上有了血色,呼吸也恢复了正常,心中大喜,忙问柳老:“柳爷爷,我妈什么时候能醒来。”

    柳老掐指算了算,说道请选择http;//:“你母亲脑部的淤血已经化开,再有六七个时辰就能醒来。”

    “太好了,谢谢柳爷爷。”丁玲心下大定,露出一丝难得的微笑,拉着柳老的胳膊兴奋的叫道。

    张黎心中郁闷,调笑道:“玲姐,你能认下柳爷爷这门干亲可全是我的功劳,你不得表示一下?”

    丁玲心大好,脸上也有了笑容,笑道:“我请你吃饭。”

    “又请我吃饭,上次你说请我吃饭,到现在都还没兑现,不行,不行,换一个谢恩的法子。”张黎摇头道。

    丁玲反问道:“那你想我怎么做?”

    张黎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请选择http;//柳老,坏笑道:“我现在想不起来,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转而说道:“前段时间严打,你立功不小,该升官了吧!”

    丁玲点点头,略有得意之色,道:“不错,再有几天我就要升任市刑警队大队长了。以后你要是敢在我眼皮子低下犯事,看我怎么收拾你。”

    张黎撇了撇嘴,不以为然,笑道:“不就是是个大队长吗!我还以为多大的官呢!想管我,你还不够格呢!嘿嘿。”

    也是丁玲一时大意,居请选择http;//然忘了张黎份特殊,跟国安局有不清不楚的关系,国安局的人可不是她一个小小的警察敢动的。丁玲很快想到了这一点,心里多少有些郁闷。不过随即眼珠一转,计上心头,露出一丝得意,看向张黎的目光中多了一丝期待。弄的张黎心里痒痒,不明白她这种眼神到底什么意思。

    随后柳老向丁玲交代了一些应该主意的常识,又开了几张药方交给她,让她在丁母醒来以后煎给她喝。

    丁玲一一记下,又闲聊了一会儿,张黎、柳老和柳仲文一同离开。临走前柳老让丁玲空闲的时候去李氏庄园找他。说是传她武功,其实是另有深意。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丹神飘渺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