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丁母受伤

    <---凤舞文学网--->

    “张黎,你听说了没,方鸿儒和王进发都被抓了,据说他们跟前两的集体中毒事件有关。--凤舞文学网--”是夜,拍卖会结束之后,张黎回到养生堂,跟文芳和梅姐亲了一会儿,文芳躺在他的怀里幽幽说道。

    张黎点点头,说道:“确有其事,王进发为对付方鸿儒请五毒教的人在方家旗下的酒店下毒,毒死了一百多人,案子不小。现在证据确凿,王进发死定了。方鸿儒虽然没有直接参与,但此事发生在他们绿叶集团,他这个名义上的掌舵人自然也脱不了干系,被警方逮捕也在理之中。”

    文芳道:“我听说逮捕王进发和方鸿儒的不是警察,是国安局的人。”

    “是吗!这我倒是不清楚。”他的确不知道,不过想想这件案子影响不小,国安局插手也是很正常的。

    文芳幽幽说道:“方鸿儒根本就是受王进发的牵连,他本人是无辜的。”

    “那又怎样,他进去不正是其你想看到的结果吗?”张黎抚摸着她的秀发说道。

    文芳沉凝了片刻,说道:“以前我恨他,是嫌他个太懦弱,连自己心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他这个人其实心地很善良,不像梁玉兵和王进发那种人,什么卑鄙手段都用得出来。对了……”转而盯着张黎,说道:“你不是认识国安局的人吗!托人打听打听,方鸿儒会不会被判刑。”

    张黎听了,在她的上狠狠弹了一下,故作不满的说道:“你现在可是我的老婆,为前夫说话,我可会吃醋的。”

    “吃你个大头鬼,我整个人都是你的拉,为方鸿儒说两句好话怎么了。再说,养生堂名以上还是方家的产业,若方家垮台,咱们养生堂也会受到牵连。”文芳拍着他的脯撒道。

    “好吧,好吧!我帮你问问……”张黎无奈的点头答应了,转而问梅姐:“小宝贝,休息够了没有,咱们再战三百回合,今天我一定要干的你们下不了,这三天可把我憋坏了……嘿嘿……”

    “又来,老公,人家要被你干死了……”

    “不要……”

    次,张黎回到学校,继续上课。

    第二节课下课后,张黎给白雄风打了个电话,询问了有关方鸿儒的案子。没想到得到一个意外的消息,这个消息跟梁玉兵的案子有关,同时也跟方鸿儒有关。根据国安局特勤处掌握的线索,梁玉兵的死跟方鸿儒有莫大关系。现在方鸿儒因绿叶公司旗下酒店发生集体中毒事件和涉嫌买凶杀人两项大罪被国安局特勤处刑事拘留。

    张黎细细一想,觉得方鸿儒的杀人动机非常明显。首先方鸿儒和梁玉兵在大学里就面和心不和;其次,梁玉兵和方鸿儒的老婆汪少芬有染。再有,方鸿儒明明是天阉,他的老婆汪少芬却怀孕了,这是多么滑稽的事。从这三点原因来看,说方鸿儒买凶杀人,张黎绝对相信。本来他跟方鸿儒没有任何交集,再有文芳这层关系,两人就算做不成朋友,也不会成为敌人。却没想到方鸿儒买凶杀人,借机栽赃陷害他,差点让他被冤枉成杀人犯。真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另外,绿叶集团因董事会执行主席王进发买凶投毒事件,影响恶劣,导致绿叶集团名誉大损,股价一落千丈。再加上对受害人的巨额赔偿,使得绿叶集团资金短缺,在有心人的恶意炒作之下,其股市已经濒临崩盘。有不少集团正考虑收购绿叶集团。

    张黎听到这一消息,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苦恼,因为绿叶集团被人收购的话,也就意味着养生堂原来的鸿儒把养生堂划到文芳名下,并未通过董事会,行为并不规范,不受法律的保护,也就是说养生堂虽然在文芳名下,但实际上还是绿叶集团的产业。不过现在的养生堂已经不是当初的养生堂了,其和柳青怡的股份。而文芳的股份不到百分制三十,就算她手中的股份被绿叶集团强行收回,养生堂也不完全属于绿叶集团了,张黎三人的股份占了大头,还是他们说了算。所以张黎并不担心这一点。

    上午放学后,张黎刚走出校门就遇到了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蒋飞。小说整理发布于

    “张总。”蒋飞穿着一件略显破旧的西装,带着墨镜,一瘸一拐的走到张黎面前。看他的样子,这几天过的不爽。

    “我说兄弟,你这是被人打劫了还是咋地?怎么混成这幅鸟样了。”张黎强忍着没笑出来,绕着他走了两圈,饶有兴趣的问道。

    蒋飞苦笑道:“别提了,昨晚刚回北京就在西郊碰到了几个黑道上的人物,他们欺负弱小,我看不过眼就跟他们打了一架,结果受了点伤。”

    张黎能够理解,淡然道:“最近一段时间北京不太平,来了好多厉害人物,你最好小心一点,没事别逞英雄,万一招惹了厉害人物,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两人同行,蒋飞道:“我也听说了,好像跟什么天邪剑谱有关。我不太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张黎道:“一场闹剧而已,那所谓的剑图根本不是天邪剑谱。”

    “我说也是,若真是天邪剑谱,还不早就被人占为己有了,怎么可能拿出来拍卖,除非是个傻子。”蒋飞释然,转而问道:“张总,我妹妹怎么样了?这些天没给你添乱吧!”

    “汗,这些天根本没顾上蒋,要不是他说起,我都差点忘了还有这么回事。”张黎心中暴汗,嘴上却道:“你妹妹非常听话,就住在养生堂。”

    蒋飞拱手道:“这些天多亏了你的照顾,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

    张黎道:“谢就不必了,还是那句话,跟着我混吧!”

    这回蒋飞没有再拒绝,点头道:“行,以后我蒋飞就跟着你混了。--凤-舞-文-学-网--”

    两人结伴来到养生堂,张黎让梅姐把蒋来,兄妹两人见了面自然有话要说。张黎抽空跟文芳打了声招呼,就把蒋飞安排在养生堂做保卫科长,负责养生堂的保安工作,兼文芳和梅姐的保镖。并把那笔五百万的黑钱还给了他,他起初死活不要,张黎摆出老大的气势才让他收下。

    安顿好蒋飞,张黎从养生堂出来,正想回学校,突然接到了丁玲的电话。

    “丁玲应该升任大队长了吧!”张黎心想,接通电话,嬉笑道:“玲姐,想我了?”

    “去,说正事,你现在有没有空?”丁玲冷冰冰的问道。

    “有空,当然有空,什么事?”

    “那你来武警总医院一趟吧!我和妈妈都受了伤,想让你帮忙看看。”

    “什么,你和伯母都受伤了,怎么回事?”张黎一听便急了,连忙问道。

    “一时也说不清楚,你能来就来吧!我住在医院三零七号病房。”

    “好,我马上就来。”张黎挂了电话,打的去医院。

    武警总医院,住院部三零七号独立病房。

    丁玲半躺在上,看着旁边病上昏迷不醒的母亲,心里凉冰冰的。

    前,她和母亲去逛商场,在横穿马路的时候,一辆车飞奔而来,向她们撞去。她的母亲及时将她推开,她是躲过了一劫,只跌破了胳膊肘,她的母亲却被撞飞了。而肇事者却逃之夭夭。

    经医生鉴定,丁母右腿粉碎骨折,左掌骨断裂,脑部受到重击休克,至今昏迷不醒。医生说丁母的大脑内出血,淤血压迫了她的脑神经,致使她大脑休克,昏迷不醒。这种况下,救治方法只有两种,要么做开颅手术,把淤血放掉,要么用药物辅助治疗,让丁母自然苏醒。这两种方法都有风险,做开颅手术有可能破坏丁母的脑神经,就算苏醒,智力也会受到影响。自然苏醒的风险也不小,如果药物化不开丁母脑部的淤血,丁母很难苏醒,甚至就此变成植物人。

    丁玲拿不定主意,她从小和母亲生活在一起,万一失去了母亲,她真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后来她找电话的时候见到张黎的名字,想起张黎高超的医术,便抱着一丝希望,让他过来帮忙看看。

    “到底是什么人想要我的命?”丁玲看着昏迷不醒的母亲,回想当时的景,那辆肇事车撞倒她们之前根本没有任何刹车的迹象,分明就是冲她们来的,想要她们的命。她办理过多宗类似的案子,以车祸掩饰谋杀。她当然不会被表面所疑惑,只是她实在想不通是谁想要她的命。这些天北京不太平,发生了太多的事,从那天晚上扫黄扫毒严打开始,在她的带领下,查封了最少十家夜总会。这些夜总会牵连到数个帮派,她为此得罪的人自然不在少数,若其中有人想报复也在理之中,只是她暂时还分析不出真凶具体是谁。

    咚咚咚,门响了,她回过神来,轻轻喊了一声:“请进。”

    张黎听到丁玲的声音,推门走了进去。

    “玲姐,你伤的怎么样?”张黎进门之后来到丁玲的病前,关心的问道。

    丁玲摇摇头,幽幽说道:“我没事,只是胳膊肘磕破了,休息几就没事了。主要是我妈,她被车撞了,至今昏迷不醒。医生说她大脑内出血,淤血压迫了脑神经,需要做手术。”美目轻扫,看了张黎一眼,又道:“我怕做开颅手术会影响妈妈的大脑神经,你是学中医的,中医里有没有不用做手术也能治疗脑出血的方法?”

    张黎想了想,道:“方法不是没有,用针灸之法就可以散去脑部的淤血。”

    “真的,那你快给我妈针灸吧!”丁玲闻言大喜,打断张黎的话,抓着他的胳膊,又惊又喜,激动的说道。

    张黎趁机在她的玉手上拍了拍,笑道:“你先听我把话说完,用针灸之法的确能治疗脑淤血。只是脑部神经太过错综复杂,我现在医术有限,没有实足的把握在头部用针,此事还得从长计议。我先给伯母把把脉。”

    丁玲也意识到自己太心急了,连忙抽回玉手,脸上露出一丝红韵,对张黎说道:“那你快给我妈把脉吧!”

    张黎不怀好意的看了她一眼,来到丁母的前,为丁母把了脉。丁母的况比较糟糕,脉搏虚弱且杂乱无序,不但大脑受了重创,连五脏六腑也移位了,右腿股骨粉碎骨折,伤的很重。

    “怎么样,我妈的伤还有治吗?”丁玲从病上下来,见张黎眉头紧锁,心里很是紧张,焦急的问道。

    张黎道:“伯母脑部的淤血不难治,只是伯母右腿股骨粉碎骨折,想要完全康复有些困难。”想了想又道:“我先帮伯母把移位的五脏六腑规正,然后再帮她把右腿断裂的髌骨接上。至于脑部的淤血和粉碎的股骨我就没什么好办法了,只有请柳老出手。他是老前辈,又是江湖中人,肯定有办法治疗这样的内伤。”

    “张黎,我妈是为救我才会被车撞成这样,我求求你,无论如何要把我妈的伤治好。”丁玲一听有门,拉着张黎,恳切的说道。

    张黎露出一丝坏笑,说道:“你说你求我,那我可不可以提一个要求?”

    “只要你能治好我妈的伤,别说一个要求,十个要求我都答应。”丁玲激动的说道。

    张黎嘿嘿笑道:“我的要求其实很简单,只要你以后跟我说话别再冷冰冰的,脸上多带些笑容就行。”

    “这么简单,行我答应了。”丁玲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这可是你说的,你既然答应了,那从现在就开始吧!”张黎露出一丝得意,道:“先给我笑一个,别愁眉苦脸的,伯母没事,我保证不出三月,伯母就能康复。”

    丁玲轻咬贝齿,脸上的肌了几下,想笑却又笑不出来,表比哭还难看。张黎见了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好了好了,你心不好就别笑了。”说完拉起她的玉臂,不由分说将她的衣袖掳上去,帮她仔细检查了一下受伤的胳膊肘。

    “我的手臂没事,你快替我妈治伤吧!哎呀……”丁玲想要推开他的手,却牵动了玉臂的伤,忍不住呻吟起来。

    “还说没事,你的尺骨关节虽然没有脱落,却出现了细小的裂缝,软组织也挫伤了。如果治疗不当会留下小毛病,牵动神经的话,会出现手臂乏力,持物不稳,常常抖动的况,这对你以后持枪不利。”张黎小心翼翼的帮她按摩骨关节,没好气的责怪了她几句。

    丁玲事后只是在医院拍了个片子,医生看了说没什么事,养几天就好了,她也就没在意,只简单包扎了一下,却没想到留下了隐患。听了张黎的话,心里先是一惊,继而流出一股暖流,没敢再挣扎,安心让张黎给她按摩。

    张黎用推宫度的手法,帮她矫正骨关节,又用内力帮她疏通了受伤的软组织。

    “现在感觉怎么样,还疼吗?”张黎放开她的玉臂,问道。

    丁玲试着活动了一下右臂,惊奇的发现右臂肘关节已经不疼了,只是还有一点点的不适,剩下的都是皮伤。

    “真的不疼了耶!张黎,你这一手太神了。”丁玲惊咦的说道。

    张黎淡然笑道:“一般般拉!我现在给伯母看病,你出去看着点,别让人闯进来打搅我施针。”

    “好的。”丁玲知道张黎的规矩多,也不多问,听话的出去了。

    张黎来到丁母的前,在她的前连点数下,然后右掌伸展,轻轻摁在她的口。别看丁母年纪已经不小了,却双峰饱满,弹十足,没有一点下垂的迹象。张黎的手掌感受到丁母前双峰传来的量,一阵心怀意乱,不由嘴唇,露出一丝邪笑,在丁母的峰上捏了两把。

    “乘人之危,这可不是君子所为。”张黎在心中提醒自己,连忙收起心,开始为丁母规正移位了的五脏六腑。当然,过程中难免又要占丁母的便宜。不过这也不能算是占便宜,换了是谁想要帮她矫正五脏六腑,都得跟她有肌肤之亲,张黎只是尽医道而已。

    之后,他又施针为丁母续接了右腿膝关节处受伤的经脉和软组织,至于粉碎骨折的股骨,他就无能为力了。他的武功虽高,悟也惊人,但毕竟学医不久,欠缺经验。所以在医道上的造诣比起柳老差得太多了,更缺乏治疗内伤骨病的经验,只能请柳老出手了。

    忙碌了一阵,张黎收功,又为丁母把了把脉,见她心跳已经恢复了正常,脉搏渐渐变强,适才放心。忽闻门外隐有吵闹之声,却是丁玲按照张黎的意思把所有人都挡在了门外,有两个医护人员和一对中年夫妇。那两个医护人员是医院特派来照顾丁母的,输液时间到了,两人来给丁母打点滴,却被丁玲挡在门外,死活不让进,略有不满,正和丁玲理论。

    张黎见了连忙打开房门。丁玲见张黎出来,不再搭理那两个医护人员,连忙问道:“怎么样,还顺利吗?”

    张黎扫了众人一眼,点了点头,道:“还算顺利。”

    丁玲心下大定,感激的看了张黎一眼,转而对那对中年夫妇说道:“二叔,二婶,他就是我请来的小神医,叫张黎,医术非常高明。”

    中年男子正是丁玲的亲叔叔丁克明,市组织部部长。

    丁克明看着张黎,眼中闪过一丝怀疑,点点头问道:“你刚才给我嫂子看病,结果如何?我大嫂的伤能不能痊愈?”

    张黎对他的怀疑不以为意,淡然说道:“应该没有问题,只是她脑部的淤血还没有清除,暂时还醒不来。”

    丁克明看他不像开玩笑,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时其中一个年轻的女医护人员不满的对张黎说道:“你是什么人?有没有医师资格证?未经我们医院主治医师的同意就给病人胡乱看病,出了问题,责任算谁的?”说着瞟了丁玲一眼,后面的话却是质问她的。

    张黎没理她,丁玲皱了皱眉头,冷冰冰的说道:“出了问题,我们自己负责,这下你们满意了吧!”

    “真出了问题,受害的不止是令尊,我们医院的名誉也会受损,这个责任你负的起吗?”那女护士还不依不饶了。

    丁夫人见气氛不对,连忙圆场,说道:“好了好了,你们都少说两句。玲玲,医院也是出于对病人的负责,你就不要再说了!”转而又对那两名医护人员说道:“你们是要给病人打点滴吧!快去吧!”

    那女护士轻哼一声,推着小药车进了病房。

    丁玲气的真想上去狠狠抽她两巴掌。

    张黎淡然笑道:“玲姐,不必跟她们一般见识,所有的医院都是如此,自己没本事治不好病人,还不想别人治,怕损了他们医院的名头。”

    “就是,连我手臂上这点小伤都治不好,还好意思说别人。”丁玲听了点头附和道。还真有点夫唱妇随的味道。

    “好了玲玲,你就少说两句吧!”丁夫人劝了丁玲两句,继而问道:“你考虑的怎么样了,给你妈做手术还是……?”

    丁玲想了想,说道:“先不做手术了,张黎说他有办法用针灸疗法帮我妈化解脑部的淤血,我想让他试一试。”

    “是吗?”丁夫人狐疑的看向张黎。

    张黎说道:“阿姨,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还得请柳老出手才行。”

    “不知道你说的柳老是那位大夫?”丁夫人问道。

    张黎道:“山西太原有妙手神医之称的柳三针柳老前辈,他医术高明,当世无出其右者,他必有办法帮伯母化解脑部的淤血。”

    “原来是神医世家的柳老先生,不知道你跟柳老先生是什么关系?”丁克明听了眼前一亮,对张黎的态度明显恭敬的许多。

    张黎道:“他是我干爷爷,现居京城。今天色已晚,明我再请他老人家过来。”

    丁克明嘘笑道:“有神医出手,大嫂就有救了。没想到小兄弟是神医传人,失敬失敬。”这人多少有点势力,知道张黎的份后大献殷勤。

    张黎心中鄙视,却没有表露出来,淡然说道:“不敢当,我只是随柳老学了点皮毛而已,跟他老人家的医术相比,我还差得远。”

    “小兄弟过谦了,冲玲玲对你的这份信任,你的医术必定了得。”丁克明打了个哈哈,转而对玲玲说道:“玲玲,你跟我过来一趟,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什么事啊?”丁玲没有动,直接问道。

    “正事,跟你的案子有关。”丁克明正色说道。

    张黎明白丁克明的意思,自己毕竟是外人,不方便听到,就对丁玲说道:“玲姐,那我就先走了。明天我会请柳老爷子亲自过来为伯母看病,你就放心吧!伯母一定能够康复。”

    “谢谢,那我就不送了。”丁玲点点头,难得露出一丝笑意。

    张黎走后,两个医护人员为丁母扎上点滴也离开了,丁玲、丁克明夫妇进到病房里,丁克明顺手把门关上。

    “二叔,你知道凶手是谁了?”丁玲迫切的问道。

    丁克明不答反问道:“你近是不是在暗中调查海东帮贩毒的证据?”

    丁玲秀美微蹙,紧紧盯着丁克明,问道:“叔叔,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知道你们的原则,叔叔也不细问,你就说是不是吧?”丁克明肃然说道。

    丁玲点了点头,说道:“确有此事。”她近从极乐帮帮主陈瑞东上着手,已经查得了部分海东帮贩毒卖毒的证据。极乐帮是海东帮的分支,极乐帮的毒品也大多来自海东帮,所以顺着极乐帮这条线很容易就查到了海东帮。想到这里,她疑惑的说道:“难道是因为我调查海东帮,触犯了他们的底线,他们才要杀我灭口?”

    “我的好侄女,你还不算笨,能想明白这一点。正是因为你调查海东帮,触及了某些人的利益,才会有此一劫。”丁克明神色严肃,又拿出一张纸交给她,道:“你看看这是什么?”

    丁玲接过白纸,打开一看,脸色微变,露出一丝曾怒,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些人简直目无王法,公然威胁国家公务人员,这……这……”愤怒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请选择http;//

    这是一份威胁丁玲的匿名信,内容是警告她不要再多管闲事,不然以后还会有类似的车祸发生。字里行间,用词极为嚣张。难怪丁玲会如此生气。

    丁克明苦笑道:“玲玲,你也不必如此愤慨,现今的世道就是这样。没钱的怕有钱的,有钱的怕有权的,有权的怕不要命的。海东帮的背景比你想象的要复杂,他们不是你一个小小的警察就能扳倒的。即使你掌握了海东帮的犯罪证据,只要上面有人压着,你也无可奈何。听叔叔一句劝,不要再查海东帮的犯罪证据了。”

    丁玲不忿的说道:“我妈为了这事,差点丢掉命,难道就这么算了?”

    丁克明无奈的道:“也只有退一步才能海阔天空,海东帮的事你就不要再查了。”

    丁玲没有应声,沉默不语,若有所思。

    丁克明知道她主意大

    请选择http;//,想不通你说什么也没用,厉声道:“海东帮背后有人撑腰,你若执意要查,别说你命不保,恐怕就是我和你二婶也会受到牵连,你难道真要断了咱们丁家的生路才甘心?”

    “我……”丁玲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沉凝了好久,说道:“二叔,我不会连累您和二婶的,海东帮这条线我不再查了。”

    丁克明见她答应,心中高悬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笑道:“这才是叔叔的好侄女,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你的材料已经通过组织部的考察,不即将升任市刑警队大队长,以后好好努力。”说到这里他觉得最后一句勉励的词与前面的话有冲突,忙又补了一句:“但切记量力而行。”

    丁玲听到这个消息

    请选择http;//,没有丝毫的高兴,淡然点了点头,没有多说。心里却在盘算如何才能将海东帮那些毒贩头头绳之以法,为母亲出这可恶气……

    张黎离开武总医院,没有回学校,径直去了李氏庄园。见了柳老,张黎把自己的来意言明。柳老自然卖他这个面子。更何况,柳老也非常希望见一下丁玲,希望从她上验证一下五行隐脉的存在。

    离开李氏庄园,张黎顺路又去了一趟红河山庄。见了白老,张黎询问了有关剑图的下落。其实他知道剑图已经被那青衫老者带走了,却故意装糊涂。

    白老自然不知道剑图的下落,只告诉他,剑图被一个骑着仙鹤的神秘人抢走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丹神飘渺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