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杜婉君受伤

    <---凤舞文学网--->

    “婉君怎么会受如此重的伤?”回到红河山庄,杜婉君受伤的消息很快传到峨嵋派掌门晓月师太的耳中。--凤-舞-文-学-网--晓月师太和几位掌门闻讯赶来。为她把脉之后,晓月师太面色凝重。

    西门少君把任务中出现的意外大致说了一遍。

    晓月师太听了,也没有责怪他,叹道:“没想到五毒教的黑白二老、赤眉和毒蝎四大高手都到了京城。这四人都是用毒的行家,黑白二老更是号称勾魂使者和黑白无常,一毒功独步天下,就是我们也没有实足的把握对付他们。你们实战经验不足,受伤也在所难免。”五毒教在云南极富盛名,而峨眉则是西南群山之首,峨嵋派更是正道武林四大派之一,同是西南地区的江湖门派,晓月师太对五毒教比较关注,所以根据西门少君的描述,不难猜出对方的份。

    众人闻言亦是脸色大变,洞虚真人叹道:“没想到你们会遇到他们,这些人久负盛名,的确不好对付。你们能够将他们一网打尽,实属不易。”

    西门少君苦笑道:“这次幸好张黎在场,不然我们很难全而退……”接着就把他们几个中毒的事原原了一遍。

    晓月师太闻知张黎有办法化吃解五毒教的独门剧毒,急道:“张少侠,你可有办法为我徒儿婉君疗伤?”

    张黎道:“杜姑娘中毒太深,毒素已经蔓延至全,想要用内力把她体内所有的毒素都出来,已无可能。我已用封灵针法封闭了她的五脏六腑,暂时可以保住她的命。只是如何解救,我也无能为力。”

    “难道大家都没有办法?”晓月师太听了张黎的话,有些失望,遂把目光投向其他人,希望其他人能有办法。

    几位掌门相继替她把了脉,可惜都没有办法。

    少林空明大师高悬一声佛号,说道:“敝寺的大还丹倒是能解百毒,奈何百年前敝寺丹房失窃,仅有的三颗大还丹不知所踪。”

    洞虚真人道:“我们武当到还有几颗小还丹,只是小还丹功效不如大还丹,只能续命,不能解毒。如有必要,先让杜姑娘服用一粒小还丹吧!”

    晓月师太当然知道大还丹和小还丹的珍贵,闻言感激的说道:“多谢洞虚师兄赐药,让您破费了。”

    “同是武林一脉,师太不必客气。”洞虚真人还了一礼,谦逊的说道。说完随即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瓶,倒出一粒药丸,交给晓月师太,让晓月师太给杜婉君服下。

    “师太,小还丹只能延续一个月的生命,在此期间,如果不能给杜姑娘及时解毒疗伤,杜姑娘将有生命危险,切记,切记……”洞虚真人又提醒了晓月师太几句。

    晓月师太点头道:“贫尼晓得。”

    西门少君惆怅的问张黎:“你真的没有办法替杜姑娘解毒?”

    张黎沉思了片刻,说道:“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或许柳爷爷有办法。”

    “你口中的柳爷爷是何许人也?”晓月师太耳尖,听了张黎的话,急忙问道。

    张黎道:“就是有妙手神医之称的柳三针柳老爷子。”

    “原来是他,我怎么把他给忘记了。”妙手神医的大名江湖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晓月师太听了,心中燃起一丝希望,问张黎:“可知柳神医现在何方?”

    张黎道:“就在离此不远的李氏庄园,我这就去请他。--凤-舞-文-学-网--”

    “那太好了,有劳张少侠辛苦跑一趟。”晓月师太闻言大喜。

    张黎答应,离开红河山庄,直奔李家别墅。约莫二十分钟,就把柳老请来了。

    白老和诸位掌门早已在别墅外等候了,见到柳老,众人明显愣了一下,有惊咦,有疑惑,有不解,不过很快就释然了。

    白老迎上前去,拱手笑道:“柳兄,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吧!”

    柳老还礼,笑道:“自围剿秋伯仁那个大魔头以来,咱们已有十年未见了,白兄精神依旧,还突破了九级,可喜可贺。”

    “柳兄宝刀未老,也突破了九级,同喜同喜。”

    两人寒暄了几句,白老将柳老介绍给诸位掌门认识。

    彼此相识之后,众人一同来到杜婉君的病榻,柳老为她把脉之后,叹道:“她中的毒极具破坏,毒很强,已经侵入她全各处的器官组织。光用内力毒是不行的,还需要以药石辅助治疗,不过其中一位主药非常罕见,怕是不易寻找。”

    “柳前辈,您快说是什么药材?”西门少君抢先问道。他非常关心杜婉君的伤势,不单单是杜婉君替他挨了一掌,更主要是他心中对杜婉君有慕之意。

    柳老不慌不忙的说道:“在天山雪峰之巅有一种奇异的蟾蜍,名曰冰蟾,服之可解百毒。”

    “您说的是天山三宝之中的冰蟾!”西门少君不皱起了眉头,其他人听了,也都露出一丝无奈的表。天山三宝,雪莲、冰狐和冰蟾,都是疗伤治病的奇药,更有增加内力的功效,极为难求。

    “师太,晚辈愿前往天山寻找冰蟾。”西门少君沉凝了片刻,毅然说道。

    “你去,这不太好吧!你还要领导特别行动小组执行任务。”晓月师太婉言说道。

    西门少君道:“明天晚上拍卖会就结束了,然后再去天山。杜姑娘因为救我而负伤,如果不能把她治好,我会一辈子心里不安,请师太成全。”

    “难得你一片赤子之心,好吧!我也会派门下弟子往天山寻找冰蟾,到时候你们结伴同行,也好彼此有个照应。”晓月师太没有再拒绝,叮嘱道:“寒冬季节,天山之巅风雪很大,奇寒无比,有许多未知的风险,你务必要小心。”

    “谢师太提点,晚辈记下了。”西门少君恭敬的回道。

    张黎也道:“如果时间许,我也会往天上走一趟。毕竟人多力量大,更有把握寻到冰蟾,为杜姑娘疗伤。”

    “谢谢。”西门少君拍了拍张黎的肩膀,道了声谢,没有多言。

    晓月师太闻言,对张黎好感倍增,执礼道:“张少侠仗义出手,贫尼感激不尽,有劳了。”

    “前辈切莫如此客气,怎么说晚辈跟杜姑娘也是共过患难的队友,队友之间相互帮助是应该的。”张黎谦逊的说道。

    左道松笑道:“有西门少侠和张少侠出马,事就算成功了一半。另外,贫道同天山派的韩英夫妇颇有些交,他们久居天山,对天山的气候比较熟悉,我可以写信让他们助你们一臂之力,相信有他们引路,你们可以少走好些弯路。”

    “那就多谢左掌门了。”西门少君道了声谢。

    不久众人散去,白老设宴款待了柳老。

    这一夜,京城出奇的宁静,没有任何武斗事件发生。难道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

    在国安局有意散播之下,五毒教来京人员全军覆灭的消息很快在各大势力之间传开。各大势力对这个突然出现的特行小组反应各异,表示了极大的关注。大家都在猜测,这个全部由先天级高手组成的特行小组,到底有多恐怖。

    是夜,一份份特行小组成员的名单出现在各个势力的掌舵人手中。

    红衣山庄。

    洪胜海看着名单上张黎的名字,神色复杂。

    胡道全大大咧咧的说道:“这位张黎小兄弟还真是少年有为,居然也是特行小组的一员。照这份名单看来,四大派和政府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

    洪胜海道:“张黎的修为高深莫测,再加上风头正劲的西门少君,这个特行小组的实力当真恐怖。难怪能轻而易举的干掉五毒教黑白无常、赤眉和毒蝎四大高手。看来四大派所图不小,恐怖不止是为了天邪剑谱这么简单。”

    “大哥的意思是……?”胡道全面露疑惑。

    “估计,多半政府和四大派要对某个势力下手了。”洪胜海想了想,说道。

    胡道全不以为意的说道:“咱们青帮这些年来行事低调,并未同政府和四大派作对,他们应该不是冲着咱们来的。”

    洪胜海面色凝重,说道:“近年来,暗夜组织发展迅速,笼络了不少魔道中人,明里暗里同政府作对,估计政府要对暗夜组织采取行动了。”

    “那咱们要不要也采取行动,趁机痛打落水狗,替老帮主报仇。”胡道全满脸的狰狞,厉声说道。

    洪胜海道:“暗夜组织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政府和四大派联手也未必能重创之,咱们还是静观其变,看看再说吧!”……

    无忧山庄。

    其中一座略显森的别墅大厅里,两位七旬老者和四位中年人分旁而坐。两位七旬老者,一位穿灰色长袍,头发花白,留有两撇八字胡,左脸颊上有一个明显的胎记,面目略显狰狞,随携带有一柄银白色的长笛。此人不常在江湖走动,知道他名字的人并不多,见过他的人都称呼他为银笛先生,乃是武林中亦正亦邪的顶尖高手。

    一位黑发长须,眼睛略小,但目光凌厉,鼻梁高材一般,浑散发着惊人的寒意。如果柳老在场的话,一定能够认出来,他不是别人,正是十年前柳老参与围攻过的魔道高手秋伯仁。

    四个中年人,其实年纪都不小了,最少都有五十岁,只是看的年轻。他们形各有不同,一胖一瘦,一高一矮。胖子是个肥头大耳的油面和尚,但却穿了一件道袍,腰间挂着酒葫芦,僧不僧,道不道,甚是怪异。如果有江湖名人在场,一定可以认出来,此人就是江湖上大大有名的癫僧狂道空寂和尚。他曾是少林空字辈弟子,因屡犯寺规,被赶出少林,后来在终南山出家为道,闯出这个癫僧狂道的名头,精通佛道,一武功已入化境。

    瘦子个头不高不低,脸上长有麻子,略显猥琐,邪气禀然。不要看他其貌不扬,在江湖中却是威名赫赫,正是大名鼎鼎的大盗,当代蝴蝶门的门主詹万君。

    材魁梧的高个儿中年人是个喇嘛,满脸的络腮胡子,双目似铜铃,虎目一瞪,不怒自威,煞气人。这个喇嘛在中原武林籍籍无名,但在西域藏边一带却大有名头,乃是奇莲山大觉寺的住持宁空,一魔野神功几近大乘,乃是西域一等一的高手

    请选择http;//。

    矮个儿的中年人,高不过一米二三,形似侏儒,带着虎头面具,份略显神秘。但能够同这么多绝顶高手平起平坐,想来修为不弱。

    银笛书生手拿着一份名单,扫了众人一眼,说道:“这份特行小组的名单你们都看过了,有什么想法说出来听听。”

    四人互望一眼,花蝴蝶詹万君说道:“从这份名单看来,四大派、龙组和武术总会已经联合起来。我看多半也是冲着天邪剑谱来的。哼,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也不过是一些打着正义谎言的宵小之辈,不足为虑。”语气颇多不屑。

    癫僧狂道空寂冷笑道:“詹兄说的好,什么狗名门正派,臭规矩一大堆,不自在,不自在。”说到这里,他拿起酒葫芦,喝了一口酒,接着说道:“还是现在好,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喝什么就喝什么,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哈哈,我本楚

    请选择http;//狂人,不念佛道经,神在人心中,佛在我心中……哈哈……”说着又疯疯癫癫起来。

    众人见怪不怪,侏儒男用不甚流利的汉语说道:“银笛先生,秋先生,诸位。这个特行小组的成员多为四大派中的后起之秀,是未来四大派的顶梁柱,咱们不如一不做二不休,把他们通通做掉,来个釜底抽薪。”眼中闪过一丝毒的目光。

    “雾隐雷傲,你是东洋人,不了解我们中原武林。四大派能够屹立中原武林千百年,其根基之深厚,远非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常言道,天下武功出少林,少林一脉传承上千年,代代开枝散叶,发展到如今,其势力分布之广博,难以想象。武当、华山和峨眉也是传承了近千年的大派,代代人才辈出,高手如云。”银笛先生实事求是,肃然说道:“我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诚如你所言,这些人如任其成长,将来必是我们的心腹大患,但现在却不是除去他们的最佳时机。如果冒然对他们下手,必会激怒四大派。激怒四大派的后果,你们应该都清楚,那便是与整个中原武林作对。以我们现在的实力,还难以同四大派抗衡。首领的意思,让我们见机行事,把天邪剑谱弄到手再说。”

    秋伯仁说道:“话虽如此,但有些事也不可不防。最近一段时间,频频有人闯入无忧山庄,我怀疑他们是政府派出的探子,政府或

    请选择http;//某个势力要对我们采取行动了。”

    “无妨,现在天邪剑谱的事闹得满城风雨,龙组和四大派必定无暇顾及无忧山庄。只要计划实施之前,我们小心行事,应该不会出现意外。再者,有我们几位镇守无忧山庄,就是龙组和四大派的顶尖高手到齐,我们也未必会输。”银笛先生不甚在意,又道:“而且我们还可以在这个特行小组上大做文章,把他们当中可用的人收为己用。”

    请选择http;//

    “据说他们都是年轻一辈中出类拔萃的人物,小小年纪便已步入先天。若能将其中一二收为己用,不但可以增加咱们的实力,还可以削弱对方的力量,一举两得……哈哈……高,实在是高,银笛先生不愧是首领称道的智囊……”秋伯仁佩服的说道,随即又问道:“敢问银笛先生,您心中是否已经有了人选?”

    银笛先生扫了众人一眼,把那份名单抵到秋伯仁面前,背着其他人在上面指了几下。两人互望一眼,相视大笑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丹神飘渺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