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惨灭五毒教

    <---凤舞文学网--->

    张黎得知这件案子跟绿叶集团的名誉主席王进发有关,心中的疑团便解开了一部分。--凤舞文学网--方家现在名以上的掌舵人方鸿儒控制着绿叶集团旗下的餐饮和房地产两大项目。房地产部因开发无忧山庄损失惨重,陷入困境,若想翻,只有餐饮这一块有文章可做。王进发若真的想玩死方鸿儒,霸占绿叶集团,买凶投毒也未尝不是一个绝佳的办法。就算投毒事件玩不死方鸿儒,也能让他所负责的餐饮这一块元气大伤,如此一来,以方鸿儒为代表的方氏势力在绿叶集团股东大会上的话语权就会大打折扣,这对王进发而言有益而无害。

    呼延啸显得很老练,拿出一张别墅小区的鸟瞰图,指着东边对年伯涛说道:“伯涛,少龙,无名,你们三个负责从东面迂回进攻,切记不可打草惊蛇……张黎、少松你们两个负责南面。南面有一条大路,直通五环路,目标很容易选择从这个方位突围,所以你们一定要把好关口。一旦让目标逃脱,我们就很难再抓到他们……我和龙卫负责从北面进攻,队长和婉君负责正面进攻。好现在大家对表,十五分钟后开始行动。”

    “再说一遍,我们的对手可能是五毒教的用毒高手,大家切记保护好自己,我不希望咱们当中有任何一人负伤……废话我就不多说了,大家行动吧!”西门少君特意叮咛了一翻,大家开始行动。

    张黎和张少松领命,迂回南行,绕过数栋别墅,从南边接近十六号别墅。距离十六号别墅南墙三十米的时候,两人停下,隐在一处草丛里。张黎放出灵识对别墅进行查探,发现别墅聚集了至少十六个江湖中人,修为最高者已步入先天八级顶峰,修为最低者也有古武六级的实力。

    与掌握的报有很大出入,张黎立刻用无限联络系统把里面的况告知了西门少君。

    西门少君对张黎深信不疑,海得知别墅内的况,立刻下令让所有队员暂停行动。

    “张黎,别墅内的人员分布如何?”西门少君通过无线电向张黎询问。

    “在别墅顶楼的瞭望塔里,有两个古武六级的年轻人放哨。在别墅大厅有四个修为已经步入先天的高手坐镇。大厅外也有四人,修为都在六七级之间。在别墅西面的小花园里,有一男一女正在,实力都在古武七级左右。别墅南北各有两人,正在警戒,实力也都在六级左右。”张黎把自己探知的况一五一十的告诉西门少君。

    西门少君通过公用频道将消息传达给每一位队员,说道:“现在别墅的实记况就是如此,对方的人数和实力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强。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路有两条,要么搏一搏,要么放弃这次行动。大家可以畅所言,发表自己的看法。”

    “对方不过四个先天高手,我们却有九个,就算他们人多我们也不怕。”万少龙狂道。

    “我赞同少龙的意思。”“我也同意,继续执行此次任务。”

    “我没意见……”

    大家七嘴八舌,意思只有一个,那就是继续执行任务。

    “既然大家一致认为继续行动,那么咱们就商量一下对策。现在别墅四周都有人警戒,咱们第一步就是把他们干掉。我们从同时发起进攻,务必做到一击即中,干脆麻利。少龙、伯涛、无名,你们三个负责解决掉顶楼的那两个警卫,呼延兄和龙卫负责解决北面的警卫,张黎和少松负责南面,我和婉君负责西面。现在进入备战装台,三分钟后开始行动。”西门少君下达作战命令。

    张黎和张少松悄然来到南墙外,待西门少君下达命令之后,腾空而起,翻入别墅,离目标还有五六丈远的时候,张黎就连了两道六脉神剑剑气,直接把目标的武功给废了。

    待张少松反应过来的时候,目标已经惨叫一声,瘫倒在地上,晕死过去了。

    “黎哥,咱们打个商量,下次偷袭,你能不能给我留个目标?”张少松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非常郁闷。

    张黎拍拍他的肩膀,笑道:“行,这两个我就不出手了,看你的拉!”随着他的话音,有两人闻声赶来。

    “什么人,敢来我们五毒教的驻地撒野?”两人同张黎、张少松打了一个照面,见自己人躺在地上生死未卜,不勃然大怒,厉声喝道。

    “废话少说,识相的束手就擒,否则就别怪小爷不客气了。”张少松说完,也不理对方的反应,直接拔剑相向,抽出随佩剑,攻了上去。--凤舞文学网--

    两人见张少松年纪轻轻,却手了得,不脸色微变,其中一人伸手便向张少松了一把沾了剧毒的飞针。

    张少松反应倒也不慢,及时变招,由攻转守,用太极剑法中的一招妙手摘星,引导奔袭而来的飞针聚集在剑尖四周,寸步难进。随后又一招神女散花,将飞针原路回。

    两人躲得及时,并未中招。但张少松却利用这短暂的瞬间,成功近两人,一招抱花揽月,左右翻劈剑,出两道剑气,将他们重创。

    “快封了他们的道,别让他们自杀。”张黎连忙提醒张少松。

    张少松听话的点了两人的膻中和神庭大。

    与此同时,西门少君、呼延啸、万少龙三组人马也以雷霆万钧之势展开行动,当场击毙两人,活抓三人,还有三个人在顽强抵抗。不过面对这么多的先天高手,他们落败是迟早的事。

    别墅大厅里的四位先天高斗之声,迅速作出反应,来到别墅外。四人中有两位老者,一个中年人和一个青年。那两位老者一个头发花白,修为最高,已有古武八级顶峰的实力;另外一个是黑发长须之人,年约六旬,有古武八级后期的实力。中年人材魁梧,腰圆肩宽,额头上有一个蜘蛛形的刺青。青年面色冷峻,双目如星,闪烁着淡淡的红光,眉心处有一个指甲般大小的朱砂红痣,邪气禀然。

    那白发老者带着青年往西,黑发老者带着中年人往东,分别迎上了西门少君、杜婉君一组和万少龙、年伯涛、释无名一组。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伤我徒儿?”白发老者眼见自己心的徒弟躺在血泊里痛苦的呻吟,勃然动怒,瞪着西门少君和杜婉君,愤愤的质问道。

    西门少君亮出自己的证件,冷道:“你们五毒教的人在酒店投毒,致使上百名无辜百姓中毒亡,我们特别行动小组,奉命抓捕你们归案。立刻放下武器投降,否则严惩不贷。”

    “小娃儿,好大的口气,就凭你们也想抓我们,不自量力……拿命来……”白发老者冷笑一声,伸出双爪,向西门少君口抓去。只见他双掌发青,指甲修长,呈黑色,闪烁着寒光,不难想象,他修炼过高深的毒功。

    五毒教的毒功高深莫测,周是毒,让人防不胜防,西门少君不敢让他近,灵蛇剑提前出鞘,迎上老者。

    老者似乎并未把西门少君放在眼里,居然用掌硬碰他的灵蛇剑。只听当当两声响,灵蛇剑居然被老者的掌奇迹般的震开了。不过老者也不好过,震退灵蛇剑之后,他双掌微微颤抖,脸色微变,不敢再小瞧西门少君,攻势更加凌厉。

    西门少君收回灵蛇剑,惊咦了一声,暗道:“五毒教的五毒神掌果然厉害。”当下不敢再大意,持剑迎了上去。

    这边五毒教的那位青年也没闲着,色迷迷的看着杜婉君,一声向她攻去。

    两人战在一起,适逢敌的甚是激烈,呼之声不绝于耳。

    西门少君这边战况不佳,他的剑法虽然灵动多变,精妙无比,但面对白发老者如钢铁般的手掌却显得束手束脚,发挥不出威力,更不能伤其分毫。

    “小娃,好俊的剑法,敢问你是何派弟子?”白发老者越打越心惊,一边打,一边好奇的追问道。

    西门少君冷笑一声,说道:“谁不知道你们五毒教的人作恶多端,猾诡诈,想出我的底细,没门,看剑……”

    两人斗了几十回合之后,呼延啸和龙卫赶来助阵。呼延啸助西门少君对付白发老者,龙卫助杜婉君对付青年,由于两人的加入,西门少君这边一时之间大占上风。

    白发老者见对方又来了两位少年高手助阵,不知道对方还有多少帮手,心中不免有些着急。猛地震退西门少君和呼延啸,顿足而立,眼中闪过一道寒光,长啸一声,双掌连绵起伏,向前推动,一股股黑色的掌风如连绵波涛向两人涌去。

    “小心有毒。”呼延啸提醒了西门少君一声,飞后退。

    “想逃,休想……剑定乾坤……”西门少君不退反进,却是他发现白发老者有脱逃之意,不顾对方的毒掌,当下施展出家传秘剑剑法,剑神三式中威力极强的剑定乾坤一式,正面迎击。只见他剑合一,极速旋转,剑气横生,卷起万道狂风,轻松突破白发老者的毒掌,出其不意的向老者咽喉攻去。

    白发老者何时见过如此精妙绝伦的剑法,心中大骇,不及退避,只好用双掌硬接。然而掌再坚硬也还是血之躯,哪能跟灌注了真气的精钢相比。碰撞之下,他的双掌被震得皮开绽,流出很多黑色的血液。但西门少君的攻势并没有结束,在突破对方的毒掌之后,灵蛇剑长驱直入,一剑刺穿他的肺,将他重创。但他临死反扑,张口吐出一条金色的小蛇,小蛇速度极快,西门少君没能及时躲开,被小金蛇在脖颈上咬了一口,脸色瞬间转黑,显然已经重了剧毒,而且是毒极强的剧毒。

    “咳咳……中了我的小金蛇的毒,必死无疑,哈哈……”白发老者艰难的说完这句话,露出一丝狰狞,死了。

    西门少君来不及收回灵蛇剑,立刻在自己的口点了几下,封闭周大,防止毒蔓延,然后盘膝坐在地上,运功毒。

    那邪异青年见白发老者死了,心中骇然,萌生退意。奈何杜婉君和龙卫死死的缠着他,让他无法脱,心中焦虑,不能专心对敌,一个不慎,被龙卫斩去一条手臂。

    “我跟你们拼了。”青年失去一条手臂,痛的闷声惨叫。双目血红,青光更盛。以眉心的红痣为中心,脸上浮现一道道紫纹,形如蜘蛛。脸部肌扭曲变形,变得其丑无比,恐怖之极。全痉挛如虬,实力随之飙升了数倍不止。怒吼着,好像失去了理智一般,向杜婉君冲去。

    杜婉君看他这副模样,女子心里作祟,不免心惊胆战。再加上对方实力大增,又失去了理智,如猛虎一般,实力更是远胜于她,她就更加不是对手了,只好且战且退,奋力抗争。不过形势对她极为不利,几番交手,已经岌岌可危。

    呼延啸和龙卫连忙出手相助,三人联手,才堪堪抵挡住发狂的青年。

    发狂的青年虽然丧失了理智,却也不是傻子,见奈何不了呼延啸三人,便舍去他们,向西门少君冲去。西门少君正盘膝坐在地上运功毒,受不得半点惊扰。三人见了脸色大变,纷纷前去救援。

    呼延啸手持钢鞭,龙卫手持

    请选择http;//大刀,两人不停的攻击他的后背,想来个围魏救赵,使其知难而退。奈何青年发狂之后丧失理智,心里只有个目的那就是杀死眼前的敌人,根本不顾自己大开的后门。

    围魏救赵不管用,对方的血掌已经近在咫尺。就在这时,杜婉君不顾个人安危,挡在西门少君前,用自己的子替他挨了一掌。杜婉君当场被震飞,摔在不远处,气血沸腾,口吐鲜血,随之脸色转青,显然也中了毒。

    杜婉君接了对方一掌,使得青年的攻势为之一顿,呼延啸和龙卫抓住时机,将其击毙。不料青年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眉心的红痣爆开,产生一股细小的红烟。红烟随风飘散,迅速弥散开来,呼延啸和龙卫没有察觉的,呼吸了几下之后,只觉头昏脑胀,就失去了只觉,瘫倒在地上,不知死活。

    再说,张黎、张少松,万少龙、年伯涛和释无名五人,解决了那黑发老者和中年人之后来到西院回合西门少君,却发现他们全部倒在地上,生死未卜。前院的花草也全部枯萎了。

    看到这幅场景,张黎连忙提醒大家:“闭住呼吸,空气中有毒。”

    尽管他提醒的及时,走在

    请选择http;//最前面的年伯涛还是中了毒,只觉头昏眼花,摇摇坠。张黎疾步上前,把他拉回来,连点他前数处大,然后交给万少龙,嘱咐道:“他中毒不深,你马上运功为他毒疗伤。”又对张少松和释无名道:“你们闭住呼吸,跟我去救人。”

    万少龙接过年伯涛,就地打坐为他驱毒疗伤。

    张黎三人分两次把西门少君、杜婉君、呼延啸和龙卫带到安全地带。

    杜婉君因为远离那青年,再加上她跌落的地方在上风向,所以并未中那红烟之毒。不过她中了对方的毒掌,比呼延啸他们也不见得好多少。好在他们内功深厚,内力自动护住了心脉,中毒虽深,却尚有气息。

    张黎检查了西门少君的伤势,发现他已经把毒压制在足太阳膀胱经的玉枕和风门之间,并无生命危险,只是因为脑部神经受到压迫,暂时进入了休眠状态。还在他的颈部找到了一个细小的伤口,伤口已经发黑,留着淡淡的恶臭。

    “黎哥,队长的伤势怎么样

    请选择http;//了?”张少松见张黎眉头紧锁,关切的问道。

    张黎道:“队长脑神经受到压迫,暂时休克了。如果时间太长,脑神经坏死,就算治好也会留下后遗症。”

    “啊,那怎么办?”张少松略显紧张。

    张黎淡然道:“只能尽力试一试了。”说完来到西门少君后,盘膝坐下,调整好状态,拇指轻轻摁在他脑后的玉枕上,食指摁在天柱,输了一丝火炎真气在他体内。

    张黎想既然他的火炎真气能够溶金化铁,也应该能起到杀毒的作用。很多时候,毒液其实就是微生物体。他相信在温度极高的火焰之下,没有任何微生物可以存活。

    果然,他的猜想是正确的,用灵识探知,发现火炎真气果然能够克制他体内的毒液。黑色的毒液在火炎真气的灼烧下渐渐转白。这一结果让张黎非常满意,遂加大了火炎真气的输入量,不消一会儿,就化解了西门少君体内残存的毒液。又用推宫度

    请选择http;//的方法,把他体内失去毒的毒液出体外。

    解开他自封的道后,西门少君悠悠醒来,长出了一口气,露出一丝惨笑,对张黎感激的说道:“今天要不是你,我这条小命就算交待在这里了。大恩不言谢,我欠你一条命,后但有所需,尽管开口,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绝不推辞。”

    张黎摇头笑道:“队长言重了,今天不管换了是谁,都不会见死不救。何况我们是队友,我相信如果受伤的是我,你也会尽最大的努力为我疗伤。”

    西门少君正色道:“不管怎么说,你救了我一条命。我西门少君从来不欠别人人,你救了我,后我必有所报。”

    “随你吧!我还得救杜姑娘,你自己好好调息一下,免得留下后遗症。”张黎不再闲扯,随后来到杜婉君边,探了她的脉搏,发现她

    请选择http;//的况比西门少君严重的多。不但中了毒,部分经脉也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玉肩上的掌印发黑,清晰可见。更糟糕的是,毒液随着对方的掌力,已经扩散到全各处,五脏六腑也受到了感染,救治起来比较麻烦。好在她运功护住了心脉,暂时还没有生命危险,不过时间长了可就难说了。

    张黎还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只好用封灵针法封闭她的五脏六腑,避免毒液深入,又用火炎真气化解了她体内的部分毒素,让她不至于毙命。

    杜婉君的况比较麻烦,他只好暂且放一放,先替呼延啸和龙卫疗伤。那红烟的毒虽强,但两人已入先天,功力深厚。中毒之后,内息自动转入先天胎息状态,闭住呼吸,中毒并不深。很快张黎就把他们体内的毒素化解了。

    两人醒来,对张黎也是千恩万谢。

    不久,万少龙也运功帮年伯涛出了体内的毒素。

    请选择http;//

    西门少君调息了一会儿便恢复了八成功力,见除了杜婉君昏迷不醒,其他队员都已无大碍,长出了一口气,急忙问张黎杜婉君的伤势。

    张黎把杜婉君的况告知西门少君,西门少君听了懊悔不已,抓着张黎的手,激动的说道:“如果不是为了救我,她也不会受如此重的伤。张黎,你一定要想想办法把她的伤治好,我知道你能行,拜托你了。”

    张黎明白他的心,说道:“放心,我会尽力的,现在咱们先回红河山庄,再想办法。”

    西门少君点点头,对呼延啸说道:“你统计一下战果。”

    呼延啸快速的统计了一下,汇报道:“歼敌十名,活捉六人。”

    “把活着的人武功废掉,防止他们脱逃。”西门少君眼中闪过一道厉光,冷冷的下达了命令。

    随之传来几声惨叫,呼延啸等人按照西门少君的命令废了其中四人的武功,另外两人的武功早就被张黎废了。

    随后西门少

    请选择http;//君拨通了国安局特勤处的电话,让他们过来提人,又对呼延啸说道:“呼延兄,你和少龙留在此处等待国安局特勤处的人,我们先回总部,想办法为婉君疗伤。”

    “好。”呼延啸点头答应。

    西门少君抱起杜婉君,带着张黎等人离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丹神飘渺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