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七章 我该练剑了

    <---凤舞文学网--->

    “老大,你什么时候开始练剑的,这剑法颇为精妙,怎么以前没见你使过?”

    “是呀,是呀!哥哥,你舞剑的姿态好优美。--凤-舞-文-学-网--”

    “轻灵飘逸,变幻莫测。”

    “神专注,颇有大师风范。”

    “剑也非常好看,软软的,好像蛇一般灵巧。”

    “当然了,那可是我爷爷最应喜欢的清风柳叶剑,我暗示明言讨要了多少回,我爷爷都不舍的给我,他就去了一回,就把我爷爷的宝贝给骗来了,老大就是老大。”

    “宝剑赠英雄,你认为你是英雄吗!”

    “我不是吗?”

    “恩……有一点点……像狗熊……”

    “靠,敢骂我是狗熊,看我怎么收拾你……”

    “本来就是,咯咯……”

    早晨,张黎练剑的时候,柳仲文和林琳、苏小曼、楚清莹三女在一旁七嘴八舌的讨论着。

    张黎所练的剑法正是从华山派掌门左道松处偷师学来的秋风落雨剑法,只是这剑法经他修改,已经变成了他自己的剑法,其中融入了他自己的风格,跟原来的秋风落雨剑有很大差异,变得更加灵活多变,精妙玄奥,威力更盛。

    其实剑道之玄妙不外乎两个极端,重剑无锋,其力断金,是为霸剑道,剑法刚猛有力,重在力而招式简单;剑走轻灵,变化无端,是为灵剑道。一般的剑客都喜欢走轻灵路线,华山派剑法亦是如此,越是精妙的剑法,越是变化多端。一般大家都把无招胜有招的境界认为是灵剑道极境。其实所谓无招并非真的无招,而是剑法的变化到了一定的极境,看似无招,其实招式无处不在,无论对方出什么招,都有办法破解。能够在剑道上达到这种境界,常被人赋予剑仙、剑魔、剑神、剑圣的称号。武林史上,曾达到这种境界的屈指可数,各个都是大名鼎鼎的人物,有剑仙叶孤城,剑神西门吹雪,剑魔独孤求败,剑圣傅东流等等。

    张黎虽未习过剑术,但剑法和拳法也有相通之处,都注重招式的变化,他能够将太极拳练到化境,并结合八卦游龙掌悟得变化莫测的神行百变拳法,可谓精通万物变化之道,眼界何等之高,只要稍微运用到剑道上一点,便可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能够改良秋风落雨剑法也就不足为奇了。

    “老大,这剑法是什么名堂?”柳仲文见他收功,连忙问道。

    张黎淡然一笑,说道:“我这剑法是从华山派秋风落雨剑法的基础上改良而成的,就叫秋雨剑法吧!”

    “我靠,老大,你真是天才耶!不,是天才中的天才,小弟对你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这才几天,你连剑法都创出来了,真是不服不行啊!”柳仲文拍马的功夫真是与俱增。

    张黎赏了他一脚,笑骂道:“别恶心了,说点正经的,你觉得我这剑法怎么样?”

    柳仲文揉着说道:“我也不精通剑法,不过以我的眼光,你这剑法绝对拿得出手,就是让那些武林名家看了,他们也会拍手称赞的。--凤舞文学网--”

    “那你想不想学?”张黎坏坏笑道。

    “想。”柳仲文想都不想就说出了心底话,不过随即讪笑道:“不过,还是算了吧!贪多嚼不烂,等我把八卦游龙掌练成,再说吧!”

    “这还差不多。”张黎对他的回答还算满意,在柳家临行前,柳老爷子特别嘱咐他,让他看着点柳仲文,在柳仲文练成八卦游龙掌之前,不准学其他武功。这也是柳老爷子有先见之明,知道张黎天赋过人,迟早成为一代武学宗师,怕柳仲东西太多,杂而不精,影响将来的发展。

    张黎以此来试探他,如果对他的回答不满意,就会替柳老爷子好好教训他,嘿嘿,这厮也不是什么好玩意。

    楚清莹跳出来说殷切的说道:“张哥,这剑法好优美,舞起来一定非常好看。我以前是学舞蹈的,你教教我吧!等元旦晚会的时候,我就表演一段剑舞。”这小妮子是校文艺社的副社长,但有文艺晚会,都要参加。她会的舞蹈已经表演的差不多了,如果舞蹈重复的太多,她自己都觉得没意思,所以她见到张黎这优美的剑法,不心动起来。

    张黎对这小妮子也是无可奈何,换了林琳和苏小曼,只要他一句话就能把她们说服。可这小妮子傲气的很,根本不听人劝,只要她想学,软磨硬泡的非学到手不可,你要是不教,她就给你耍小子,穿小鞋,真是个蛮不讲理的姑娘,所以张黎最怕她开口。

    “要教你也行,等你内功修为达到古武七级的时候我再教你。”张黎没有一口回绝,但却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倒不是他想故意为难她,而是因为他这剑法需要内力作为基础,如果内力达不到,学了也发挥不出剑法的威力,只能有形而无意。

    “啊,古武七级!我现在连古武三级都达不到,什么时候才能达到古武七级呀!等把这剑法学会,黄花菜都凉了。”楚清莹听了,满脸的失望。张黎不是柳仲文,有大哥的威严,她可不敢在张黎面前耍小子。

    “好了清莹,这剑法连我都没办法学,你就别添乱了,等你能学的时候,老大自然不会藏着掖着。”柳仲文连忙劝道。

    楚清莹不满的嘟了嘟嘴,没有再说话,不过看她的表,就知道小妮子又不高兴了。

    张黎笑而不语,他知道这小妮子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有口无心,来得快去的也快,别看她现在很不高兴的样子,一会儿就又好了,像百乐鸟似的。心中一动,问道:“对了清莹,这些天费翔那小子还纠缠你吗?”

    楚清莹一下子就高兴了,说道:“他不但不再来纠缠我,还主动找我父亲解除了婚约,你说奇怪不奇怪。”

    “这小子倒也识趣,不枉我救他一命!”张黎淡然笑道,这其中的原为,他最清楚不过。那天在密室给费翔疗伤之前,他曾让费翔答应他一件事,就是不再纠缠楚清莹,并主动解除他们之间子虚乌有的娃娃亲婚约。

    “救他一命,什么意思?”大家听了,都感觉莫名其妙。

    张黎就把那天在白老家发生的事给他们说了一遍,柳仲文听了愤愤的说道:“老大,那小子那么不知好歹,你还救他,是不是脑子有病……哎呀……”

    张黎赏了他一脚,笑骂道:“还不是为了你和清莹的事,我才不得不卖华山派一个面子,不然他那会这么识趣主动解除婚约。”

    “哦,原来如此,呵呵,老大,那我和清莹可要好好谢谢你了。”柳仲文想通其中关节,知道错怪张黎了,连忙嬉皮笑脸的向张黎道谢,转而疑惑的说道:“华山派掌门和传功长老一起进京,动静可不小,不知江湖中又发生了什么大事?”

    张黎到没想那么多,笑道:“什么大事,也不管咱们的事,别瞎想了,好好练功。”顿了一下又道:“玉蒲团我已经制作好了,可是还存在一个致命的问题,世俗界灵气稀薄,根本经不住玉蒲团的吸收和聚拢,如果强行吸取周围的灵气,会对周围的环境产生很大的影响,甚至将周边变成一片不毛之地,连草木都无法生长。所以想要借助玉蒲团练功,就得找一个灵气充足的地方,至少这个地方得能够源源不断的产生灵气。”

    “能够产生灵气的地方,也只有那些名山大川和深山老林,难道为了练功,我们就得住在山上当道士,或者隐居深山老林做隐士?”柳仲文苦着脸说道。

    张黎笑道:“那也未必,我们可以在北京方圆百里之内找一处灵气充沛的山头,节假没事的时候就去那里打坐练功,练功学习两不误。”

    “这个主意不错,可是去那里找这样的地方呢?”

    “这件事也不急在一时,我们可以慢慢找,好了,我们去上课吧!”……

    第三节课中间,张黎的手机响了,一看号码是蒋飞打来的,连忙向老师请了假,到教室外接电话。

    “……”

    “张总,谢谢你救了我妹妹。”

    “别说这些废话了,你现在在那里?”

    “我遇到了麻烦,正被老虎帮和极乐帮的人追杀,可能要出去避几天,我小妹就摆脱你照顾了,若我蒋飞能够死里逃生,回去定当做牛做马的报答你。”

    “这些等你有命回来再说吧!怎么样,用不用我帮忙?”

    “暂时不用,对了张总,昨天我抢了老虎帮一批货和五百万现金,由于匆忙带不走,我都藏在东山岭山脚下一个破旧的仓房里,你去取来,把毒品上交或毁了都行,钱留下帮我好好照顾小妹。”

    “你倒是信得过我,不怕我把这笔钱独吞了!”

    “我把妹妹都交给你了,要是还信不过你,那就真昏了头了。”

    “行,你把你妹妹交给我照看尽管放心,少不了她一根头发。倒是你,最好小心一点,别将来弄得缺胳膊少腿的,就算我医术再好,也救不了你……”

    “就他们那两下子,我还不放在心上,你大可放心,我还等着将来给你当牛做马呢!哈哈,好了,以后有空再联络,我得转移地方了,再见……”

    “再见,珍重。”

    挂了电话,张黎回到教室,柳仲文八卦的问道:“谁呀!把你紧张成这样。”

    张黎淡然道:“是蒋飞,他现在正被极乐帮的人追杀,让我帮他照顾他妹妹,蒋,一个很可的小女孩儿,等你去养生堂就能见到她。”

    “我靠,老大,小萝莉你也要,我对你的敬仰犹如……哎呀……老大,我错了,再也不敢了……”

    “我说你整天脑子里都想些什么,这么龌龊的事也能想出来,真是服你了……对了,你联系李南海那边,结果怎么说?”

    “李南海已经跟卫生局打过招呼了,卫生局那边不会再为难咱们,咱们随时可以开业。只是幕后使坏的人,还没查出来。不过据周正风透露,前两天丰台区、宣武区、房山区和大兴区同时有四家大型的药膳酒楼开业,这四家酒楼都是方家名下的产业,而杨建明就是其中一家药膳酒楼的总经理,从养生堂离开的三个大厨也都在这四家酒楼上班,我估摸着这事可能与方家有关。”柳仲文收敛笑容,正色说道。

    “这杨建明怎么跟方家勾搭上了,妈的,看来上次对他还是太仁慈了。”张黎闻言,眼中闪过一道寒光,面有不渝之色。

    柳仲文气道:“一下子多了四家大型的药膳酒楼,对我们的生意多少会产生一些影响,方家也太不知好歹了,挖墙脚挖到我们脚下了。”

    “那两位同学,上课的时候请不要交头接耳,有话可以下课后再说。”却是讲课老师看不过,出生警告他们了。

    张黎和柳仲文相视一笑,都不再说话。

    “哥,你们上课嘀嘀咕咕说什么呢!小心惹恼了老师,考试的时候给你们穿小鞋,挂你们的课!”放学后,苏小曼随张黎、柳仲文一起离开教室,路上幸灾乐祸的说道。

    张黎不以为意,笑道:“老师没那么小心眼吧!上课说两句话就给挂科,我要是考一百分,他还能给我去掉五十分!”

    “你还别不信,真有这种可能,我们隔壁的一个学姐就是因为跟老师顶了两句嘴,考试的时候就被穿了小鞋,给了五十九分,差一分就是不让及格,我可不是危言耸听,所以你们还是小心这点吧!”苏小曼认真的说道。

    “照你这么说,那咱们学校老师的品行也太差了,看来以后还真得小心一点,不然被挂了科那可冤真死了。”柳仲文悻悻的说道。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丹神飘渺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