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五章 华山剑法

    <---凤舞文学网--->

    左道松闻言笑道:“我看择不如撞,趁现在无事,不如贫道陪少侠过两招,也让左某领教一下张少侠的武技高招。--凤-舞-文-学-网--”

    张黎笑道:“说到剑法,真是惭愧,不满你们说,此前,我对剑法一窍不通,也甚少使剑,不过我倒想趁此机会领教一下华山剑法的奥妙,望从中学得一二。”

    “既然两位这么有兴致,那么咱们就移驾后花园,我也很想再跟张老弟切磋一二。”白老也是兴致盎然,于是五人就离开别墅,去了后花园。

    左道松让人取了佩剑,看着张黎,问道:“张少侠用什么兵器?”

    张黎本想从腰间取了精钢软剑对敌,但一想自己以前没有用过剑,用剑跟左道松这般精通剑道的高手比剑有点班门弄斧,舍长取短,就改变了主意,笑道:“小弟不通剑道,用剑反而不妙,还不如空手,左掌门不必介意,请……”

    两人步入场中,分旁而站,照相距两丈有余,各自凝神聚气。张黎傲然立,静静的看着左道松。只见左道松手持长剑,紧闭双目,道袍无风自动,衣阙飘飘。

    剑道主杀伐,谋攻略,左道松剑未出鞘,剑气已经弥漫四野,引来阵阵狂风,气势汹汹,剑气人。

    嘡啷一声,长剑出鞘,左道松以气御剑,控制着长剑向张黎喉咙刺来,剑未至,剑气已经先行,而他本人则紧随剑后,向张黎奔来。

    “好一招御剑术。”张黎暗赞一声,不敢懈怠,伸手一指,施展出六脉神剑,用凌厉的剑气阻挡对方飞剑的攻势。

    左道松显然没想到张黎会六脉神剑,见自己的长剑被对方的剑气打偏,眼疾手快,伸手抓住剑柄,同时体向左倾斜六十度,夺过后面几道六脉神剑剑气,后背几乎贴地,横转九十度,拿长剑向张黎的双腿削去。这一招海底捞月,用的精妙无比,不但化解了张黎的六脉神剑剑气,还扳回劣势,重新占据主动,直袭张黎的下三路。

    张黎可不想自己双腿被废,急速后撤,躲避对方的攻击。不过他心里对这一招海底捞月也是赞叹不已,暗暗记在心里。

    退了两丈有余,左道松的攻势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张黎趁机顿足腾空而起,在空中翻转一百八十度,开始反击,向左道松连了数道六脉神剑剑气。

    左道松右手持剑,左手拍地,借助反震之力,旋转飞起,同时挥舞长剑,出几道剑气,抵挡六脉神剑。这一招平沙落雁,也用的恰到好处。

    两人落地之后,继续比斗,张黎使出太极拳,周被一团火云包围,将自护得牢不可破,犹如铜墙铁壁。--凤舞文学网--他只守不攻,趁机观摩左道松的剑法。

    旁边观战的穆道清见张黎突然使出太极拳,形随意动,行云如流水,精妙绝伦,不由大感惊奇,有意无意瞟了白老一眼,笑道:“张少侠使出太极拳,精妙绝伦,将自护得犹如铜墙铁壁,我师弟想要取胜,难矣!”

    “哈哈,我也没想到几不见,张老弟在太极拳上的造诣已经如此了得,远远超过我。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哈哈……”白老也是自叹不如,不过毕竟是他传授的,比起穆道清,心里多少有些得意。要是让他知道张黎在太极拳的基础上创造出了另一精妙绝伦的拳法神行百变拳法,不知道他会怎么想。

    过了近百招,左道松见张黎只守不攻,猜出他是想趁机偷师,张黎那点小心思又如何瞒得了他的慧眼,不过他也不甚在意,心中一动,计上心头,遂将华山派一秋风落雨剑法全使了出来,想跟张黎结一段善缘。这秋风落雨剑法在华山剑法当中也属一流,可见他为了结交张黎,不惜下血本。

    张黎心知肚明,有这样的好事,他当然要接着,便将这秋风落雨剑法熟记于心。

    “张少侠所打太极拳法玄妙精深,贫道佩服。”授完秋风落叶剑法,左道松收回长剑,执礼笑道。

    张黎淡淡一笑,说道:“左掌门所使华山剑法也是精妙无比,一番赐教,使小弟受益良多,受教了。”暗指,左道松传授的剑法,他已经悉数记下了。

    左道松会意的点了点头,退回到穆道清边,两人对视一眼,各自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微笑。穆道清对左道松暗中传授张黎秋风落雨剑法的事了然于目,不用他明言,也知道他的用意。

    白老也暗道左道松这一招高明,对张黎笑道:“小老弟,几不见,你的太极拳使得更加出神入化了,老哥我自愧不如,以后还得向你请教,哈哈。”

    张黎连忙说道:“老哥这话真是折杀小弟了,我的太极拳用的再好,还不是您老传授的!”

    “哈哈,小老弟这是给我面子呢!好,我就收下了。你太极拳用的越好,越能发扬我武当的武道精神,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哈哈……”

    张黎淡然一笑,掏出手机看了看,已经两点多钟了,便告别白老回学校上课去了。

    不久,穆道清和左道松也提出了辞呈,送走华山派一行,白老和白雄风回到客厅,白老问道:“风儿,你手中握有一张庞大的信息网,可知道华山派左掌门和穆道长一行来京所谓何事?”

    白雄风道:“如果我没猜错,他们来京的目的可能只有一个,那就是奔剑图来的。据我所知,七天后盛行拍卖行将在北京举行一个拍卖大会,拍卖的物品清单中有一副古怪的剑阵图,据说是江湖失传已久的天邪剑谱,知道这件事的人还不多,所以我刚才问起左掌门时,他才会遮遮掩掩。”

    “天邪剑谱!”白老闻言也是一惊,叹道:“据说天邪剑谱是一代剑魔独孤求败所著的武林秘籍,是天下一等一的剑诀,每次现世都会引来一场浩劫,难怪这次连穆道长也惊动了。不过他华山派想要独得天邪剑谱,怕是没那么容易,你密切关注此事,从拍卖行着手,寻找蛛丝马迹,一定要把幕后委托拍卖行拍卖天邪剑谱的人找到。”

    “父亲,您的意思是说,有人想借天邪剑谱引起武林大乱,图谋不轨。”白雄风不愧是将才,白老一句话,他就想到了其中的利害关系。

    白老点点头,凝重的说道:“是与不是,这几就可见分晓,你让你手下的那帮小崽子们没事多出去转转,严密监视京城内的一举一动,若有武林中人扎堆儿,聚集的迹象,则表示我们的猜测是对的,有人暗中传播这个消息,想利用天邪剑谱图谋不轨。”

    “好,我这就着手去办!”白雄风也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不敢懈怠,应了一声,告别白老,便离开了……

    养生堂,文芳急得焦头烂额,这两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税务局的人突然来查账,说有人举报他们偷税漏税。查就查呗!文芳也不怕他们查账,她做生意向来规矩,从来没有做过假账,也没有偷税漏税,自然不怕。

    查了两天,没有结果,税务局的人刚走,卫生局的人又来了,说要奉行临检。检查就检查呗!他们养生堂向来注重卫生,多次被评为卫生文明单位。可结果卫生局的人说养生堂卫生不合格,勒令他们停业整顿。

    这下文芳意识到有人在暗中捣鬼,连忙托人询问,可毫无结果。

    这还不算完,整顿期间后堂的五个掌勺大厨也辞职了三个,这下文芳坐不住了,连忙将这件事告知了张黎、柳仲文和柳青怡。

    四人聚在一起商量对策。

    柳仲文说道:“这摆明了是有人在暗中捣鬼,不然税务局的人和卫生局的人不可能接连而至。如果不将卫生局搞定,只要有人暗中使坏,我们就算再整顿,怕也过不了关。”

    张黎颇为赞同,说道:“能有这么大能耐同时请动税务局和卫生局的人来查我们,肯定有一定实力,我原想会不会是杨建明在暗中捣鬼,可细细一想,他不过就是个平明百姓,没钱没势,不可能有这么大能耐。我看这事还得从长计议。”

    柳青怡想了好一会儿,问柳仲文:“小弟,你不是和李老爷子有点交吗!听说他大儿子李南海就是卫生部部长,不若你跟他打个电话,让他帮忙查查是谁在暗中使坏!最不济有他出面,卫生局的人也不敢再为难我们。”

    “好,一会儿我就跟他打电话。”柳仲文也想到了这一点,只是没说,当下点头应诺。

    文芳忧心说道:“卫生局到是不难摆平,可这药膳师傅,掌勺大厨却难求。咱们店原来的五位大厨辞职了三位,剩下的两个都不通药理,一个是鲁川菜大师,一个会做粤湘菜,都不会煮药膳。之前给他们打下手的几个小厨子也辞职了两个,剩下的几个都出不了师,不能独当一面。他们辞职就算了,我最怕的是他们泄露咱们的药膳秘方,这才是最关键的。”

    “妈的,他们要是敢泄露秘方,看我怎么收拾他们。”柳仲文听了,着脸狠狠的说道。

    张黎淡然说道:“要收拾他们还不是小菜一碟。仲文,我相信你有办法,有空去找他们谈谈。如果他们肯回来上班固然是好,如果不肯,也要他们保证,不能泄露我们的药膳秘方,最后以后都不要再做厨子了。”

    “明白。”柳仲文一笑,打了个手势。

    柳青怡听出张黎语气不善,忙警告他们:“你们可不能做得太过分,毕竟他们拖家带口,也是为了讨生活,只要他们保证不把药膳秘方泄露出去就算了,不要过分为难他们。”汗,听她话中的意思,一点也不反对张黎和柳仲文的做法,确实有点江湖中人的本色。

    文芳听了顿觉无奈,心想这才叫物以类聚,弟弟如此,姐姐也如此,摇摇头,苦口婆心的劝道:“你们都给我听着,事已经发生了,你们就不要再找他们的后账了,也不能做违法的事。他们要走就让他们走好了,反正大部分的药膳都是我和青怡调配的,他们只知道主原料,未必清楚秘方,就算泄露出去部分秘方,对我们的生意也不会产生太大的负面影响,这件事就算了。”

    “芳芳姐,这事儿你就别多管了,我自有主张,不会跟他们一般见识。”柳仲文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不甚在意,正琢磨着怎么对付那三个大厨。

    张黎看着文芳,笑而不语。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丹神飘渺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