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 决赛中

    <---凤舞文学网--->

    慕容雪白了她一眼,道:“你放心,我没你那么无耻,如果我输了,我自动退出,同样你输了,你也得乖乖退出,谁要是反悔,全家人死光光,不得好死。--凤-舞-文-学-网--”

    “你记得就好,看招。”灵说完,一招游龙百汇,先发制人,直慕容雪间的幽门大。

    慕容雪冷哼一声,侧避过要害,同时出手阻拦,没想灵中途变招,改用神龙摆尾,横扫慕容雪的中下两路。

    “卑鄙。”慕容雪反应也不慢,迅速回守,化解对方的攻势。

    灵占了先手,形势对她很有利,她自然不会给她反攻的机会,接着连攻数招,招招凶险,恶毒,直她的要害。

    慕容雪一时落入下风,只能加强防御,以待时机反攻。

    终于在三十招之后,慕容雪趁灵攻势懈怠之时,反守为攻,搬回劣势。这小妮子比起灵也好不到哪去,出手不比她留,甚至更加险毒辣。

    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闹,那些不懂武术的人看她们在场中你来我往,只是感觉好看,好玩,却不知其中的凶险。评为席上的白老看了直摇头,暗道:“这两个小姑娘真是胡闹,出手如此凌厉,狠毒,万一有个好歹,势必受伤,可不能让她们继续胡闹下去,不然没法给兄和慕容兄交代。”

    看两人的架势,好像真要拼命。

    “老大,这俩小妞好像没什么深仇大恨吧!为了一个小赛冠军居然如此拼命,真搞不懂她们在想什么。”柳仲文看的迷迷糊糊,低估道。

    张黎露出一丝诡笑,笑而不语。

    “白老,她们势均力敌,这样打下去,势必两败俱伤,要不要晚辈分开她们。”白老左边的刘达刚看不过去,提议道。

    白老沉思了片刻,道:“再看看,如果她们还分不出胜负,你就以评为的份将她们分开,让她们双双进入下一轮诀赛。”

    “明白。”刘达刚点头应是。

    就在灵和慕容雪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候,一个看似平凡的年轻人走进了体育馆,这年轻人二十三四岁的样子,穿着白色西服,眼眸深邃,目光如聚,远远看着赛场上的两女,脸上尽是无奈的表。--凤舞文学网--

    比武场上,灵和慕容雪的决斗已经进入白炽化,双方的体力消耗都不小,额头上渐渐有了汗珠。

    这时白老对刘达刚点了点头。

    刘达刚会意,准备上台分开两人,刚起,突然发现一道白影先他进入了赛场,白影的速度非常快,他自认远远不及,不由惊咦了一声。

    白影突然出现在比武场上,两人当中,一招化解两人的攻势,当真潇洒自如。

    白影不是别人,正是那刚刚步入会场的年轻人,他静静的看着两女,柔声说道:“灵儿,雪儿,你们不要再胡闹了。”

    两人看清年轻人的相貌,具是一愣,随即露出灿烂的微笑,惊喜的叫道:“表哥,真的是你,你终于回来了,人家想死你了。”好嘛,两人异口同声,真是心有灵犀。

    年轻人点了点头:“你们也胡闹够了,我们走吧!”

    “恩。”两人异口同声。

    “哼。”两人对望一眼,又是异口同声,

    随后灵亲昵的挽上他的左手,慕容雪不甘落后的挽上他的右手。

    就这样,两个小妞跟着他走出了比武场,只留下一脸愕然的观众和评委。

    待他们离开之后,观众台上,突然一个男生指着另一个男生骂道:“,还让不让人活了,那个混蛋怎么又回来了,你不是说他退学了吗?”

    那男生不忿的吼道:“你问我,我问谁去,妈的,谁知道他怎么又回来了。”

    类似这样的对话还有很多,无论男女。

    张黎看到那年轻人的时候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暗自震惊,虽然隔的很远,但他依旧能够感应到对方强大的气场,虽然比起他来还差了点,但已经不弱于白知言了。

    “那人是谁?”张黎十分好奇。

    “他叫西门少君,是西门世家近百年来最出色的人物,十八岁就达到了古武八级,如今到了什么境界,谁也不知道。”却是他边的周正风解开了他心中的疑团,“三年前,西门少君进入北大,当年就被列入北大风云榜前三名,挑战他的人不在少数,次年无故失踪,这两年多来一直不曾露面。对他的传闻有很多,据说灵和慕容雪都跟他有婚约,刚才的形你也看到了,不用我多说。”

    “原来如此,怪不得柳青怡说她们已经名花有主,而且对方比柳仲文强上一百倍,此话倒也不假。”张黎听了心中想到。

    柳仲文听了,不屑的说道:“有什么了不起,这么拽,靠。”

    “废话少说,该你上场了。”张黎拍了拍他,提醒道。

    柳仲文和小泽三郎上场之后,相互鞠躬,然后一言不发,便动起手来。两人都憋足了劲,上次交锋,可谓棋逢敌手,这次柳仲文在张黎的帮助下功力大增,明显占了上风,趁机将小泽三郎一顿暴揍。总算报了当之仇,好好出了口气。小泽三郎不敌,无奈认输。

    接下来是朱尊和杨明的对决,这两匹黑马实力相当,一时之间谁也奈何不了谁,那朱尊所走路数略显柔,而杨明则是阳刚气实足,颇有少林的武风,更使得一手好罗汉拳,想来即便不是出少林,也跟少林有莫大渊源。

    双方斗了小半个时辰才堪堪分出胜负,却是杨明凭借扎实的功底最终胜出。

    终于轮到张黎上场了,对手是宫本田翼。

    “老大,看你的拉!”柳仲文拍了拍张黎的肩膀,别有用意的笑了笑。

    张黎会意的点了点头,露出一丝诡笑,看得周正风莫名其妙。

    “张黎,请赐教。”

    “宫本田翼,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我希望阁下不要手下留,我想见识一下中国真正的武道,请……”

    “你放心,对你我绝对不会手下留。”

    双方见礼之后,张黎露出一丝冷笑,静静的看着对手。

    哈,宫本田翼大喝一声,出手了。所用的是正宗的本空手道,造诣颇为不凡。

    张黎初始只守不攻,悠然自得,想看看本空手道到底有何妙处。结果领教了一翻,感觉也就一般般,其实这空手道也有可取之处,只是他现在眼界过高,对一般的武功都看不上。

    “老大,你搞什么东东,快揍他呀!”柳仲文见张黎迟迟不肯出手,看的心急如焚。

    宫本田翼连攻数招,连对手的衣角都没有碰到,很是郁闷,暗道:“这人修为了得,年纪却如此年轻,中原武林果然是卧虎藏龙之地。我如果不拿出点真本事,恐怕连他的衣角都碰不到,但如果我使用伊贺派武功,必然暴露份,这可如何是好。”

    张黎领教过宫本田翼的空手道之后,兴趣大减,决定速战速决,陡然反守为攻,出其不意,单指在他前空点数下,然后一掌拍在他的肩头,将他打飞。

    宫本田翼跌落在地上,并没有受伤,他自觉丢了大本帝国的脸,心中怒气横生,一个鲤鱼打而起,就要再打,突然发现自己体内真气不畅,前天突、玉堂和巨阙堵塞,无法动用真气,强行运功,腹内隐隐作痛,似被火烧,不脸色大变,惊恐的看着张黎。

    张黎淡然笑道:“宫本田翼,还要再打吗?”

    “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无法动用真气?”宫本田翼不答反问道,声音有些颤抖。

    “你说什么,我不明白,到底认不认输,不认输咱们接着打。”张黎一脸无辜的说道。

    “好,我认输,只希望阁下能够高抬贵手。”宫本田翼肯定是张黎搞的鬼,心中暗骂张黎无耻,但却无可奈何,只能低头认输。

    “肯认输就好,你不用担心自己的伤势,三天之后自会没事,不过期间不能用功,否则必遭毒火烧心之苦,切记。”张黎露出一丝诡笑,悠然说道。

    “算你狠。”宫本田翼得知自己没事,只三天不能用功,适才放心,狠狠瞪了张黎一眼,转离开了比武场。

    张黎随后出了比武场。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丹神飘渺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