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神奇的针灸术

    <---凤舞文学网--->

    一夜无语,第二天,两人一大早,到后山晨练了一个小时,然后去吃饭,之后出了学校,结伴到长城游玩。--凤-舞-文-学-网--

    站在八达岭长城上,放眼四野,看着祖国的大好河山,有种说不出的自豪感。

    现在是旅游旺季,游客很多,八达岭长城上人来人往,一个旅游团接着一个旅游团,买小玩意的人也很多,说不出的闹。

    “爷爷,你醒一醒,您怎么了,不要吓人家……爷爷……”

    在两人不远处,一个两鬓斑白的老者突然晕到了,他边跟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孩儿,吓的小脸煞白,不知所措。她的哭喊声,立刻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有几个好心人,立刻赶过去帮忙。

    说来也巧,正好有个中年医生在附近,他好心替老者检查了一下体,接着又是人工呼吸又是心跳抢救,最终还是没能把老者救醒,说老者心肌梗塞,已经休克了,如果不能尽快送去医院抢救,会有生命危险。小女孩听了,只知道哭哭啼啼,没有半点主见。

    张黎和柳仲文也注意到了,听了撇了撇嘴,不屑的道:“如果是我出手,两分钟就能搞定,去医院,笑话,按照他现在的况,根本支撑不了半个时辰。”

    张黎用灵识感应了一下老人家的体状况,发现他已经没有了气息,体各项机能都在快速恶化,如果不能得到及时治疗的话,真的会死。

    “你既然能救他,还不赶快出手。医者父母心,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张黎听了柳仲文的话,又好气又好笑,白了他一眼,用大哥的口吻训斥道。

    “你就看我的吧!”柳仲文本就没有打算见死不救,打了个响指,即便挤进人群里,问那中年医生:“请问你是中医还是西医?”

    “西医,北京市协和医院主治医师,罗文良。”一眼,神气的说道。

    柳仲文听了,嗤之以鼻,不屑的说道:“原来你是西医,难怪面对这样的急症,素手无策。”

    “你凭什么这样说我,难道你比我还强?”罗文良闻言面有不悦,冷笑道。--凤-舞-文-学-网--

    “当然,先声明,我是学中医的,今天就让你这个西医见识一下中医的神奇之处……听好了……”柳仲文侃侃而谈的说道:“这位老先生现在的症状按我们中医来说叫做中风,中风引起的心肌梗塞,病症的根源在肺。”说着拿出三根银针,刺在老者的大椎、大杼和风门三个位上,只用了一份半钟,老者就有了呼吸,接着他有用银针刺激了老者心脏附近的几处位,老者的呼吸转眼就恢复了正常,简直神了。不得不说,中医在很多领域都很玄妙,让人难以理解。

    罗文良虽然面子上过不去,但事实摆在眼前,不可否认,在这一点上,西医真的比不上中医。

    “小兄弟,我罗文良今天总算是大开眼界,敢问小兄弟贵姓?有没有兴趣到我们医院工作?”

    “免贵姓柳,我现在还是学生,工作的事不感兴趣。”伸笑脸人,柳仲文淡然回道。

    “姓柳,难道小兄弟是山西太原柳家的人?”罗文良眼前一亮。

    柳仲文很自豪的点了点头,笑道:“罗先生见笑了。”

    “那不知柳三针前辈是你什么人?”罗文良对柳仲文兴趣大增。

    柳仲文淡然道:“那是我爷爷。”

    “原来是柳少爷,我对柳三针前辈仰慕已久,只是无缘得见,不知柳少能不能代为引荐,我们协和医院想跟柳前辈谈一些合作的事。”罗文良激动的有些失常,又是拿名片,又是赔笑。

    柳仲文根本不鸟他,不耐烦的说道:“这些事不归我管,你跟我说了也是白搭。”说完不再理会罗文良,转而对老者说道:“老人家,现在的季节风大,尤其是长城上方,不注意很容易中风,以后千万要小心。”

    “是是,以后我一定注意。”老者连连点头,打量着柳仲文,笑道:“小伙子,这次要不是你,我这把老骨头就交代在这里了,呵呵,谢谢了。”

    “老人家不用客气,救人是我们学医的本分,应该的,老人家没事,我就走了,记得以后多注意点。”柳仲文说完告别老人家离开了。

    张黎看了他的所作所为,暗自点头,确定他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总算放下心来。

    “怎么样老大,我们柳家针法厉害吧!”柳仲文来到张黎边,像斗胜了的公鸡,得意洋洋的笑道。

    “不错,很神奇,好好努力吧,你将来的成就肯定能超过你爷爷。”张黎适时夸奖了他几句。

    两人上午在八达岭逛了一圈,下午去了故宫博物院。

    到了晚上,两人依旧精神奕奕,柳仲文提议张黎去见识一下首都的夜生活。所谓的夜生活就是红灯区,多是一些娱乐场所。

    不过柳仲文带张黎去的地方却不是普通的娱乐场所,而是赌场——暗夜赌场,首都最大的一个赌场。这个赌场级别较高,是会员质的,定期开放。柳仲文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搞来一张蓝宝石会员卡,非要带张黎去见识一下什么才叫富人。

    说真的,张黎第一次进这种高档场所,还真有点紧张。连续过了三道临检才进入赌场的核心区域,看来这里管理的很严。

    赌场大门处有一张柜台,可以兑换筹码。

    柳仲文拿出自己的金卡,一次向接待小姐换取了五十万的筹码,让张黎小小惊讶了一把。

    柳仲文分了二十万的筹码给张黎,不痛不痒的说道:“这二十万是你的拉,输了算我的,赢了算你的,别说做小弟的不照顾老大你的面子。”

    张黎哑然失笑,说道:“你可真大方,不过放心,你老大我不会让你吃亏的。”

    “那小弟就拭目以待了。”柳仲文笑的很

    两人进入赌场主体区,眼前豁然开朗,却见整个赌区有三万多平米,各种赌具应有尽有,每个赌局前都围着很多人,这些人衣着光鲜,西装革履,很有派头,倒是两人一副学生打扮显得很另类。

    “小朋友,要不要喝酒?”一个美艳的侍酒女郎从两人边经过的时候,故意停下来询问,想要调侃两人。这里的酒水都是免费的,可以随便喝。

    “当然。”柳仲文见怪不怪,端了一杯红酒,顺手塞了一块价值一千的筹码在小姐的沟里,调侃了两句,显得很轻浮。不过侍酒小姐很高兴,像她们这样的人,只要给小费什么都肯干。

    张黎学着柳仲文,端了一杯红酒,顺赏了她一块千元筹码,不过筹码是放在小姐手中的托盘里,并没有对小姐动手动脚。

    柳仲文看在眼里,拍了拍张黎的肩膀,坏笑道:“大哥,出来玩干嘛那么拘谨,要玩就要玩的开心,走,我们去下注,看看今天的运气怎么样。”

    不管柳仲文怎么说,张黎做事有自己的原则,他是普通人家出生,从小到大吃了不少苦,知道出来讨生活都不容易,如果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他做不到。

    “黎哥,我们赌大小吧!先压一千碰碰运气,你也下。”柳仲文压了一千块买大。

    “你买大,我就压小,今天看看是你的旺,还是我旺。”张黎自然不能让他如愿,压了一千块买小。

    “老大,你不跟我买大,肯定后悔,大,大,大……”柳仲文表面斯斯文文的,没想到玩起来这么疯狂,叫的最欢。周围的人在他的带动下,也跟着叫起来。

    张黎受到大家的影响,也跟着大喊大叫起来,他对自己同样很有信心。

    结果出来,果然是小。其实张黎并不在乎输赢,赢了固然好,输了他也不会气馁,因为他正尝试用自己超人的洞察力感受筛子的细微变化,输赢还在其次,关键是能够掌握筛子的变化,通过筛子的细微变化,确定其大小。

    “靠,难道跟你在一起,我的点儿就这么背……再压,还是买大。”柳仲文不服又压了一千块买大。

    张黎还是买小,结果出来,是四五六,大。

    这下柳仲文扳回一局,高兴的不得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丹神飘渺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