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灌灌篇 第二十章 小霉不断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拓拔荆荆 书名:灵异女道士
    那是一个很普通的下午,阳光很足,睡到上三竿的大欢,从自己树上的窝里出来,懒洋洋的飞在树林里。    穿过他住着的这片森林,就是一片郁葱繁茂的灌木,里面总会长着些野果子,有一些可以吃。大欢最喜欢的,就是一种紫色的小小果子,叫天天的,一簇簇的长着,虽然就是普通的果子,但胜在酸甜可口。    大欢打算吃几个天天做开胃小点,然后再找点别的医肚子。风穿过翅膀在空中飞翔的感觉很美。    大欢眼尖的找到几簇紫得发黑的天天,落下来刚吃了几粒,正闭了眼睛美美的品味道,就听到扑扇翅膀的声音由远及近的从后传过来。    大欢一个没吃好,一粒天天把自己给呛了。    惊天动地的咳嗽了半天,后飞过来的东西已经到了大欢的边,大欢勉强止住咳嗽定睛看,原来是这片皇陵后山里有名的一个小妖,不过这名气可不是什么好名气。    有一个关于北极的著名笑话,一个科考队问北极的动物们每天都做什么,动物们都说,吃饭、睡觉、打豆豆,只有一只小企鹅说是吃饭和睡觉。    科考队员很诧异,问,你为什么不打豆豆呢?那只小企鹅可怜巴巴的说,我就是豆豆。    皇陵后山的妖怪们生活简单,每天除了修炼、睡觉和吃东西,还真没什么可以玩的,勉强算得上固定的娱乐活动,就是打“豆豆”了。    “豆豆”就是从大欢后逃着飞过来的小妖物——跂踵了,那时候的它还很小,没有小重这个名字,但接触过它的人,都会多多少少的倒个小霉,所以皇陵后山的妖怪们,都不太喜欢这个法力低微的小妖。    但它成为“大家的豆豆”的原因,却是它那张脸。    那张脸,怎么说呢,秋子墨第一次见到这种跂踵,就想上去捏,而且一捏就要哭,占了全脸二分之一的大眼睛里含着泪花,要掉不掉的样子简直萌到家。    看到秋子墨双手交叉握拳星星眼的样子,大欢叹了口气,看了一样把头垂得更低的小重,继续讲。    那时候的小重,和现在的气质非常不同,虽然也是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但却让人见到就想欺负,而且被欺负了也不敢反抗,只会跑,让人欺负过一次就还想欺负第二次。    成年的妖怪还好,没那么闲也没那么无聊,但那些年龄幼小却种族力量强大的小妖怪,却非常衷于“打豆豆”。    跟在小仲后追过来的小狐狸,就是这么一个“妖二代”,也就是S市人们口中北陵后山的“狐仙”。    北陵后山妖怪种类繁多,“狐仙”——也就是狐狸精是其中的一个家族,狐多势大,在北陵后山很有话语权。    小孩子做坏事,会被大人看做是恶作剧,但一个实力强大的小孩子,被捉弄的人就会比较惨了。    看着哭丧着脸歪歪斜斜飞过来的小重,大欢的眉头皱了一下,小重褐色带斑点的羽毛掉了不少,像是被扔进洗衣机的甩干桶里甩过,一边翅膀耷拉着,隐隐的往地下滴着血。    大欢朝追来的小狐狸望去,虽然不熟,但他认得这只小狐狸,平时只是顽皮了些,今天怎么会这么过分。    小重越飞越低,像是马上要从空中掉下来了。    飞过大欢边的时候,大欢看到这只“猫头鹰”脸上哭得模糊成一片,不知怎么的心就一软,然后就一翅膀扇了过去。    小重本来就没什么力气了,被大欢扇了这么一下,立刻就掉了下来,正好栽在一只当康(注一)昨天留下的便便里。    大欢知道那只小狐狸好洁,受不了脏东西。    果然,小狐狸看到自己的小玩物掉进了粪堆,立刻失去了兴趣,恶心的皱皱鼻子,走了。    临走还不忘瞪了大欢一眼,别以为他不知道这只灌灌刚才那一翅膀是干什么的    而这时的小重还以为自己马上大祸临头,把自己更紧的缩成一个褐色毛球,头都看不见了。    大欢看着那团惶恐颤抖的毛球,有点懊恼自己多管了闲事,没心思再吃天天,转飞走了。    这只是大欢无数无聊修炼子的一个小小插曲,很快连他自己都忘了。    不过,从此以后,他的生活开始出现了一些小小的变化。    有时看着天气晴空万里,一出门就暴雨倾盆,把他的鸟毛浇个湿透,不得不早早回窝;有时想出去找点天天吃,却发现以往长天天这种紫色小果子的地方,被一些暴力妖怪拿来做切磋场地,整片的天天都没了;有时刚入夜吸收月华来修炼,乌云就挡住了月亮,而且貌似是自己走到哪儿,那云彩就遮到哪儿……    当大欢再一次小心翼翼的挑了个超级晴天出门,却被一只神经粗大的重明鸟拉了一泡便便在头上时,他的郁闷到了极点。    他躲了啊要知道他虽然不是法力高深的妖怪,但居然没有躲过一坨便便?    被深深打击的大欢又回了家,愤愤的把自己弄干净,几里哇啦的像一群小孩子打群架一样的暴叫了半天,终于慢慢的淡定了下来。    然后发现,最近这些事有些蹊跷。不是什么大事,但却都倒霉,虽然看着都很偶然,但巧合得让人觉得诡异。    想了半天,大欢虽然怀疑却想不出什么来,刚平静下来的心又开始狂躁,干脆光棍的从窝里飞了出去,一边飞还一边想,我看这次我能遇上什么倒霉事。    结果刚飞上天空,大欢就看到离自己家不远的灌木丛里,躲着一只鸟,一见大欢出来,马上把自己缩进了灌木丛,但还是被眼尖的大欢看到了那一酷似猫头鹰的褐色条纹毛。    大欢一下子就想明白了最近自己为什么这么倒霉,再压不住火气,朝着那只“猫头鹰”大喊一声,“你给我出来”    注一、当康:是一种兆丰穰之瑞兽,样子象猪而有牙,其叫声有如呼唤自己的名字。    《山海经?东次四经》:钦山,有兽焉,其状如豚而有牙,其名曰当康,其名自叫,见则天下大穰。    其实,就是一种长牙的猪_。

重要声明:小说《灵异女道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