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灌灌篇 第十四章 灰线团和白线团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拓拔荆荆 书名:灵异女道士
    <---凤舞文学网--->

    纸上莫名其妙的符号越来越多,秋子墨的眉头也越皱越紧,大女儿家的苗苗,虽然命中注定是要在这个年龄生一场病,但从这小姑娘的命格上来看,绝对不应该是这样的绝症。--凤-舞-文-学-网--

    换句话说,这个可怜的孩子完全是被这股来历不明的晦气,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是谁会对这个稚龄的孩子下这样的歹毒的手段呢?秋子墨沉吟着,半天没有说话。

    家里的其他人还能忍耐,大女儿先忍不住了,她猛的扑过来拉住秋子墨的胳膊,哆嗦着嘴唇,颤颤巍巍的问,“我家苗苗喝了这烧了符的水,是不是就没事了?”然后便盯着秋子墨看,眼神惶恐,生怕从她嘴里听到什么不好的话的样子。

    秋子墨不着痕迹的从大女儿的手里抽出自己的胳膊,暗暗呼了呼疼,大女儿的手劲还真是不小,然后安慰的拍了拍大女儿的肩膀。

    小女儿也在一边着急的问,“那苗苗这病以后是不是也能好起来?”

    秋子墨点点头,朝向小女儿,刚打算告诉大家这件事不要紧,就很郁闷的在自己的阳眼之下发现,小女儿的脸上居然还泛着一层晦气,虽然薄到几乎无法用阳眼看出来,但经过仔细查看之后,秋子墨确定,这晦气是昨天进过符水净化之后,再次衍生出来的。

    于是秋子墨到了嘴边的话就吞了回去,这就说明,缠在王大爷一家上的晦气是可以自动回复的。秋子墨现在可以肯定,那只不知道是什么的妖,绝对是针对王大爷一家来下手的,而不是什么路过的捣蛋妖随手的恶作剧。--凤舞文学网--

    眯眯眼,秋子墨从头到脚的将面前的一家人重新仔细审视了一遍,然后发现,每个人在耳根附近地晦气,都要比其他地方稍微浓一些。

    呵呵。原来是这样啊。

    秋子墨伸出手去,在空中画了几个神秘的手势,然后凌空虚抓,连昏睡着的小女孩苗苗都不例外。

    一条条丝絮般地东西被秋子墨抽丝剥茧地一样地拽了出来。从苗苗耳朵后抽出来地灰色丝絮。是最大地。颜色也是最深地。

    王家众人看到自己原本光滑无物地耳后。突然被秋子墨拽了个东西出来。都吓得不轻。一个个傻愣愣地盯着秋子墨看。

    秋子墨将那几个抓出来地小东西团成一歌灰色地团。用左手轻轻地往空中抛起。同时右手运起掌心雷。朝着那团轻软地东西轰了过去。

    几秒之后。那一小团东西化成了灰。从空中落到了地上。

    王家人这才醒过神来。对着那一堆灰烬啧啧称奇。

    秋子墨取了道符。化成水浇在那灰烬上。让一切尘归尘土归土。

    做完手头地事。秋子墨仔细看看王家人,满意的点点头,“晦气的根源被我抓出来烧掉了,你们以后应该不会再被这股晦气缠了,运气也会慢慢地恢复到正常的水平,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倒霉了。”

    王家人自然是千恩万谢,孝顺的他们,刚解决了自的问题,确定秋子墨的方法有效之后。就和秋子墨约定,明天为王大爷去看一看。虽然王大爷目前看来一切良好,但当儿女的,总是不那么放心。

    秋子墨点头应了,心里想着回家查一查,如果在家里查到的况,和自己想的一样,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很清晰明白了。牵了端端到了老爸老妈地家。老妈不在,据老爸说,这几天老太婆手气超级好,白天基本都是泡在牌桌上的。

    秋子墨“哦”了一声,等到老妈回来,运起阳眼,将老妈从头到尾扫了个遍。

    果然呢……秋子墨喃喃的说道,手势交错、十指如飞,从老妈的耳朵后面。徐徐揪出一团棉絮状的东西。只不过不同的是。这团棉絮的颜色,是白色的。

    想了想。秋子墨指头一弹,将那白色棉絮又弹回了老妈的耳朵上,然后找了个借口,把这事含糊过去了。

    端端脖子上拴着条明黄色地狗链,状似乖巧的趴在特意为他准备的席子上,双眼灼灼,带着笑意,看着秋子墨从盘子里偷刚烧好的鸡翅,被老妈一巴掌打在手上,一副可怜兮兮的憨样子。

    秋子墨从盘子里偷了两只红烧鸡翅,一只塞在自己嘴里,一只跑过来扔给端端,伸着油乎乎的手在端端脑袋上用力揉了揉,“宝贝,明天我们去找点有意思的事儿来做吧!”

    端端啃着喷香的鸡翅,抽空低声呜咽着表示同意。近自己做狗真是越来越专业了,有时甚至都觉得,自己真的是一条家养地宠物狗了。书房里把那本老厚地山海经,翻来覆去的查了好几遍,然后用音频软件合成了一段难听无比地声音,最后还缝缝连连的做了一件稀奇古怪的东西,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端端趴在书房门口的垫子上,歪着脑袋看着她的翻书,皱着鼻子一点一点调音效,觉得时间如果能就此停下,岁月该多么静好。么闪失,你可一定不能让我掉下去啊!”

    如果现在拥有的不是四个瓣的爪子,端端真想挠挠自己的耳朵,把秋子墨的碎碎念都从耳朵里抠出去。

    虽然她声音清脆如泉,但一个意思重复上十几遍,仍然是一件让无论是人还是伪犬都很抓狂的事

    端端好脾气的点点毛绒绒的大脑袋,表示自己听到了。于是受到鼓励的秋子墨,扶扶捆在上的包和绳子,继续移动。

    此时已经是次的晚上,秋子墨如同一只巨大的蜘蛛,悬挂在王大爷家的楼梯外面。

    她的腰上系了绳子,另一头牢实的绑在顶楼的栏杆上,大蜘蛛秋子墨拽着手中的绳子,从8层高的楼顶一点点的靠近着王大爷家的窗户。

    深夜,天空如墨,偶尔一两声狗的叫声,更显得周围寂静无比。

    其实,不是没有其他办法的。但是,秋子墨在昨天晚上临睡前,看了一则关于法国蜘蛛人的新闻,于是临时将直接上门围堵,改成了天降奇兵。

    对此,端端只有无奈的耸肩,然后再不保留实力的飘起来跟在秋子墨边,准备随时成为这个冒失鬼的降落伞。

    去埃及时,秋子墨知道他会飞,所以没什么好隐瞒的。事实上,他相当怀疑秋子墨是知道自己的飞行能力,才会选择这种方法的。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灵异女道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