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埃及篇 第十章 不疯魔,不成活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拓拔荆荆 书名:灵异女道士
    <---凤舞文学网--->

    一天,两天……时间悄无声息的走过这间空旷明亮却让人喘不过气来的石室。--凤舞文学网--秋子墨记不得安苏娜往壁上的灯里添过几次灯油,也记不得和几个女孩子蜷缩着在地上睡了几个夜。

    安娜苏坐在木架子旁边,拿了亚麻布的带子,继续缠绕着第一具没有完成的木乃伊,两条腿已经缠好,正在缠着女木乃伊的腰部,神态认真,但偶尔间,眼神中会透出一抹怅然。

    事态已经逐渐明朗,秋子墨她们几个,是为了那所谓的永生,被安苏娜抓回来做木乃伊的。测试文字水印3。一只木乃伊的制作周期大约是70天,而安苏娜的习惯,是做好了一只之后,才做另一只新的,之所以现在是两只木乃伊一起赶做,完全是不希望浪费掉那具金发女尸的缘故。

    那么,最起码还有70天,她们几个是安全的了。秋子墨想到这里,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她们这次的旅游团是11天的豪华旅游团,算算时间,几个人的签证早已经过期了,只是眼下这个况,谁也无暇多想什么。测试文字水印2。

    几个女孩子,最初的时候不甘心就这样被关在这里慢慢等死,哭过也闹过,有状若疯妇一般上去和安苏娜厮打的,有哭得一塌糊涂向安苏娜哀求放她们走的,安苏娜虽然回答方式不一,但态度却始终不变。面对扑上来厮打的,安苏娜一个指头便轻松抵了回去,虽然将女孩摔了个七荤八素。但在秋子墨看来,以安苏娜的可怕神力来看,已经是怕伤到人。测试文字水印5。很收敛地了;面对苦苦哀求的,安苏娜面露不忍,却坚持说放她们走是不可能的。--凤-舞-文-学-网--任凭女孩子如何哭泣哀求,都自顾自地忙着手中的活计。

    秋子墨没有做任何行动,那石洞里的千万少女木乃伊,在被掠来做成木乃伊之前,又何尝没有哀求或是抗争过,就算侥幸逃出石室,没有安苏娜地帮忙。又怎么能逃过石室外,木乃伊石洞里那股强大的引力呢?

    人类的是无法对抗那股引力的,只有安苏娜那种怪物,或者江南半安等那样的妖鬼,才能在那股引力面前丝毫不受到影响吧!

    秋子墨从手字水印9。子已经过去五六天了,安苏娜这个石室到底在哪里,江南和端端居然还没找过来?

    鸡蛋碰石头是愚蠢的,秋子墨制止了几个女孩子地过激行为。安苏娜也不计较,照样每天拿了啤酒和面包来给几个人吃,半生不熟的面包吃得几个女孩子暗地里叫苦连天,嘴上却不敢说什么;安苏娜不吃不睡,容貌却依旧红润可。测试文字水印2。

    几天下来,几个女孩子心灰意冷之下。安分了很多,每天呆坐着发愣,只有秋子墨,偶尔会跟安苏娜聊上几句。

    但凡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存在,我们称之为妖也好。鬼也好。精怪也好,说到底不过是一种执念;没有执念的鬼。可能会在死后的几天被渡去地府,或静悄悄地在阳光下消散,而精怪,如果没有对于某种信念的执着和坚持,可能从生到死,不过是一株普通的植物,或山野一条再常见不过的小蛇小兽,悄无声息的来了又去了,在世界上留不下一丝痕迹。测试文字水印3。

    只要是有思想的高级意识体,无论以何种形式存在,总是有执念的,只是分有好坏之分罢了,高考的孩子,考上好大学便是他们的执念;新死之鬼,不愿消散便是他们滞留人间地执念;山野精怪,拥有长久的寿命或精致的人,便是他们的执念。测试文字水印3。

    很多时候,对某件事拥有执念,去做事才能成功。

    不疯魔,不成活。

    执念,某种时候可以被称之为一种,一个对某种事物或意境的狂追求。任何一个高级意识体,没有执念或者说,是一件很可怕地事。自杀,往往是人没有执念了之后地一种选择,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了。测试文字水印7。

    比起人,妖鬼的能量更为巨大,破坏更强,执念也更加坚持,更不易动摇。如果是好地执念,比如修炼升仙得道,自然很好;如果妖鬼拥有的是偏激,会伤害到世人的执念,那么,就是秋子墨这些修道之人责无旁贷的事了。

    无论人还是妖鬼精怪,修炼都属不易。喊打喊杀虽然直接,却落了下乘,能解开心结,解开执念,才是究其根源的办法,只是很难,因为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选择放下,都要比选择拿起要艰难得多。测试文字水印9。

    秋子墨冷眼看着安苏娜的一举一动,觉得这个不知道是什么的怪物虽然双手占满千年血腥,但举止间并不残暴好杀,便试着想多了解安苏娜一些,即使化解不掉,也能从她的修炼过程中,窥见她一些功法上的弱点,打斗起来也会占到一些优势。只是几天下来,进展并不明显。

    一个女孩子呆呆的抱着双膝坐在地上,突然就默默掉下泪来,把头埋在膝盖间,小小的哭出声来。测试文字水印7。秋子墨回过神来,拍拍她的后背,小声询问“怎么了?”

    女孩子得了安慰,抽泣着摇摇头,小小声的说“我想妈妈。”悲伤是一种极易传染的绪,这个女孩子一哭,其他几个女孩子也跟着哭了起来。“555,我也想妈妈。”“爸爸一定急死了,我想回家。”“我给妈妈买的项链不能带给她了,555。”

    秋子墨叹口气,把这群平常无风无雨的女孩子,扔到这样一个生死未卜的环境中,换了谁都会是如此惶恐吧。

    回头望望,安苏娜停下了手中的活计,出神的望着几个哭做一团,想回家的女孩子们。渐渐的,她美丽的眼神里浮出了一丝夹杂着痛苦的神。眼前的景,仿佛勾起了她尘封已久的回忆。

    “爸爸,妈妈……我的家呢?我又是谁?”安苏娜眼神迷离,喃喃自语道。个繁华的路口的时候,看到一个男的跟在两个女的后,法很诡异,隔着一步远,亦步亦趋,却不碰到女孩的体,我很好奇的看着,以为他们几个是认识的,在闹着玩。那女孩戴着腰包,斜跨在侧。直到那男的轻轻拉开腰包,从掏出一个钱包,迅速消失在人群里,我看着他那很典型的新疆面孔,想起看过的一些新闻报道,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他是个小偷。

    所以,在这里呼吁大家,出门的时候,尤其是女孩子,不要把包包背在后面或者侧面。男孩子钱夹也不要放在大衣外或裤兜里。那条街道真的很繁华,我都没想过会有小偷出没,小偷真是太猖狂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灵异女道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