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妖鬼救援小队(下)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拓拔荆荆 书名:灵异女道士
    <---凤舞文学网--->

    待所有人(妖、鬼、犬只)都站入秋子墨画好的传送阵内之后,秋子墨捏了个剑印,脚下踩着禹步法绕着法阵,口中诵着口诀“散天天青,散神神灵。--凤舞文学网--监米一送送出厅,二送送出路上走,三送送达路上行。圣人领天兵,吾奉老君急急如律令!”

    诵到最后一句,秋子墨纵跃入法阵,剑印收在前,法阵内的众非人们眼前一闪,耳畔便响起了呼呼的风声。

    清风子看着秋子墨熟练的作着空间法阵,捋着胡子微微点头,一副徒弟青出于蓝了老怀大慰的样子。

    几瞬之后,大家就已经站在了震中附近的某县,现在距离地震刚刚过去了十个小时不到,秋子墨他们是第一批进入这里的救援者。

    天色一片漆黑,当他们几个站在那狼藉一片瓦砾成堆的城市上时,被那种颤抖中的死寂中的喧闹所深深震撼了。

    瓦砾一片的城市,透着重重的死气,瞬间夺取无数生命所形成的霾,如墨般笼罩在这个县城上空,看在秋子墨等修道之人的眼里,更显凝重。

    每一座废墟旁,都有一些幸运的没被埋住的人围在周围,呼喊倾听着,徒手挖着,试图去救出埋在地下的亲人。而在每座废墟下,几乎都有传出或微弱或顽强的呼救声。听在在秋子墨等经过修炼而格外灵敏的耳朵里,不啻于一场传自地狱的修罗之曲。

    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踉跄着跑过秋子墨等人的边,看到秋子墨等人呆立在一边,用挖得出血的手指一把拉住看起来最强壮的肇达涯,请求着:“我老婆和女儿被埋在下面,我一个人挖不出来,帮帮我!!”

    被眼前景震撼的众人一时没有听懂中年男人在说什么,所有人里竟然是端端最先反应过来,大白狗跟在求助的中年男人后,一跃跳上了离众人最近的一堆废墟,然后回转,对着众人汪汪大声叫了起来。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紧跟在端端后面,冲向了埋着中年男人老婆和女儿的废墟。

    一场异族间的救援开始了。

    江南顾不得会吓到人,直接变幻了本体钻进了中年男人一家地震前的房子,现在一直在挖的一堆废墟里,确定了母女两人的位置后,迅速钻了出来,伸手向一个地点指了指。--凤-舞-文-学-网--

    半安和江南夫妻多年,两人之间默契非常。江南手势刚毕,半安也变幻了蛇过去,用粗壮的蛇尾拽住最顶上的预制板往外拖。肇达涯紧随其后,抡圆了膀子将一块块巨大的建筑废墟往外扔。

    中年男子站在废墟外面,被眼前这群人的明显不是人类所能拥有的能力吓得目瞪口呆。秋子墨站在他边,随在他上一道收惊灵符,然后打出一道道救宅灵符在废墟上,稳住由于抽出预制板而摇摇坠的废墟。

    几分钟不到,被掩埋得不算太深的母女被大家合力成功的救出来了,小女孩蜷缩在母亲的怀里。幸运的是,除了妈妈额头上的一处擦伤,母女都平安。中年男人抱着妻子女儿说不出话,失而复得的喜悦让这个高大的汉子哭得几乎背过气去。

    这时清风子他们已经在不远处一块基本完好的空地上建了一个临时的救助点。清风子带着孙雅和西西,在空地上画了一个加固地面的阵法。孙雅拿着芥子袋,站在清风子画好的加固地面的区域里,把袋子里的矿泉水和食品分发给周围被平安救出的人,西西帮她维持着秩序。

    在孙雅旁边,清风子画了个更大的阵法,累得老爷子直喘。经过加固的地面上,躺满了从废墟里救出来的人。小三子被郑一须抓了壮丁,拎着郑一须的大药罐子,将郑一须的须子水一勺勺的分给伤者,小伤几乎马上就痊愈了,开放的甚至骨断筋折的大伤口,也在药力的作用下以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郑一须则在现场负责急救,哪里有重伤员,一声招呼,他就晃着越发显得秃秃的大脑袋,拎着银针和自己的大药袋子,几秒钟不到就瞬移到了那里。

    小伤愈合了的人,往往顾不得去孙雅那里拿点吃的,就返回废墟继续救人。中年男人在将妻子和女儿送到救助点之后,就跑过来跟在江南等人的后。

    江南半安还没有将本体收回,见到中年男人跑回来大家都是一愣。江南飘渺着形问“你也看到了,我们都不是人,你还回来,不怕我们吃了你么?”

    中年男人看着半安粗壮的蛇,吓得吞了吞口水,有点结巴的说“不、不管你们是什么,你、你们都救了我老婆孩子。你们地形不、不熟,我跟、跟着你们,帮你们救、救人!”

    刚才看到江南他们救人的百姓,也有几个跟在中年男人后跑了过来,虽然害怕,却也表示要跟着秋子墨他们加入救援。

    江南等人对视一眼,感受到了中年男人和这些百姓害怕里的真诚。白狗端端和江南略做分工(秋子墨就没看清他们一鬼一狗是怎么交流的),将大家分成了两组,由端端和江南带头,一队向南一队向北,冲向了两个方向。

    他们两队,以落地点为圆心,开始向外画圆式寻找幸存者,听到有人喊哪里有幸存者,就冲过去救援。肇达涯,秋子墨,和几个百姓,跟住了端端,半安、清风子和几个人则跟在江南的后面。

    端端四蹄飞奔着轻巧的跳过一丛丛废墟,长长的白鼻子异常灵敏,时不时嗅着嗅着停下,对着脚下的瓦砾堆又刨又拨。神力的肇达涯就会冲上去,抡圆了胳膊将预制板水泥木头等东西轻松的抛到一边,不管掩埋得多深,都会将被困者救出来。

    秋子墨接应在一旁,给刚被救出来的被困者打上一道收惊灵符,然后交给后自愿来帮忙的人,送到小三子那里去救治。

    江南那边也大致相同,江南利用自己灵体无视任何物理障碍的特点,钻进瓦砾堆里快速的寻找,找到后一声呼啸,老婆半安就甩着纤长的蛇尾钻进地下来,卷住压在受困者上的种种重物甩出去,速度比起肇达涯,竟然不相上下。

    清风子跟在后面,一道道收惊灵符不停打出,偶尔发现摇而未倒的房子,便甩一张救宅灵符,那摇摇坠的房子顿时便安稳了不少。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流逝。不知不觉,天已经亮了又黑了。

    一个,两个,三个,越来越多的人被救出来了。

    慢慢的,跟随在江南和端端后,自愿来帮忙的人越来越多,知道亲人被埋在地下,而自己没有能力救出而来向秋子墨一行求助的人,也越来越多。

    没人在乎江南是人是鬼,为什么脚不沾地;没人在乎半安和西西长长的蛇尾和满的鳞片;没人在乎那只叫做端端的宠物萨摩狗为何口吐人言,甚至连秋子墨也只是奇怪了一下就继续忙别的去了;没人在乎肇达涯为什么能举起一座千斤以上的预制板;没人在乎秋子墨和清风子一扬出的一道道闪光的符咒。

    面对生命和成心来挽救他们亲人生命的力量,其他一切都不重要了。

    芥子袋里的食物和水已经两次告罄,秋子墨带着孙雅和西西回去采购了两次。孙雅一直在组织和分发救援物资,中间因为体力较差晕倒了两次,后来强行被肇达涯送回了家,休息了半天之后,孙雅不依不饶的又赶了回来。

    秋子墨和清风子这两个修道之人的体力也接近了极限,画符的手都在颤抖。江南等妖的况稍好,但也不是铁打的,郑一须已经快把自己拽成全秃了。但是,谁能对着那些期待着亲人被救的眼神说不呢?于是,大家都在硬撑着,奔波在一个又一个废墟之间。

    一个,一个,又一个,秋子墨他们已经不记得自己救出了多少人了。

    头一天还有呼救声的,第二天就没有声音了。随着时间的流逝,救出来的活人越来越少,72小时黄金救援时间,已经在忙碌的救援中过去了。

    秋子墨他们再一次挖出一具女子的遗体时,等候在一旁的一个老年女子哭着扑了上来,对着秋子墨一行人狂喊:“你们为什么不早点来,二十分钟前我女儿还有声音的!”

    秋子墨还想上前安慰两句,被端端咬住裤腿拽走了。

    秋子墨他们这一支妖鬼救援小队,在正式的军队没有进驻之前,整整坚持了一个星期,救出了几百人。

    一个星期以后,秋子墨他们疲惫不堪的回到了s市。在他们救援过的那个小小的城镇里,之后的几年,建起了一个个以他们为蓝本的大大小小的祠堂。

    朴素的百姓们,虽然并不知道秋子墨他们从哪里来,是怎样的一种存在。却以这样的一种方式来纪念秋子墨一行那些真诚帮助过他们的人。

    ————————————————————如果秋子墨他们真的存在,该多好啊。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灵异女道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