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麻将物语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拓拔荆荆 书名:灵异女道士
    <---凤舞文学网--->

    “秋秋!!”话筒那端传来了孙雅比平常音量大数倍的声音,听起来极其兴奋。--凤舞文学网--

    “e~~~”秋子墨皱着眉头揉揉自己可怜的耳朵,将话筒拿离耳朵一段距离,“怎么啦小雅?”

    “华联商场鞋子打折呢,来不来?来不来?”孙雅亢奋的声音继续从话筒的另一端传过来,像是刚打了鸡血。

    “华联写字打折?你在哪里?我去找你!”秋子墨听到孙雅已经在华联血拼,匆匆往端端的食盆里堆上几根火腿肠,“端端乖啊,姐姐出去一下。”然后伸手揉一揉端端的大脑袋,端端顶着一脑袋乱毛郁闷的望天的时候,秋子墨已经从桌上抓过车钥匙,冲下了楼去,。

    没有什么比听到商场打折更让女人兴奋的消息了。

    待秋子墨赶到商场,整个鞋子特卖区已经是人头攒动,无数的女人穿了或高或低的鞋子挤在摊位前面,间或有几个男人拎着女友或老婆的手提袋,蔫头蔫脑、毕恭毕敬或老大不耐烦的站在一边。

    秋子墨废了老大力气,挤到了孙雅的边。

    孙雅手里捧了一双及膝长靴,正眼泪汪汪的祥林嫂着“我冬天就不该买这双靴子,我冬天就不该买这双靴子……”

    看到秋子墨挤进来,孙雅拽住秋子墨的衣角,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说“秋秋你说这是什么世道啊,我那靴子冬天还560呢,特价一下就150了,早知道现在买了啊……”

    秋子墨翻翻白眼,直接将某孙姓祥林嫂扔到一边,一声不吭的冲入了血拼的大部队里,左巴拉巴拉右巴拉巴拉,挑出好几双看着不错的鞋子拎到一旁去试。某祥林嫂慢慢清醒了过来,也拎了双鞋子过来试穿。

    两个女人坐在特卖区的试穿区试得兴致勃勃,远在健俱乐部的肇达涯的脑门莫名的闪过一阵凉意,轻轻的打了个哆嗦。

    一个体积大到能把秋子墨和孙雅两个人都装进去的肥硕女人拎了双鞋子走了过来,在秋子墨和孙雅后坐下,一厥,开始试鞋。由于体积过于庞大,这一厥之下,差点把后的秋子墨和孙雅两个人挤到地上去。

    孙雅抚抚口,回头望望,尊重事实且客观的小声附耳秋子墨说了一声,“好大的啊~~”

    天地良心,孙雅只是好小声的说了一句实话,没有讽刺谁的意思。

    某肥硕女听力极佳,仿佛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抖着肥一跃而起,脚上蹬着穿到一半的鞋子,开始不拉不拉不拉的井喷,话题的中心意思就是用某种她并不具备的功能和秋子墨还有孙雅迅速的结成亲密的那啥关系。

    孙雅平常将肇达涯的耳朵当成螺栓正反拧,出来却是谦谦淑女一个,被肥硕女的井喷弄得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秋子墨则站在一旁,微笑的将手背在后,饶有兴趣的看着那肥硕女人将自己储量丰富的唾沫均匀的飞溅到以她自己为轴心的半米之内,右手在左手上不易察觉的画着圈,。

    中国人就是闹,一下子小小的试鞋区围了一圈的人,人人闷头看闹,没有出声声援下秋子墨和孙雅的。

    秋子墨手上的画圈完毕,小心翼翼的避开肥硕女人的飞沫攻击,走到她前,轻轻抬手在肥硕女人肩上安抚的一拍,然后扔出一句真意切的“姐妹儿,累么?累了就歇会儿。--凤舞文学网--”把那肥硕女人搞得一愣,井喷停了那么几秒。

    秋子墨趁着这空当拉着孙雅走开,刚走入人群,就听见后“噗~~~”的一声滔天巨响。这声音,简直太耳熟了,每当小时候妈妈给我们吃多了黄豆或者萝卜的时候,我们就经常会发出这样不自的声音。

    好吧,不搞那么高深了,那个肥硕女人放了一个震耳聋的,跟礼炮似的。

    既然是礼炮,就不会只有一节是吧。

    咣咣咣咣,咣咣咣咣~~~~

    人群里发出了一阵捂着鼻子的哄笑,肥硕女人脸红如血,一双手不知道该捂脸还是捂哪儿,最后从商场夺路而逃,只听得那威力丝毫不减的多节礼炮声随着距离的拉远一点一点的减弱,减弱,直到最后消失在风中。

    人群恢复了抢购血拼的潮,仿佛刚才的一幕闹剧不曾发生过。

    “哈哈哈!秋秋你真厉害,刚才你怎么弄的啊?”孙雅手里拎了不少袋子,挽着秋子墨嘻嘻哈哈的从商场里往外走。

    同样两手袋子的秋子墨笑得像只狐狸,“来来来亲的我教你啊,这个是个恶作剧法术,你拿左手啊,在右手上写三个‘空’字,然后往人肩膀上一拍,那人啊就放放个不停,把体里的废气全放完了才会停。”

    “伊~~~这么邪恶啊?~~清风子怎么总教你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嘿嘿,这个放神功啊,这个是我当年跟着师傅偷学的,刚开始他还不乐意教我呢。后来他用这招收拾一流氓,让我记住了。不过这个要练成了阳功,在手上画起来才好用。像你啊,不会阳功,用个20次,能有一次成功就不错啦——”

    “这是我们的纪念,纪念我们开始为诚实……”

    孙雅撇撇嘴,“秋秋你换个铃声成不成?男朋友连影儿都没有,用这个铃声你可不可耻啊你。”

    秋子墨手忙脚乱半天才从袋子里翻出自己的手机“半安啊,什么事,三缺一啊?成,我和孙雅过去。”

    然后转对着孙雅,“你老公和江南两口子摆上麻将桌儿了,三缺一,咱过去吧。”

    孙雅点点头,两人返回超市买了点吃食,拎了袋子朝秋子墨的小车走去。

    s市的大妖怪不多,种族稀少的生物之间总有种莫名的向心力。自打江南从秋子墨那里知道肇达涯是个凿齿之后,几只s市的boss级妖怪就经常在一起吃吃饭喝喝酒搓搓麻唱唱歌什么的。

    鉴于郑一须打牌太笨,经常被人鄙视而自惭形秽的自动请辞,妖怪搓麻组就经常三缺一,秋子墨和孙雅就总被拽过去当替手。最猛的一次,秋子墨竟然看到自己的师傅茅山第十八代传人清风子煞有介事的坐在妖怪群里打麻将。

    秋子墨简直要崩溃了,自己这个半吊子的女道士和妖怪混在一起也就罢了,为什么清风子那个年轻时斩妖无数的根红苗正的老天师,也会跟妖怪混到一起去啊?而且一点炮了之后那面部表啊,那叫一丰富啊,那叫一纠结啊。秋子墨简直掩面不敢看,为清风子的徒弟,真是丢人啊她~~

    秋子墨和孙雅刚买了些小吃走出商业街,一个脏兮兮的小孩子从旁边绕了过来,将一双黑乎乎的小手伸到孙雅跟前,嘴里含含糊糊的说着“阿姨,可怜可怜我吧!”

    孙雅心善,见到是一个小乞丐在和自己讨钱,连忙去包里翻找零钱,找到两个一块钱的钢镚,递了过来。小孩儿伸出手来刚要接,边的秋子墨脸色一沉,啪的一声打在了孙雅的手上,两个钢镚应声落地。

    孙雅一愣,“秋秋?”

    秋子墨面色凝重,手捏剑指举至前,指尖向前含而不发,“你要干什么?”这句话,却是问向面前的小孩子的。

    面前的小孩子却只盯着掉落在地上的两个硬币,想要去捡,却发现子不能动弹了,小小的孩子却不哭叫,只是徒劳的想弯下子去捡起硬币,试验了几次不成,眼里就开始渐渐的泛起了水雾。

    话说秋子墨和孙雅两个大好年华的未婚女青年,最怕的就是小孩子哭鼻子,不是讨厌孩子,只是孩子一哭,她俩就没辙。这小孩子不哭不叫,只是委屈万分的站在那里使劲的把眼泪往回憋,看得秋子墨和孙雅一点办法都没有。

    最后小孩子眼泪汪汪的忍啊忍啊忍不住了,伸出小黑手往自个儿脸上一抹,黑黑的小脸上就抹成了花猫,秋子墨和孙雅就彻底投降了。

    孙雅嗔怪的瞪了秋子墨一眼,把大大小小的袋子往地上一扔,从地上捡起那两个硬币往小孩子手里塞,柔声细语的的哄小孩子不要哭;秋子墨则撤了剑指,手忙脚乱的在刚买的食品袋子里掏。

    “别哭了别哭了,姐姐这里有糖~~~~”

    囧得满头包的秋子墨从超商袋子里拽出袋怡口莲的太妃糖,急忙剥开了往小孩子手里塞,这袋糖是超市里的最后一包,超市的标签在贴在上边呢。

    小孩子将手里孙雅递给他的硬币攥得紧紧的,抽抽搭搭的接过秋子墨递过来的糖吃了。一边吃,一边看着秋子墨手里剩下的那包糖,秋子墨怕孩子再哭,连忙把手里的糖整包递了过去,和孙雅好说歹说,终于让黄河决口停止了。

    送走了这个小恐怖分子,孙雅长出一口气,“秋秋,你刚才怎么了啊,对小孩子那么凶?”

    秋子墨擦擦脑门上急出来的汗,说道:“我的亲姐啊,那是个小鬼啊你没看出来么?他在路灯底下影子都没有啊!”

    孙雅顿时目瞪口呆,半晌才说道“那你为什么不收了他?”

    秋子墨翻翻白眼“刚开始以为是想害你的恶鬼,后来发现就是个普通的孩童鬼,这样的小鬼很多啦,一般都是很小的时候死掉的小孩子,由于某种原因滞留在人间。孩童鬼最多也就是在晚上拉拉人裤脚,吹个口哨和人开个玩笑到头了。对人没危害的,我收它干嘛啊?有糖吃啊?”

    “哦~~~”

    “不过——孙雅啊,我刚才好像听到它叫某人阿姨啊~~”

    “秋秋你给我死开!!”

    #####

    到了江南家里,孙雅小腰一扭把秋子墨挤到一边上了桌,和大牙两个夫妻上阵对阵江南两口子。

    秋子墨也不恼,盘腿上了沙发,从塑料袋里拿出零食啃啊啃,“江南,有什么书没有,光吃太郁闷了。”

    江南随手空间移动过来一本书,秋子墨一看名字,乐了。

    “唷,江南,你还看聊斋那,你一鬼看什么聊斋啊?”

    江南一边码牌,一边回答“你们人里,有专门研究人的,叫人类学家;我看聊斋,就是专门研究鬼怪的,以后要叫我鬼类学家,知道么?”

    秋子墨翻着手里聊斋封二上蒲松龄的简介,随口念了出来“蒲松龄,屡应省试不第,直至71岁时才成为贡生。为生活所迫,他做幕宾多年,还有就是在朋友家教小孩子做塾师,舌耕笔耘,几近40年,直至71岁时方撤帐归家。……这蒲松龄啊,就是早生了三百年啊!”

    孙雅甩出一张红中,随口接道“晚生三百年能怎么的,官场自古不都那样啊。”

    秋子墨摇头晃脑:“非也非也。蒲松龄要是活在现在,他就不用去考什么科考了啊。就他这文笔,上起点写书啊。你看看他那文风,那叫一流行啊:各种不知名的穷小子,各种狐狸啊女鬼啊莫名其妙的投怀送抱,名门淑女也是不顾廉耻,见到一男的没几天就又爬墙又献的,而且一个两个不管什么种族的都特贤惠,不在乎老公三妻四妾,鼓励老公享齐人之福;碰一个女的保准就是美女而且肯定是一处儿;穷小子最开始肯定特倒霉,到了最后就肯定能发家致富特牛。”

    秋子墨喘口气,接着白话“然后呢,适当与时俱进整点h文,把书生中举做官改成掌控几个国家,然后vip,然后上架,然后再出出书什么的。他还特能写啊,高产啊,写了四十年啊,更新肯定也快啊。你说他要是搁到现在,能混得那么惨么?”

    这一歪理邪说把打麻将的几个人弄得一愣,早年受过私塾教育的江南喃喃道:“那其他人呢?”

    “其他人?成,咱拿四大名著开说,曹雪芹,这个不用讲了吧,绝对的言高手啊,女频,红袖,晋江,潇湘,这随他挑着vip啊。就算随便出几本十来万字的小言,他老人家也不至于举家食粥吧。”

    “再说说吴承恩,那位老人家是常年卖文为生,后来辞官不做,老了那叫一穷得一塌糊涂。最后整出本西游记来。你们说说,现在玄幻多火啊,让他上龙空写玄幻去,走杂志也成啊,也不至于穷成那样吧——喂?哪位?哦,哦哦哦……恩,你定子,好的,明天联系”

    秋子墨接了个电话,起就要走,被江南一把拽住,“那施耐庵和罗贯中呢?”

    秋子墨一记掌心雷轰得江南松开了手,笑嘻嘻的说道:“他们啊,写历史小说啊,不然的话写架空历史也成啊。那样的文好出书的嘛。不跟你扯了,我有生意了。”

    #####

    终于有一次,荆荆做了4k党,本章字数达到了四千,朋友们,有pk票的支持一张吧,荆荆在这多谢啦~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灵异女道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