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妖鬼们的除夕夜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拓拔荆荆 书名:灵异女道士
    <---凤舞文学网--->

    “八点了八点了,快打开电视看晚啊!”

    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向了晚上八点,一脸面粉的江南大呼小叫的喊着。--凤舞文学网--

    同样一脸面粉的半安冷冷的扫了他一眼,理都不理他的继续低下头去和面团奋战。

    只是在额头上沾了少许面粉的郑一须抬头看看江南,拿了遥控器去打开了电视。

    话说2008年的除夕夜,江南半安还有郑一须、蛇妖西西,加上江南半安的几个以朋友相交的手下,一大屋子人满满登登的,挤在s市古玩一条街上,郑一须的中药铺子里。

    一屋子人,呃,此话有语病,一屋子各种东西,一个人都没有。

    主题嘛,过新年。

    除夕夜的主题嘛,包饺子。

    关键的问题是,呵呵,屋子里面不多不少将近十口子人,一个会下厨房的都没有。

    除夕夜呢,又不能不吃饺子。

    于是,从天刚擦黑那时候起,这一屋子的老少爷们,就开始和包饺子做斗争。

    斗争的第一焦点是,如何将面粉变成面团。

    江南自告奋勇跑第一个,袖子一撸就上了阵。郑一须平常用来会诊的桌子,已经被拿去了上面的物件,铺上了一张硕大无比的面板子。

    一袋香雪面粉已经剪开了口子,乖乖的摆在一边。

    “老婆,你和其他人先去洗菜,等下马上就好。”

    半安凭借与其共同生活多年的经验,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秉承着在外面要给这个大男子主义的男鬼一点面子的原则,和西西去洗菜。

    后传来江南得意洋洋的话:“不就是将面粉对上水揉一揉么,简单得很!”

    将菜洗好的半安转回来,还没走到前堂,就听到几个手下笑得几近抽筋的笑声。

    进去一看,果不其然,几个手下捂着肚子指着江南,都要笑抽了。

    再挪了视线往自家老公处看去,发现平常潇洒倜傥的江南,早已没了回眸一笑百女鬼倾倒的魅力,气急败坏的和一大团子湿面团奋力的做着斗争,脸上早已经白花花的一片面粉。那案子上的湿面团似乎柔粘异常,死死的粘在江南的手上不肯下来。

    半安不住噗哧一笑,转眼看看,西西和郑一须也站在一旁莞尔。

    “老公,怎么回事?”

    “啊呀老婆你回来得正好,这个面粉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为何如此之粘啊??”

    “面粉没问题啊,三子今天去买的啊。--凤-舞-文-学-网--”

    “那为什么我加点面粉,然后加水,稀了;然后我又加点面粉,又加点水;再加点面粉,再加点水……最后会变成这样呢?”

    “呃……这个确实很诡异……老公,要不我来弄吧!”

    “好的老婆,可是……要怎么把我的手拿出来呢?”

    “……撤掉你鬼体的实体化,面团应该就掉下来了吧……”

    “奇怪了,以前那只狗弄的时候,似乎没有这么费劲的啊……”

    然后是郑一须,好吧,事实证明,会诊脉的人不见得适合揉面。

    然后是西西,好吧,我们要承认,也许让西西去勾引某个面点师傅来揉面,比她自己揉面要轻松许多。

    最终,西西同样一脸面粉的败走了。

    那好吧,半安作为这里唯二的女,义不容辞的开始揉面团了。

    加点面,加点水,哗啦一声倒多了。那好吧,再加点面,接着揉,咦?粘不住了,那好吧,再加点水,再揉,呃,好像少了,好吧,再倒水,呃,又倒多了……

    刚开始大家还饶有兴趣的在看,后来,大家就都跑去看晚了。

    半安同学有很多优点,其中最显著的一个就是,执着。

    后来,半安揉出了一个直径在50厘米的大面团,胖墩墩的像个圣诞老人一样,堆在面板子上。一袋20斤的香雪精粉,同时告罄。

    面团有了,斗争的第二焦点是,下一步,剁馅。

    剁馅不是问题,这里的这几口子人没有哪个没学过武术。

    刀子是武学的入门基础课。只见江南拎起一片白菜扔上天空,手中的菜刀如白驹过隙,刷刷刷刷,纵横交错之后,一丝丝细致均匀的白菜丝就落到了砧板上。

    白菜,酸菜,加上猪

    江南手起刀落,十来分钟,砧板上就整整齐齐的摆好了各色食材。

    江南收势,傲然将菜刀背在后做大侠状,仿佛那是一把落发立断的宝剑。

    “呃,老公,当年师傅教你的落英纷华剑法,你当真没有落下。”

    接下来进行斗争的第三焦点,拌馅。

    这项伟大的任务,由郑一须来完成。

    郑一须站在一大堆食材前面,拿过一个盆,将食材抓起来一把把的扔进去,这位对着众多种族伤患、多重的伤势都没有皱过眉的杏林高手,头一次深深的困惑于包饺子应该放糖还是放盐。

    酱油,恩,倒进去,盐,还剩半罐了,呃,先放一半进去吧。

    花椒面,要放的吧,以前看那只狗也放过,但是,放多少呢?先放半袋子吧,反正也只除夕夜吃。糖,糖呢?呃,反正买回来了,也放进去吧!

    一会儿的功夫,就见得桌子上三子刚买的各色调料,都被放了进去,很快都成了空罐空袋。

    众人大眼瞪小眼的对着面前那一盆不知道散发着什么味道的馅料,郑一须不有点微微心虚,呃,这样子,大概是可以吃的吧?~~

    最后郑一须出于心虚,拔了根头发,剁碎了扔了进去。

    “好了!我们开始包饺子吧!”蛇妖西西打破了屋子里寂静的沉默,大声说道,说完了还大力的挥挥化为原型的尾巴,生怕自己反悔似的。

    好吧,不管有多么恐怖,里面有郑一须的头发,即使是砒霜,也会变成大补的。

    然后众人围坐在桌子一旁,开始包饺子。

    “老婆啊,这个饺子皮怎么捏不上啊?”

    “闭嘴!!……我也捏不上……”

    “呃,这可怎么办呢?”

    西西在郑一须的屋子里左转转右看看,终于拎起一件物事,“拿这个来弄吧!!”

    “啊,针线啊,好主意啊,刚才我怎么没想到啊!”

    江南一把拿过针线包,拿了几根针分给大家,穿了线,大家开始缝饺子。

    终于赶在除夕钟声敲响之前,大家吃到了气腾腾的饺子。

    “刺~~~”江南从嘴里抽出一根长长的棉线。

    “刺~~~”半安从嘴里抽出一根长长的棉线。

    “刺~~~”西西从嘴里抽出一根长长的棉线。

    “刺~~~”郑一须从嘴里抽出一根长长的棉线。

    “那个,我记得以前那条狗在的时候,吃饺子好像没有棉线的啊……”半安拿着棉线当牙线,边剔牙边说。

    “呕……老郑,你的饺子的味道,堪称一绝,如果不是认识你这么多年,我一定以为你是对头派来玩我的……”江南吃了半个饺子,就咽不下去了。

    “你们谁知道那条狗今年跑到哪里去了??”西西捂了腮帮子,痛不生的说。

    “我也找了他好久,这一个月都没见着他。不知道跑哪里去了。”郑一须夹着第二个饺子,犹豫着迟迟不肯放进嘴里。

    “呕,我吃饱了!”江南第一个放筷。

    “呃,我也不吃了!”半安马上夫唱妇随。

    “虽然老郑你的须子很可惜,但是,我宁可去修炼长功力,也不吃了!”西西一脸悲壮。

    “既然你们都不吃了,那我也不吃了……”郑一须如释重负,解脱般的放下了筷子。

    新年夜凌晨将至,小三子打过来电话,给师傅师母拜年,听说师傅师母没有吃到饺子,特地从家里拿来几盘饺子送过来。

    然后,被江南着吃了一个郑一须拌馅做出来的饺子。

    小三子吃了一口就险险吐了出来,郑一须前阵子救治过他,所以虽然味道恐怖,看在郑一须的面子上,他还是勉强吃了下去。

    然后就看见眼前的几只在s市非人界举足轻重的大佬级人物,对着小三子妈妈包的家常饺子狼吞虎咽,差点为了最后一个饺子大打出手。

    小三子看得目瞪口呆,半晌回过神来说道:“师傅,你们为什么不买速冻饺子回来煮啊?”

    然后周围噼里啪啦的倒了一片。

    半安擦擦嘴边的油,愤愤难平的看着江南,“刚才怎么就没想到啊?”

    江南默默无语的递过一张纸巾给自家老婆,顺便将正要将饺子倒掉的郑一须拉住。“别仍,那里可有你的须子,我明天拿了给手下的小弟吃去。”

    然后江南和半安夫妻两个对视一眼,然后和郑一须交换了一个疑惑,“那只老狗跑哪里去了?”

    旁边的西西盯着电视沉默不语,想来想的是同一个问题。

    ####

    呃,一个月没更新了,其实是受打击了,有人说荆荆的文很烂。

    但是后来想想,烂就烂吧,我就当写着自娱自乐了。

    人活着,总得有点精神,不能别人说是啥就是啥吧。

    求pk票,我快p满半年了吧,嘿嘿。就当涨人气了,谢谢大家。

    昨天是愚人节,我看了本书,叫蜀山剑侠们的青期,写出了青年人特有的感觉,有点像赫敏哈利之间的感觉,青梅竹马,喜欢的朋友可以看看。作者我不认识,纯属因为喜欢。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灵异女道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