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爆竹和烧纸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拓拔荆荆 书名:灵异女道士
    <---凤舞文学网--->

    子一天天过去,被秋子墨捡回的那只萨摩的伤势开始逐渐好转。--凤舞文学网--慢慢的可以走路了,后来除了跑起来的时候腿有点瘸之外,已经完全看不出这只狗曾经受过伤的痕迹了。

    只是,这只被秋子墨叫做端端的萨摩狗,神总是怏怏的,却不是有病。秋子墨问过高扬,高扬说可以是被主人伤害和遗弃之后,狗狗心理上有影的缘故,需要时间来抚平。

    秋子墨听了心疼不已,却不说什么,只是在平常对着端端更好更有耐心了一点。

    又过了月余,稀稀拉拉的鞭炮声就可以听得到了,虽然物价飞涨,但人们开始逐渐外出置办年货,火红的联和象征捞财的猪蹄是每家必备的。一晃到了年三十,孙雅大牙还有江南半安那边都张罗着要秋子墨过去一起过年,被秋子墨拒绝了。

    虽然晚没什么意思,但过年,必须要回家才好啊!

    秋子墨年三十回了家,晚上和爸爸妈妈一起,闹闹的吃过了饺子,看着赵本山和宋丹丹在台上互相逗哏,还有帅帅的周杰伦穿着一不知道是什么款式的衣服在台上大唱青花瓷。听妈妈说着“恩,周杰伦这小伙子终于唱了首能听懂词的歌了!”

    零点过后,就是新年了。

    鞭炮阵阵,此起彼伏。

    秋子墨的妈妈和爸爸,拉了秋子墨出去给故去的亲人烧纸。

    秋子墨因为害怕萨摩狗端端听到新年的鞭炮声发狂,就特地把它带到了妈妈家,妈妈爸爸拉着她出去烧纸,她就顺便也拉上了端端,想着遛遛它。

    拎着买好的黄纸走到路口,秋子墨和爸爸妈妈发现已经有好多人在烧纸了。

    秋子墨帮着爸妈选定一块背风人又不多的地方,开始给故去的亲人烧纸,先是在纸上写上故去亲人的名字,然后将想说给亲人的话一句句的念叨出来。

    根据传统的说法,这样做,地下的亲人就能收到烧的纸钱和地上的家人想对他们说的话。

    秋子墨牵着狗狗环顾一下四周,没有看到故去的爷爷还有姥姥的影,虽然前几年也是这样,但难免还是有些伤感。

    节给故去的亲人烧纸,是一种习俗,为的是,故去的亲人能够花到自家亲人烧去的纸钱,地上的生人,也希望故去的亲人能在地下也过一个丰足愉快的新年。

    实际上,人们的认知是对的,只是,有一些出入。

    其实,每年到了节除夕大年三十的那天晚上,鬼门都会大开,在那一天,无数枉死城的鬼魅都会从地下来到地上,享受这一年只有一次的盛大宴席。

    所谓枉死城,是一个类似于候车室一样的地方。

    如果你的寿禄在生死簿上标注的是85岁,而你在76岁的时候吃红枣羹,吃到枣核咔死了。那么,按照惯例,你下到间,就要在枉死城待上九年。直到你到了阳寿满了的85岁,才能投入六道轮回,继续投胎。

    当初没有超度小三子去投胎,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因为三子是自杀的,真正的寿命秋子墨算过,应该是八十岁有余,也就是说,小三子要在枉死城待上60多年。--凤舞文学网--所以最后秋子墨决定帮助小三子修鬼仙。

    每年节,这些候车室里的“旅客们”,如果有地面上的亲人为自己烧纸悼念的话,就可以得到一个去人间看看的短暂假期,去收取那自人间送来的钱,顺便的,也可以看看家人。

    只是这一切,人间的人们并不知晓。

    秋子墨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爸爸妈妈给家里的亲人烧纸,七八岁除夕的时候,她还看到过爷爷,她还闹着跟爸爸妈妈讲自己看到了爷爷,往往被爸妈喝令着不许说。

    慢慢的过了几年,秋子墨就没在烧纸的时候见到爷爷了,后来跟着清风子修了道,才知道了是爷爷已经享满了寿命,重新投胎转世了。所以虽然见不到爷爷了,但秋子墨也很替他们高兴。

    但是爸爸妈妈并不知道,秋子墨也不说破,何必去打破爸妈的一片执着呢。

    于是,在除夕这天的夜里,无数寿禄未满就离开人间的鬼们,在接到了人间亲人们烧来的纸钱后,得到了一张来到人间的门票,可以暂时来到人间。

    看着爸妈在虔诚的为爷爷烧着纸,秋子墨心里不是滋味的,便牵了萨摩端端,沿着小区旁边的路,慢慢的走下去。

    鞭炮声和周围烧纸的轻微劈啪声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种诡异而祥和的氛围。

    边的萨摩狗端端和其他的狗狗不大一样,没有像其他狗那样被鞭炮声吓得嗷嗷狂叫,只是安静且沉默着,任由秋子墨牵着它走。

    秋子墨走过一个个路旁烧纸的人,他们的脸上,或带着对刚逝去亲人的悲痛,或带着完成任务的勉强,或带着对逝去已久亲人的深远却不悲伤的怀念,种种表,不一而足。

    而透过她的阳眼看去,那些烧纸的人边,三三两两的站着一两个地下的来客,带着悲伤或欣慰的表,漂浮无根的站在那里,看着他们已经阳两隔的亲人。

    一只全花白的中华田园猫(咳咳,就是野猫),无意中路过,看到路旁的异样,喵的长叫一声,飞快的跑走了。一下子窜入黑暗,再也不肯出来。

    还有的鬼,拼命的对着自己的亲人做着手势,试图用手去触摸自己的亲人,却如同病房里的小三子异样,一次次徒劳的看着自己需如飘渺的手,从自己亲人的上穿了过去。

    这样的景,秋子墨在过去的数年里已经看过多次,虽然已经慢慢看淡,却始终无法释怀,无法做到无动于衷。

    她看向那整条街上最为焦急的一个男鬼,他正比比划划的对着面前憔悴但仍俏丽的年轻女子说着什么,他的满脸透着急躁,仿佛把全的力气都放在这上面了,却无法让对面的女子听到自己的只字片语。

    而他对面憔悴的女子,神恍惚,只是喃喃自语的对着火堆说着什么,恍然不见眼前对着自己的男鬼。

    那本是住在爸妈小区的一对新婚夫妇,丈夫在工厂工作,因为作失误而命丧黄泉。秋子墨是看到那女人憔悴而恍惚的在小区里行走时,妈妈告诉她的。

    秋子墨走上前去,那男鬼发现她能看到自己,仿佛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不住的对着她说着什么。

    秋子墨叹口气,静静的听着那男鬼要对着妻子的话,几分钟之后,秋子墨对着那小妻子说道“你的丈夫说,他生前给自己报了一份意外人保险,他出事之前没来得及告诉你。那保险单就放在他工厂的换衣室的柜子里,要你取出来把房贷交了,他跟你结婚时间不长,没给你留下什么,不希望他死了之后你还要卖房子维生。”

    之后秋子墨顿了一顿,说道“他说,他你,要你早点找个好男人嫁了吧,每年节能想着他点给他烧点纸就行了。”

    最后秋子墨补上了一句“我是个灵媒,我说的话,你最好是相信。回去查查他的更衣室柜子,费不了多少事的。”

    然后,秋子墨不顾那憔悴女人震惊的神态和边那男鬼连连的感谢,径直的走下了下一个火堆。

    一个瘦高的女孩子哭着跪在地上,一个同样瘦高的男子试着劝慰她,女孩子却哭得更加伤心,女孩子的旁,一对飘忽的中年夫妇相携着慈祥的看着她。其中的爸爸,伸出手来怜的在女子的头上摸了摸。女孩子似有所感,哭声停顿了一下,接着又哭了起来。

    秋子墨继续叹气,这对中年夫妇,退休之后,孝顺的女儿和女婿为他们预定了出国旅游的旅游团。结果,飞机失事,老两口葬海底。

    孝顺的女儿自责不已,觉得是自己害死了自己的爸妈,于是夜哭泣,连正常的工作都进行不了了。

    所以,这对中年鬼夫妇的眼里,除了怜,还有着几分忧虑。

    秋子墨眼睛一酸,回望望自家还在给爷爷烧纸的爸妈,就走上前去,问那对中年夫妇可有需要帮忙的。

    那对一望便知修养极好的中年鬼夫妇先是一惊,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之后莞尔相视一笑,谢过秋子墨之后,表示不需要秋子墨的帮忙“我们的女儿是最棒的,她只是暂时没想通,她一定会振作起来的!”

    一番话听得秋子墨心里发酸,连忙告辞离开了那对中年夫妇。

    只是,秋子墨忽略了边异常安静的狗狗端端,那眼神里透着股奇怪的神采,仿佛,仿佛它不是一只真正的狗……

    一路帮几个需要沟通的人鬼之间互通了信息之后,秋子墨接到了老妈的电话“这孩子,一转眼功夫跑哪里去了?给爷爷烧纸都不专心,快回来,回家了!”

    秋子墨应了一声,牵着端端飞跑回家。

    除夕的晚上,s市灯火明亮,时不时有各色的烟火划破黑的透亮的夜空,小孩子们拿着各色的烟花笑闹着互相追逐,大人们放着大串的大地红,还有那一朵朵飞上天空散成花朵的大片的烟火,配合着人们的欢声笑语,和着那饺子的浓香,让回家过年的人的脸上挂满了大朵大朵的笑容。

    可是,有谁知道,那一抹抹孤寂的枉死城里的灵魂,在每年一度的盛宴里,在亲人烧纸的供奉中,悄悄的来到人世间,来看看那已经永远不能再见面的亲人。

    凝望,凝望,甚至在亲人烧完纸,鬼魂们应该回去的时候,仍不舍得就这样离开,就那样眷恋的跟着自己的亲人,亦步亦趋的跟着,那样贪婪家人温暖的走着。

    门上有对联和门神,它们进不来屋子,就那样期盼的挂在自己曾经住过的房子的窗外,透过那暖洋洋的大红灯笼,贪恋的看着屋里的亲人,看着家人的一颦一笑,看着家人觥筹交错,看着小辈儿们的憨可。即使,它们再也回不到这里去了。

    有谁知道,那一夜,有多少贴在窗户上的鬼魂,被四的烟火烧得魂飞魄散?有谁知道,有多少鬼魂,在痴痴的看到天亮之后,被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变成了一抹青烟?有谁知道,它们为了这片刻的温暖,放弃了若干年后再次轮回转世的机会?

    这就是,秋子墨不怎么太喜欢除夕夜的原因。

    当你过节的时候,请不要拉上家中窗户的窗帘,那样的话,从地下回来的亲人可能会看不到自己至的亲人;在你和家人看晚看得前仰后合的时候,心里也许会突然掠过一阵空虚的酸楚感,是的,那就是你曾经的至亲,过来在静处,默默的探望你了。

    ———————————————分割线—————————————————————————

    怎样能够获得一份完美的,荆荆不知道。

    怎样才能做到事事如意,荆荆也不知道。

    荆荆只是希望,大家能够一切都好。

    希望肥姐走好,希望看我文的大家,不要遇到像郑少秋那样的、肥姐死后连葬礼都不参加的狠心男人。

    将近十年的夫妻啊,姑且不论肥姐在郑少秋事业上的鼎力相助,光凭这十年的分,也该来送前妻最后一程吧!何况肥姐,对于郑少秋,没有一丝一毫的辜负。

    有的时候,真的觉得男人是一种匪夷所思且极度没有良心的动物。

    最后拉一下pk票吧,到月底了,马上掉出前20了,朋友们多多支持吧。从明天开始,我要被拉去做两周的文秘,给单位的员工登记什么五险一金,完全手写,唉,大家默哀我一下吧,将近200人,要补七年的记录,一个月就要写一次钱数~~两周都够呛做得完,而且,唉,居然还不给银子,这什么世道啊,实习生也不能欺负啊,唉。

    不过,只要有空,荆荆还是会努力码字的,请大家放心收藏,不会太监~~

    友推荐:魅人间,书号是168500,作者是解语那个写宛妃传的女人,这个文啊,我个人认为很马小玲,还有点生化危机的味道,好看的。我总觉得喜欢看我这个文的朋友吧,应该也会喜欢她的文。

    觉得我更新太慢的,可以去那边看看,不过还是要最我哦,**嘻嘻……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灵异女道士pk票投票直通车/a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灵异女道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