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虐待小动物的人真该死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拓拔荆荆 书名:灵异女道士
    <---凤舞文学网--->

    被清风子批得满头包却十分窝心的秋子墨从师傅家出来,上了小马六准备早点回去洗洗睡,得养精蓄锐对付师傅的魔鬼特训啊。--凤-舞-文-学-网--道旁的积雪被清理过了,马路牙子上都是一堆一堆的脏乎乎的雪。秋子墨鼻翼一动,她虽然道行低微但六识却比常人来得灵敏,一股淡淡的血腥之气飘进了她的鼻子,她下了车,在四周找了一圈,最后在马路边的雪堆上找到了血腥味的来源。

    那是一头成年萨摩耶犬,狭长的脸,雪白的长毛,看得出血统很纯,应该是英系的。形很大,却痛苦的蜷成一团,白色的长毛上血迹点点,秋子墨走近却没见那狗动弹。秋子墨伸手探探那萨摩耶的鼻息,微微的还有点气,估计是晕过去了。

    秋子墨叹口气,回走过车子,打开车门,然后走过去抱起那大狗,还真沉呢。抱起来的时候狗上微微一颤,秋子墨眼神下移,随即狠狠的咬住了下唇,那狗的一条后退,软软的耷拉着,一看就知道是断了,上面还带着血,显然是人为的。秋子墨小心翼翼的抱着大狗放进了后座,拿出个止血符拍了过去,将大狗放得稳稳当当之后,拿起电话拨了个号“高姐姐吗?我是子墨,我捡到只萨摩耶,伤得很重。。。”

    一个小时之后,高扬的宠物医院里,秋子墨带过来的那头萨摩耶躺在留察室里,断腿上了夹板,上的几处伤口也处理抱扎好了,刚打过镇定剂睡得正沉。高扬倒了杯水给秋子墨“腿部骨折,应该是钝器打的,致命的是脖子上的伤,这狗差点被勒死,和饭店杀狗的手法很像,它没死算命很大了。如果你再晚带过来半个小时,估计不是冻死就是血流光了。”“真他妈不是人!”秋子墨狠狠的爆了句粗口,紧紧的掐着高扬给她的水杯,仿佛那是一个人的脖子。秋子墨朋友不多,高扬是秋子墨以前在流浪狗救护中心做义工时认识的,大秋子墨三岁,那时两人都还是学生,后来高扬自己开了家宠物医院,生意还不错。

    “高姐你说那些人怎么那么没良心,这么可的动物他们也下得去手!高姐,这只萨摩耶血统很纯吧,应该很贵啊,为什么会有人下这种狠手啊?”高扬叹了口气“这只萨摩血统是很纯,可能是竞争对手想杀了对方的萨摩耶种公吧。--凤舞文学网--秋秋,现在这样的人太多了。你看妞妞,到现在也不敢见人,除了我,见到生人就哆嗦。”她伸手指向留察室一角的一只斑点狗。

    那斑点狗秋子墨知道,是半年前送到高扬的宠物中心的,先是被主人用开水烫过,然后从五楼上扔了下来,送过来的时候全溃烂,没有一块好皮,肋骨断了三根,只剩一口气了。高扬费尽了力气才把它救活了过来,半年多了,仍然见到人就害怕。

    秋子墨看着那只上没几块好皮的斑点狗叹了口气,伸手抚了抚一只歪歪扭扭朝着她走过来的小牛猫,这小牛猫叫娜娜,是独眼,所以走起路来总是歪向一边,是被人用烙铁烫瞎的。刚送来的时候很可怜,虚弱得连叫都很小声,后来被高扬照顾得很好,开始变得很好看,而且好像忘记了人曾经多么残酷的对待过她,格很黏人,是高扬宠物医院里的亲善天使,谁来了都凑过去蹭着人裤腿要摸摸,可得很。

    记得网上那段虐猫视频刚出来的时候她和高扬都很愤怒,还帮着那些网友一起查过虐猫女人的具体资料。虽然已经不是那年少轻狂的时候,但见到有虐待小动物的事,她和高扬都还是很气愤。

    “秋秋,等下你带着萨摩耶回去吧,我这宠物多,它又有外伤,我怕会交叉感染。镇静剂还没过劲之前你把它带到家里安置好了,等它醒了再挪动会疼的。”“哦好的。”秋子墨坚持交了诊费,又细细的记下了高扬交代给她的看护的注意事项。她谢绝了高扬要给她的笼子,笑话,她堂堂一个茅山派的弟子,论法速度她比不上几个师兄,难道还比不上只狗么?“安啦安啦,如果被咬了我就过来打狂犬预苗好了!”她大大咧咧的跟高扬说,然后就带着萨摩耶回了家。

    回到家已经快到午夜了,秋子墨拿出了以前心血来潮练瑜伽时买的隔凉垫放在客厅离卧室近的那边,又拿了个小被子铺在上面,抚平了之后小心的将萨摩耶抱着放了上去,真沉啊。怕能有四五十斤呢。然后拍拍萨摩耶大大的狗头,狗狗啊,以后你就要和我一起过子啦,要乖哦!

    洗过澡回到屋里躺下,秋子墨一边寻思着明天要把车子送去清洗,一边想着她和清风子怎么认识的那些事。她和清风子认识是很偶然的,上初中的时候,她从学校到家里的路上要经过清风子摆摊的那个天桥,小时候的她什么也不懂,放学早了,就会溜达到天桥听那些老爷爷们说些周易八卦的东西,会蹲在一旁看老爷爷们给路过的人算命。

    那时候的清风子对她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个很和蔼的老爷爷。后来接触得多了,清风子就告诉了她一些如何锻炼体的方法,她好奇就跟着练练,没想到学校组织的长跑比赛上瘦小的她居然跑了第一,现在看来,那些锻炼的方法都是茅山道术的基础入门,是五术中“山”里的筑基的内容,得了第一秋子墨高兴得很,小小的心里觉得这个东西是好东西,之后就这么懵懵懂懂的跟着清风子以锻炼体的形式学了有三年,直到她高二那年开了阳眼为止。

    秋子墨现在还清楚的记得自己拥有了阳眼的那天,那是高二的时候,秋子墨的智齿长得很早,智齿长出来的那几天她总是牙疼,头也晕晕的,爸爸妈妈带她去医院看过几次也没什么好办法,就只好着。之后有一天快放学的时候,她突然发现班主任老师的后多了一个小小的影,那个影稍微有一点模糊,就那么紧紧的跟在班主任老师后,那个小孩不是班级里的任何人。小孩子后来回头看到秋子墨正盯着他,便回了恶狠狠的瞪秋子墨。

    下课铃响了,秋子墨收拾了东西匆匆的往家跑,那小孩就离开了班主任老师改成紧紧的跟在秋子墨后,秋子墨一回头,他便会狰狞的对着她笑,秋子墨吓得哇哇大哭,迷迷糊糊的就跑到了天桥下了。

    那天天桥下算命的老爷子们很少,秋子墨一头扎进当时她还叫陈爷爷的清风子怀里,觉得躲在那里就安全了,陈爷爷平常总是笑呵呵,那天面色一沉,双手画了个她看不懂的符号,沉声道“区区小鬼也敢白天作怪!”然后双手一挥,也没见陈爷爷做什么,那一直跟着她的可怕小孩就不见了。

    陈爷爷哄好了一直在哭的秋子墨,细细的问明了当时的况,知道了秋子墨是因为长智齿才突然开了阳眼,智齿是个很神奇的东西,经常有人是长了智齿之后才开启了以前自己没有的某些能力,秋子墨就是这样拥有了能看见鬼魂的能力。之后陈爷爷便收了秋子墨做自己的关门弟子,听说,陈爷爷是茅山道士里很厉害的一个人呢。谁会想到当初那么道骨仙风的清风子,其实骨子里是一气死人不偿命的老顽童呢?真是遇人不淑啊遇人不淑!

    清风子以前的徒弟都是男的,严格的训练是少不了的,平常清风子是连个笑脸都不轻易给徒弟的,可他到了快六十岁才收了秋子墨做关门弟子,对着这么个有着阳眼的滴滴的女娃娃,清风子就是硬不下心来大声呵斥。

    看到她时不时的被个寻常鬼物吓得泪花连连,怯生生的往他怀里一躲,清风子的一颗心就软了下来,对待她也就有些松懈,所以秋子墨学了六七年道术,道行还只是七七八八。人常说隔辈亲隔辈亲,现在的孩子多半是被爷爷惯坏的,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吧。

    秋子墨蹲在地上,摸着萨摩耶长长软软的毛,过去的事就那么一点一点的浮了上来,一晃好多年过去了啊,那个当年被一个小小的童鬼都能吓到小女孩,现在虽然不是什么厉害的角色,也是一个能和妖怪过上几招的女道士了,呃——虽然那妖是被封印了的。

    起查看了一下客厅里的结界,秋子墨放心的关了灯,她可不想第二天起来看到客厅里的符咒和吉祥用品制作的原材料被带回来的狗狗弄得一团糟。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灵异女道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