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捉取黄獐子(下)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拓拔荆荆 书名:灵异女道士
    <---凤舞文学网--->

    书生一家急得团团转,门外跪着的黄獐子又是撵也不走,最后只得又去找那阳先生,谁知那阳先生竟说自己只会画符不会捉妖,要他们来找江南和半安的师傅。--凤舞文学网--那书生一家便连忙去找了江南和半安的师傅,师傅便派了江南和半安过来。

    江南和半安从后门进了书生的家,听过书生的讲述,江南细细的看了看那孩子,虽然已经用催吐药吐去了大部分毒素,但仍然有部分残留在孩子的体内,孩子的小脸还是微微发黑。江南和师傅学过一点岐黄之术,探查了孩子的状况,心下安了一半,挥手渡过去一股真气,孩子的脸色立时好看了许多。看得书生一家连连惊叹,恳求江南继续施救。

    江南却将大手一挥,“还是先处理了那门外的黄獐子再说吧,你们意下如何?是放是杀?”

    那恶毒的大老婆抢声道“当然要杀,这等妖孽,留着后必生祸患。”

    公公婆婆对视一眼,没有出声,默认了儿媳妇的说法。

    江南再将眼光扫向那书生,那书生面上似乎有些不忍,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最后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看得半安暗地里捏紧了拳头。江南得到了确切的答复,便和半安来到了正门。

    那黄獐子幻化成的女子还跪在那里。半安掐指算算,从被认出了妖体到书生家里请人来捉妖,怕是也有一两天了。这妇女,竟就这样跪了这么许久?再抬眼看看那女人额头上的血,分明是磕头磕出来的,半安心下立时便生出了不忍。边的江南,见到那妇人,也是微微一颤。

    那妇人生为黄獐精,对道家之人最是敏感,看到江南和半安,就猜到了他们的来路,看到江南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就知道比自家道行高出的不是一点半点,但那妇人却不逃跑,仍只是跪在那里。

    “小女子自知为妖体,不该和我家相公厮缠,但可怜我那孩儿无辜受累。求两位仙长能够放小女子进去,小女子只求能救得我家孩儿,便心满意足。待我家孩子平安之后,随两位仙长如何处置,小女子没有半句怨言。”说完了便不住的磕头,只磕得那额头再一次血模糊一片。--凤-舞-文-学-网--看得半安直拽江南的袖子。

    江南看了片刻,开口道“你不过是个小小的黄獐子精,50年不到的道行,如何救得了那孩子?”

    那黄獐子精听江南开口,似乎有望。赶紧答道“小女子内丹初成,以内丹相救,定可保我孩儿命。”

    “那你的道行可是会大大损减。”

    那黄獐精听了江南的话,连忙摇头“小女子只求能救得我孩子万全,道行可以再行修炼,只求仙长能够开恩,让我去救得我那苦命的孩子!”

    江南听罢对那妇人说,“你随我来。”便带着那妇人往宅院里走,说来也怪,那满宅的符咒,在江南的带领下,竟然没有对那黄獐子精造成什么影响,(秋子墨道:你个死老贼,活着的时候就闯结界啊你)书生一家刚待阻拦,被半安眼睛一瞪,硬生生瞪了回去。

    那妇人进的屋子里,看见上那脸色发黑的孩子,哭着叫声“我的儿啊!”便扑了过去,书生尖叫着就要从那妇人手里把孩子抢回来,江南却是不让。

    只见那妇人将怀里的儿子轻轻放下,闭上双目,从口中吐出颗青色的内丹。那内丹在小小孩童的面上徘徊不去,那妇人施法捏了几个手印,便见自那婴儿的上,自下而上的出了一股子黑气。从脚底板开始,直到头上,从百会里汇成一股涌出,被那青色的内丹尽数吸了进去。

    那黄獐子精内丹受到如此侵蚀,早已摇摇坠,却坚持着将那股子黑气吸得点滴不剩,才勉强收回了内丹。内丹刚刚入肚,那妇人就如同遭到了重击,子一下子瘫软在地,从人形变成了黄獐子的原型。

    江南上前,将孩子检查了一下,说道“孩子已经无恙。这孩子虽是妖怪所生,但通体没有妖气,和常人无异,以后也不会妖化,你们放心的养着吧。这孩子面相颇好,大耳宽厚福泽绵绵,后在学问上会有大成就,家里的富贵,是要倚仗着他了!”

    一席话说得书生一家喜笑颜开,见孩子没了事,便拿了那封好的花红钱给了江南和半安。江南信手提了那黄獐子,说是他会处理,那书生看也不看,说这妖物赶紧拿走才好,气得半安又暗自咬牙。江南揽了半安,告辞了千恩万谢的书生一家,便一起出了门。

    书生家送别的人刚刚不见,半安便连忙扯了江南的袖子“师兄,你总不是真要杀了这黄獐子吧?”

    江南微微一笑,带着半安出了城门,到了一个僻静的破庙,才停了下来。

    江南轻轻放下手里的黄獐子,渡过去一缕真气,那内丹受创的黄獐子便幽幽转醒,见眼前是江南和半安,便挣扎了起感谢江南许她去救自己的儿子。

    半安因为也是妖体,对这黄獐子精很是同,忙拉了那妇女在一旁坐下休息,那黄獐精望着江南,却不敢坐。

    江南望着那面色泛黑的黄獐子精,知道她内丹中毒已深,暗暗叹了口气,对那黄獐子精说道“把内丹吐出来我看看!”

    黄獐子精却微微一愣,那内丹乃是一个妖怪的根本,就如同人类的心脏,一旦交予了别人,就相当于是将命拱手送人了一般。但转念一想,江南的道行高出自己许多,自己这条命本来就是捏在江南手里的,便乖乖的吐出了内丹。

    青色的内丹上,隐隐可见围绕着一股子黑气,江南仔细端详了半响,对半安喊道“师妹,将内丹托住,但是不要碰到!”

    半安听了欢喜的答应了一声,知道师兄要出手救这黄獐精了,便扇起背后的两对小小翅膀,小心的控制好力度,那青里泛黑的内丹便在空中稳稳的打起了旋转。

    江南双手不停,就像是摘棉花一般,从那内丹表面上,抽丝剥茧的抽出了一根根的黑线,却小心翼翼的不碰到那内丹,只是将内力灌注在手上,片刻之后,那内丹表面的黑气便被江南摘了个干干净净。

    江南仔细看过内丹,确定上面没有黑气了之后,半安便停了扇动翅膀,让黄獐子精把那内丹吃了回去。

    黄獐子精吃了那内丹之后,发觉上面的砒霜已经被清理得彻彻底底了,知道是江南救了她命。感激的再次倒头便拜,只是还没拜下去,就被半安拉了起来。

    江南将手中的黑线捏了又捏,最后捏成了一个不到指甲那么大的小砒霜团儿,挖了个坑给埋了。然后劝了那黄獐子精一番,告诉她那家的结界森严,要她如果想儿子的话,要等得她儿子出门的时候偷偷望望就好了。

    然后掐指算算,告诉她,二十年后,她儿子中举及第之后,她和她儿子还能相见,要她静心修炼,小心不要被方士捉到,等到二十年后再去找儿子相认。

    这黄獐子精本因丈夫的薄,又兼失去了儿子,正心灰意冷,听到江南的话,不由得心头希望大起。半安又安慰了她几句,最后黄獐子精才千恩万谢的走了。

    半安见黄獐子精走了,便腻上了江南“师兄,就知道你最好啦,不会杀那獐子精的。不过,那黄獐子精的儿子,真的会和正常人一样么?”

    江南微微一笑“呵呵,也没什么不同,就是罢了。”

    “啊?”半安大惊,看到江南局促的表,才知道师兄是在捉弄自己。气得她狠狠给了江南一拳,“不理你了!”

    江南便哈哈大笑出声,和着半安少女的嗔,传出去很远很远。

    一双眼睛,在不知名的地方看着他们两个,露出了讥讽的笑容……

    ——————————————————————————————————————

    节又到,中华大地,有钱飞机,没钱站票。望长城内外,大包小包。大河上下,民工滔滔。早起晚睡,达旦通宵,与票贩试比高。须钞票。

    看人山人海,一票难保。车票如此难搞,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昔秦皇汉武,见此遁逃;唐宗宋祖,更是没招!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好骑马往回飙。

    呵呵,这是发上来逗大家一乐的。这是今天的第二更,还欠大家一章,我继续码。今天实在码不出三更了,对不起大家!

    求pk票,下面的文只差一分就赶上我了~~哭~

    下面的图片链接,直接点就可以投票了。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灵异女道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