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捉取黄獐子(上)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拓拔荆荆 书名:灵异女道士
    <---凤舞文学网--->

    江南和半安的师傅话语不多,但吃穿用度颇为讲究,家里的院子不大,却是找了当时最著名的建筑匠师设计的,家里的摆件饰品,极尽奢华,连吃的都是给皇帝做饭的御厨做的,味道好到常常撑得江南和半安五心朝天。--凤舞文学网--一间小小的宅子,上下算算,怕是万两纹银都买不下来。而听半安说,师傅这样的宅子,在各地少说还有个十几座。

    江南跟着师傅前后有三四年多,除了传授些必要的修炼的法门,师傅是不跟江南还有半安说话的。看到江南和半安道行渐长,师傅便带了江南和半安出门,做些世人的委托。

    江南这才知道,师傅是个很有名的捉妖天师。哪家撞了妖邪,哪家闹了鬼,都会千里迢迢的重金请了师傅去。师傅很厉害,祭起一面杏黄的阳旗,一片飞沙走石之后,那作祟的妖鬼多半便乖乖的伏了诛,让江南看得很是羡慕,但也暗暗存疑,这捉妖除魔的谢礼虽多,却似乎还不够支撑师傅常的奢侈开销。

    慢慢的,江南从跟着师傅后面的小实习生转成了单兵作战的小道士,碰到些小妖小鬼,师傅便交给江南去做,师傅那边不忙的话,半安也会跟着江南一起去。

    江南看师傅捉妖捉鬼那样得心应手,早就看得手痒,但真的轮到自己上阵,也是手忙脚乱不知道怎样才好,半安跟着师傅虽然年头多些,但也没有真正亲手的捉拿过妖孽。每做一个师傅交代下来的任务,江南和半安这两个捉鬼新手,通常要忙活上好半天。

    江南手中的法器和符咒齐飞,却总会不小心打到缠在妖鬼上的半安,把半安疼得是呲牙咧嘴;半安发力那么一鸣叫,往往控制不住力道,震得那委托人家里的房子都要塌了。两人一出手,定会是一片鸡飞狗跳,往往要把那可怜的妖妖鬼鬼折磨上半天,奄奄一息了才能弄死或者捉住,但所幸的是每次还都能完成任务,没有出过什么大的篓子。--凤-舞-文-学-网--

    一的,江南和半安经验渐长,不再闹那些可笑的乌龙出来,师傅也放了心,遂将一些大一点的委托交给他们两个去做。

    这次拜托师傅除妖的是一个大户人家,家中的丈夫进京赶考,在那东厢房挑灯读书的时候,进来个巧笑姗然的俏佳人,红袖添香暗夜添茶,一来二去,就和那书生滚在了一起,从红袖添香变成了红袖暖

    然后呢,和无数的故事一样,书生没考上,名落孙山了之后,因为得了那如胶似漆的美眷,那落榜的难过也削减了不少。和佳人商量过后,就带了美人一同回了家。

    家里的大老婆先是十分气愤,和公婆说小话说是怀疑那女人来历不明,又在婚前就和丈夫苟合,端的不守妇道,但公婆见那女人美丽非常,楚楚动人招人怜,又见儿子喜欢那女人喜欢的紧,就不顾大老婆的反对,纳了这个媳妇入门,给儿子收做了二房。

    这女人嫁给了书生之后安分守已,侍奉老人持家务,识大体懂规矩,大娘时常刁难她,她也安之若素。肚子倒也争气,不到一年就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大儿子。这下子公公婆婆高兴得要命,书生对她也是更加喜,一个月有半个多月都歇在她房里。

    这下弄得那大老婆又妒又恨,那新纳的小妾在家里如鱼得水,自己的丈夫对自己一天天冷淡,那小妾竟然又生了儿子,眼见着公公婆婆对小妾也一天比一天宠。大老婆就如同被鬼迷了心窍,偷偷的去那药店买了砒霜,下在那给新媳妇用来下的鲫鱼汤里,没成想没药死那新媳妇,倒是把那新媳妇药得显了真,原来是一条细头细尾黄獐子。

    但见那黄獐子倒在地上翻滚了片刻,似是很疼的样子,但是那能毒死好几个的砒霜,竟然对它没什么效果。过了一会儿那黄獐子缓过了劲儿,竟然人立而起,口吐人言,说她是京城外修炼成精的一头黄獐子,因为慕书生的才华才委下嫁,绝没有害人之心。

    书生一家看到新妾是妖精所化,早已乱成一团,那书生也吓得瘫倒在地,早已经不顾念什么夫妻之,只是嚷着家丁过来,赶紧打死那成精的畜生。

    几个家丁拎了棍棒哆哆嗦嗦的上前就打,那黄獐子虽然已经成精,但刚刚吃了那砒霜之毒,虽然没有大碍,但也是肢体酸软使不出劲儿来,竟然被那凡间的棍棒打得口吐鲜血,还是下手的家丁里,有的念着平里这位小妾持家时待他们的好,才没有忍心下那杀手,这黄獐子才得了线生路,慌忙的冲出府第,逃了条命去。

    书生一家赶紧找了个阳先生,将自家府第用符咒封了个严严实实,待那阳先生拍着脯承诺那黄獐子再进不得家门作祟,才算罢休。然后开始讨论这黄獐子所生的儿子到底该留是不留。

    那正房因为无意中试出了小妾的妖,觉得自己成了护家的功臣,又不肯留那黄獐子的子嗣在家里,嚷嚷着说这孩子是妖孽所生,留他不得。

    那公公横了自家媳妇一眼,却不说话,心想这样恶毒的妇人给小妾能下砒霜,说不定哪天忤逆了她,就能给自家人也来这么一下子,说不得,过了这阵子还是想办法休了她才是上策,但这恶毒妇人的话说得倒也有道理,这孙子现在看着白白胖胖十分可人,谁知道长大了之后,会不会变个黄獐子就蹿进那林子里去了。

    那书生想法却是和自家的爹爹不同,老婆可以换,儿子却是自己的。看那吐着口水玩的白胖儿子,当爹的总也不相信那儿子会变成妖孽,是以坚持要留下。书生的娘平里最疼的就是这个小孙子,今天看到儿媳妇在面前变成了黄獐子,虽然吓得到现在还双脚发软,但孙子可没什么过错。

    于是,家里的四位说的上话的重量级人物分成两派,开始就自家孙子(儿子)的去留问题展开了激烈而持久的讨论,没有人发现那上的小小婴孩没有饿得哭出声来,小小的一张脸上竟然微微的泛出了黑色。

    这场旷持久的争论还没有讨论出个头,只一天功夫不到,那黄獐子竟然去而复返,想潜入书生家的时候,被满墙贴得花里胡哨的符咒拦下弹飞。

    潜入不成,那黄獐子便化形跪在书生家的门前,说是自己毒发前曾经过一次孩子,估计那砒霜之毒借着自己水宝宝也喝了些许,自己是妖怪之不求再和书生厮守,只是那砒霜是无解之毒,希望能将那孩子抱出来交给她解毒。解了毒,她便会离开,再不来打扰。

    那黄獐子化成的小妾哭得字字啼血,磕头如捣蒜。书生一家赶紧入了内室抱起孩子一看,果然小脸泛黑喘气吃力。急得家里人火速去找了大夫前来,大夫来看,说果然是砒霜中毒,这等毒素,只能缓解,孩子太小,没什么有效的法子。说着只开了些催吐的药方便走了。

    那药方喝下去之后,小娃儿便开始不住的呕吐,不大会功夫就吐无可吐,开始吐起了黄色的胆汁,一张小脸更是如同金纸一样没有人色。

    —————————————道歉的分割线—————————————————————

    呃~昨天呢,一醒来,发现是下午4点半了,掐指一算,我睡了将近20个小时,起来之后,可能是睡太多了,浑浑噩噩飘啊飘的~直到现在,一个晚上,俺才码出了五千字来,再次抱歉,我努力码字还债~

    今天,两更是肯定的,晚上七点左右更,如果能再码出三千字,就三更把债补上,请朋友们注意查收。

    呃~恬不知耻的某人,再次爬过来要pk票票~俺的前一名离俺就差10分,俺好怨念,给我票票吧~大大们!mua~

    下面的图片链接,就是投票地址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灵异女道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