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三子回家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拓拔荆荆 书名:灵异女道士
    <---凤舞文学网--->

    元旦将至,秋子墨的吉祥小店生意火爆,五路财神符、生意兴隆符,逢赌必胜符供不应求,出门的人多了,连防盗贼符都火了了起来,要的还都是快件,秋子墨一天早中晚跑三趟邮局都弄不过来,恨不得能住在邮局里。--凤舞文学网--

    小三子最近安静了许多,秋子墨就索将他放在了家里。他法力低微连个符咒都拿不起,秋子墨也不担心他会闯祸。

    看着秋子墨忙得脚打后脑勺,小三子也不好意思提要回家的事,只是每天秋子墨忙得出了汗,小三子就在边上拿着自己的破袖子扇啊扇,等秋子墨忙完了就小狗一样蹲在秋子墨脚底下,眼神渴盼的看着秋子墨,把秋子墨搞得及其无奈。

    这一天,秋子墨忙过了一个上午,擦擦脑门上根本没被小三子扇下去的汗,“三子,别扇了,姐今天带你回家。”

    小三子家就在本市,小学一直到大学,一直在s市就读,家中还有一个姐姐。小三子从小备受宠,不说生惯养也差不多,格多少就有那么点懦弱,上了大学,交了个女朋友就当成了是女神,处了两年那女孩提出分手,小三子磨磨唧唧纠缠了许久,女孩见小三子纠缠不休,直接找了个新男朋友在小三子面前挎着胳膊走。

    本来不是多大个事,年轻人一辈子谁没个失恋的时候人家樱木花道,失恋那么多次,第二天事过了照样没心没肺那么的茁壮。可小三子不,一下子想不开,脑袋一,爬上八楼就跳了下去。据说那还是两人当初一吻定的地方。结果现在小三子人不人鬼不鬼,那女孩据说受了刺激也休了学。

    唉,现在的年轻人,搞不懂啊!秋子墨顺着小三子所说的地址,找到了小三子的家。

    三子的家在一个高级住宅群里,门口的警卫像《天下无贼》里似的,看到秋子墨的小马六拦都没拦一下直接放行了。小三子家庭条件不错,秋子墨敲门进来的时候,啧啧小赞了一下,要是她生在这家里,她可不舍得死。--凤-舞-文-学-网--

    她称自己是小三子的学姐,(其实也确实是,秋子也是l大学毕业的)过来拜祭一下小三子,于是便顺利的被让进了屋子里。此时离小三子故去已有月余,家里仍是香案高摆,火烛缭绕,小三子一张稚气而阳光的脸,就那么被放大成黑白的摆在了供桌上。

    秋子墨有那么一瞬的失神,小三子已经在白金手镯里狠命的撞,秋子墨一愣,一边和小三子的姐姐说着话,一边不着痕迹的把小三子从手镯里放了出来。

    小三子的爸爸斜倚在客厅的靠背椅上,听三子说,他爸爸以前精神头很好,晚年丧子让老人家打击很大,此时眼珠浊黄,眼神发呆,连秋子墨进门都没有起来打个招呼,抱着手瘫在椅子上,看着小三子的遗像,一言不发。

    小三子迅速的在屋里扫视了一圈,揪了秋子墨的袖子急急的问“我妈呢?我妈呢?”

    秋子墨会意,和三子的姐姐问起,三子的父母是老来得子,三子的姐姐比三子大了快十岁,从小最是照护这个弟弟,弟弟没了,爸妈年岁大了经受不起,这一个月来的事都是她在撑着。她脸色憔悴,黑衣黑裤显得越发瘦削单薄,和秋子墨絮絮的讲着些三子小时候的故事,说着说着便红了眼眶,听秋子墨问起妈妈,更是眼泪都要掉了下来,“妈妈知道三子没了,一下子就晕过去了,这一个月一直在医院,连葬礼都没有参加。”

    “妈本来体就不好。”小三子眼神恍惚,喃喃的说道。秋子墨叹了口气,告了辞,带了三子去看他妈妈。

    市立医院里,秋子墨挂着隐符进三子妈妈的病房。三子的妈妈静静的躺在病上,那是一个即使在病中仍然很慈祥的老妇人,手上挂了点滴,刚刚睡去,眉头紧缩,嘴角抽得紧紧的,眼角还挂着一抹泪痕。

    秋子墨拉紧了特护病房的窗帘,放了三子出来。三子一见到上憔悴的妈妈,再也忍不住,扑倒在妈妈上痛哭起来。只是,三子那没有实体的体,根本没办法触碰到妈妈,三子哀嚎着,不断的拿头往地上撞,而撞到的,却只有虚无。

    三子的妈妈似乎有所感应,缓缓的睁开了眼“三子?”她轻轻的唤着,向四处张望。

    “妈!”三子见妈妈睁眼,更是拼命的伸手想要抱住母亲,却只能无助的看着自己的手,穿过母亲的体。

    三子缩回手,看着自己摔得支离破碎的体,不断的揪着自己的头发,以头撞地,生养自己的母亲就在眼前,那一双抚慰自己长大的的手,那温暖的怀抱,那慈祥的眼。母亲一声声唤着自己的名字,却看不见自己心的儿子就在眼前。

    秋子墨再叹口气,从自己入道士这一行,不知道看到了多少的生死别离。即使再不舍,死去的仍然已经死去,阳永隔,再放不下,也要割舍,如果寿禄尽了固然无奈,只是,她永远都不懂,为何会有小三子这样的美好年华的少年,自甘放弃自己宝贵的生命。茫茫天地,要修得一世人,不知道要积攒多少的德才够,可就是有人,不懂珍惜,白白放弃。

    心里恨着小三子轻言放弃生命,秋子墨手里却捏个老君指,念了个咒,便见小三子摔得如同破布一样的鬼变成了生前翩翩少年的英俊模样,飘渺透明的体也变得实质化起来;秋子墨再将牛眼泪往小三子母亲眼皮上一抹。三子向着母亲跪扑过去,三子母亲也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颤抖着抱住了儿子,老泪纵横,即使是做梦也好啊,儿子终于回到自己边了。

    秋子墨默默退出屋去,将病房留给那一对已经天人永隔的母子。

    扔出一道隔音符封住了病房,免得护士过来破坏小三子母子相聚,秋子墨感慨万千。人,为什么总要到失去了之后才懂得珍惜呢?子孝而亲不在,多么简单的一句话,为什么一定要到不能挽回了才能体会呢?

    秋子墨掏出手机“喂,妈呀,我啊你宝贝女儿,老太太你想我了没?我晚上回家吃饭啊,我要吃糖醋排骨……”

    良久,小三子抹着眼泪走了出来,那股新鬼初死时的执念已经然无存,神态已经和常人无异。

    “三子,你现在心结已解,但投胎时间已经错过,我在地府户籍所没有熟人没办法帮你。现在两条路,超度你,你就可以摆脱这永生的折磨。不是我吓唬你,活很久还没事做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或者你修炼,如果好的话可以修炼成鬼仙,你自己选吧”

    “姐,我什么都不懂,没有你我早魂飞魄散了。以后我就跟着你混,你让我干什么都行,我什么都不求,只要能经常的看看爸妈就行。”小三子抽抽鼻子,一哽一哽的说。

    “三子,我天生阳眼一天见的鬼不比人少,如果个个去管不如去开家慈善机构。但道家讲究缘分,那天你新死神智不清,却执意跟着我走,就是你我的缘分,我也一直让你管我叫姐。你的一声姐不是白叫的,不会给你亏吃,你不懂姐就替你决定了,你修炼吧。鬼的修炼我不懂,等我的师傅回来,让他帮你找几适合你修炼的方法,你也可以常回爸爸妈妈还有姐姐。”

    小三子还是孩子心,听到这里扑上来抱着秋子墨就是一口“mua~姐你真好!”

    秋子墨习惯成自然的一把将他扔到一边,擦擦脸上根本不存在的口水,“走,姐带你回我家,吃好吃的去!”小三子一听欢呼一声,不等秋子墨招呼,就颠的钻进秋子墨的白金手镯里了。

    后的病房里,三子的母亲再次沉沉睡去,眉头舒展,脸上露出了失去儿子之后难得的笑容,儿子刚才来看过自己了,儿子精神看起来不错,气色也好,还答应自己会常回来看看。不管是真是假,儿子是人是鬼,只要儿子过得还好,就好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灵异女道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