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幻魔无天-2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浪漫爱人 书名:江山·美人
    <---凤舞文学网--->

    “咚咚咚咚!”震天的战鼓又敲响了,五千逆军排着整齐的队伍来到了龙台城下。--凤-舞-文-学-网--单铁勇令偏将刘长寿上前搦战。

    刘长寿便提了一条大刀,催动战马向前……

    此时逆军大阵距龙台城下尚有半里之遥,而前方一箭之地便是那个“大锅盖”的边缘了。从“大锅盖”再往里才是龙台城墙。

    刘长寿现在已经站在“大锅盖”的边缘了,他歪在马上,先往城上望了望——城上一个本兵也见不到,空空,就象一座死城。

    如果城上有本兵,或者冲来一员敌将迎战,他反倒没有这么紧张,大不了厮杀一场就是。可是眼前这死气沉沉的景象却让他有了一种莫名的不安。他将目光从城上收回来,打量着眼前似一层纹动的水波的结界……

    可能是打娘胎里出世第一次见到这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一个庞大无比的透明大罩子从天上直罩下来,将若大的一座城池罩住,仿佛一个巨大的“水锅盖”罩在天地间,“水锅盖”上反着诡异的七彩光芒,间或有一道闪电缭绕在“锅盖”边缘——如果不是这时不时窜绕闪现一下的闪电,还真让人无法相信这个透明的大罩子竟然会是一个凶恶无比的邪阵!

    刘长寿象鸡瞅蛇一样盯着眼前的“水波”出了好一会神,既紧张又好奇兼害怕——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后来他见这“水波”也没什么古怪,便大着胆子用手中的长刀戳了戳——他原以为会有戳在牛皮或者绳网之类的感觉,因此做好了迎接反弹的准备。谁知那大刀片一戳便戳了过去,完全没有任何阻挡或者反弹,反倒让刘长寿吓了一大跳。

    “他妈的,什么‘幻魔刁邪阵’?这明明就是糊弄老百姓嘛,欺负我是农民是不是?”当即催马向前,一头撞入“水波”中……

    逆军众将士看见的却是刘长寿兀地没入了空气中,先是不见了头,接着是两个肩膀和上半,再是大腿和马的子,最后见到的是他的马——然后马尾巴一甩,连人带马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众将全都目瞪口呆——此时“大锅盖”的两侧没有任何变化,仍然可以一眼从这边望到那边,直望到龙台城墙。

    但是从龙台城墙下直到大“锅盖”的外缘,除了空空的旷野,连个鬼影子也没有!

    刘长寿连人带马就这样从逆军将士的眼皮底下消失了!

    单铁勇惊愕之下仍然催马上前——他也来到了那“水波”的边缘,想要看个究竟……

    忽然间士卒的喊声大起,单铁勇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扑!”那“水波”内忽然抛出无数的血,尽数洒在了单铁勇的上,将单铁勇淋成了一个血人!

    单铁勇下意识地催马后退,“啪嗒”,怀里早落入了一物,滴溜溜似个浑圆的球——他定睛一看,哪里是球?分明就是刘长寿的首级!

    单铁勇大惊,慌忙向后退了一箭之地,冲那邪阵内大叫道:“你们算什么武士?有本事不要躲在乌龟壳内暗算坏人,出来与你单爷爷大战三百个回合!”

    “哐哐哐……”后阵却敲起了收兵锣……

    当晚,逆军大营里气氛沉重,单铁勇言道:“今我正要进兵,元帅为何鸣金收兵?”

    柳云飞道:“此是军师意思——军师看出此阵险恶异常,为避免士卒无端送命,故此鸣金收兵。--凤舞文学网--”

    石明亮阳怪气道:“那这仗也不用打了,怕死人嘛,大家都回家抱老婆孩子去!”

    高应龙道:“请有些同志注意自己的发言,不要在这里讲怪话!如今大哥大嫂心殇未愈,不能领兵打仗,破敌全靠诸位弟兄同心协力!”

    屈胡子道:“全东荒都拿下来了,就剩此一座孤城、七、八千敌寇,本来旦夕就可拿下,这倒好,敌人弄出一个邪阵,倒把咱们都给难住了,俺老屈心里就是郁闷!”

    小将杨银忽然道:“军师不是有‘左道之术’吗?何不请军师用‘左道之术’破之?”

    孔军师道:“本道人重申一遍,那是正道,不是‘左道’!不过本道人的道术在夷州时就已用尽,无力乏天,奈何奈何?”

    单铁勇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贤宝道:“你是修真之人,可不可以用修真之法破掉敌人的邪阵?”

    单铁勇的话立刻将所有的目光都吸引到了贤宝上。

    贤宝的脸色有些泛红,呐呐道:“我和嫂帅自从被陈三仁那个狗贼用吸灵吸去灵力后,实已失去修真之术,虽然云妍姐姐杀死‘犴兀马’,为我和嫂嫂夺回了灵丹,仅能维持普通的真气不散,而达不到使用修真之术的境界也。”

    众将全都如一个个的皮球泄了气:“那,咱们岂不是成了狗咬刺猬无从下嘴?这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其实还是有办法的……”一个声音忽然打破了沉寂。

    众人扭头一看,原来是云和贤杰一前一后走进了大帐。

    众人大喜,一齐叫道:“大哥,大嫂……”

    贤杰、云微笑着向众人示意。

    看到贤杰夫妻俩露面,众将顿时如吃了定心丸,仿佛破阵已经不是什么难事了——这说明他们夫妻二人终于从悲伤中站了起来,又能指挥打仗了。

    云道:“贤宝妹妹说得有道理,我等修真之术仍未恢复,以修真破敌邪阵显然未可行。不过,我们可在敌阵对面布下一个‘英灵回魂’大阵,招幡接引历次战死诸将士之英灵,借英灵战魂庇佑,可破敌顽阵!”

    “什么‘英灵回魂大阵’?英灵战魂庇佑?”众将皆丈二各尚摸不着头脑,以为云在说胡话。

    试想,人死之后,形体既散,化泥化尘,其灵也自散去,或堕入轮回,或归入神位,或到达异世……用最通俗的说法,就是变成了“鬼”,和人世阳两隔,如何还有什么“英灵”?所谓“英灵”,也不过是人们寄托哀思的一种慰藉而已。但云竟然说得跟真的一样,这怎不令众将惊讶?

    就连一向以“道士”自居的孔亮也对云的说法产生了怀疑。

    贤杰道:“妍妹所说句句是实,就请军师和诸将按照妍妹所说去做,定能大破敌军而!”

    “妍妹”?众将这下不止是震惊,简直是怀疑自己的听觉出了毛病!看来不是贤杰两口子疯了,就是他们全体将士疯了!

    明明是云站在他们面前跟他们说话,贤杰竟然称她为“妍妹”,这真的让人有点恐惧……

    贤杰看出了众将的疑惑,解释道:“诸位勿惊——她确是云妍无疑,只不过,她的灵魄现在暂时占据了她姐姐云躯而已,攻破敌阵后,她自当退归神位……”

    众人越听越糊涂,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贤杰的意思分明是说云妍的灵魂现在竟附体在她姐姐上!也就是说,现在和他们说话的竟然是云妍?

    云——其实应该称为云妍,幽叹了一声道:“其实我和我姐姐在前生本是一人,今世才因故分开、各据形体而已,吾即是她,她亦即是吾……人世间分分合合、聚聚散散何其多哉,本是一体,缘何又要分离?可叹世间多痴人,哪解我心清如水?”

    幽叹毕,云妍复敛容肃穆道:“诸位将军听令,下面听我调宣!”

    众将心内震撼无比,几疑自己在梦中,实在不敢相信云妍已经借其姐躯体复活,回到了他们中间……

    女眷早已嘤嘤落泪,男子汉们的眼眶也湿润了——云妍若能回到他们边,他们怎不欣喜若狂?

    自从云妍的英灵以天雷之术击退魔兽、挽救了全体士卒之命后,大家已经将她奉若神明,现在听她诏宣将令,众将哪有不遵从的?顿时都毕恭毕敬、血沸腾、垂手听宣……

    然而众将又错了。

    云妍的将令竟不是对他们而宣。只听她宣昭道:“我大逆历次战死诸将士英灵听令:托塔天王周柱、巨灵将军杨贤安、神武将军普济、女英将军颜如雪、灵慧将军文秀英、忠勇将军韩青……”

    原来她宣昭的竟是战死诸将的英灵。

    众人面面相觑……

    虽然他们一直都很思念这些逝去的战友,但当听到云妍在召唤他们的英灵时仍然感到一阵毛骨悚然,何况云妍附在云体上这件事本就已经是那样的诡异……

    云妍宣昭完后,帐蓬里并没有异样的变化。众人正在惊异,怀疑这件事的真伪时,忽听帐蓬发出了沙啦啦的响声,仿佛被大风吹过一般——其实并没有刮风,是帐蓬自己在抖动!

    众将的眼里都露出了激动的神色:亡故的战友真的回来了!

    由于众多战死将士英灵的聚集,帐蓬里霎时变得风凄凄,人人都只觉得上寒气彻骨,冰入骨髓,连阳气最盛的人都打了两个冷颤……

    这时贤杰也露出激动和欣喜的神,似乎正在接受亡故众将朝拜,他还迈步向前,隔空往上扶物——似乎正在搀扶起向他朝拜的诸战死将士……

    忽然云妍转头对他道:“姐夫,龙彪将军现在帐外,因其思忖叛忤之罪,自感罪孽深重,不敢擅入,请姐夫定夺!”

    贤杰道:“喏,可令龙彪进见!”

    然而帐蓬剧烈抖动起来,风狂飙,似乎要将整个帐蓬都要拆散掉!

    众将骇得魂不附体,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只听云妍又禀道:“姐夫,诸位将军憎恶龙彪忤逆,不许他进见,龙彪再拜,恳请恕其罪!”

    贤杰只得上前,先是焚了一柱香,好言劝慰了一下战死诸将士的英灵,恳请诸将士原谅龙彪的罪孽,接着又痛斥了龙彪一番,然后恳请诸位英灵放龙彪进帐。

    然而风不减——战死诸将士英灵愤懑未平,不肯原谅龙彪,龙彪只得在帐外拜了三拜,化阵风,含愧而去。

    云妍接着对贤杰道:“诸将士急请缨破阵,请姐夫下令吧。”

    贤杰道:“喏!”乃更衣,率全体将士望空焚香礼拜毕,发下一只签令。

    一阵风便直往敌营而去……

    众将便都蜂拥出营,观看英灵怎样破阵。

    “大锅盖”依旧笼罩着龙台城,并没有任何的变化,和众将想象中的英灵破阵,必然是排山倒海、地动山摇、气势磅礴的大阵势、大场面相反,竟然是冷冷清清、波澜不惊。

    屈胡子给自己匡了一耳光:“大哥把破阵的希望寄托在神灵上,这是不是有点太荒唐?”

    石明亮赞同道:“我看大哥是气糊涂了,想不到小姨子的死竟让大哥如此沉溺,唉……”

    “是呀,所谓神灵破阵,我看是扯蛋。”众将纷纷摇头。

    齐大召却认真道:“如果是神灵之事是假的,那刚才帐蓬里那阵风是怎么回事?”

    “是呀,帐蓬如何会无风自动?”另一人也怀疑道。

    “你们不要再怀疑了,大哥有令,敌阵已破,令你等即刻进兵!”代元帅柳云飞出帐传令道。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江山·美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