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路遇四雄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浪漫爱人 书名:江山·美人
    <---凤舞文学网--->

    天亮了,海面上的炮声也逐渐平息了,杨贤杰率领众将来到码头上迎接凯旋而归的水军。--凤舞文学网--

    浑缠满绷带、但有个洋溢着笑容的云飞精神抖擞地来向贤杰报告道:“报告元帅,我军全歼敌人舰队,击沉大小战舰二百艘,缴获十五艘,内有大批粮食弹药给养,共歼敌五千人,我军损失大舰五艘,小舰八艘,牺牲一千余人……敌人舰队司令官田中武泽不知何时逃出了战场……”

    云飞说最后一句话时带着一丝愧疚。

    贤杰安慰他道:“不,你们打得很好,我要嘉奖全体水军将士……”

    云妍也上前拉着弟弟的手摸着他的脸颊,欢喜的泪花在眼眶里涌动……

    “轰轰轰轰”密急的排炮把山头炸得尘土飞扬,黑烟遮蔽了天,白昼变成了黑夜……

    本国太子桃太郎站在旗舰上,鼻涕虫胡子一翘一翘:“哼,我要把这些该死的中国人炸成浆!”

    又轰击了半天,他确信岛上已经没有抵抗能力了,才下令道:“陆战队准备,抢滩登陆!”

    陆战队队长山本雄夫挥舞着雪亮的指挥刀,歇斯底里狂吼一声:“牙格几几!”率领众军跳下战船,趟着海水冲上了海滩……

    但是当敌人占领了全岛后,除了找到几十个拉着鲜粪的茅坑,竟是一无所获!

    原来逆军早就撤走了。

    桃太郎气得发了疯,狂叫道:“八格!给我追,一定要追上他们!杨贤杰,你跑到天边,我也要抓到你!”

    这,云正在布署兵力进攻新竹城,忽然探子送来密报。云折开看后,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

    她令卫兵悄悄唤进贤宝。

    贤宝刚从台北催了一万担粮草来,闻得嫂帅召唤,忙急急来至中军。见了云,行礼毕,问道:“姐帅,有事吗?”

    云道:“好妹妹,这次交给你一个艰巨的任务,你有信心去完成它吗?”

    贤宝的眼睛睁得溜圆:“什么任务?又是催粮吗?”

    “不,这次是要你去冲锋杀敌,你来看!”云拉开墙上的巨幅军事地图,指着一个用朱笔圈了一下的红点道,“我拨给你三千铁骑兵,昼夜兼程,赶到这里,如此……如此……”

    授完机宜,又语重心长道:“妹子,你是你大哥和我器重的一员大将,希望你不要辜负了我的期望;这次行军,前途诸多艰险,而且你要孤军深入敌人的腹地,战争的成败,全在此举,希望你好自为之!”

    “是,姐帅!”

    贤宝还从来没有单独执行过重要任务,这次获得嫂帅重任,不欣喜若狂,末了,她又急切地问道:“姐帅,什么时候动?”

    “就是现在!”

    天色沉,彤云密布,军旗在风中呼啦啦地卷动。--凤-舞-文-学-网--

    王仁贵率领一万人马正在马不停蹄地向大甲城方向开进。在行军过程中,他不断拉伕捉丁,人马已扩充至两万。沿路又打劫抢掠,闹得鸡犬不宁。由于人多马杂,队伍乱哄哄的,根本没有一点秩序,完全就是一群乌合之众。

    忽然前哨先锋官王七、王八来报,前面已是大甲城。王仁贵得意洋洋道:“传我令,加快速度,立即赶到大甲城,先进城者,赏大洋五百,城中妇人物品,任诸军抢夺三天!”

    众军士一听,先进城可以捞到好处,顿时人人蜂拥往前赶,大军所过之处,已将沿路的村庄抢劫一空,一些暴兵恶卒为了抢夺财物,竟然大开杀戒,不少无辜百姓惨遭屠戮,更多的人哭天喊地,逃向大甲城。

    且说贤宝,率领三千铁骑兵昼夜兼程向南方进发。

    这一,行到一座山前,忽然前军大乱,有探马急报:“山前有一伙强人挡道!”

    贤宝急纵马奔到阵前,只见前方大路上一字排开四匹马,马上坐着三男一女,全是中原人的打扮。左边一人楞头楞脑,穿一黑衣服,提两把开山大斧,沉甸甸的,很似有些斤两;右边一人穿白,书生打扮,执一对三尺来长的钢鞭;书生的外面是个女子,红衣红裤,提一对青锋长剑;中间一人穿青,象个猎户,年纪也最大,提一把打虎钢叉,雄赳赳、气昂昂,显然是个首领。

    贤宝心里一阵气恼,这次行军,未曾遭遇敌军,想不到却遇到了强盗,不由双刀出鞘,沉声道:“何方强人,好大胆子,敢挡大军去路,快通上名来,本女将刀下不斩无名之鬼!”

    那猎户伸出大拇指道:“女娃子也带兵打仗,真是这个!不过,我要告诉你,任何人要从我们岭南四雄面前过去,可都得交买路钱!”

    贤宝一向视世人如无物,哪把这几人放在眼里?当下冷哼一声道:“我看你们都是岭南四鬼!来呀,谁去斩了此贼来?”

    闪出偏将李得胜,抡大砍刀直取猎户。

    “休得无礼!且吃俺赛张飞何来劲一斧!”黑汉子虎吼一声,飞马迎住李得胜。交手三个回合,李得胜便成了李得败,被何来劲一斧背敲在背上,当即负痛下马,连屎都被敲出了两坨。

    但何来劲并不取首级,只是冲逆阵中吼道:“谁有种再来跟老何试试?”

    逆军中又冲出一名牙将张信忠,拍马枪直绰何来劲面门——照样不上三个回合,被何来劲一斧背推下马去,和李得胜摔成了一堆。

    贤宝边再无勇将可派,只得亲自出马,提了双刀去战何来劲。

    那何来劲起先仍存轻视之意,一交战才发觉碰上了劲敌,不得不精神抖擞、全力迎敌。斗了三十多个回合,贤宝已看出这厮徒有一蛮力,其实本事平常。不知为什么,她忽然生出一股奇怪的念头,想要俘虏了这家伙,点拔他为自己的大将。当下打定主意,并不和他纠缠久斗,卖个破绽,假意不支,回马败走。

    那黑蛮子拍马紧追上来,两马快要并行时,紧宝出其不意地一刀敲在黑蛮子背上,黑蛮子唉哟一声,跌下马去,叫逆军士卒活捉了——也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

    这时那书生打马冲了过来,叫道:“‘赛秦琼’方子道愿和女将军一战!”

    贤宝更不答话,拨马挥刀迎战。

    两人双刀对双锏,一场好杀,打了四十多个回合不分胜败。贤宝一时兴起,手上一紧,双刀穿云破雾般左悬右劈,一招紧似一招。又接拆了近二十招,贤宝终于看准了一个破绽,一刀削掉了方子道的头巾,险些没将脑瓜顶子削掉!

    方子道吓出了一冷汗,拨马落荒而逃。

    这时,那员红衣女将沉不住气了,拍马舞剑冲了过来,高叫道:“女将休要猖狂,你姑方雪来了,吃俺一剑!”挥舞双剑急攻上来。

    贤宝见对方是一员女将,顿时有些好感,心想若能把他们招至麾下,岂不军力大增,又多了左膀右臂?乃一心一意上前迎战。

    两员女将真是一场好杀,杀了个天昏地暗,苦斗百余招,未分胜负。贤宝寻思,须用计方可取胜。乃拨马落荒而走。

    方雪在后紧紧追赶。

    两人越赶越近,只在丈余远了。方雪突然抛出缠在腰间的束腰红绫,竟有丈余长,长蛇一般绕向贤宝腰间!

    不防贤宝同样甩出一条丈余长的白绫,巨蛟一般缠向方雪腰间!

    两人的子顿时全被对方缠住,两人立刻在马上互相拉扯,想把对方拉下马来。

    僵持了好一阵,贤宝突然挥刀割断了方雪的红绫,方雪茄烟五失去重心,摔落下马。不待她爬起来,贤宝的刀已压在方雪粉嫩的脖颈上……

    逆军士卒正在焦急观望,忽见贤宝已擒了方雪回来,顿时松了一口气,全都欢呼起来。

    这时,那猎户一语不发,着钢叉冲了过来。

    贤宝将刀一挥道:“来将且住!今天色已晚,你我且休息一夜,来再战!”

    那猎户迟疑了半晌,终于拨转马头回山上去了。

    贤宝就在山下扎下大营,吩咐埋锅造饭,歇马安卒。又将俘虏的何来劲、方雪押在中军。

    半夜三更时分,逆军中一片安静,似都已安歇。

    只剩下中军大帐悬着灯笼,照见帐前熟睡的兵士、绑在柱子上垂头丧气的俘虏,以及伏案夜读兵书的贤宝。

    忽然,黑暗中悄悄闯来二骑,正是猎户打扮的岭南四雄之首“托叉天王”曹雄和“赛秦琼”方子道。

    方子道对曹雄打了一个眼色,一溜下马,径奔堂上去解何来劲、方雪的绳索……

    不想他刚一靠近二人,便立刻踏了空,坠落进了陷阱里。

    曹雄见势不妙,急忙纵马逃往营外。然而没跑上几步,地上忽然弹起一根绊马索,将马绊倒,曹雄也摔了个狗吃屎,叫一大群冲出的士兵绑了。

    贤宝命人押上四个俘虏,历数四人拦道劫军的罪状,喝令将四人推出斩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江山·美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