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龙彪反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浪漫爱人 书名:江山·美人
    <---凤舞文学网--->

    王大力毕竟是一员勇将,并不在乎援军兵多兵少,得了补给,也就没有话说了,开始整顿军队,约叛军决战,准备以勇力打败叛军。--凤-舞-文-学-网--

    这一,王大力点了一万五千人马,放炮出城,排开阵势,要叛军主将答话。

    叛军主将赵升带着朱国文、王仁贵及副将赵本三(赵升的堂弟)、牛史、范桶、钱大有、李难清、邓笑贫等率领二万叛军拥出营来,也把阵势排开。

    王大力挥鞭朝赵升一指道:“大胆反贼,见了天兵,还不投降!谁去给我擒来?”王大力的本意是要同对方主将答话,尚有劝降之意。没想到临到阵前,他竟然将自己的初衷给忘了,直接就吆将出战。

    幸好对面的反贼也不计较这些——实际上劝降也未必管用,还不如刀枪下见功夫。

    当下闪出大将胡仕成,拍马舞刀直奔赵升。这一边冲出范桶截住厮杀;逆军阵里又冲出孟常松,对阵中则迎出邓笑贫。

    四员大将捉对厮杀,直杀得尘土飞扬、刀光乱迸,兵器相碰声响成一片。

    忽然刀光一悬,一颗首级打着旋儿飞了出去——却是胡仕成一刀斩了范桶;但孟常松又被邓笑贫一枪刺断了两根肋骨,负疼败了下去。

    胡、邓二将立刻又目光如炬,咆哮如雷,杀成了一团。斗了三、四十个回合,胡仕成奋起神威,一刀斩了邓笑贫。

    叛军阵中又冲出赵本三,乃一员青年小将,白马白袍白甲白枪,冲到阵前,“刷刷刷”只三枪,便将胡仕成挑落马下。

    王大力大怒,回顾左右:“谁去斩将立功?”

    因齐大召在城里留守,王大力边已无勇将,除去那些不能算将的夫长,边仅有周亮一人。但周亮要押住阵脚,无法出战。

    无奈,王大力只得亲自出战,不忘哼道:“小杂种,还得你王爷爷亲自斩你!”乃提刀跃马,直奔赵本三。

    二将走马相交,一阵好杀。不觉走了四、五十招,尚未分出胜负,赵升又拍马舞刀冲了过来接替堂弟。

    王大力同赵升又打了四、五十个回合,不分胜负;歇了一阵的赵本三又上来接替赵升——哥俩打的竟是车轮战术!

    王大力同赵氏兄弟激战半天,不觉已有些疲乏;忽然朱国文、王仁贵发一声喊,率领人马从左右两翼猛冲逆军战阵。逆军士卒瘁不及防,立刻被冲乱了阵脚,押阵官周亮措手不及,被朱国文一刀砍掉了首级。--凤舞文学网--

    王大力大吃一惊,慌忙率部退回城内。

    这一仗,逆军一万五千人被斩杀了五千多。

    台南守军逐渐处于劣势。

    赵升指挥人马猛攻台南,围攻了一月有余,台南军马止剩得二万,而叛军招兵买马又招罗了流氓地痞、二流子、阿非等流氓无产业者入军,人马已扩充至四万。

    赵升自称赵王,封朱国文、王仁贵为大将,他的军队也称为“赵家军”。他发布文告,宣布要攻占整个夷州,建立赵家王朝。

    且说云,因思念丈夫心切,又记挂着台南战事,不觉积劳成疾,患病在。幸得燕茹夜侍奉、精心调理,病才得到好转,但体却仍然虚弱乏力,不能下地走动,只得卧在上静养。

    这一,孔军师、方参谋一齐来见云,云见他们神紧张,忙问出了什么事。

    孔亮气愤道:“徐向将军被张天水杀害了!”

    “什么?张天水?”云顿时惊得坐了起来,“他不是徐向的结义兄弟吗?想当初,夫君宽宏大量,一再饶此贼不死,指望他能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没想到他竟如此作恶!”

    “他杀害徐向将军后,已篡夺了第三军团的兵权,还杀害了不服他的大将曾鹏飞和三千军士,大肆屠戳汉人,汉人女子,挑动夷汉矛盾,无恶不作至极!原徐向将军手下的四万台军也俱被张贼控制!”

    “真是岂有此理!”云怒不可遏,“本帅要亲自挂帅讨伐张贼!”

    孔军师和方参谋苦劝不住,只得依了云

    云当即点齐三万人马,命杨金、杨银为正副印先行,率领青年近卫军为全军开路,贤宝、文秀英护驾中军,姜红火押住后阵;另有段松、白笑天、白岩松、姜文、赵芳为随行战将,此外孔、方二位和普济、闲空率二万人马在台北留守。

    大军一路浩浩杀奔台东。

    行了两,前哨来报,前方已是花莲城,张天水已率军驻扎于此。

    云命离城十里安营,埋锅造饭,待明攻城。

    且说张天水,自封为张王,封了马三、苟时、陈佩思、朱屎冒、李朋、赵子羊为大将,闻得云大军压境,不敢怠慢,急率人马坚守花莲城,扼住台东要塞。

    马三、苟时见逆军在城外立营,便向张天水提出要去劫营。

    当晚三更时分,马、苟二人各率五千人马悄悄摸出城去,分两路杀入逆军营中——岂料竟是一座空营。

    马、苟二人正在惊疑,忽然鼓炮响,杀出两支人马,正是杨金、杨银兄弟。

    杨金一枪挑翻了马三,苟时吓成了狗屎,慌忙勒转马想逃,被杨银赶上,一枪刺穿了后心。

    兄弟俩一阵冲杀,将一万叛军尽数收拾——杀了一小部分负隅顽抗者,大部分都放下了武器投降。

    张天水闻知马、苟二人被杀,不胆战心惊,下令紧闭四门,不准出战。

    次,云指挥人马架起云梯攻城,城上守军很顽固,逆军一连攻了七、八天,都未能攻破敌人城池。

    云虽十分着急,但一时拿不下来,也没有办法,只好相持下去。

    且说龙彪,这在军中接待了一位叫做吴支机的同乡。

    酒过三旬,吴支机要龙彪遣散众人,二人单独在内室中密谈。

    吴支机道:“龙兄掌握戎机,征战沙场,战功卓著,可喜可贺,不过,凭你的本事,不应该只做到大将的位置,还应更进一步。”

    “吴兄之意是……”

    “我观今之夷州,已处于崩纷离息崩纷裂隙之边缘,正是群雄并起、创立天下基业之大好时机!”

    见龙彪不解,忙进一步道:“当今杨贤杰在海上不知死活,十有已回不了夷州,夷州大权仅在一女人手中,必不能服众,必将为能人取代之;如今赵升已在台南称赵王,赵军力量强大,不久必将打下台南城,消灭王大力,向台中进军;他姓赵的能称王,龙兄为何不能称王?况龙兄手下兵强将勇,只要把旗帜打出去,不愁不能威风八面、一统全岛,到时,龙兄必是夷州开国君主!”

    龙彪道:“你的意思是叫我背叛我大哥?我不干。”

    “龙兄,你怎么这么糊涂?杨贤杰漂泊茫茫海上,肯定已生还无望,你作为堂堂须眉竟甘心听命于一个女人?那柳云此番征战台东,同张天水火并,必将是两败俱伤,这样大好的局面,你不收拾谁去收拾?”

    姓吴的终于说动了龙彪,杨贤杰最亲密的一个结义弟兄,就这样背叛了他,背叛了义!

    所以这世上之人往往慨叹,敌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最亲密的人向自己捅暗刀子!

    龙彪被吴支机说反,立刻着手准备叛乱活动。他暗里封吴支机为军师,自封为龙王,训练军队、培养心腹,准备进攻台北、夺取大权。

    这一,龙彪把华氏兄弟、谢志君、曹一显召集到帐下征求他们的意见——名义上是“征求”,实际上是试探,看这几人是否和自己同心——他也不指望这几人和自己同心,只要这些人流露出不满,那就及早“喀嚓”掉,免除后患。

    果然,这几人一听龙彪要造反,登时都露出了忿色,谢志君子刚烈,更是拍案大怒道:“姓龙的,你还是人吗?你要造反,我谢某今天先跟你拼了!”拨剑猛扑向龙彪。

    龙彪一剑击飞了谢志君的剑,把脸一沉道:“顺我者生,逆我者亡!”喝令卫兵捆起谢志君,押赴帐外斩首。

    卫兵押着谢志君来到帐外,正要开刀,谢志君突然跳起来,一脚踢倒刀斧手,撒腿逃出了营地。

    龙彪到底还顾念几分旧,也不追赶,只是叫人虚张声势罢了。

    华氏兄弟也气得就要和龙彪理论,曹一显拼命冲二人打眼色,制止了二人的冲动,悄声道:“咱们手中没有兵权,斗不过他,不如且忍着,留得青山在,还怕没柴烧?”

    华元山道:“反正我是不会跟着他造反!”

    华元丰低叹一声:“想不到龙彪如此不仁不义……我要向他提出解甲归田,你二人意下如何?”

    华元山、曹一显也表示赞同。

    这时,龙彪已经从外面转回来了,瞪着眼睛又询问他三人的意思。华元丰等便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龙彪也不勉强他们,同意了他们的要求。华氏兄弟、曹一显当即离去了。

    次,龙彪又向全体部队宣布了造反的文告,当下散去了两万多人,还有三万人马为了混口军饭吃,暂时留了下来。

    龙彪择了一个吉,正式称龙王,封吴支机为军师,又提拨了几员大将龙海生、王超、召安、思其远、方子仁、李丹、刘红等。

    龙彪令王超、召安率领一万人马驻守台中城,任龙海生、思其远为正副印先行,自己亲自督队,率领二万人马向台北进发。一路上克大甲、新竹,又得三万乱民补充,队伍壮大到五万人,还得了江洋大盗何霸、恶风、南门开等人为大将。

    五月十五,大军进抵台北南城安营。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江山·美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