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贤杰平冤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浪漫爱人 书名:江山·美人
    <---凤舞文学网--->

    却说屈通依了幕僚之计,故意放开北门,却将军分区主力放在点灯峡设伏,山本果然中计,率部连夜突围,结果在点灯峡被逆军围住,用乱石、擂木堵住峡谷两端,只用乱箭、飞石、火炮往谷中打去,谷中更埋了大量地雷——直把凶蛮的倭军打得死伤惨重,连山本也被地雷炸死。--凤舞文学网--

    但倭军却绝不投降,直至全部战死……

    屈通取得了大捷后,本想移师北上,去同第二军主力会合。然而临到头又改变了主意。他不愿意去见龙彪,却转投了普济、高应虎。

    这一,普济、高应虎设宴为屈通庆功,正谈得高兴,忽然扁鼻子带着一伙刀斧手闯了进来,二话不说便将屈通一麻绳捆翻。

    屈通大叫道:“干什么,反了吗?”

    扁鼻子冷笑道:“奉总指挥将令,特来拿你这目无军纪的逆贼!”

    “我何罪之有?”

    “你为何擅自专断、不经请示总指挥同意,就将部队移防他地?”

    “我只知道哪里有敌人就去哪里,这也算是犯罪吗?”

    “你为何不来鸡笼,归还建制?”

    “这也奇怪,第二军是大逆的军,第七军也是大逆的军,我帮助第七军何错之有?”

    “我不与你分说,到龙总指挥面前去自辩吧!”

    扁鼻子说着,喝令刀斧手将屈通带走,并拿出龙彪的命令,命普济暂时掌管第二军分区部队。

    普济、高应虎不知道屈通和龙彪的过节——就算知道了也不好说什么,眼睁睁看着扁鼻子带走了屈通。

    屈通被带到鸡笼城外逆军大营。

    龙彪亲自组成了一个特别军事法庭审讯屈通。他自任主审官,并要文秀英、方士道、陈子善作陪。

    士卒推上了屈通。

    龙彪沉着一张驴脸喝道:“屈通跪下!”

    屈通直着脖子道:“无罪!”

    “你不遵军令、擅离防地、谩骂主帅,如何无罪?”

    “我立了战功,不但无功,反而有罪,是何道理?”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你自恃有功,就可以擅自专断、不听军令了吗?来呀,先打四十军棍,推出辕门斩首号令!”

    “且慢,你们谁敢打我?”屈通怒目圆睁,大喝道。--凤-舞-文-学-网--

    “怎么,你又想夺棍打人?”龙彪冷笑一声,令人给屈通戴上重枷和碗口粗的铁镣手铐,还要穿琵琶骨。

    琵琶骨也叫肩胛骨,位于廓的后面,是三角形扁骨,介于第2根肋骨和第7根肋骨之间。穿琵琶骨是官府专用来对付江洋大盗的刑法,作用和挑手筋、脚筋差不多,是一种很残忍的残害体的刑法。

    现在龙彪竟然要对屈通也要穿琵琶骨——

    方士道首先反对道:“这穿琵琶骨就不必了吧?”

    底下高应龙也道:“屈胡子总的来说还是功大于过,不但不应处死,还应按律受奖才是。”

    文秀英也道:“我对屈将军的为人并不了解,不敢妄加评论,但他新近立了功却是事实,无论怎样功也能折过。”

    龙彪见众人都向着屈通,自然不乐意。他振振有词道:“你们不知道,凡是立了一点小功的人往往就翘尾巴、居功自傲,不把军纪、上司放在眼里,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这种人不惩戒,如何为全军树立遵纪守法的典范?为什么要杀鸡给猴子看?就是要吓唬那些调皮捣蛋的猴子嘛!”

    方士道道:“杀鸡能不能吓得住猴子鄙人不知,但杀人却未必吓得住人,这却是实实在在的,而且还会适得其反……”

    高应龙等人也认为临阵斩将实是军中大忌,不利于稳定军心。

    扯皮会一直开了几天也没个结果。

    这一,大本营忽然送来了杨贤杰亲自签署的命令。命令上说,屈通一案纯属冤案,屈通骂人不对,但立了大功理应受奖,至于移防新竹、打破了编制,也是有可原——大将在外本可自主决定作战事宜,不必事事请示上峰,正如“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是一样道理。

    既然贤杰下了命令说屈通无罪,龙彪也没有办法,只得放了屈通,官复原职。

    喜得屈通连呼“万岁。”

    屈通不知道,他更应该感谢的还是他的过命兄弟陈子善。屈通的冤就是他通报贤杰的。

    原来,陈子善见屈通蒙冤,心里虽很着急,但却毫无办法,还算妻子文秀英给他出了个主意,说当前能救屈通的只有杨贤杰。因此他才派快马星夜飞赴南线,向贤杰述说屈通的冤。是以他在审讯会上并没有说一句话——他知道说了也没有用,只会授人以柄。文秀英也尽量少发言,关键时候才说一两句。

    当然还得益于方士道、高应龙等一批主持公道的人在会上扯皮,将时间拖延下来,要不然,还真让龙彪给一手遮天了。

    杨贤杰在命令中还说,鉴于龙彪在“自剖阵”里的问题尚未调查清楚,已不宜再担任正职,故降为北路军副总指挥,由文秀英担任了正职。

    龙彪虽然还是“总指挥”,但挂着个“副”字毕竟矮了一截,再也没有了昔的威风。

    四月上旬,文秀英指挥左路军也打了一个胜仗,攻下了新竹,全歼了新竹的敌军,敌将宫正一雄剖腹自杀。

    自此,敌人只剩下了台北和鸡笼两座孤城。

    为了早解放台北和鸡笼,文秀英下令架起大炮,并从大本营调来冲鸟,夜攻打,炮火连天……

    但倭寇拼死顽抗,直到南线战事结束,北线仍无多大进展。

    四月二十,杨贤杰也亲自赶到了设在新竹的北线指挥部,会见了北路军将领,商议办法。同一,逆军的水军也开到了鸡笼的海面,封锁了港湾,敌人已彻底成为瓮中之鳖。

    贤杰道:“目前敌人失败已成定局,我军兵多粮足,就算耗下去,也要耗死他们!”

    方士道道:“我们制定的方针是以农村包围城市,长久围困,迫敌出来与我决战或投降——今后此方针还要贯彻下去!”

    孔亮道:“目前大陆方面战局吃紧,我军还是要速战速决才是!”

    方士道道:“但是心急吃不得馒头……”

    “打铁就是要趁!”孔亮提高了声音道。

    “蛮干是兵家大忌……”方士道也提高了声音的分贝。

    贤杰听出两位参谋很有点唇枪舌剑的味道,忙劝道:“算了算了,都是党国的将领,还是应以精诚团结为重!”

    正在这时,探马急报:“台北敌军开了北门,向鸡笼方向突围了,文秀英将军已率第七军主力和第二、第三军分区部队分三路向北追击!”

    贤杰道:“再去探来!”

    原来,台北城里已经断粮多,倭人不但杀光了马匹,甚至开始吃死人……

    大久宝利通绝望之下,终于孤注一掷,决定冒险突围。

    他这一次突围竟然选择在白天!

    他令副将佐佐木率领五百白衣白衫、头缠白色武士巾的死士开路,秋野、河良后,自己则坐镇中军,率领五千人马突然杀出城来。

    逆军士卒做梦也没有想到倭军会突然来袭,一时措手不及,很多人连武器都来不及拿便被死士的武士刀砍下了脑袋……

    倭军很快抢过了北营,望北去了。

    文秀英得报,急令紧紧追赶。

    逆军三、四万大军分成数路漫山遍野赶去。

    倭军为了逃命,不仅逃得比什么都快,甚至沿路放火焚烧野草,以此阻滞逆军——

    因此逆军与倭军的距离逐渐拉远,到最后几乎脱离了接触……

    晌午时分,喊杀声已渐渐远去了。

    倭寇也有些筋疲力尽,一个个东倒西歪在路边上坐了下来,呼哧呼哧直喘气——也难为了他们,两条腿竟然赛过了四条腿的马……

    大久宝利通见众人都停了下来不由大吃一惊,喝道:“都起来!这里是休息的地方吗?赶快冲过前面的山岭去!”

    他挥舞指挥刀一顿驱赶,众倭军只得爬起来摇摇晃晃又往前赶去。

    就在快要到达山岭上的时候,岭上忽然杀出了一支逆军,阻住了去路!

    原来是苏建功和杨小红率领的五百游击小分队赶到了倭军前头。

    大久宝利通一见,狂吼道:“八格牙鲁,给我冲过去!”

    五千倭军一齐冲杀了过去。

    苏建功等人因赶路心切,大队人马都未能及时跟上来,仅带得这五百余人。

    当下,苏建功大呼道:“弟兄们,大丈夫为国建功立业,就在今,大家拼命吧!”说罢,挥舞大刀片率先向敌军冲去。五百战士也呐喊着迎着敌军冲去——

    两军立刻搅杀到了一起,直杀得天昏地暗。

    苏建功力战秋野、河良,三把刀劈得铮铮作响;杨小红则挥剑与佐佐木展开了激战……

    逆军人数虽不多,但表现得十分英勇,每个人都拼了命向前,没有一人退缩……有的人被砍倒了,仍死死拖住敌人的腿,把敌人拖倒,掐死敌人;有的人被敌人抱住后挥刀捅进自己腹再刺中敌人,和敌人同归于尽……

    双方的士卒都拼了命,因此战况空前的惨烈,只见血横飞、血流成河……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江山·美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