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破阵杀巫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浪漫爱人 书名:江山·美人
    <---凤舞文学网--->

    王大力攻打了一天,也无功而返。--凤舞文学网--

    云无法,只得暂且按兵不动,派人去和杨贤杰联络。

    谁知派去联络的人回来报告说,杨贤杰的大军无故失踪了!

    只找到空的营房和几百个拉着鲜粪的茅坑……

    那粪便都还冒着气,说明人刚刚离去……

    云大吃一惊,但却又想不出原因,只得令探马们扩大搜索范围,继续寻找杨贤杰的大军。

    再表贤杰等人困在阵中,只觉得昏天黑,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光,人马皆累得困乏无力……

    贤杰对孔亮道:“这样不行,须想个办法脱困!”

    孔亮犯愁道:“此阵不同于中国的五行八卦阵,根本找不着生门,我现在是狗咬刺猬、无从下嘴。”

    周柱道:“天下万物都不离其宗,任何事物都是有规律可循的,这鬼方的阵法和中国的五行八卦应该有相通之处!”

    孔亮道:“话虽如此,但真要找到相通之处,谈何容易?况这也不是普通的阵法,其上还附有邪灵,要想破之,难上加难!”

    石明亮叹道:“打仗就打仗,我最恨这些旁门左道,还有什么茅山术、奇门遁甲……依我说,也不必去研究什么狗破阵之法,干脆硬闯罢了!”

    孔亮忽然一拍大腿道:“有了,咱们干脆来个生搬硬,用中国的八卦阵破法来破这个邪阵!”

    他在地上画了一张草图,讲解给众人听:“我军可分成八路,按坤、艮、坎、震、巽、离、兑、乾这八个方位去寻找生门……只要有一路找到,便通知其他各路,都往这里出阵;若是死门,便立刻退回!阵中可能有幻象,大家不用惧怕,也不用理会!”

    齐大召道:“要是根本就没有生门呢?”

    孔亮道:“绝无可能——盖因不论何阵,皆是人所布,他若要出去,就必须给自己留生门!”

    贤杰道:“军师言之有理!大家听我号令:周柱、石明亮、齐大召、曹一显、华元丰、谢志君、杨金和我各领一路人马从一个方位杀出去,杨银保护军师暂呆在原地,现在开始行动!”

    众将立刻行动,引军向八个方位杀去……

    不多时,各路人马纷纷折返,俱各灰头土脸,还抬回一些死伤者——

    一问才知前方或曰有大火阻路、或曰有沸水翻腾、或曰有沙尘弥漫、寸步难行;或曰有无数飞石暗箭、或曰有吃人猛兽、毒虫蛇蝎、或曰是无底深渊……

    八路人马竟无一路得成功!

    孔亮也有些疑惑:“难道真的没有生路?”

    孔亮又让众人按逆行八卦、内外八卦、九宫八卦、五行八卦、阳八卦去试,仍是没有结果。--凤-舞-文-学-网--

    石明亮火起,大吼道:“干脆将这些鬼帐篷都一把火烧了!”

    一语点醒梦中人!

    贤杰道:“对,将这些帐篷都烧了!”

    不但众将,连孔亮都有些迟疑:“烧了?那怎么行?那不是烧我们自己吗?”

    贤杰眼中放光道:“孔先生,我以为,生搬硬破阵之法没用,敌以非常之手段困我,我也当以非常之手段破之!盖因帐篷乃易燃之物,敌料我绝不敢以火烧之;今我偏往敌认为我不敢行的地方去行——若是幻象,其火自不烫人,若火烫人,则是实境也!”

    孔亮也茅塞顿开,大笑道:“对对对,还是主公高明!”

    贤杰当即传令放火焚烧帐篷,并叫众将依旧按八卦方位走——若遇火不烫便折回;若遇真火,那便是生门!

    一霎时,所有的帐篷都点着了,火光冲天,好不吓人!

    然而令人奇怪的是,即使离火很近,那火也不烫人!几万将士莫说觉得烫,就连汗都没有出一滴。

    越是这样,贤杰的神色越凝重……

    他忽然大叫道:“给我往火里冲——我就不信找不到生门!”

    说着带头往火里走去……

    众将楞了一下,也都跟了上去。

    几万人都走入了火里——只觉得那火在后、上下左右烧着,通红的火焰在人上窜来窜去,看起来骇人,其实什么事也没有……

    “真他妈的邪门!”石明亮一面骂骂咧咧,一面走入另一团火里。

    忽然他“唉哟”一声,就象被一只无形的手猛推了一掌,一下跌了出来,只觉得全都着了火,那头发、胡子、眉毛早被烧了个精光!

    他先是疼得在地上打滚,接着象个疯子一样大跳大叫:“找到了,生门找到了……”

    这里果然是生门!

    逆军终于顺利突围。

    此时已是四月十二,贤杰即令向屏东进发。

    再表尤氏,设邪阵已耗去她全部功力,哪里还能再作法?

    因此她一见贤杰兵到,便知大势已去,下令开了东城突围。

    岂料云早引一军埋伏在此,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她走马活捉。

    席席、马科思率残兵败将全部投降。

    贤杰、云终于在屏东胜利大会师。

    为了庆祝两军大会师,决定杀掉女巫尤尔金娜以祭旗。

    孔亮道:“自古巫术害人匪浅,这尤氏巫邪之气较之常人更深,死后投胎转世也会仍为巫者,遗患后人,因此必须用个断根之法,彻底根除她的邪气……”

    按孔亮的说法,贤杰令人筑起一个放血台,用绳子将尤氏悬吊在空中,颈项底下放置一接血盆,先放掉她脖腔里的巫血,再将血倒入石灰池搅拌处理掉。

    然而众军士却无人敢上前行刑——盖因尤氏不但生得妩媚风流、惹人怜,更兼那一双会说话的邪眼顾盼神飞,众军士早被她搞得骨轻软、神魂颠倒,哪里还能下得了手杀她?

    何况又不是砍头,而是象杀鸡一样抹脖子——任谁都舍不得在她漂亮、白嫩的脖颈上划上一刀……

    最后只听一人吼道:“让我来!”

    众人一看,原来是贤宝。

    自从铁勇被烧伤,至今昏迷不醒,全几乎无一处完好的地方——虽然云早就通知了云妍,让她御剑去昆仑山寻访一味治疗烧伤的药,但云妍一时未归,是以铁勇的伤势一直未见好转,仅被贤宝点了几处护住心脉的大保住不咽气而已,整个人如同亡者无疑——要知道治疗大面积烧伤就是在现在都还是医学界的难题,很多烧伤病人皆死于破伤风或者败血症……

    丈夫的惨景怎不令贤宝悲愤交加?

    她恨透了鬼方人,一腔怨气正无从发泄,当下见众人不敢杀,她便自告奋勇上前——她是女人,尤氏的媚惑术对她自然毫无作用。

    她左手揪住尤氏的头发,拉直她的脖子,右手起鬼头刀,只这么一划……

    尤氏“啊”地一声惨叫便断了气——那一腔巫血咕嘟咕嘟全洒在了盆子里,约接了大半盆,叫小军端去石灰池处理了。

    贤杰心中不忍,下令今后不许再杀俘虏——杀尤氏乃是迫不得已。令人收了其尸,将其好好安葬了。

    当晚,王大力打牙祭,邀请华氏兄弟、齐大召、曹一显、石明亮、谢志君等将会餐。

    军士端来一大盆,众将吃得很痛快。

    齐大召忽然吃到一个人指甲,不由吃了一惊道:“这是怎么回事?”

    开玩笑的曹一显道:“怪道今天晚上的这么鲜,还有一股酸酸的味道,原来是人呢!”

    王大力道:“瞎说,哪有的事?”

    齐大召却当了真,忙追问道:“什么人?”

    曹一显道:“就是那巫婆的啊——放了血的,就是鲜!”

    众人听曹一显一说,都疑神疑鬼起来,觉得这盆子里就是那宰了放了血的、白生生、光鲜鲜的尤尔金娜的

    “呃!”霎时每个人都呕了个天翻地覆……

    曹一显的玩笑开过了头受到通报批评,也被降为夫长,同姜红火为伍去了。当然只是“意思意思”,不久二人便恢复了原职。

    却说贤杰夫妻重逢,自然格外有一番恩缠绵。

    云特意看了贤杰被陈三仁刺伤的部位,轻轻地抚摸着伤疤,心疼道:“还疼吗?”

    贤杰道:“我福大命大,这点伤只是小意思。”

    “又吹牛……”云眼圈一红,嗔道。

    贤杰忽然张开有力的臂膀将妻子紧紧搂住,深地狂吻起来,一面喘着气道:“老婆,你放心,我说过要和你白头到老的,绝不会这么年纪轻轻就短命……”

    “又胡说!”云忙捂住贤杰的嘴。

    贤杰叹道:“陈三仁的那一刀也真够狠的,不但剐断了我的大肠,还煨了青炼蛇毒——所幸云妍及时找来了仙药解了毒,又多亏她的悉心照料,我才能好得这么快……”

    “嗳,你是该好好谢谢她——我还是那句话,你打算什么时候收她?”云幽幽叹道。

    “收什么呀,我永远只是把她当妹妹看待……”

    “话……好啦,不谈这些了,咱们俩上次都没‘大战’够三百个回合呢,今天晚上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云喘微微,爬到了贤杰上,将贤杰压在下面,一面烈地吻着贤杰结实的肌,一面探手伸入贤杰下体,嘴里呢喃道:“老公,我要……”

    贤杰的下“蓬”地一声竖起,顶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江山·美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