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误陷迷阵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浪漫爱人 书名:江山·美人
    <---凤舞文学网--->

    正在这时,那放火之人忽然已出现在铁翅雄面前。--凤-舞-文-学-网--只见他哇哇叫着,忽然离鞍而起,带着满的火苗,一下子将铁翅雄抱住……

    铁翅雄一慌乱,两个人皆跌落马下,铁翅雄的双锤也摔脱出了手。

    他顾不得去捡锤,狠命挣了几挣,将火人挣脱,又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滚熄上的火焰。

    他正要重新上马,不防一员双刀女将冲来,“刷”地挥刀向他的脖颈砍去。

    铁翅雄措手不及,那脑袋就象一个南瓜一样打着旋儿飞了出去!

    那女将正是贤宝!

    她拿过一根旗杆,将铁翅雄的脑袋挂了上去……

    两军还在激烈酣战,忽见半空里伸出一根旗杆,上面绑着的竟是铁翅雄的脑袋!

    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大家快杀呀,铁翅雄已经完蛋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霎时逆军士卒喊声震天,勇气和信心一下增添了百倍,几乎人人奋勇争先——

    而鬼方军却方寸大乱,很快便溃不成军了……

    “杀呀!”逆军将士痛快的吼声震天动地。想不到,本来还处于劣势的逆军竟然一下子反败为胜了!

    贤宝撞上了那放火人。她定睛一看,原来那人竟是铁勇!他已经被烧得不成了样子,尤如火炉子里捡出来的通红的火炭!

    她的心碎了……

    她急忙甩出自己的战袍裹在铁勇上,帮着他将火扑灭……

    这一战逆军大获全胜:打死了二万多敌人,俘虏三万;击毙了敌酋铁翅雄,同时敌将冒顿、刁钻也被王大力、华元山斩杀。逆军并乘胜夺取了已是空城的高雄!

    这一是大唐贞观六年四月八……

    却说杨贤杰率领左路军仍在五马坡一带与尤尔金娜对峙。

    四月五,两军排开阵势。

    杨贤杰亲自到阵前与尤尔金娜答话,想劝其投降。

    只见这尤氏年约二十六、七,虽是孀居,却仍显得风姿绰约、妩媚异常,如不是她上的邪气太重,实是天生的一个大美人。

    贤杰还未开口,那尤氏早笑道:“哟,你就是大名鼎鼎的杨贤杰?传闻中土的男子个个英俊漂亮、潇洒风流,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杨元帅更是相貌堂堂、超脱众人……唉,可叹我们鬼方国的男子长得都又黑又丑,我一见都恶心。可是杨元帅,我一见你就觉得神清气爽,这心里就扑扑直跳呢。--凤-舞-文-学-网--”

    尤氏说着,脸上竟飞上了两朵羞云,尤如窦初开的十八岁的少女。

    贤杰道:“中土的美男子多得是,只要阁下能改邪归正,放弃侵略我国,我一定给你介绍一个。”说着往自己边的众将一指。

    众将也立刻神气地摇晃起来,一个个做出帅呆了、酷毙了的样子……

    那尤氏却目不斜视,一双含脉脉的眼睛火辣辣地直视着贤杰,吃吃道:“多谢杨元帅的好意,不过杨元帅,别的人我不稀罕,我就希望能和元帅成为合欢之喜、鱼水和谐、颠鸾倒凤,尽享世间乐趣!”

    尤氏笑着,那眼里更加波迷离,似有风万千。

    贤杰欢喜道:“能被娘子看上,真是不胜荣幸。我也正想娘子呢……”贤杰说着,嘴里流出了涎水,脸颊潮红,还伸出双手向对阵作拥抱状……

    孔亮在后阵大感吃惊,他想贤杰一向定力不错,对女子并不动心,今为何做出如此丑态?

    他仔细瞧了瞧尤氏的眼睛,再瞧了瞧了贤杰的眼神,不由大吃一惊,忙失声叫道:“主公,快闭上眼睛!”

    贤杰受到尤氏邪法迷惑,神志已渐昏迷。军师的一声棒喝将他给惊醒了。

    他急忙闭上眼睛,暗叫一声:“惭愧。”只觉虚汗如雨,底下那个东西仍不争气地硬着……

    尤氏见杨贤杰恢复了常态知道是有人坏了她的好事——当下睁着一双美目细看,很快便发现了骑着一匹黑叫驴,穿着儒生袍、戴顶灰布方士帽的孔亮。

    她深恨孔亮杀死了她丈夫,今天又坏了她的好事,不由气得七窍生烟,手指孔亮大骂道:“你这牛鼻道人,为何屡次三番与我作对?”

    孔亮摇着羽扇冷然道:“你这邪妇好大胆,怎敢以邪法蛊惑我主公?”

    尤氏冷笑一声:“我看上他是我的事,与你什么相干?现今的好男人本就难找,好容易找到一个又被你害死了,今天你为何又来破坏我和杨元帅的好事?”

    “你这无耻的,还敢大言不惭,本帅差点都上了你的当!来呀,谁去给我将她擒来?”杨贤杰也有点恼怒成羞,往对阵一指,歇斯底里大喝道。

    闪出偏将谢利,催动战马,舞一杆红樱枪,冲出阵直取尤尔金娜。

    尤尔金娜却一招手,平地上顿时泥土翻滚,接着大地裂开了一道缝隙,一双巨手攀着裂缝跃了上来——赫然是一个高达两丈的巨人!这巨“人”赤露体、全泥黄,其实就是一个泥巴人。

    只见这泥巴人伸出巨下马来,跟着象老鹰抓小鸡一样将他攥在手心里,攥得他血、、屎一齐顺着它的手指缝往外流……

    逆军士卒个个看得心惊胆寒,两股战战。

    贤杰大呼道:“不要怕,兄弟们,那是敌人的邪法!”挥军掩杀过去。

    谁知地上又冒出无数泥巴巨人。这些巨人看似笨拙,其实移动的速度却快得惊人。

    眨眼间,它们已冲入逆军阵中,打得逆军是鬼哭狼嚎、滚尿流、死伤遍地。

    贤杰见不是道,急令挥军后退。

    直到傍晚才扎住营寨——时已后退四十多里。

    当晚,鬼军又来劫营,逆军招架不住,只得又往后退。

    直到六黎明,才在曾文溪边扎住阵脚,此时已退后八十余里。

    贤杰同军师商议道:“我军背水而战,恐怕不利,不如退到曾文溪北岸布防。”

    孔亮道:“不能退……等等,有了!”他忽然一拍大腿,指着背后的曾文溪道,“咱们就在水字上作文章!”

    四月七,尤尔金娜率领大军也来到了曾文溪边。

    鬼方大将席席献计道:“敌人背水扎营,犯了兵家大忌,我军可趁势将敌人赶下水去!”

    尤氏应,依旧以泥巴兵为前导,向逆军阵地冲杀过来。

    忽然逆军阵地上伸出无数碗口粗、数丈长的竹管,管里一齐喷出粗大的水柱——

    那水浇到泥人上,顿时将泥人冲了个稀巴烂。

    贤杰见状大喜,立即挥军发起反击。一阵掩杀,鬼方军大败。

    四月八,逆军重新杀到五马坡前。

    只见鬼方军主力已全部撤回了屏东城里,五马坡上只剩鬼军的一座空营,仍立在当道。

    贤杰正要令军士冲过敌营,向屏东进击,却被孔军师喝住。

    孔军师道:“我观敌营邪气很重,不能轻进,小心中计!”

    “一座空营,有何惧哉?”贤杰不以为然道。

    孔军师道:“尤氏善布迷阵,此地很可能布有迷阵、机关,未可轻进——可命一小队士兵先去打探。”

    贤杰点头称是:“好吧。”便令一小队士兵入营打探。

    等了一会儿,不见这一小队士兵出来,贤杰等人心中皆是一沉——然而那队兵丁很快又出来了。

    兵丁头目向贤杰报告,一切正常。

    贤杰便令开拨。

    大军便浩浩通过敌营。

    走了一程,见两旁还是营房和帐篷,贤杰不由感慨道:“这营修得好大呀!”

    孔亮也纳闷:“鬼方军不过三万来人,怎么竟修得可以住几十万人似的?”

    这时士卒报告道,前面仍未到达出口。

    贤杰和孔亮心里都打了一个寒战,不约而同叫道:“不好,中计了!”

    贤杰急令后军改前军,立刻退出去。

    然而后军报告道:“后面也找不到出路了!”

    贤杰这才真的大吃了一惊!

    原来,尤尔金娜卜得一个凶课,得知铁翅雄已经战败亡。为免遭两面夹击,她故在五马坡布下一个阵以困住杨贤杰,自己率主力人马退回屏面的进攻。

    杨贤杰果然中计,三、四万人马皆陷在了阵中……

    却说云夺取高雄后,一面张榜安民,一面留下华元山守高雄,自己亲提大军来攻屏东。

    四月十,大军已在屏东南门外安营。

    云令副先锋姜红火到城下挑战。

    尤尔金娜的武功并不行,她手下的大将席席、马科思、左龙也皆是菜鸟级的人物,如何敢出战送死?

    因此只用滚石、乱箭、擂木、灰瓶御敌。

    姜红火大怒,下令架起云梯强攻——然而鬼方人拼死顽抗,这种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强攻自然不会奏效。

    姜红火只得垂头丧气回营缴令。

    云十分生气,下令免了姜红火的副先锋之职,降为夫长,候来将功折罪。

    “夫长”算个什么官?就是俗称的“千夫长”、“百夫长”,不过掌管千儿百把个人而已,根本不能算是“将”,最多只能算个骑马的排头兵。

    而正印前锋杨贤宝因丈夫烧伤,心力憔悴,留在高雄伺候丈夫。云只得令王大力代行先锋之职,指挥作战。

    王大力攻了一天,也无功而返。

    云无法,只得暂且按兵不动,派人去和杨贤杰联络。

    谁知派去联络的人回来报告说,杨贤杰的大军无故失踪了!

    只找到空的营房和几百个拉着鲜粪的茅坑……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江山·美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