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翻身之仗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浪漫爱人 书名:江山·美人
    <---凤舞文学网--->

    只见杨贤杰左腹部被刺了一刀,连肠子都流了出来,鲜血满地。--凤舞文学网--

    一名卫兵想帮贤杰把肠子塞进去,谁知竟抓着一把粪便,臭得鼻子嘴巴都变了形……

    “让开!”云妍分开众人扑了进去,一把将贤杰抱在怀中,急伸手点了他上几处大,止住血流,一面眼泪滚了出来,悲呼道:“姐夫,你不要吓我啊,妍妹没用,妍妹没有保护好您……”

    杨贤杰已经晕死过去,全的皮肤都泛出了一种幽幽的绿光——显然那刀上煨有剧毒!

    这时孔军师也赶来了——孔亮正在后营中处理几桩子琐碎事宜,听到血魔子要用陈三仁交换南木金时就知道有诈,本想赶快来通知贤杰小心提防,没想到忽然内急,在茅房里蹲了半天,才拉出几筒硬屎,等到从茅房里出来时,这里已经出事了……

    幸得云妍及时点了贤杰的几处要,阻止了毒血流向心脏,暂时是没有了命之忧。云妍对孔军师道:“姐夫所中乃是青炼蛇毒,虽然不象血炼蛇毒那样见血封喉,可是三天内如果没有特效解药,仍将有命之忧——我且驾御剑术去天台山寻访一味仙药‘百灵胜仙丸’,三内转回来,请军师和诸位将军一定要看护好我姐夫。”

    孔军师道:“你去吧,快去快回。”一面令人将贤杰抬往后营抢救——盖因毒要却,外伤也须紧急治疗——断了的肠子都须接起来,否则同样有命之忧。

    云妍一抹眼泪,御剑腾空而去……

    这时,其余的伤者也都被抬走了,同时抬来一口棺材,盛殓了刘参谋。

    小将杨金来到后营,见了贤杰的惨状,不由得牙关紧咬,拳头掐得格格响。他猛地来到大堂上,大吼道:“陈三仁,你这个狗贼,丧心病狂,行刺我叔,来呀,将他拖下去,五马分尸!”又对美莲娜道:“你这个狠毒的妇人,我要一刀一刀割死你!”

    当下两个刺客都被带到了刑场上。

    刀斧手绑好陈三仁,用力一抽马腿,那五匹马顿时狂奔起来,只听“嘶”地一声,恶贯满盈的汉陈三仁被活活扯成了五大块,地上只留下一片血腥……

    美莲娜也被绑到了刑桩上,要凌迟处死。

    正规的凌迟,是要将人骑上木驴——一种内装机关、带有一根尖木棒的东西,是专门对付女犯人的,让犯人骑在木驴上,那尖棒则对着她的下,一直刺进去,那可不是一般的疼痛——不过这军中因陋就简,骑木驴就免了。--凤-舞-文-学-网--但却不能免——盖因凌迟受刑时,无论男女,皆要剥得一丝不挂,然后方一刀刀割施刑。

    刀斧手正要剥美莲娜的衣服,孔军师忙劝阻道:“元帅有军纪,不得侮辱妇女,这凌迟之刑要剥衣服,还是施用别的刑法吧!”

    一名刀斧手恨恨道:“不让她骑木驴受刑已经够看得起她了,非凌迟不能叫她偿还其罪恶!”不过没有杨金的命令,他并不敢擅动。

    杨金也有些迟疑,正在思虑时,忽然士卒来报,被美莲娜刺伤的大将马平不治亡。

    杨金牙根一咬道:“杀!”

    刀斧手便上前,也不剥衣服,随便划了几刀,那毒妇已疼得杀猪般嚎叫起来,叫声实在难听——刀斧手干脆一刀抹了她的喉管,但并未割断气,只是让她叫不出来。然后方一刀刀割……

    孔军师等虽有不忍,但一想到她连杀我参谋和大将,便觉得她确实是死有余辜,只得死得太残忍了点……

    却说燕子岭的战斗仍在激烈进行着。

    三月三晚上,方士道对龙彪道:“这样打下去不行!我们已经丢掉了三座营垒,张金和罗文化将军相继阵亡,高应虎也负了伤,如今我军的人数已不足三千人,再这样死拼硬打,必然全军覆没!”

    龙彪搔着有些发秃的前额道:“先生有何好计?”

    “不若让开大道、化整为零,开展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

    “游击战?”龙彪可笑地张大了癞蛤蟆嘴。

    却说倭军大将田中,自二月二十二与逆军接战以来,经过将近十天的强攻猛打,却依然进展不大,也不由大为光火。

    这,他正在严厉地喝斥手下的两员大将山本和浅见:“八格牙鲁,明天再打不下燕子岭,你们就不要回来见我了,都向天皇效忠吧!”

    山本转动着小眼珠道:“中国人狡猾大大的,他们不敢和皇军真正较量,却躲在乌龟壳里据险顽抗,要肃清唐军,恐怕还需要一些时间!”

    脸色晦的浅见却冷笑道:“中国人不过都是些蠢猪,他们躲在石头工事里自以为得计,其实是作茧自缚,咱们大和皇军根本不必将他们放在眼里!”

    “报告将军,大久宝利通元帅派人押送来一批粮草,现已存放在后营!”一名幕僚报告道。

    田中道:“约喜,派人看好粮草,明一早攻破敌军!”

    龙彪对方士道的建议感到很恼火。大将高应龙也发牢道:“方士道这样的参谋简直是徒有其名,至今都没有为我们出个一个好计,根本就不配拿三品奉禄!”

    龙彪翻着眼皮道:“老方的也不无道理,如今咱们这样被动挨打下去也确实不是办法,不若化整为零,打游击战和敌人周旋!”

    高应龙惊讶道:“咱们如果放弃此地,那敌人不是长驱直入了吗?”

    龙彪道:“咱们的兵力本来就不够,以一万五对三万,而敌又比我英勇,我军三个才能对敌一个,拼得兵力越来越少,何况我军已经坚守了十天——援军也不知在什么地方,万一守不住,咱们也已经仁至义尽!”

    两个人正在嘀咕,忽然方士道风风火火走了进来道:“老龙,咱们有翻的机会了!”

    当天晚上,三个营垒上的逆军突然偷偷潜下营垒,偷袭倭军营寨,四面放火……

    倭军显然措手不及,根本没料到屡战屡败的中国人会来偷袭,结果粮草全部被焚,人马也死伤很多,田中不得不率军往北撤退。

    结果在北山口又受到陈子善和屈通的伏击,擂木、滚石、乱箭不断砸向拥挤在峡谷中的倭军,骄横的军被打得焦头烂额、鬼哭狼嚎、死伤遍地……

    混战了一夜,田中止收得一万五千人马,几乎折损了一半。

    山本道:“当务之急,是先撤回到新竹休整,一则我军遭此挫折,元气已伤,况粮草已尽,只有采取守势,等到元气恢复后再和大久宝利通元帅共同进兵!”

    田中气急败坏道:“想不到我皇军百战百胜的威名,今竟丧在我手,这简直是大和民族的耻辱,我当剖腹谢罪!”说着,抽出指挥刀便要往腹中切入。

    山本和浅见慌忙劝阻道:“将军,使不得呀,中国有句古话叫做‘胜败乃兵家常事’,今我军只是小受挫折,并未战败;况今失利盖因中了中国人的诡计,来我军与中国人决战,定要叫中国人尝尝大和武士的厉害!”

    浅见又道:“此次我军失利,全是大久元帅进展太慢、不及时支援所至!驻夷州远征军的元帅本来应该是将军来当的,大久宝利通真是不配呆在元帅的位置上!”

    山本也道:“大久元帅迟迟不进兵,定是想坐视我军被中国人消灭,他好在天皇面前邀功!”

    田中烦燥道:“你们都不要说了!”

    再说文秀英和井凤安率领北上支队歼灭王大胡子后继续进兵,本该在三月二到达燕子岭。谁知向导带错了路,带到了另一条路上去了。

    三月三这一天,文秀英、井凤安率领人马正行进在一条峡谷里。此时近正午,行军队伍忽然停了下来。

    负责押尾的井凤安忙赶到前面,只见文秀英一脚踢翻了向导,挥刀要砍。

    井凤安忙叫道:“刀下留人——文将军为何要杀他?”

    文秀英气呼呼道:“带错道路、贻误军机,该怎样处罚?”

    “当斩!”

    “那你为何拦我?”

    “你说他带错了路?”井凤安吃惊非小。

    “你自己说!”文秀英踢了向导一脚。

    向导战战兢兢道:“小卒实非有意贻误军机,盖因此地名叫谷,又叫‘罗汉堂’,八八六十四面山,面面相似,极易混淆,难以辨识,小卒才会带错路径!”

    这时,一名当地土人入伍的士卒道:“他所说句句是实,此地方圆数百里皆属于谷地界,若不熟悉路径,少则三、五天、多则十天半月都转不出去!”

    正在这时,探马来报,有一队倭军正向这里开来,约有三万多人。

    文秀英道:“再去探来!”

    “是!”探马快马扬鞭而去。

    文秀英手指向导道:“任你说得天花乱坠,今天我还是要斩你!”

    井凤安道:“这小子带错路有可原,大敌当前,不宜多杀士卒,以免引起军心涣散。打一顿,令其戴罪立功算了。”

    “好吧,那就重打五十军棍,以示惩戒!”

    井凤安又问那名当地人入伍的士卒:“此地离燕子岭有多远?”

    “大概有一百多里。”

    井凤安便同文秀英商议是立即寻辨路径去燕子岭,还是在这里打一仗?

    文秀英想了想道:“我有一个主意,就在这里打一仗如何?此地既能迷惑我军,也能迷惑敌军!”

    井凤安道:“可是咱们押着这么多粮草,如何作战?”

    “你把耳朵伸过来!”

    井凤安便把耳朵伸过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江山·美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