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虎山战役-2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浪漫爱人 书名:江山·美人
    <---凤舞文学网--->

    周柱大喝一声:“打!”

    “划划划!”逆军专门用来对付冲鸟的武器——冲箭,这种两三丈长、用掏空的竹竿填满火药制成的长条形的东西拖着长长的火舌直天穹……

    “轰轰轰!”爆炸声连续不断,地上、空中到处是烟火药飞腾,宛如一座座火山喷发……

    “杀呀!”鬼方军呐喊着又发起了冲锋,他们象洪水一般冲到城下,密如蝼蚁般的往城上爬来。--凤舞文学网--

    鬼方军推进的速度的确惊人,逆军的大炮已经打不着他们了——他们所呆的地方正是大炮打不到的死角!

    “打!”周柱又大喝一声。

    “呼!”城上顿时响起一片骇人的怪啸——逆军的冲鸟也登场亮相了!

    这些冲鸟依托体内的机关驱动,打着旋儿飞到城下,“刷刷刷”乱箭齐飞,暴雨般地向正在攻城的鬼方军士兵,很多人惨叫着从云梯上凌空栽下,摔成饼;挤在城墙下的鬼方军士兵也成片成片地倒下……

    逆军又砸下滚石、擂木、灰瓶、煮沸的大粪,用长枪槊、用铙钩扒——

    鬼方军被打得焦头烂额,一架架云梯也都象散了架子,坍塌下来……

    天边露出了鱼肚白,战斗仍在激烈进行。

    陈子善、屈通被台军围困了大半夜,所带的弟兄已死伤殆尽,只剩下他俩仍在拼力死战。

    陈子善对屈通道:“我掩护你,你快冲出去吧!”

    屈通道:“不行!屈不离陈、陈不离屈,要死咱俩死在一块!”

    台军的包围圈越来越紧密,陈、屈两人虽然英勇善战,但此时已经精疲力竭、血染战袍,要想突围是难上加难了……

    正在这时,东北角上忽然杀声震天,冲出一支逆军,正是第三营元帅王大力!

    只见王大力跃马舞刀冲杀过来,只一个回合便斩了台军大将阮高,接着杀进包围圈,大刀挥处,人头纷纷落地……

    屈通一见,大喜道:“哎呀,老王,你来得太好了,咱们得救了!”

    张天水正在高坡上督战,突见逆军援军来到,不由大吃一惊,急忙升起灯球,调大队人马上前堵击。

    台军正乱哄哄涌上前抵挡王大力,不防东、西两翼又各冲出一支逆军,向台军包抄过来。

    台军更加混乱,前挤后拥、互相推搡、自相践踏,死伤不少。--凤-舞-文-学-网--

    “杀呀!”逆军乘机发动猛攻,把台军分割包围,一段段地歼灭。

    张天水不敢恋战,慌忙率领败兵往向逃去……

    张天水一气逃了四、五里,逃进一条峡谷里。他正想喘口气,前后军忽然又一齐呐喊起来,只见峡谷两端都被逆军堵住了,山顶上也站满了逆军,擂木、滚石和乱箭(包括带有火药的箭)不断打将下来,打得台军焦头烂额、失魂丧魄、鬼哭狼嚎……

    张天水无计可施,慌忙脱下战袍,撑在枪杆上做成白旗,向逆军摇曳,以示投降……

    老虎山隘口的战斗也仍在激烈进行。

    尽管鬼方人发动了一次次攻势,然而在逆军的猛烈打击下,除了扔下一片片尸体,是一无所获!

    血魔子正和陈三仁商议,打算派一支部队迂回到敌人侧后进行攻击,忽然驰来一匹快马,一名探子滚鞍下马,附着血魔子的耳朵说了几句什么。

    血魔子听了如被人在头上敲了一棍子,只觉得脑袋里嗡嗡直响……呆了好一阵,才悻悻地下令全军即刻撤退!

    鬼军一撤,周柱立刻指挥逆军冲了出来进行追击。

    血魔子无心恋战,令水瓜、太横断后。

    这时周柱已经冲杀过来。

    水、太两将只得硬着头皮上前迎战——然而这两将怎是周柱的对手?周柱大喝一声,首先刺翻了水瓜。太横见势不妙,慌忙掉转马头便逃。

    周柱正追上去取他命,曹一显道:“元帅,让末将也立一功吧!”说着,纵马赶了上去。

    太横听见马蹄声响早已吓瘫,拼命缩着脖子,以为这样就可以免一刀之厄了。

    曹一显见状十分好笑,轻轻松松一刀便斩下了太横的首级。

    血魔子正在奔逃,忽然前面冲出一支逆军挡住去路,为首两将正是单铁勇、石明亮。

    单铁勇大喝道:“呔,哪里走?”

    血魔子急令夺路突围,一面令拨扈、拨牙抵挡住单、石二人。

    一场短兵相接的恶战过后,血魔子虽冲破了逆军的防线,但拨扈、拨牙却被单、石二将斩了。

    血魔子行不多远,又受到谢志君、齐大召、张金、罗文化、高应龙、高应虎的沿途阻击,折损了不少兵将。

    这时天已经亮了,血魔子率残兵败将来到一座土坡下,见没有追兵追来,正想喘口气,不想坡上战鼓齐鸣,一支逆军潮水般冲杀下来,为首一将正是贤宝。

    贤宝飞马舞刀,闪电一样冲过来直取血魔子首级。

    血魔子的大将鬼牙坚、银海、胡不归三人刚想抵挡,不想贤宝的马实在太快,只听见“嚓嚓嚓”三声,三员鬼将的脑袋竟被贤宝一齐砍掉!

    血魔子吓得脸色惨白,一跤跌落马下,摔了个狗吃屎,自己的屎也被吓了出来。

    贤宝正想去取他的首级,不防一声弓弦响,“嗖”地飞来一箭,贤宝顿时中箭落马——箭的人正是陈三仁!

    血魔子的大将们大喜,正想冲过来杀贤宝,不防逆军中早冲来一将,正是云,枪挑处,血横飞,鬼方军顿时被她刺倒了一片。她又抽出宝剑来乱砍乱剁,直杀得鬼方军心惊胆战、滚尿流……

    鬼将南木金、南木银等慌忙拥着血魔子向南急逃而去。

    云急于要知道贤宝的生死,见鬼方军撤走,便令鸣金收兵。

    老虎山一役,乃逆军入山以来的第一次大捷。逆军以三万兵力击溃了鬼、台十万联军,其中俘虏了来犯的五万台军,歼灭了三万鬼方军,极大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台军从此不敢再与逆军作战,而鬼方军也被迫由战略进攻转为战略防御,逆军在阿里山终于稳固地扎下根来。

    这一,贤杰和众将正在老营总结老虎山战役胜利的经验,以及犒赏劳军事宜。

    贤杰首先讲话,祝贺大家打了一个大胜仗,并表扬了一些作战勇敢的将领。贤杰特别提到了王大力以一万之众俘敌五万,打出了我军的军威、神威,打得夷独分子心惊胆战,大长了我军的士气;贤杰还表扬了周柱以一千之众挡住了五万鬼方军的进攻,为我主力伏击敌军赢得了时间;贤杰还赞扬了由云指挥的十面埋伏,不但歼敌三万,斩杀拨扈等十几员鬼方大将,还夺得数百门大炮和大量的粮草辎重,取得了辉煌的战绩。

    云却不屑道:“没什么值得表扬的,让血魔子、陈三仁跑了,贤宝妹妹也受了伤……我真是不甘,哼!”

    这时有人提出质疑,为什么将张天水和五万台军放了?

    贤杰耐心地作了解释:“这样做了目的是为了团结台军、孤立鬼方军,所以放的意义要远大于杀……”

    贤杰讲完后,云道:“好了,该我过堂了,来呀,把那两个败类推进来!”

    军士答应一声,推进了五花大绑的陈子善和屈通。

    云一见这两人,立刻气不打一处来,历数二人违抗军纪、目无主帅、结党营私、借报仇之名行分裂之实、且擅自进兵、损兵折将的罪恶,怒喝道:“你们这两个败类,出我的洋相,看我不斩下你们的狗头!”说着“呛”地拉出宝剑。

    屈、陈二人满脸愧色,伸着脖子等着挨刀。

    “当!”旁边伸过一把剑架住了云的剑——原来是第二营元帅龙彪。

    云道:“怎么,他们不听你的将令,你还要保他们?”

    龙彪何尝不知道陈、屈和云的那种过命的师姐弟关系?她哪里会舍得杀他们?何况还有贤杰也定然不——因此不如做个顺水人,给云一个梯子下:“这不能怪他们,他们为如雪姑娘报仇的心是可以理解的,而且我也不该打他们五十军棍;我处理问题简单粗暴,是造成屈、陈出走的根本原因,责任理应在我;还望嫂子看在大哥的份上,饶了他们吧。”

    云心道:“好你个龙彪,当初在我面前诉苦,无非希望我惩戒惩戒他们,好让他们服你的管;现在又来说这个话,好人坏人都由你做?真是岂有此理!”当下大怒道:“龙彪,你治军不严,管不住他们两个,如今又来包庇他们,红脸、白脸都由你唱,是何道理?难道因为他们是我的部下就可以肆意妄为吗?按理,这两颗狗头应该由你来执行军法,你既然要保他们,那就让我来惩处这两颗狗头吧!”

    说着一脚先踢翻了陈子善,照准他的脖子就要开刀——她的剑刚要落下去,不防剑底下却多了颗脑袋——

    原来是屈通将头伸了过来,痛哭流涕道:“师姐,你要杀,就先杀我吧,是我违抗龙元帅的军令,夺棍打人、谩骂元帅,又拉走队伍,陈大哥是因为不忍心看着我去送死,才跟着我一道走的。但我们并未‘结党营私’,也不敢闹分裂,只是想起如雪师妹死得实在是太惨,我们咽不下这口气,才打算去找张天水报仇的……陈大哥实是无辜受我连累,师姐,你要杀,就杀我这颗猪头、狗头、牛头,饶了陈大哥吧……”

    众将皆笑了起来,云也撑不住,差一点被逗得放声大笑。她强忍住笑意,指着屈通道:“好,那我就杀你!”

    刚要挥剑,陈子善又哭道:“师姐,你还是杀我吧,别听屈师弟的,这次犯错我是主犯,他只是协从,你饶了屈师弟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江山·美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