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青山含悲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浪漫爱人 书名:江山·美人
    <---凤舞文学网--->

    杨贤杰才待起回营,徐向忽然叫道:“杨元帅,请等一下!”

    贤杰停住脚,不知何意。--凤-舞-文-学-网--

    只见徐向另外叫人取酒,斟了一盅,亲自捧与贤杰道:“杨元帅请饮了这一杯……方才的事是为公,徐某不得不如此。杨元帅胆识过人,敢单刀赴会,在下实在钦佩!”

    贤杰见徐向态度颇为诚恳,不好推却,只得接过酒来饮了。

    徐向却又叫人摆上酒席,邀贤杰入座,并云夜色已深,不如天明再走。

    贤杰只得坐下来与徐向对饮。

    交谈间,贤杰才发觉这徐向其实极为耿直豪爽——原来这徐向原是隋朝的破落贵族,只因不满朝廷邪当道,才愤然弃了爵位,浪迹江湖,干些打抱不平的勾当。隋亡后,他带着亲随百余人乘船来到了夷州,做了台湾头人万沙良的女婿,帮他管理军政事务。

    鬼方军入侵时,驻台唐军不战而退,台湾土人无力抵抗,只好投降了鬼方人。

    但鬼方人并不信任台湾土人,不断侵扰他们,杀人放火、掳掠、无恶不作。

    台湾土人怕鬼方人危及部落贵族的利益,只得忍气吞声。

    自从逆军入台后,鬼方人连打败仗,不得不放松了对台湾土人的压迫,送给他们点蝇头小利,并唆使他们进攻逆军。

    台人一向对汉人也无好感,盖因历代汉人政府都轻视、欺压他们。所以他们对逆军这次入台有很深的敌意也在理之中。

    贤杰道:“原来如此……”

    徐向道:“来来来,喝酒、喝酒,我徐向虽是个粗人,但绝非香臭不分……朝廷若善待我们,我们又何尝愿反?更不会做那分裂家国、让千万国人不耻之事!”

    贤杰欣喜道:“只要徐将军深明大义,我们两军还可以团结起来,共御敌寇!我军中有很多匠人,我们可以帮助台人冶炼铁器、发展生产……”

    徐向眼中放出了光芒:“杨元帅,只要有你这句话,我徐某已心满意足……想不到你我一见如故,真是痛快,来来来,再饮、再饮!”

    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经微明。

    外面忽然人声鼎沸,接着一个大汉走了进来。

    徐向连忙指着这人向贤杰介绍道:“杨元帅,这是我的结义兄弟张天水。”贤杰微笑着向张天水点了点头。

    徐向又对张天水道:“快见过杨元帅。”

    张天水也皮笑不笑地向杨贤杰点了点头,然后向徐向报告道:“大哥,我们杀了一个唐朝的女探子,她擅闯我们的区,还死了咱们猎上的老虎。兄弟未及禀告大哥,已按规矩将她杀了,请大哥定夺!”

    “什么?你杀了谁?”徐向脸色大变,一耳光掴在了张天水脸上。

    营帐外的草地上,台军士卒们正抬着一具尸体走过来放到地面上。--凤舞文学网--

    贤杰心沉重地走过去,只看了一眼,就认出了是如雪……

    他此刻的心真的说不清是震惊还是愤怒,是悲伤还是痛心?

    他强忍悲痛,声音梗塞道:“是我的大将颜如雪……她一定不是探子!”

    徐向也觉得事棘手——刚和杨贤杰把酒言欢,想不到手下竟然捅出了这样大一个漏子!

    他一脚踢倒张天水,拿刀便要劈——

    贤杰却拦住了他,极力用一种平缓的语气道:“算了,这是一个不幸的误会……请不要责罚张将军了……”

    徐向小心翼翼道:“杨元帅,要不要我们把这位女将军的尸首送回去?”

    “不用了,谢谢……”贤杰说着,走上前,默默地抱起了如雪的尸体,一步一步地向营外走去……

    此时,逆军营里正乱成一团。

    贤杰一夜未归、凶吉未卜,众人已皆惴惴不安,想不到颜如雪又失踪了……

    贤宝急得直哭道:“我到了那里,就只看见她的马拴在树上,却再也找不见她的人影了!”

    云心急如焚道:“唉,这个野丫头会上哪儿去呢?”

    单铁勇责备贤宝道:“哭,有什么哭的?你们两个也太胆大包天……去打老虎,这是打老虎的时候和地方吗?你干嘛要和阿雪分开,两个人不在一块?”

    周柱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当务之急是派人去把她找回来!”

    孔亮心沉重道:“我看她可能已经出事了……如果不是被台军抓了去,就是遇上了什么凶狠的野兽了!”

    正在这时,帐外有人叫道:“元帅回来了!”

    众人大喜,忙迎了出去。

    然而一走出营帐,众人的笑容又一齐僵住……

    只见贤杰迈着低沉的步子缓缓走来,如雪的尸也随着他颤抖的手不停地抖动……

    云以为自己看花了眼,然而仔细一瞧,那不是如雪还会是谁?

    她的泪水一下喷涌而出,发疯般地跑上前去,一把捧起如雪的头——只见如雪脸上的血早已凝固,染满鲜血的长发随着微风轻轻飘拂,颈项以下也全是血,她的躯早已僵硬发冷……

    “呀,呀!”几只老鸦在低空盘旋,撒下一串哀鸣,仿佛在为这横遭不测的少女惋惜……

    “不!不!”云撕心裂肺地大叫一声,眼泪如断线的珍珠,滴落在如雪苍白的脸上,“天哪,为什么会这样……我的师妹,我的亲妹妹,是谁,是谁,是谁杀害了你?这么残忍,这么恶毒?是谁,是谁呀?”

    军中女眷也是一片嘤嘤之声,她们怎么也不相信,昨天还那么英姿勃发的女将,漂亮可的女孩,她们的朋友和姐妹,怎么一转眼就离她们而去了呢?

    军中的男兵也无声饮泣,纵是铁石心肠的男子汉,也无不伤心落泪……

    周柱更是哭得跪倒在地,咧开嘴毫无顾忌地大声号哭,眼泪鼻涕糊了满嘴……

    贤宝狠狠地一抹眼泪,眼中燃烧着刻骨的怒火,咬牙切齿道:“一定是徐向!这个狗娘养的,是他,是他杀害了如雪姐姐!我要将他碎尸万段!”说着“呼”地跃上马,起双刀,便要向台军营地冲去……

    “回来,不准冲动!”贤杰忽然用最严厉的声音喝道。他的脸色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铁青、凝重,他的眼泪也在眼眶里打转……

    当初贤安战死时,他也无法象今天这样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激愤!

    但是为了大局,他现在却必须把这种激愤的心抑制住……

    他长叹一声,命令道:“所有将领立刻进帐听我宣布命令,三卯不到者立刻斩首!”

    逆军终于顺利通过了徐向的防区,开到了阿里山的深处。

    出于内疚,徐向向逆军接济了一批粮草以应急。逆军同时用所带的金银购买了一些粮食——暂时可以维持几个月了。

    逆军进山以后,山外的形势又发生了变化:鬼方军同倭军达成了妥协,鬼方军放弃了新竹,控制大甲溪南部,包括台中、台南、高雄等地区;倭军控制大甲溪以北的地区;而台军则依旧驻扎在大甲溪、浊水溪、曾文溪这些河流的上游一带,控制着阿里城和山连城。

    倭军只有三万人马,武器也不怎么先进,因此暂时不敢向台南发动大规模的攻势;鬼方军一是不放心台军,二是怕逆军抄他的后路,因此也不敢同倭军公开撕破脸皮。

    鬼、倭、台三方都在积极扩军备战——鬼方军又从本土调来了五万人马,使驻台兵力总数达到十八万;倭军也由三万人增加到六万;台军也扩大到十万人左右。

    徐向虽然有心同逆军修好,但台湾头人万沙良利熏心,在鬼方人的指使下不断威徐向进攻逆军——有时甚至越权指挥。

    因此,台军对于逆军来说,仍然是一把危险的双刃剑!

    由于敌人势力强大,逆军不能出山活动,只好在山里长期驻扎下去。

    不觉已是四月份。一天,军师同贤杰商议道:“大陆方面的援军到现在还没有消息,要想打破敌人的围剿,恐怕还得想新的办法——目前我军的粮草已经濒临断绝;虽然现在已经进入初夏,但这阿里山属于高寒山区,气温较平坝地区要低不少,我军士卒缺少御寒衣被,这个问题也亟待解决;武器弹药更是没有办法得到补充;山外有鬼方、倭寇封锁,而台人对我们的防范也仍然很深;除了徐向所部,其余高山族部落仍然时常袭扰我军……再这样下去,我们就会困死在这里了!”

    “是啊,现在是革命的低潮时期,我们的确困难重重,但是我们一定能够战胜眼前的困难!当然,光靠喊口号是没有用的,不知军师已想到了什么好的办法没有?”

    “办法倒是有,那就是实行军屯!”孔亮眼中忽然放光道。

    “军屯?就是三国时期曹搞的那一?”贤杰饶有兴致道。

    “对,我看这阿里山土地肥沃、气候宜人、雨水充足,作物生长期长,光照条件也优越,正适合发展生产——如能种上粮食、蔬菜、水果,一定再好不过!还有,此地矿产资源丰富,煤铁俱全,咱们队伍中又有很多匠人,可令他们开采矿石,立炉炼铁、制造农具和武器;还可以炼造火药,等火药造了出来,咱们即可制造大炮、冲鸟——那时一切俱备,便是我军出山讨伐鬼方、倭寇之时!”

    贤杰听了大喜,即令军师具体办理。

    为了保护屯田,防范敌人,贤杰又令云、周柱、龙彪等去布置防务。

    周柱便率第一营扼制住进山大路和要冲——老虎山;龙彪的第二营扎于右路金鸡岭;王大力的第三营扎于左路月儿山;贤杰自将老营扎于铁公山。

    安排停当后,各营自去安排布防,同时垦荒屯田。

    贤杰又令军事上的事由云负责,负责行军打仗、练军队以及维持军纪。贤杰更多的是管一些经济和政治上的事。

    这天晚上,贤杰忙完公务回到后营,盥洗更衣毕,打算秉烛夜读一本兵书。只见云上道:“忙了一天,还不休息,这会子又看什么书?”

    贤杰道:“这本曹的《孙子略解》对我们现在怎样摆脱困难处境很有启迪意义,因此深读之,以求得用兵之良法。”

    云嗤道:“曹的书有什么看的,一个乱世之雄罢了。”

    贤杰道:“吾妻错也,曹虽是乱世之雄,可也是治世之能臣呀,曹公古直,其诗品甚有悲凉之句,文辞简朴,直抒襟怀,慷慨悲凉而沉郁雄健,华美辞藻并不常见,惟形象鲜明,如《观沧海》一诗:‘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寥寥数笔,即能以辽阔的沧海景象,表现诗人的襟,不加润饰。其政治、军事才能更是出类拔萃,对兵法的研究也很有独到之处,他的这本《孙子略解》乃是他对《孙子兵法》所作的注解,很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他在书中云:‘兵以义动、因事设奇、任势制胜’,还有‘兵无常形,以诡诈为道’以及主张重视后勤保障都很值得我们借鉴……”

    “行了,他再能,赤壁之战还不是照样吃了败仗,统一中国之梦破裂,只能眼看着天下三分、困居于北方而无可奈何,还落下后人众多诽谤!”云幽幽道。

    贤杰见妻子今形明显不同于往,似乎带着很重的嗔怨之气,只得合上了书本,宽衣上,钻入被窝。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江山·美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