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登台拜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浪漫爱人 书名:江山·美人
    <---凤舞文学网--->

    云笑道:“好妹妹,你输了。--凤舞文学网--”说着将枪往回抽去。

    贤宝的脸色由红转白,突然扔掉双刀,夺住云的枪杆,便要把枪尖往自己的咽喉上刺去……

    云眼疾手快,闪电般地从贤宝的手中抽回了枪,轻叱道:“妹仔,你疯了?这是比武,又不是拼命,快别胡来!”

    贤宝滚鞍下马,一坐到地上,号啕大哭。云想劝她起来,然而怎么劝她也不依。

    最后还是铁勇走上前来,替她牵了马,又捡起她的双刀,嘲笑道:“你看你,当着这么多的人面哭鼻子,羞也不羞?打不赢别人就自杀,就哭鼻子,人人都象你这样,我们都该死一千回了!起来吧,别让人家看笑话了。你再这么小气量,今后谁还敢跟你比武?”

    贤宝听了,一下跳起来,揩了一把泪水,白了铁勇一眼道:“我怎么小气量了?”

    云雄赳赳地来到检阅台前,贤杰和军师早已笑容可掬,端起酒盅在迎接她了。云从贤杰手中接过酒盅一饮而尽,笑道:“我这个‘副元帅’总算是‘名至实归’。”

    孔军师笑着伸出大拇指夸赞道:“柳副元帅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真乃女中豪杰呀,佩服、佩服!”

    贤杰笑道:“你呀别太得意,要不是贤宝逞能,周兄又太过谦让,致使贤宝侥幸胜了周兄,使周兄错失了决赛,要不然,现在还轮不到你在这儿说大话呢。”

    云一听便急了,当下对坐在台上休息的周柱道:“周兄,来来来,你我大战三个回合!”

    周柱慌忙道:“嫂子你饶了我吧,大哥说笑话呢,周某哪是嫂子的对手?”

    云不依,一定要拉周柱去比试一场,军师道:“柳副元帅,军紧急、刻不容缓,这场比武就免了吧,三军之帅需要立即定下来才是。”

    贤杰也劝道:“好了好了,算我说错了,你最厉害——你要和周兄比,还是下次另挑机会吧。”

    云只得作罢。

    次,贤杰登台拜将,封云、周柱、贤宝、如雪、龙彪为五虎上将,其中云、周柱拿一品奉禄,月薪五百两纹银;龙彪、贤宝、如雪拿二品奉禄,月薪四百五十两;单铁勇、王大力、陈子善、杨金、杨银、屈通、井凤安、华元丰、高应龙、齐大召为十大将,其中前五名拿三品奉禄,月薪四百两;后五名拿四品奉禄,月薪三百八十两;石明亮、华元山、高应虎、谢志君、曹一显、刘小奇、张金、罗文化、姜红火、蒋才勇、何不坚、曾鹏飞、宫平安、赵芳、马平、杨萍等十六人为上将,其中前八人拿五品奉禄,月薪三百五十两;后八人拿六品奉禄,月薪三百两。--凤-舞-文-学-网--

    另封江龙海、柳云飞为水军大将,拿三品奉禄;刘玉龙、南宫适、胡浩平、许良为水军上将,拿五品奉禄;封普济、闲空为全军总后勤将军,拿二品奉禄。

    军师孔亮,虽未有军衔,仍拿一品奉禄。

    贤杰自任大元帅,拿一品奉禄,另有二百两元帅补贴。但是这笔钱贤杰没要,同月上交国库。

    贤杰又封云为前敌总指挥,可代贤杰掌管兵马。封周柱、龙彪、王大力为一、二、三营的总指挥;单铁勇、石明亮为一营的正副印先行官;陈子善、屈通为二营的正副印先行官;华元丰、华元山为三营的正副印先行官;杨金、杨银为老营的正副印先行官;如雪、贤宝为冲锋将军;井凤安为筹粮总管;曹、谢、齐、齐为一营副将;张、罗、高氏兄弟为二营副将;何、曾、姜、赵、马为三营副将;杨萍仍为普、闲二位大师的助理,分管后勤工作,不参与作战。

    分封完毕,贤杰下令犒赏三军,然后誓师出征。

    当天晚上,贤杰正和军师及周柱、云等议事,忽然有人打小报告说龙彪和高应龙等在帐中喝酒,发牢

    贤杰即令云妍率人去将二人叉上来。

    一会儿,军士推来了龙彪等五、六个人。

    贤杰道:“如今出征在即,我正要颁布酒令,你们却在一起聚众喝酒,还发牢,究竟为的是什么事?”

    龙彪仗着酒,大呼小叫道:“我替老高鸣不平!他前几天还是元帅,如今却只落得个副将!有的人无半寸军功,仅靠动动嘴皮、说说大话,便拿一品奉禄,这有何公道可言?”

    贤杰便盯着高应龙道:“老高,这话是你讲的吗?”

    高应龙慌忙否认道:“我和龙哥在一起喝酒是事实,但是对于大哥的人事安排、是升是降我却是毫无异议!”

    贤杰忽然明白过来了,瞪着龙彪道:“好你个龙彪!明明是你对二品奉禄不满,却偏要扯上高应龙,高应龙是个老实人,心宽广,绝非如你所说!你还嫉妒军师的奉禄比你高是不是?这也太不象话了,来呀,推出去斩了!”

    龙彪脑袋里嗡地一声,顿时跪倒在地。

    众将慌忙求,说大敌当前,若斩大将恐挫锐气。

    军师也亲自替龙彪求,说自己愿让出奉禄。

    贤杰便就坡下驴道:“看在军师和众弟兄们面上,今且寄下你的狗头,下次再犯,定斩不饶!”

    龙彪只得叩头谢恩,又与军师赔罪,将眼泪鼻涕糊了军师一鞋子。

    正月二十七,逆军向大甲溪南岸发起了攻击。

    逆军先以百余门大炮一齐击,直炸得南岸成了一片焦土……

    “冲啊!”逆军将士跳上战船,箭一般冲向对岸。

    周柱指挥的第一营作为先头部队很快渡过大甲溪,占领了河岸阵地。

    鬼方人似乎被逆军的攻势吓慒了,稍作抵抗后,纷纷向后逃进了营垒。逆军则呐喊着又猛冲向敌人营垒——大队逆军将士排着密集的战斗队形向前猛冲,单铁勇挥舞着长槊冲在最前面。而大队逆军尚在源源不断地乘船划向对岸,真是百舸争流,好不壮观。

    忽然,鬼方军营垒里响起一片令人毛骨悚然的怪叫声,只见数百只巨大的黑色怪鸟从营垒中飞了出来,啸叫着凌空扑向逆军将士。

    众逆军士卒皆惊呆了,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就在大家发楞的当儿,“划划划划”无数利箭从怪物口中喷出,劈头盖脸向逆军士卒……

    逆军士卒悴不及防,顿时被得人仰马翻,倒了一大片。有的怪鸟甚至飞到了大甲溪上,由于它们的体内装着机关,它们竟能滑翔转弯、旋转俯冲,出一阵阵乱箭——有些箭还是带着火药的箭,到逆军船上,顿时燃起熊熊大火……

    贤杰见状,急令鸣金收兵。

    当晚,贤杰大营内气氛沉重。

    贤杰道:“敌人打不过咱们,竟然使出邪法,真是卑鄙至极!”

    孔亮道:“这一定是陈三仁搞出来的新名堂,这东西叫做‘冲鸟’,内装机括,能发箭枝;此外,以火药为推力,故能上天飞行。咱们也可用‘冲箭’制它——‘冲箭’乃是掏空的楠竹竿,装上火药,以药力升空,碰上‘冲鸟’,便可将之摧毁!”

    云道:“何用那么麻烦?既然敌人不仁,咱们也不可以不义!明我和贤宝妹妹为先导,以修真之法破之,夫君可率大军随后跟进!”

    贤杰大喜。

    然而到了午夜,云忽然直叫嚷说头疼。贤杰大惊道:“夫人你怎么了,为何头疼?”云不答,忽然戾啸一声,在上翻滚不止,状极为痛苦,贤杰束手无策,急令请军医前来调治。

    然而当军医赶来时,云的症状却又消失了。云自己也大惑不解。她试着运了运真气,忽然大吃一惊——全的真气竟然全部泻完了,失去了全部的灵力,也就是说,再也无法运用修真之术了!贤杰不是修真之人,自然也不知道失去了全部的灵力对一个修真之人来意味着什么。他以为云可能是太过劳,太累了的缘故,因此以好言劝慰云,让她好好休息,也许等到明天灵力就会恢复。

    云却感到事绝没有这么简单,好好的真气怎么会泻光?正在这时,单铁勇在帐外急促地叫道:“大哥,贤宝她出事了!”

    贤杰大惊,急忙赶去探视,才知贤宝的症状竟和云完全一样!经过这一番折腾后,她的真气竟然也全部泻光,灵力全无!

    孔军师也给惊了起来。他掐指一算,惊呼道:“不好,这是着了妖人的道了!”他指出,云和贤宝的灵力已被人以“吸灵”给吸走了,而这个人很可能就是陈三仁!

    贤杰大怒道:“这个妖人,简直是可恶至极!”

    云气得当即就要去敌营擒了陈三仁来。孔军师却道:“吸走你们灵力的乃是一只上古异兽‘犴兀犸’,此异兽已往西北方而去,此刻已不下千里之遥,主公可令云妍姑娘立刻以御剑之术追赶,杀死此兽,方可恢复柳副元帅和贤宝姑娘的灵力!”

    贤杰惊异地望着云妍道:“妹妹会御剑之术?”

    云妍脸上一红:“姐姐会修真之术,我就不会御剑之术么——只是不知孔先生从何而得之?”

    孔军师微笑道:“山人自有推演先天之数之妙法。”

    云道:“既如此,妹妹就快去吧!”

    云妍便取出宝剑望空中一丢,悬停在离地一丈高处,然后将一纵,便纵到了那剑上——向贤杰、云等施了一礼后,便往西北方疾飞而去,眨眼间便已不见了人影。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江山·美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