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情归何处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浪漫爱人 书名:江山·美人
    <---凤舞文学网--->

    云妍站在海边的一块岩石上,白浪在她的脚下翻滚,溅起的浪花撞在岩石上打湿了她的裙衩。--凤-舞-文-学-网--她的眼睛却比大海更湿润……她已经在这儿站了几个时辰,只觉得万念俱灰……

    她知道自己一开始就上了不该的人,可她却罢不能,仿佛被一个魔咒吸引,向着一条死胡同飞奔……明知此路不通,她还是要继续走下去!也许这就是她的宿命,她注定了要饱尝人世间的痛苦。既然上苍要对她如此残忍,要让她上一个不该的人,要让她如此经受痛苦的煎熬,那她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一了百了,随着这万倾碧波流回到彼岸的故乡……

    她把眼睛一闭,仿佛听到了脚下碧波的召唤,那碧波中正打开一道七彩的门,吸引着她不由自主就向那门里走去……

    “不要,云妍妹妹!”随着一声疾呼,一道矫健的影如一只大雕凌空电而至,从岩石下方掠过,稳稳当当地将从岩石上坠下的云妍抱在怀里,然后腾挪扭转,旋飘回海岸之上,海浪咆哮着撞在他的脚下,溅起的浪雾几乎没将他浇透——这真是惊心动魄的一幕!

    云妍睁开眼睛,见自己竟躺在贤杰怀里,一双深的眼睛正满是怜和心痛……她不由又惊又喜,但惊喜之稍纵即逝,冷然道:“你放开我,让我去死……”说完,拼命挣扎,想从贤杰怀里挣扎到海里去……

    “啪”一个耳光扇到了云妍脸上。云妍抬头一看,却是云。云冷冷道:“你以为你死了就可以解脱了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置姐姐、姐夫于何地?置年迈的父母于何地?你要让大家都伤心难过死是吗?你既要寻短,那就让姐姐陪你一起去!”

    云妍号啕大哭道:“你要我怎么做?难道要让我却不能自己所、一世心力憔悴、痛不生吗?”

    杨贤杰叹了一口气道:“云妍妹妹,这世界上有很多事是不能勉强的,尤其是感……我亦知你心意,承蒙妹妹错,我杨贤杰何其幸哉?我杨贤杰自问不配得到妹妹错,当今唯有一心一意善待你姐姐一人,再不敢有非分之想也。何况人间,岂止限于儿女私,就不可以有亲眷之、友?云妍妹妹不可执迷不悟尔……”

    “我不想听你说教,我只知道,我的心既委于你,此生此世也断不可移改……既然命运如此安排,令我不能我所,我亦唯有以死铭此志……但求来生,能比姐姐先遇上你……”

    “妍妹,你不要这样固执……”贤杰心中大受感动,眼泪大颗大颗滴在云妍脸上——此时云妍仍被他抱在怀里,因为怕云妍胡乱挣扎滚下大海,所以抱得很紧扎,只觉得云妍子暖如温玉,同时有一股奇异体香,和其姐又大不相同……

    “那你把我放下……”云妍忽然温柔道。

    “不能放!”贤杰生怕她做傻事,将她愈加抱得紧扎了。--凤舞文学网--

    云妍低低道:“谢谢你这么紧张我,云妍已经心满意足,虽死也无憾……”

    “我不许你再提一个死字,我不许你死!”

    这时云见贤杰将云抱得如此紧,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了,想张口叫贤杰放下云妍,又怕云妍出事,她也不由感到了一颗头大……她真的后悔不该意气用事回庐州,这样贤杰也就不会去接她,云妍也就不会见到贤杰——这个臭男人,还真的是“少女杀手”,几乎让全天下的女子都为他痴狂……她真想在他的脸上划一刀,或者将他那个感的鼻子削平,让他破了相,看还有哪个女孩子敢他?可惜她是一个善良的女子,永远只会委屈自己。现在她又想委屈自己了,她呐呐道:“妹妹,姐姐只求你不要做傻事……若是你真的喜欢他,姐姐愿退出,愿把他让于你,祝你们白头偕老……”

    “姐姐,你说什么呀……”“云,不可……”贤杰和云妍一起叫了起来。

    “有何不可?只要你们能够幸福,我死也无憾……”云说着,竟也往悬崖边上走去……

    贤杰大惊,只得腾出一只手,飞快地拽住云,并将她拉入怀里——现在的形势竟成了云姐妹俩都被他拥在怀里,他哪只手都不敢放松——他真的尝到了什么叫“骑虎难下”的滋味。

    他真的头疼,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处置了……

    他寻思,还是先离开这危险的地方,回到城里再说。于是他一手抱着云,一手抱着云妍,一边往城里走。云、云妍齐道:“你快把我们放下来,让人撞见了多不好意思……”

    “我必须要找到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才能放开你们,不然,你们又要寻短,我如何处置?”

    云妍道:“你放我们下来,我不和姐姐争就是了。”

    “你口里不和我争,心里和我争,我还是把他让与你,我去了断吧。”

    “不,还是我去!”

    “我去!”

    “你们两个都不要争了,昔唐朝名将尉迟恭有黑白二夫人,黑白二夫人相处融洽,你们姐妹也学那黑白二夫人如何?”

    “呸,你想得美!”云、云妍一齐啐道。

    不表他和云姐妹如何解决感纠葛,总之这件事过去之后一切又都相安无事了,云姐妹都未再寻死觅活,云仍然和贤杰恩恩做夫妻,云妍也仍然是他的卫队长,并未再提嫁他之事。不过,因为两姐妹实在太象,有时候贤杰竟会觉得和他同共眠的是另外一个人。他有心问云,云却总是闭口不答。云妍也一直未嫁,一直给他俩保镖,守着他们夫妻生活,贤杰也不再催她嫁人。三个人就这样相安无事地生活着。

    他们三个人之间到底达成了怎样的默契,外人却是不得而知,连孔亮、周柱都不知贤杰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军中却谣言四起,有人说云妍实际上做了杨贤杰的影子新娘,杨贤杰逢单和云圆房,逢双却是和云妍。但是这件事三个人至死也不承认,也没有人敢去探究真伪。甚至有人认为这其实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案。

    杨贤杰和云、云妍姐妹间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却成了千古之谜,尽管杨贤杰始终承认只有柳云一个妻子,但相信的人并不多。不过出于对他的尊敬,没有人敢对此怀疑……

    却说这几里,逆军阵营里到处都是莺歌燕舞、鸳鸯双栖双宿、真是光流、好不欢腾……

    就在这些天里,鬼方国太子血魔子却已经率领五万大军到达了大甲溪南岸,同驻守北岸的逆军第四军形成了对峙局面。鬼方大将牛奇也率二万人马到达了大甲溪上游的阿里城。另两名鬼方大将恶煞蛮和黑角力也各率两万人马成两路纵队由台中北上,正在开往大甲溪鬼方大营的途中。而台南城里,又到了刚从鬼方国开来的五万人马,也即将开拨北上。

    而在夷州北方的一个蛮夷之国,也在紧锣密鼓地调动军队,企图染指夷州……

    大陆方面的况也在发生着变化,这种变化,是杨贤杰想也不会想到的。

    山雨就要来了!

    这一,贤杰一手拉着妻子云,一手拉着妻妹云妍在后花园里赏花——夷州属带,一年四季鲜花不断,饶是这隆冬季节也不另外。三人在一个小亭子里坐定,叫亲兵摆上酒菜,开怀畅饮。贤杰又兴致勃勃的拨剑起舞,为二位美人助兴。

    忽然伺卫向他报告道:“元帅,军师求见。”

    贤杰道:“什么事?”

    “说有军机要事。”

    贤杰一听,露出很不耐烦的神色道:“告诉孔先生,就说我没空,叫他改再来!”

    “是!”伺卫答应一声便往外走。

    “回来!”云连忙叫住伺卫道,“告诉孔先生,就说有请!”

    贤杰道:“这个孔夫子也真会凑闹,什么大不了的事,偏要今天来打搅咱们?”

    云道:“夫君,你怎么能这样说呢?孔先生也是一心为国嘛,现在是打仗的时期,享乐的时候还没到呢,咱们姐妹陪着你寻欢作乐了三天还没够吗?孔先生现在求见,定是有军国要事相商,你把孔先生拒之门外,是何道理?”

    贤杰只得点头道:“好好好,夫人言之有理。”又对伺卫道:“还不快去请孔先生?”

    “是!”伺卫跑步而去。

    一会儿,孔亮来到了贤杰夫妻、小姨子饮酒作乐的凉亭。贤杰三人忙把军师迎进凉亭内坐定。贤杰道:“先生不在家守着新娘子,到此何干?”孔亮笑道:“都守了三天了,就算脸上长着花也都看够了呀。何况山人哪里比得上主公左拥右抱、双珠生辉呢?”

    贤杰脸皮一红,尴尬道:“孔先生说哪里话,在下不过陪妻子、妻妹闲聊而已,哪有什么‘左拥右抱’?”

    孔亮笑笑,顾及贤杰三人面子,也不再往下说,乃开门见山道:“主公且听我言——南面已经吃紧了,鬼方军已经集结了十一万人马到大甲溪南岸,不就要渡河北攻;我军必须立即移营南下,不然,大甲溪防线被突破,我军就无险可守,再战,就会被赶下海了!”

    贤杰点了点头道:“好吧,可令周柱、龙彪督率一、二、三军南下布防,大本营军也随后开拨,先生以为如何?”

    孔亮却神色严峻道:“为了争取时间,必须现在就开拨!”

    贤杰迟疑道:“还用不着这样急吧?”

    军师坚决道:“兵贵神速,为了不给敌人以可乘之机,必须现在就开拨!”

    云道:“夫君,军师的话很有道理,下令移营吧!”

    贤杰只好点头道:“好吧,就依先生之见。”当下叫来传令兵,通知各军,停止休整,立即移营南下。

    军师又讲了一些况,一是魔干达的军师陈三仁漏网,逃到血魔子那里去了,此人不除,终是逆军心腹大患;另一个严重况是,台北城里的几千高山族老百姓都举家出逃,上阿里山了,附近几个县的土人也是一样,他们把粮食、牲口都藏起来,全部逃进了山中;他们中有的人还成立了武装,袭击汉人村落和逆军营地。

    贤杰诧异道:“我待他们不薄,他们为何要反?”

    “这还不是受鬼方人挑拨离间?”军师神色颇为凝重,“这样一来,许多城市、乡村都成了空城、空村,毕竟汉人只占少数,而高山族人居多,这给咱们扩大兵源、征集粮草都造成了很大的困难;同时,他们的袭击也使我军的安全受到了极大的威胁!”

    贤杰道:“这些人要跟咱们作对,那就连他们同鬼方人一块打!”

    军师道:“不行呀,高山族人有几十万户,咱们如果把他们都树为敌人,那咱们的敌人就会有几百万之众!正确的做法是,仍是实行安抚政策,耐心地说服、教育他们,使他们归顺王化;最坏也要做到让他们保持中立,不袭击咱们!”

    云道:“对呀,今后咱们每打下一座城市都要开仓放粮、赈济百姓,特别是高山族群众,对他们一定要耐心、细致地进行宣传教育,让他们知道我们到这里来是来帮助他们的,是他们的朋友,而不是他们的敌人!我们同时要约束部下,严他们扰百姓,要做到骂不还口、打不还手!”

    贤杰点头道:“此言甚是。”

    “还有一个严重况。”军师接着说道。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江山·美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