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血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浪漫爱人 书名:江山·美人
    <---凤舞文学网--->

    贤杰见状连忙大叫道:“周兄快闪开,我来也!”周柱忙闪过一旁——贤杰已经跃马枪,同张权大战了起来。--凤舞文学网--

    杀了二十多个回合,忽然逆军的大炮又响了起来,炮弹一颗接一颗地砸在顺着山坡正往山顶上爬的唐军密集队形中,唐军顿时成片成片地倒下。余者则如炸了群的马蜂窝,纷纷往山下溃退——有的就象木头一样滚下山去。许多拱着往上爬的唐军皆被砸倒……

    张权心下着慌,招式渐渐慢了下来。贤杰趁机一枪猛刺过去,正扎在张权的上——缘何扎到了上?原来,古人骑在马上撕杀并非静止地立在原地不动,而是不停地跑马转圈,在二马相错的时候才对一招,这便叫做“一个回合”。而贤杰这一枪并非是在二马相错的时候,恰好赶了一个马头对马尾——同时由于贤杰的枪快,这才刺出了这一枪。因为象张权那样的高手,一般的人是根本逮不着刺他的机会的,每次面对的都是他防范森严的正面……

    却说张权大叫一声,负痛败了下去。逆军乘胜掩杀,直杀得唐军是丢盔弃甲、连滚带爬、溃不成军……

    再表右面山头的战斗。此时,高应龙、高应虎、井凤安、华元山四员大将正在苦战上官金龙。这上官金龙不但是马上征战的大将,更是一名武林高手,他手持一对车的子午金环力战四员逆将,毫不吃力。而高应龙等人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而且是左支右拙,明显处于下风。但他们不敢后退,因为他们知道,阵地一丢必将祸及全盘,因此硬着头皮只是苦战……

    逆军士兵也打得英勇顽强,他们正同数万唐军进行着殊死的搏斗。他们一次次杀退靠近大炮的唐军。大炮跟前的草坪里已是血流成河、尸积如山!

    却说那刘俊义也正指挥人马猛攻隘口。军师孔亮亲自调度贤安、贤宝、宫平安、何、张、罗等人加紧防守,敌人靠近只用乱箭、石块和滚粪打击敌人。诸位要问,那杨贤宝有修真玄妙奇术,为何不拿出来运用?原来贤宝谨记师命,修真之术只可用来对付修道之人,不可用来对付凡夫俗子,因此并未运用此术——同时她同蒋梅大战了一场,消耗了不少真气,此时真气不足,自然也无法运用修真术。不过她单凭手中双刀就足以令鬼神惊惧,又何须倚仗异术?

    贤安和贤宝一同在无上上人门下修道,贤安为何却没有修真术呢?盖因练修真术要讲究个天赋,同时还要有悟和耐。贤安却认为修真之术终归属于旁门左道,哪里有骑马打仗痛快?同时他也没有那份耐和悟,将所有的灵气都用在了练千斤神力上,是以他没有修习修真之术。

    却说此时贤安也不能骑马,他干脆弃了双锤,起一杆大粪勺,专向唐军上浇泼大粪——这大粪可是放在一口大锅里煮得滚沸,就如一锅开水,开水浇在人上你说烫不烫?何况还是臭烘烘有毒又滚烫的大粪?贤安力大,粪也泼得很远,直泼得唐军遍是粪、叫苦不迭,流血受伤还是其次,还要挨粪臭!

    贤安泼得正欢,士卒提醒他:“没有大粪了!”贤安向那大锅里一看,果然都被他舀完了,不由急道:“你们谁有屎,赶快拉!”

    “来了来了!”二三十个军丁挑着大粪一摇一晃走来——原来孔军师早有安排,派人到大本营又挑了些大粪来补充。--凤舞文学网--贤安喜道:“太好了,又有‘粑粑’赏给他们吃了!”

    不过大粪毕竟不能阻挡唐军的攻势,刘俊义指挥唐军更加疯狂地往隘口上猛攻着。贤安弃了粪勺,重新拾起他的大锤,意冲出去撕杀——然而他没有了坐骑,又骑不惯别人的马,只有干瞪眼。贤宝也觉得被动地防守不过瘾,也想冲出去撕杀——她习惯了进攻杀敌,对窝囊地守在这“乌龟壳”等着挨打也是很郁闷。

    孔亮劝阻道:“三公主,敌军势大,又是夜间,况不明,不能轻易出战!”

    贤宝冷冷道:“你虽姓孔,好象还没有孔明那般高明吧?”

    孔亮无法,只得亮出尚方宝剑——贤宝方才无话可说。后来有人问孔亮,你哪来的“尚方宝剑”?孔亮只好说是假的——其实是“撒谎宝剑”。

    也幸得孔亮指挥若定,总算稳住了隘口阵地。此时探报说,右面山头危急,请求支援。贤杰这时仍在左面山头指挥战斗,孔亮手里哪有兵可派?他略一思索,写了一张便条让传令兵带着到大本营,要留守大本营的龙彪派兵增援右面山头。

    龙彪接到孔亮的指示后,留下蒋才勇守卫大本营,自己和普济、闲空率领一千人马紧急增援右面山头。这时高应龙等人已经战败,弃了马匹,竟各自逃下山来。上官金龙夺取了大炮,命令士卒瞄准逆军阵地开炮。

    谁知大炮竟然打不响了——原来大炮的火药早已被人血浸渍受潮,加上这些大炮的松树炮管被大火焚烧,已经无法使用了。上官金龙弃了大炮,准备进攻大本营。不防又冲来了一支逆军,刚刚松了一口气的唐军立刻又陷入到了紧张的战斗中……

    上官金龙也被普济、闲空围住,杀得难分难解。龙彪趁机率军冲杀唐军,很快又冲乱了唐军的阵脚。此时天色已经微明,打了一夜的上官金龙也逐渐感到了疲乏。忽然,他望见左面高地上的唐军正在撤退,心知不妙,急忙也下令撤退。

    刘俊义听得张权、上官金龙撤退,也只得下令退兵。

    天亮的时候,战斗完全停止了,但唐军仍驻扎在十里远的地方,团团围困着逆军。这场战斗,逆军虽然暂时打退了敌人,但自己的损失也是相当惊人——阵亡段维宪、陈寿生两员大将,一半以上的将官挂花,一万名士兵死亡五千,伤三千,有完全战斗力的士兵只剩下两千人。两个阵地上的大炮也全部报废——右侧高地的炮毁坏殆尽,左侧高地的炮则因火药打完,无法使用。这时,水军尚未回来,不知战况如何。

    贤杰召集众将开了一个军前小会。众将心里郁闷,都沉默不言。贤杰道:“这是一个总结经验和教训的会,也是一个动员会。你们平时不是总喜欢跟我唱高调吗?现在怎么全都哑吧了?”

    忽然有人破口大骂道:“都是那个姓柳的不辞而别,要不咱们也不会吃这么大的亏!”众人一看,原来是贤宝。只见她的脸都气歪了。

    贤安也道:“唉,要不是我那该死的马不争气,这二十万唐军早被我一个人打完了!”

    “住口!”贤杰狠狠地瞪了贤安一眼,“只知逞匹夫之勇,打仗全不动脑子!自己的马死了,骑别人的就不行吗?从今天起,你给我去骑野马、烈马,直到把所有的马都骑熟!”

    贤杰又看着贤宝道:“打了败仗就怪别人,自己难道就没有一点责任吗?”

    “本来就是嘛,要不是她离开了我们……”

    “住口,从今天起,你给我去学习《孙子兵法》,学会怎样打仗!”

    贤宝、贤安不敢再吱声了。

    龙彪道:“我认为,柳副元帅的离开确实是我军失利的主要原因!唐军本来是来找他们晦气的,现在这个屎盆子却扣到了咱们头上,这算什么事?”

    周柱道:“我认为,兵力不足是主要原因之一,但咱们防范意识不严、思想麻痹大意,对敌人的夜间袭击缺乏应有的准备,这也是原因之一……”

    普济也发言道:“我军不善步战和夜战,特别是会武功的人很少,这也使得唐军有机可乘,占了很大便宜。今后我军应加强步战、夜战和武术搏击的训练,未雨绸缪,防范于未然,这才是立足于不败的根本!”

    贤杰表扬了周柱和孔亮,不点名地批评了龙彪讲话不文雅以及过于偏激,同时严厉地斥责了高应龙等四人丢弃阵地、落荒而逃的可耻行径。最后,贤杰请孔亮发言。

    孔亮道:“我军这次是犯了兵家大忌——兵力过于分散,又是固守阵地、背海而战,完全是被动地消极防御,焉能不败?如果我军能够调到外线作战,那就有利得多!”

    贤杰打断孔亮的话:“军师此言极是。但我军此番同唐朝作战乃是被迫自卫还击。我军的原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因此,我军并不是以造反为目的的作战,也就无从谈论将部队调到外线去——我军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出海东征!我军目前只能固守在现有的阵地上——假如动兵,必会引起朝廷怀疑,我军反而会由有理变为无理!”

    龙彪仍有些不服气:“那咱们就这样干等着挨打吗?”

    周柱担忧道:“水军到现在还没有消息,不知道到底打得怎么样了?假如水军也失利,那咱们的处境将变得更为艰难!”

    贤杰也眉头深锁:“现在唯有祈求上苍庇佑了……”

    一语未了,忽然一名军卒滚尿流地跑进来,喜滋滋道:“报告大帅,水军打了大胜仗了!”

    “什么?打了大胜仗了?”龙彪喜得鼻涕都流了出来,黄糊糊的象条小虫子蜇伏在鼻孔外。

    贤杰连忙率众将迎出帐外。水军元帅江龙海正荣光焕发地走进来。贤杰上前握住他的手道:“江元帅,辛苦了!”

    江龙海报告道:“全托主公之福——昨天下午我军就进入到了预设的伏击阵地乱石礁,并派小股船队前去引敌军;敌军果然上当,一直深入到了我军的伏击圈。我军利用夜色掩护,先以猛烈的炮火轰击敌船,接着派小艇冲进敌船队放火,再从左右两侧包抄过去,利用机弩、长弓击敌人。海盗虽然人多船多,但也经不住这突然袭击。我军将士英勇奋战,一举击溃了敌军,敌军现在已经向北方退去了。”

    贤杰道:“战果如何?”

    “我军共击沉击毁敌海鳅大舰四十五艘,蒙冲小舰一百多艘,毙伤敌人一万余人,可惜未能将敌人全歼。我军损失大船十七艘、小船二十五艘,死亡三百人,伤四百人,有生力量基本没有受到损失。”

    虽然,江龙海报上的不过是一组枯燥的数据,但在众人听来仍然可以想见这场海战是何等的惊心动魄、何等的壮瑰惨烈,一点也不逊色于昨天晚上陆地上的战斗。

    杨贤杰眼睛放光,高兴道:“好!太好了!江元帅,我祝贺你旗开得胜,我要重奖水军全体英勇的将士!”

    江龙海问道:“陆上战况如何?”

    “鏖战一夜,两侧阵地几次易手;不过,现在你稳住了海上的局面,形势就有利多了!”

    贤杰让江龙海下去休息,一面调整部署,准备迎接新的战斗。

    大概是昨天晚上打得太累,唐军也很疲乏,并没有发动新的进攻。这一天里显得相对平静。

    傍晚的时候,探子向杨贤杰报告说,三路唐军不知什么原因纷纷拨营北撤了。贤杰令探子再去探来,同时请军师来议事。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江山·美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