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情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浪漫爱人 书名:江山·美人
    <---凤舞文学网--->

    那大汉正是华元山。--凤舞文学网--他得意地冲柳云高声喝道:“柳云,你听着,这个丫头片子的命现在就在我手里!我的刀只要一动,就会割破她的喉咙,象宰鸡一样把她宰掉……”

    柳云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几乎目眦裂——颜如雪名义上是她的师妹,其实胜过亲姐妹,今见如雪被擒,怎不令她焦灼万分?她盯着华元山的刀,颤声道:“你别乱来……不许伤害她!”

    华元山哈哈大笑道:“你们要想这个丫头片子活命,第一,立即把我们的龙大哥送回来;第二,立即撤兵,补偿我们的一切损失,安葬我们牺牲的兄弟!”

    云知道这些强盗杀人不眨眼,是随便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的,当下也不敢太剌激了他们,放缓了语气道:“你们先把我师妹放回来,咱们再谈条件!”

    华元山冷笑着摸了摸如雪光洁的脖子,叹道:“这丫头片子的脖子真嫩,模样也真好看……不过,如果在这里划这么一条血口子,那可就玉碎花残啰!柳云,你别给老子耍花招,到底答不答应我们的条件?不答应,我就开刀了!”

    云一怒,令人也推上龙彪,把剑格在他脖子上,怒视着华元山道:“你们胆敢动我师妹一下,我就把这个人杀了!”

    华元山一时楞住了,他万想不到事会变成这样。这时,高应龙轻声道:“老华,你这样做有欠妥当,万一把人家上了绝路……”

    华元山正骑虎难下,忽然贤安赶了过来。他一把夺下华元山的刀,将他打翻在地,喝道:“老华,你也太不象话了,怎么能这样对待俘虏呢?”

    华元山摸着摔疼了的,嚅嚅道:“她是我的俘虏……”

    “你大概在做梦吧,她是我的俘虏——你看看她上的衣服是谁的?我的!”贤安又冲对阵喊道:“柳云,咱们都别拿俘虏要挟,有种的光明正大地拼三百个回合,一决胜负!”

    柳云脸上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赞许的神色,下令将龙彪押回后阵,提了银枪,便要冲过去撕杀。

    贤安则想找根绳子把颜如雪捆起来,押到后阵去——士兵还没递上绳子,那颜如雪忽然从地上爬起来,披头散发飞奔逃回本阵。

    贤安气坏了,拍马舞锤追了过去。云一见,枪冲过来救应,其他人也兵对兵、将对将地交上了手!

    正杀得不可开交,忽然唐军背后杀声震天,一杆“杨”大旗在半空中迎风飘扬。

    贤安高兴地大叫道:“我大哥回来了!”

    逆军顿时士气大振,人人奋勇争先……唐军很快陷入了两面夹击中,士气低落,招架不住了。

    云无心恋战,急令夺路突围。

    行不多远,迎面撞上贤杰。两人立刻枪对枪地大战起来……云战了一夜,早已筋疲力尽,此时又遇上劲敌,更无战心。她座下的战马虽是名驹,然而累了一夜,自然也和主人一样疲乏。战了不到数合,那马突然腿一软,竟失了前蹄!

    云连人带马摔倒在地,趴在地上动也不动。贤杰见她突然马失前蹄,知道她人马都已极度困乏,脸上不闪过一丝担忧。竟立了马,停在原地,想等待云再次爬起来。然而云就是不动,仿佛潜意识里正等着他来将她俘虏。

    贤杰叹口气,低声道:“我知道你太累了,那就到我营中歇息歇息吧。”说着一弯腰,拉住了云一只胳膊,将她拉上马来,让她斜靠在自己怀里,策马向营中赶去……

    说也奇怪,今天晚上的仗打得这么激烈,却没有多少死伤者,两边的军士仿佛都有些心不在蔫——若唐军真的一心用命,早就在半夜前就结束了战斗,而绝不会等到杨贤杰率领的援军到来。--凤舞文学网--

    当下唐军见主将被擒——谁知道是被“擒”还是自愿投怀送抱?顿时都失去了战心,纷纷放下了武器……

    不消片刻,战斗便已结束。

    这时天色已经大亮。贤杰坐在中军帐中,看着众将纷纷推上擒获的敌将前来邀功——周柱推上了陈子善、单铁勇推上了韩青,高氏兄弟推上了屈通,齐大召、谢志君推上了王大力,贤安也推上了颜如雪,他俘虏如雪的过程和贤杰俘虏云有点相似——如雪没有兵器,只是纵马不紧不慢地在他前面跑着,仿佛在等待他去将她俘虏似的。贤安本来无意俘虏她,只望她快点跑,她偏不跑,无奈,只得将她拽到自己马背上,如雪则很惬意地靠入他的怀里,仿佛美滋滋地在享受恋人的呵护……

    此时,被俘的一万多名唐军也站满了帐前的空地。

    贤杰下令不许为难他们,同时令伙伕给他们开饭,招待他们好吃好喝。俘虏们也不客气,一边吃喝,一边和逆军士卒瓜拉家常,仿佛根本就忘记了刚才还是生死相搏的对手。

    对于被俘的众将,规格更是高出一个级别,非但都没有上绑,相反都请进后营以好酒好招待。被俘的众将自然没有士兵那么随和,总显得比较拘谨,只是闷头吃喝,并不和逆军将领搭话。

    云则躺在贤杰的帐里睡得很香甜。贤杰则守在帐外,并不去打扰她的休息。直到申牌时分,云才恢复了体力,清醒了过来。她静静地躺在柔软的羊毛毡上,侧过脸便望见了帐外那个高大、英俊的影。

    但是那人却还没有发觉她醒来,仍在太阳下傻站着。

    她不得不故意咳嗽几声,以引起那人的注意。当她咳嗽到第三声的时候,帐外那根“木头”终于有了反应——帐帘一掀,走了进来。

    两个人的眼神互相对望着、交流着,两个人都觉得有点尴尬,两个人的脸上都不自然地飞起红晕,两个人的心都在以同一频率“呯呯”地跳。

    两个人都在想着要向对方互诉衷肠……

    但两个人却都不知该如何开口。激动了片刻,两个人的心反而平静了下来。

    “你……可歇息好了?”贤杰终于开口,但语气却很平静。

    “要杀便杀,你还等什么?”云的语气也很平静。

    “我为何要杀你?”

    “你不杀我,那我、我走了……”云说着,侧着子经过贤杰面前,慢慢向门口踱去。贤杰能感觉到她的心跳,以及能听到她的声音明显有些发颤……

    她走到门口,又回过头,看着贤杰,似在等待什么。

    然而杨贤杰似傻了一样,竟然道:“你……走吧……”他的舌头明显有些打结。

    云犹豫了一下,还是掀开帘子走了出去……

    贤杰忽然象是从梦中惊醒,追了几步,叫道:“你的人都在营外等你……”

    云不再迟疑,一步一步走出了营去……

    龙彪、高应龙等人急得直搓手,在心里叫道:“我的大哥呀,快留住人家呀……”

    贤杰却叹息一声,始终没有叫出口。

    柳云的部下果然已经全部得到了释放,他们正聚集在自己的营寨里,等待着他们的主帅归来。

    当云出现在营门口时,众将都围了上来。只见他们每个人的眼里都有一种深深的狡黠的含意。而当云注意地看着他们时,他们又故意别过脸去,同时还不停地咳嗽。

    “你们鬼鬼鬼祟祟的干什么?”云扫了众人一眼,幽幽道。

    “师姐,咱们是不是继续进兵?”韩青上前试探道。

    “进什么兵?收兵,回庐州!”云冷然地一挥手道。

    “师姐,那、那吴师姐的仇,不报了?”如雪言不由衷道。

    “报仇?师姐心中本无仇,以何言报?‘无不似多苦,一寸还成千万缕,天涯海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我今总算明白了师姐的心意……”

    颜如雪摇摇头道:“师姐的心意?师姐的什么心意?”

    云不答,却顾左右而言他:“我等曲解师姐之意,兴此无名之师,作此一场糊涂征战,害得无辜士卒死伤,罪孽不小,为姐当遁入空门向死难的军卒谢罪!”

    云说着,忽然扯住那一头黑发,拨出剑来,就要将这三千烦恼丝削掉!

    “师姐,这又是何苦?”颜如雪大惊之下急夺过了云的剑,掷于地上。韩青等人也慌忙上前劝解道:“师姐不必如此自责……若师姐因此事而遁入空门,那吴师姐九泉下有知也定然不安,师姐还须放宽心才是。师姐兴师为吴师姐报仇本无过错,如今既然不兴刀兵,也合天道人心,军卒皆欢喜不尽,何来怨嗔?至于战死军卒,可发给抚恤金优厚其家人便是。”

    云不再发一言,只是做了个拨营启程的手势。那屈通傻呼呼地问道:“师姐,真的不报仇了?”

    韩青敲了他的头一下道:“说你是个榆木脑袋你还真是个榆木脑袋啊,收拾人马,回庐州吧!”

    杨贤杰一直站在营门口瞭望,直到柳云的部队撤除了帐蓬,人马都已经远去,眼前只剩下漫天的黄沙时,才怅然若失地走回营去。

    众将一个个急得搓手跺脚却又毫无办法。一个个在心里埋怨道:“大哥呀,你再不追就来不及了!”那石明亮还真的傻呼呼地叫道:“大哥,要不要我老石帮你把那女的追回来?”

    贤杰冷然道:“追什么?人家已经退兵了,你们还要打吗?”

    “傻大哥,我知道你舍不得那娘们,早就是她有、你有意,你再不追,人家真的就走了!”

    “什么‘她有、我有意’?再乱嚼舌头,看我割下你的狗头!”贤杰故意吓唬石明亮道。石明亮摸了摸后脖子根,吓得退到了一边,不敢再放

    齐大召又凑上来道:“大哥,你就别装蒜了,你和那娘们眉来眼去、投意合,大家都看在心里,你没看到大伙打仗都忍着手没有多伤人吗?就是为的后是一家人好说话,免得伤了和气……”

    “你打仗不用心,还在这里狡口惫舌,看我不军法从事?”贤杰沉下脸道。

    龙彪上前道:“大哥,你就别吓唬兄弟们了——兄弟们早就看出你瞩意那柳云,那柳云也瞩意大哥你,你们两个既然心心相印,又何必故意装着不承认呢?男欢女这是人之常,你如若再犹豫,真的就要错过一段好姻缘了!”

    谢志君也上前道:“是呀,大哥,你已经错过了吴巧、乌云二姝,令她们殇九泉,如今这柳云,你可不能再错过了,你再犹豫不决,难道又要造成第三位为所殇的女子吗?”

    贤杰忽然咆哮道:“你们都住嘴!”他“刷”地自怀里捣出两块灵牌,高举向众将道:“你们将我杨贤杰看成何许人也!我杨贤杰是那样用不专之人吗?我心已系此二姝,绝不会再瞩意他人、做那无无义、寡廉鲜耻之事!”

    “大哥,自古皆是女子须为男子克守贞,男子三妻四妾,却不必克守节烈;今大哥怎么反其道行之,为两个女子克守贞节?”龙彪仍然想向贤杰游说。

    “我意已决,你们都不必再言!”贤杰冷冷地抛下一句,走入了帐中。

    众人皆目瞪口呆,摇头叹息不止——想不到大哥竟然要为两个女子守节,这令这些刀砍在上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的豪杰们大惑不解。难道他们会错了贤杰的意思,贤杰果真心如死灰,宁愿错过一段好姻缘也要为那两个女子节守一生?虽然大哥的义可敬可佩,可作为一个大老爷们来说,这是不是太屈尊了?

    贤杰在帐中也叹息不止,他的内心此刻非常矛盾,他知道此时去别的女人是不合时宜的,吴巧和乌云都为他而殇,他无论怎样也不能再让她俩在九泉下对自己再生恨怨,所以,即使他明明知道他和柳云心心相印,但这一步也是不能迈的。他不能留下用不专之骂名……

    他怆然一叹,喃喃吟道:“无不似多苦,一寸还成千万缕,天涯海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既然此生无缘合欢,那就只有将一腔痴都寄付相思……

    人生总有太多无奈的事,无奈、无奈……

    乌飞兔走、光流逝,转眼间又到了秋高气爽的时令,这一天气晴朗,强劲的湖风劲吹,吹得桅帆哗拉拉地抖动。

    洪湖泽边,逆军的大小数百艘战船一字排开,两万五千名逆军将士正列队登船。旌旗猎猎、战马嘶鸣、鼓声隆隆,只待一声令下,在洪泽湖边休整三月有余的大逆远征军就将解缆开船。

    杨贤杰站立在湖岸边,凝神向远处眺望着。他在等待妹妹贤宝的到来……他知道贤宝一定会来的。

    天色已经不早,然而贤宝的影却始终未出现。

    “的的的”几乘马来到了贤杰边,贤安、铁勇沮丧地在马上摇晃着,龙彪、周柱也面色凝重。

    贤安道:“哥,我看妹妹她是不会来了……”

    单铁勇道:“大哥,是不是把行程再推迟几天?”

    贤杰摇头道:“不行啊,这两天西风正顺,正是出海的最佳行期;若错过了这几天,风向变化,又不知要等到何时——我等在此多耽搁一天,便要多消耗不少物资,徒耗人力物力……”他转对龙彪、周柱道:“大家都登船吧,准备起锚!”

    当最后一名士卒登船完毕,贤杰最后一眼望向苍茫原野,只见除了几只苍鹰在空中盘桓外,仍然杳无一个人影……

    他叹息一声,收回目光,转过躯,一步一捱向最后一只舢板走去,舢板将载着他驶向泊在远处深水里的大海船……

    “的的的……”一阵急风暴雨般的马蹄声突然传入了贤杰耳中,同时一声清脆的“哥哥”的喊声震得贤杰的心猛地一颤!他霍然转过,只见阳光下一名少女正飞奔而来,不是他朝思暮想的妹妹贤宝又是谁?

    “贤宝!我的好妹妹!”贤杰大叫一声,迎了上去,两行泪如喷泉般涌出……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江山·美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