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情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浪漫爱人 书名:江山·美人
    <---凤舞文学网--->

    颜如雪在城下是听得清清楚楚。--凤舞文学网--她当即气得粉脸发白,挂下双锤,弯下一张硬弓,搭上一枝羽箭,“嗖”地往城上去……

    那华元山措手不及,被一箭正中人中,当即落两颗门牙,疼得他哇哇怪叫不止:“唉哟,这娘们可真毒啊!贤安,快去教训你‘老婆’,为愚兄报仇!唉哟、唉哟……”

    众军士都掩嘴偷乐。贤安也笑道:“华大哥,谁叫你胡说八道?活该!”不过他还是向龙彪讨了将令,出城去战颜如雪。

    颜如雪见贤安驰马冲来,忙把双锤一摆,狠狠砸了过去……

    贤安挥锤相迎,两人“呯呯呯呯”又是一场好杀——贤安这回却多了个心眼,一面招架,一面偷眼打量对方。果见那颜如雪长得美貌无比,虽是武女打扮,却一点也不粗鲁,若穿成闺阁装扮,不知有多水灵隽秀、靓丽芬芳、惹人怜。贤安虽然年少,却也渐懂人事,窦初开,当下见了这美貌少女不觉也激发了的涟漪,对这少女心生慕之,成了神的俘虏——但自己却并未察觉。

    因此他已不忍心与这少女死拼,动了说服她退兵的念头。战了十几个回合,他将锤一挂,开口叫道:“女将,咱们往无怨、近无仇,何苦在这里做无谓的拼杀呢?不若化了干戈为玉帛,各自收兵,自保其界,井水不犯河水,岂不是很好?”

    颜如雪啐道:“胡说!谁说咱们没有怨仇?我和我师姐兴兵,就是为吴巧姐姐报仇来的!”

    “在下相信你和你那吴巧姐姐感很深,你为她报仇天经地义,但是战场上撕杀,难免会死人,不是我被你杀死,就是你被我杀死,刀剑无眼,怨不得哪一个人。何况你吴巧姐姐是自己看不开,撞死在我妹妹贤宝的刀上的(贤安为何对吴巧的死这么清楚?当然是听见当时在场的谢志君、齐大召等人说的,谢、齐等人曾将吴巧撞死一节原原本本告诉了贤杰,贤安也在场旁听),这如何能怨别人?现在逆、唐已经讲和,你们也应收起这无名之师,咱们两家和好,岂不美哉?”

    “废话!你们害死了我师姐,我反正跟你们势不两立,你招打吧!”颜如雪粉脸紫涨,舞锤又砸了过来。贤安只得出锤招架。

    斗了四、五十个回合,贤安又叫道:“女将,我劝你还是不要打了,和你的师姐柳云退兵吧!要不,你们干脆投降过来,柳云的哥哥柳云飞就在我们这边做事,说来说去我们还是一家人呢……”

    “放!谁跟你们是一家人?你再耍贫嘴,我叫你去枉死城!”颜如雪更加气愤,那锤越发又重又狠。--凤舞文学网--

    贤安见嘴皮磨干,就是打动不了对方,不由心头火起,也使出狠招,认真斗了起来——但见他双锤一并,使创见了一个绝招“双龙抢珠”,两只锤重叠在一起旋风般地砸向颜如雪的头脸。颜如雪急抬锤一挡,“当”地一声,只觉手臂无比,坐下马也倒退了十几步。

    不等她反应过来,贤安的锤接连攻到,恰似急风暴雨,打得颜如雪手忙脚乱、应接不暇。颜如雪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的力气又增加了许多。她硬着头皮又接了十几招,渐渐觉得力不从心了……

    云在后阵看出如雪不行了,急令鸣金收兵。如雪只得虚晃一锤,打马奔回本阵。

    贤安却忽生奇念,想要把对方俘虏过来,便纵马紧追而去。如雪听到马蹄声,急忙挂下锤,弯弓搭箭,“嗖”地回马去——

    贤安听见弓弦响,急忙一低头,那箭便在了他的头盔上,了发束里!贤安吓得魂飞魄散,不敢再追,扫兴地勒马回城。

    那柳云收了兵,一面让颜如雪去休息,一面同众将商议道:“逆贼拒险顽抗,又有蛮力武将,我们打了这么久,还打不下,大家说该怎么办?”

    韩青道:“既然强攻不行,不若智取,末将有一个‘暗渡陈仓’之计,可破逆军!”

    暂不表韩青献上了一个什么“暗渡陈仓”之计。却说杨贤杰一路赶往山东,船在湖上走了一天一夜,又进入大运河航行了两,最后在邳州拢了岸,弃船乘马,走旱路赶往泰山。

    贤杰坐下的汗血宝马脚力可非比寻常,是真正的千里马,一之内行程一千三百多里,天黑时已到泰安境内,离泰山只有几十里了。

    贤杰见天色已晚,便找了一家客栈住下,一面让店伙计牵了马去喂食,一面要了些酒菜吃喝。吃饱喝足,便上榻歇息。

    睡到半夜,忽然听到人有在用刀轻微地拔门栓。贤杰立即警觉地坐了起来,从枕下抽出剑,作好了戒备。一会儿,门栓被拔开了,一名蒙面大汉猛地冲了进来,奔到贤杰前恶狠狠地挥刀便砍。

    “当”贤杰举剑急挡,架住了对方的刀,跟着一个“扫膛腿”横扫过去,那人顿时一个踉跄被扫倒在地。贤杰一跃下去取他的首级。那人却一个“老虎打滚”,滚到门边逃了出去。

    贤杰拨步便追——刚追到门口,脑门上忽然袭来一股冷风……他偏头急闪,“喀嚓”一条粗木棍狠狠地砸在了他头边的门框上。不等那人砸第二棒,贤杰“刷刷”连削几剑,将那人的木棍一片片削掉,手中仅剩下很短的一截。

    那人慌忙将手中的那截短棍往贤杰面上一丢,飞往屋顶上跃去。贤杰侧一闪,捞住那截木棍,复往屋顶上掷去——“啪”正中那人!那人“唉呀”一声,“咕噜咕噜”顺着瓦面滚了下来,摔在地上不能动弹。

    贤杰刚要去料理那人,不料院外忽然传来了马叫声。贤杰借着淡淡的月光看去,只见先前那人从马厩里偷了他的马,正往外逃去。

    贤杰急忙凌空一个前翻,翻跃至马厩前,解下另一匹马,紧紧追去……

    赶了四、五里,追上了那人。贤杰喝道:“偷马贼,哪里走?”那人突然勒住马,一杆长刀砍了过来。贤杰急忙挥剑抵挡——斗了几个回合,贤杰看出那人刀法娴熟,很有力道,竟是一员大将之才。

    论武功,那人并非贤杰对手,然而贤杰走得匆忙,忘了带上长枪,如今用短剑迎敌,自然有些力不从心。又斗了二十多个回合,贤杰见不能取胜,灵机一动,忽然回马败走。那人急忙挥刀追赶。

    贤杰用了一个响亮的唿哨——那人的坐骑乃是贤杰的马,听到主人招呼,急忙长嘶一声,扬起四蹄,发疯似地乱蹦乱窜……

    那人驾驭不住,顿时被掀下马来,摔了个鼻青脸肿、眼冒金星——贤杰勒马转了回来,那人却爬不起来,只好闭眼等死。

    贤杰却喝道:“起来吧,我不杀你!我只问你一句话,为何要刺杀我?”那人睁开眼睛道:“要杀便杀,何必多问?反正我跟你们大唐势不两立!”

    “哦?这么说你是把我当成唐朝的军将来行刺的啰?”

    “哼,我们泰山义军就是要杀尽你们这些唐朝的狗官!”

    贤杰听他提到泰山二字,心中忽然一动,急忙跃下马,扶起那人道:“兄弟,你真是泰山来的人吗?你可认识单铁勇、井凤安?”那人疑惑道:“不错……可是阁下是谁?”

    “在下登州杨贤杰。”

    那人忽然“扑通”跪下道:“大哥在上,受小弟一拜……望乞恕冒犯之罪!”贤杰道:“请起吧,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呢。”

    “小弟段维宪,在泰山聚义厅排行第九,方才在客栈里的是老八宫平安。”

    “你们山寨一共有多少人?”

    “大哥周柱,二哥井凤安、三哥蒋才勇、四哥单铁勇、五姐杨贤宝、老六李丰、老七陈寿生、老十孔亮、十一弟何不坚、十二弟曾鹏飞、十三弟刘小奇、十四弟张金、十五弟罗文化,还有无名偏将五十多员,大小三军一万余人。”段维宪如数家珍般地将泰山义军的况介绍给了贤杰。贤杰暗笑一声,觉得这段维宪其实很憨厚直爽,不觉多了几分喜。当下又问道:“听说你们正在攻打济南,仗打得如何?”

    “周大哥正率领兄弟们夜攻打,已打了十多天。”

    “走,上马吧,去把宫师弟找回来,咱们一起去济南!”

    两人回到客栈,找到还躺在墙角哼哼唧唧的宫平安,述说了一番,消除了误会。

    宫平安道:“既如此,咱们赶快去助战吧!”

    贤杰却道:“不,我要去劝他们立即停战!”段、宫二人都惊愕道:“劝他们停战?”贤杰便给他们讲了一番道理,剖析反唐的利弊,指出目前造反实无出路,也不会得胜。贤杰接着阐述了一番自己的志向,以及去海外发展的光明前途。

    段、宫二人将信将疑道:“去海外图发展,好是好,只是,那边的况到底怎么样呢?这种世外桃源实在令人难以置信……何况蛮荒之地,路途遥远,咱们水土不服,能适应吗?还有海上航行,更是艰险重重,难于上青天……”

    “这些困难都可以克服!现在我担心的是难以说服你周大哥他们。”

    “周大哥好说话,”段维宪道,“就是井二哥、单四哥,还有杨五姐,他们三个子烈、脾气犟,只怕不易说服……这次打济南,就是他们极力鼓动周大哥的。”

    宫平安也道:“是啊,他们三个的武功在我们山寨众弟兄之上,特别是杨五姐,那武艺真是顶呱呱,那一回,她单人独骑斩了二十三员唐将,打破了官军围困我们已久的一字长蛇阵,解了山寨之围,并使山寨转守为攻,扭转了被动之局!”

    贤杰听他们称赞贤宝,自然有些高兴,但他将高兴压在了心里,面上却是不动声色道:“这些人只是逞匹夫之勇,只知一味蛮干,却不知唐朝根基稳固,岂是他们这点点萤光之力就可撼动?”

    三人说着话,一路驰马往济南方向赶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江山·美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