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千零七十五)“斩首”和飞机轰炸

    <---凤舞文学网--->

    您必须马七离开众里!司令员同志!叶列夫有此负芯蚓 了推图哈切夫斯基,“我们必须马上走!”

    图哈切夫斯基叹息了一声,检查了一下腰间的手枪。--凤舞文学网--又取过了一支步枪,和参谋及随从护卫人员一个。接一个的离开了指挥部?

    外面开始响起了绵密的枪声,以及重机枪开火的声音,紧接着炮弹爆炸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图哈切夫斯基不安地望了望外边,加快了自己的脚步。

    “他们的指挥部就在那里”。一位中**官对照了一下地图,指着远处熊熊燃烧着的红军工事对华夏共和国陆军中校龙云说道,“都隐藏在树林里

    刚才在天上的战斗机的掩护攻击下,树林里的好多地方都已经着起火来,使这支特殊部队的进攻目标显得格外清楚。

    面沉如水的龙云点了点头,打开了手中新式便携式冲锋枪的保险,做了个,“进攻”的手势,已经汇聚过来的中国空降兵部队战士们立刻三五成群的迅行动起来。

    觉察到了敌人接近的红军士兵看到天上一个。接一个降落到地上的白伞,明白生了什么事,立刻开始向中国伞兵们降落的地方开火,一时间到处都是绵密的枪声,但由于中国伞兵们的队形过于稀疏,红军士兵们的仓皇开火并没有能够给他们造成多少伤害,反而暴露了自己的火力和位置,使得天上的中国飞机可以向他们的阵地不断的俯冲扫,很快,红军前沿阵地上的火炮和机枪阵地全被摧毁。

    一个接一个的中国伞兵快的冲了上来,红军士兵们惊讶的现,这些中国士兵的手中端着的,不是他们以前经常见到的那种制作精良的毛瑟步枪,而是一种从来没有见过的短小的枪。

    而红军士兵们开始和敌人对的时候,差不多立废就领教到了敌人手中的这种枪的强大威力。

    几名中国士兵现了堑壕中的红军士兵后。闪躲在一处土墙后,突然用手中的枪开火。

    就象是一机枪在开火一样,一连串的子弹横扫过来,数名红军士兵猝不及防,登时被子弹击中,惨叫着倒在了堑壕里,另外的几名红军士兵被这突然的密集火力打蒙了,全都本能的伏下了子,而就在这一瞬间,两名中国士兵已经快步冲到了堑壕边,用手中的枪将他们一一倒。

    在消灭了堑壕里的红军士兵之后,这些携带着可怕的新式武器的中**人快的向前冲击,来到了树林当中?

    看到这些中国士兵们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图哈切夫斯基明白了过来。

    这支可怕的特殊部队应该是中**队专门用来打击红军指挥中枢的精锐部队!

    很快,直属第5集团军指挥部的护卫部队的抵抗全都被中国伞兵们粉碎,看见边的战士们一个接一个的倒下,图哈切夫斯基扔掉打空了子弹的步枪,钻进了一辆专门为他配备的装甲汽车里,司机急急忙忙地动了引擎,开动了装甲车,图哈切夫斯基透过观察窗紧张地向外望去,只见叶列夫和他的卫队正不断的开火阻击着冲过来的中国士兵,试图给司令员的逃走争取时间。

    坐在装甲车里的图哈切夫斯基吃惊地看见中国士兵手中在连续喷吐着火舌的武器,心里满是冰凉的感觉。

    凶悍如走兽般的中国士兵很快的瓦解了叶列夫和他手下人的抵抗,图哈切夫斯基看到叶列夫的体被一颗又一颗子弹击中,象寒风中的树叶那样的不住的抖动着,最后痛苦地倒在了地止,不由得难受地闭上了眼睛。

    而此时的图哈切夫斯基还想不到,他自己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载着图哈切夫斯基的装甲车以最大的度向前飞奔,渐渐的将前来攻击的中国伞兵们甩在了后面。--凤舞文学网--听着后一点一点变远了的枪声,图哈切夫斯基想起了自己从德军的战俘营逃跑的那段往事,仿佛又回到了那段令他终生难忘的时光?

    即使是那一次的逃亡,也没有象现在这样的让他感到心惊胆战。

    一声剧烈的爆炸传来,装甲车的子猛地一震,险些翻倒。

    图哈切夫斯基抬头望去,只见装甲车后面不远处,几名骑着缴获的红军战马的中国伞兵正快地追了上来,这些士兵的手中,都握着一支管又短又粗的枪一样的东西。

    “那些中国人是魔鬼!”一名红军战士咒骂着说道,他话音网落,一名中国骑兵手中的“短管粗口枪”闪过一道火光,紧接着便是又一声可怕的爆炸。

    对新式武器颇有研究的图哈切夫斯基似乎忘记了边的危险,紧紧地盯着中国骑兵的动作,他看到那位中国骑兵用娴熟的动作将枪筒内的一枚大号的铜弹壳倒了出来,装上了又一枚粗大的“子弹”再次瞄向装甲车开火。

    这一次装甲车终于被击中了,巨大的爆炸产生的气浪一下子将装甲车掀翻在地上,燃烧起来。

    图哈切夫斯基的头被重重的撞在了车内的铁板上。他一时间眼冒金星,险些晕了过去,而就二片二,他听亚了周围下子响起了密集而熟悉的枪 ※

    如果他猜得不错,应该是附近兄弟部队的步兵听到指挥部这里的枪声后赶过来支援了;

    但让图哈切夫斯基感到担忧的是。这些装备简陋的步兵,能否挡住中**队的进攻。

    很快,周围也响起了中国士兵特有的那种“轻便机枪”恐怖而骇人的“嗒嗒”声!

    四下里不断的传来红军士兵的惨叫声;

    现装甲车内自己边的人都已经死了之后,图哈切夫斯基强忍住头部传来的剧痛,拼命打开了装甲车的门,费力地探出了子,爬了出来

    四下里乱飞的流弹不断的从边飞过,图哈切夫斯基踉踉跄跄的网网从着火的装甲车旁跑开,装甲车就一下子爆炸了?强烈的冲击波将他的子掀了起来,掉到了一条水沟当中,在他勉强站直了子的时候,几名红军士兵的尸体就摔了下来。

    不知从哪里飞来的一子弹击中了图哈切夫斯基的左臂,鲜血立刻冒了出来,图哈切夫斯基捂住了伤口,头也不回地朝树林深处跑去。

    不知过了多久,树林里的枪声渐渐的平息了下来。

    龙云来到了图哈切夫斯基刚刚离开的指挥部,看着屋子里被烧掉了一半的地图文件和一地的死尸,皱了皱眉头,他来到桌前,打开一些文件翻了翻,晃了晃头,几名中国战士迅的开始将这些红军军官们没有来得及毁掉的文件和地图收集了起来。

    “这是一个高级指挥部,可惜让“大鱼。逃掉了。”担任这次行动的副队长郜若衡少校有些惋惜地说道,“要不要扩大一下搜索范围?”

    “不用了,我们收攒一下,马上离开这里”龙云想了想。说道,“我们的兵力不多,又深入敌军腹地,很容易陷入包围,还是趁天黑以前离开这里比较好。”

    部若衡点了点头,转离开了,龙云跨过一名红军高级军官的尸体。抬头看了看墙上并排悬挂着的布尔什维克领袖列宁和托洛茨基的画像,冷笑了一声。

    “我们失去了和第5集团军指挥部的联系,托洛茨基同志在向前急飞奔的装甲列车上,一位红军军官向坐在车厢里的苏维埃最高军事委员会主席托洛茨基报告道。

    托洛茨基面色郁的点了点头,军官转退了出去?

    尽管前些时候各条战线上胜利的消息不断的传来,但就在几天前。好多前线指挥部都象消失了一样的没有了任何消息,这让托洛茨基感到一种莫名的奇怪和不安。

    难道是高尔察克的军队和中**队已经消灭了这些红军部队?

    想到这里,托洛茨基开始变得有些焦躁起来,他在车厢里开始来回不住地走动着,希望通过这种毫无意义的运动来减缓自己内心的压力。

    对于彼得格勒那些关于自己的流言,他现在已经有所耳闻了。

    虽然列宁还是一如既往的支持自己,但那个在察里津指挥作战的“灰溜溜的家伙”却越来越让托洛茨基感到恼火。

    那个。家伙居然公然反对自己在南方的军事部署,而且直接要求飞机、坦克、装甲车和6英寸大炮!声称没有这些武器就无法守住察里津的战线。真是岂有此理!

    要是红军有这些武器的话,他也不用这么顶着枪林弹雨的在前线督战了。

    想到这些天自己不止一次的把卫队投入战场,托洛茨基的心里就一肚子火。

    在托洛茨基看来,那个格鲁吉亚人和中国人的飞机一样的讨厌。

    在前线视察的夜夜里,托洛茨基不止一次的现,最让红军战士们感到恐惧的,就是中**队的那些飞机和坦克了;

    对于这两种武器,托洛茨基并不陌生。

    在同那尼金的军队的作战中,红军战士们曾经缴获了几辆协约国赠送给邓尼金军队的坦克,并将这些钢铁怪物修好后装备到了部队当中,列宁和托洛茨基都亲眼见过这些“红坦克”列宁对这种陆战武器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曾经一再要求对这种武器进行仿制并大量装备。

    如果说坦克在托洛茨基看来还不算什么的话,飞机则一直是托洛茨基比较担心的东西。

    在前线,托洛茨基常常看到,每当天空中出现一到两架中国飞机的时候,红军战士们都会本能的找地方躲避,因为一会儿,中国飞机就会带着震耳聋的呼啸声俯冲下来,用机枪猛烈的扫着地面上的人群。

    而在这种况下,红军战士们除了躲避以外,没有任何可以对付他们的手段。

    托洛茨基已经多次的指示苏维埃旗下的工厂和武器产生部门,尽快的研制出苏维埃军队自己的能用于空中战斗的飞机,但到现在为止,成效并不大。

    托洛茨基正在那里不安的走动着,外面的天空中似乎传来了。些异样的响声?

    是飞机来了!讨厌的中国人的飞机又来了!

    飞机的“嗡嗡”声变得越来越大。但却与以前托洛茨基听到的声

    托洛茨基凭着敏锐的直觉,感到今天的中国飞机有些不同寻常,他走出了车厢,来到了车厢外的回廊上,想找一个比较容易观察的地方仔细地看看这些中国飞机。

    很快,三个小小的黑点出现在了空中。

    托洛茨基举起了望远镜,仔细地打量着这些翅膀下画着张牙舞爪的金色飞龙的飞机。这些飞机看上去似乎跟往常一样,而且在机腹下挂着长长的又尖又长的东西,据一些“军事专家。们的解释,那是用来装载飞机燃油以增大飞机航程的油箱?

    三架中国飞机似乎没有现在树林间快穿行的托洛茨基的装甲列车,而是先后从铁路的上空一掠而过,向前飞去。

    托洛茨基看着扬长而去的中国飞机,松了一口气,不过,一个。不安的念头却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不对!刚才中国飞机机腹下的那个东西好象有些不对!

    托洛茨基清楚地记得,以前他见到的中国飞机,机腹下的那个,“油箱”是尖梭形的,可刚刚他看到的那三架中国飞机,携带的这个。“油箱。似乎小了一些,而且看上去更象是一个仿锤!

    而这个“坊锤”似乎还带着翅膀!

    三架飞机一点一点的消失在了快行进中的装甲列车前方的空中,但不知怎么。托洛茨基却有一种危险临近的感觉。

    托洛茨基不安地站在回廊上,此时他的装甲列车已经翻过了一道让。岭。在他刚刚想要回到车厢的时候,轰隆隆的爆炸声就从远处传来。

    “前面是红旗火车站吗?”托洛茨基象是明白了什么,有些焦急地向左右的随从问道。

    “是的,托洛茨基同志;。一位红军军官面色惨白地答道,显然他也猜到了前面生了什么事。

    很快,托洛茨基的装甲列车赶到了火车站,而映入所有的人眼帘的,则是地狱般的景象。

    一列长长的运输列车已经倾覆到路基了下面,车厢在剧烈的燃烧着,冒着滚滚的浓烟和四处飞腾的火苗。车厢里应该是准备补充给前线作战部队的兵员,此时这些刚刚征集来的士兵们在极度的惊恐中嚎叫着爬出了车厢,空气中全是皮烧焦的味道。

    此时,将运输列车炸毁的中国飞机已经远远地飞走了。这些飞机也和那些经常出现在俄国人头顶上的侦察战斗机一样,都装备有致人死命的机枪。但今天这些飞机却没有对象待宰羔羊一样的红军新兵进行扫,估计是他们的弹药已经在前面的战斗中耗尽了,否则的话,中国人是绝不会轻易放过这样一个打击敌人的机会的。

    而托洛茨基也许还不知道,刚刚这些带着炸弹的中国飞机之所以没有选择他所乘座的装甲列车下手,并不是因为中国的飞行员们没有现这辆装甲列车,而是因为他们对攻击移动目标没有“一击必中”的把握,所以才选择了这辆到霉的停在火车站的运输兵员和装备的列车的。

    火车站铁路上的铁轨被扭曲成了麻花一样,路基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弹坑,破碎的枕木被烧焦了,还在那里冒着青烟,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焦臭味道?

    这辆火车是被击中了机车后生了爆炸脱轨的,挤满了车厢的红军士兵们在列车倾覆的时候遭受了可怕的震动和颠簸,剧烈的爆炸夺去了很多人的生命,列车燃起大火之后,又有很多人因为来不及逃跑而被活活烧死,此时受伤者的呻吟和哀号声响成了一片,牵动着托洛茨基那敏感的神经。

    救援队很快被托洛茨基手下的人找来了,充满了血腥和死亡味道的现场也因为救援队的到来而不那么死气沉沉了。赶来救援的人们开始了疯狂的努力。

    “医生同志!医生同志!请快来这里!有人需要帮助!”

    “这里!还有人卡住了,他们在车厢里”。

    “水!我们需要水!火势太大!要烧到弹药箱了!快!”

    “叫修铁路的同志快过来!这根铁轨需要更换!我们一会儿还要继续前进”。

    看着忙绿的人群。托洛茨基走下了装甲列车,和其他人一起,加入到了救护伤员的行列。

    托洛茨基知道,以自己现在的能力,既然不能马上从“物质”上同中**队找齐,那么他就只能在“精神”方面下功夫了。

    我们所面临的形势依然非常严峻,我们需要把“螺丝钉。拧紧,才能够应对外部的威胁,同时,我们需要更多的兵员,如果我们不能在物质方面追赶上我们的敌人,我们就必须以人力和来自于精神方面的力量来加以弥补,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办法托洛茨基在给彼得格勒的电报中这样写道,“而我相信,不断革命的动力所产生的精神力量,将使我们取得最终的胜利。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蝴蝶效应之穿越甲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