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二百九十)早有预谋

    <---凤舞文学网--->

    “从这变法一开始,孝乌就在筹划这件事了。--凤-舞-文-学-网--”江穆齐说道,“大人的注意力那时主要集中在了海陆军方面,所以孝乌没有让大人为此事分神,因此等事有了眉目后,孝乌才禀明大人。”

    “哼哼,说的好听,恐怕是怕我当时知道会反对吧?”孙纲苦笑了一声,问道,

    “大人既然这么说,孝乌也就不辩白了。”江穆齐笑了笑,说道,“记得大人曾和孝乌说过,有些话,你可以这样说,但不能这么做,而有些事,你可以这么做,但不能这样说,孝乌常以此言为是。”

    听了他的话,孙纲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这个小子用自己说过的话来回敬自己,也太不厚道了吧?

    “你都安排好了?”孙纲问道,

    “已经差不多了,”江穆齐说道,“但朝中变数太多,孝乌是以让下面全部出动,包括那些本人,也是担心,若有人轻起兵端,恐难骤解。”

    “就是说还是有动武的可能?”孙纲听他这么一说,立刻警觉了起来。

    毕竟,中国难得有一段和平的发展时间,若是就此发生了内战,那可是他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京师及通州大营,多为满人掌握,”江穆齐说道,“控制起来比较困难,孝乌已经安排下去了,这里面的细节,大人就不用知道了。”

    “看样子你是早有预谋啊,”孙纲叹息了一声,说道,“我居然都不知道。”

    “大人也曾经说过,强国当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江穆齐又“引用”孙纲的话说道,

    “我说的什么你怎么全知道?可也是啊,大好河山,不世之业,不能毁于无知宵小之辈手中。吾不取。恐有他人取之,未必为天下之福。”孙纲象是下定了决心似的自言自语着,苦笑了一声,又问道,“都谁知道这件事?”

    “这间屋子里的两个人。”江穆齐说道,“加上军处在京城的总负责人,只有三个人知道。”

    “是这样。”孙纲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这三个人还包括我?”

    “因为孝乌正想把详细计划告诉大人。--凤舞文学网--请大人批准。”江穆齐说道,

    “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我不想知道。”孙纲说道,“你去做就行了。”

    江穆齐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不由得微微一愣,立刻象是明白了什么,笑了笑,说道,“那孝乌就放开手脚做了。即使不能成功,也决计不会牵扯到大人头上。万一事不可成。顶多也就是维持现在这个样子,再待时机而已。”

    听他这么说的意思,好象还留了后手这个小子。比一般人想的还要厉害。

    “你放手干吧。出了事我兜着好了。”孙纲微微一笑,说道,“只要海陆强军在手,谁又能奈何得了咱们!”

    “有大人这句话,孝乌就放心了。”江穆齐有些激动地说道,“但凡英雄豪杰行事,皆有异于常人之处,孝乌今方知,大人之心魄怀。当得起英雄豪杰四字。”

    “咱们可说好了。事成之后,你就不用叫我大人了。是吧?”孙纲看着他,象是不放心似地,又追问了一句。

    他相信,江穆齐是会明白他的意思的。

    “是的,”江穆齐很严肃地点了点头,说道,“天下万民,不管是谁,哪怕是孝乌,以后见了敬茗,也不用跪下说话了。

    “有你这句话,我也放心了,呵呵。”孙纲看着他,如释重负地长舒了一口气,说道。

    “海军那里,大人还应该多费费心,”江穆齐说道,“一旦朝廷有变,泰西诸国难保不借机发难,海军首当其冲,关乎国运,不可不预为筹谋。”

    “我知道,海军现在虽然不归我指挥,但这四洋水师,同气连枝,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一旦有事,想不一起行动都不行。”孙纲说道,

    “大人这么说,可是有绑架海军的嫌疑哦。”江穆齐笑道,“关于海军指挥权的问题,孝乌倒有一法,不过现在还没到用的时候,只是,那么做,叶军门要是知道了,恐怕好生气了。”

    “那就到时候再说,”孙纲说道,“你去安排吧,国内无论怎么变,只要不打内战就行,我还得把心思放在海陆军上,咱们周围这几个邻居,太不让人放心了。”

    孙纲前几天已经知道,关于滇越铁路的问题,法国人同意了王炽的方案,让王炽以白银400万两赎回云南铁路路权,由中国人自己修筑,但必须由法国人戡定路线,并保证1903年以前通车,还要和法国控制地越南境内铁路接轨,而且修筑时需要聘用法国铁路技师和专家。

    王炽和云南商界首脑商议后,奏请朝廷批准,已经和法国人正式达成了协议。

    法国人居然不再坚持了,对中国来说,应该算有些意外。

    滇越铁路的事,看起来应该是暂时不会再起什么风波了。

    孙纲后来才听说,法国人做了这么大的让步,还有广东水师的功劳在里面。

    当关于中法双方关于滇越铁路的争执开始时,广东水师提督程璧光得知了消息,以“实兵演”为名,率领广东水师全军在广州湾进行实弹击演练,并邀请中外友人参观。一时间广州湾龙旗飞扬,炮声震天,中国海军官兵在“演”当中表现出来的高超战技看得广州湾里的法国远东舰队目瞪口呆,后来就听说滇越铁路的谈判中,法国人不再坚持强硬立场了,而是做出了很大的让步。

    也难怪,中国海军经历了两次大规模地战争,这两场战争无一例外的都是以海战为主,中国海军地训练水平本并不落后,经历了这两次海上战火的洗礼,又得到了许多宝贵的实战经验,战技水平已经远高于多年未经实战地法国海军,法国人可能是担心中国海军威胁到自己在越南地殖民利益,所以才在谈判中软了下来。

    程璧光这么一弄,可以说给了云南方面以很大的支持,但这样一来,对北洋这里,却造成了一定的不利影响。

    那就是,新年一过,法国政府就照会总理衙门,以国内经济困难为由,召回在中国的所有造船技师和工程技术人员,以及在役的海军军官,实际上等于取消了对中国的所有与军事方面有关的援助。

    也是,看着中国海军在自己的帮助下壮大起来,现在居然有了和自己叫板的实力,法国人地恼火也是在理之中地。

    李鸿章和法国公使就此事进行了多方交涉,法国人这次没有让步,并同时宣布取消《中法秘约》,法国远东舰队将退出广州湾,“不再租用”,移驻越南金兰湾和本广岛。

    中国和法国的“蜜月期”,就这么结束了。

    虽然广州湾地主权又全部回到了中国的手里,但法国人的举动还是让他有些担心。

    这么一来,法国和俄国会不会走得更近了?

    虽然这个结果已经在孙纲的意料之中,但当他得知确切消息后,还是有些不安的感觉。

    白里安没有象他想那么多,对他们被召回国这件事倒是很看得开,他在向中国同行进行工作交接时对孙纲说道,“毕竟,中国的造船工业已经有了雄厚的基础,即使我们不在,有您在主持,就会继续发展下去。”

    “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做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丽妮翻译完了父亲的话,也对孙纲说道,“我能在这个美丽古老的工业文明的气息,实现在天空和水下遨游的梦想,并看着我的发明给能给中国人民带来和平,就已经很满足了。”她看着不远处望着她神色有些忸怩的赵泽,不由得微微一笑。

    孙纲立刻注意到了她和“找存折”表的微妙变化,心中不由得一动。

    可能是赵泽带着丽妮坐飞机这几天,他们俩已经擦出“火花”来了。

    这还真是意想不到啊。

    “如果有可能,我可以到法国的话,一定去看你们。”孙纲有些伤感地对他们说道,相处得久了,他确实有些舍不得这对父女。

    “关于第三级战列舰的工程问题,我已经把我的意见转给了亲的魏,”白里安对孙纲说道,“魏是一个才华横溢的人,希望孙大人能够多多支持他,为中国造出更好的舰船。”

    “谢谢您的提醒,我会的。”孙纲点点头,说道,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蝴蝶效应之穿越甲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