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二十四)鸭绿江边是家乡

    <---凤舞文学网--->

    “知道老夫为何不准你再乘鱼雷艇出海吗?”在“定远”舰的舰桥上,丁汝昌对孙纲说道,

    “军门护卑职,卑职心里感激不尽。--凤舞文学网--”孙纲答道,

    “鱼雷艇缺少防护,你又是一介文士,总让你亲蹈险地,一旦伤了马老弟的东快婿,我可是吃罪不起。”丁汝昌笑道,“所以让你这几天都紧跟着我,其实也不光是这些,老夫还有好多问题,想起来好随时问你。”

    “军门过了。”孙纲说道,心里却是不以为然,炮弹不长眼睛,装甲厚的地方也不一定都安全啊。

    “那些东西中堂已经全都看过了,如果不是那些本人的文件和军用地图(就是精确到水井的那一种),朝中诸公恐怕还不会惊觉倭人之野心,你大概还不知道吧?你的大名,朝中此时已经无人不知了。”丁汝昌笑道,“朝廷已正式升你为参将,又赏‘奋捷巴图鲁’勇号,旨意过几天才会到,老夫就偷着先告诉你一声,省得新娘子到时候兴师问罪。”

    “军门见笑了。”孙纲有些尴尬地答道,那天美丽的新娘子回来见他受伤了立即抓狂,差点就要把他直接绑走,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她安抚下来,从那天起他就没法再去鱼雷艇队混了,而是被丁汝昌牢牢抓在边当参谋,因为新娘子说了,再敢偷着出海回来就真人pk,他现在有些羡慕苏鑫成天的自由自在的了,这次陪同丁汝昌率舰队主力护送陆军支援朝鲜平壤的作战部队也是新娘子看在北洋水师提督的面子上特批的,孙纲没敢告诉她部队将要去的登陆地点,如果她现在知道了是大东沟的话,不吃了他才怪。

    高中的历史书应该给她讲过,那场决定东亚两大强国生死命运的大海战,是在哪里爆发的。--凤-舞-文-学-网--“禀军门,陆军已经全部上岸完毕。”一位军官报告道,

    “发信号给‘平远’和‘广丙’,让他们归队,通知各舰准备返航。”丁汝昌按孙纲的要求吩咐道,完成任务后的轻松感让他的心好了不少,他瞥见孙纲象有些紧张的样子,不由得十分奇怪,问道,“怎么了?不舒服吗?”

    “哦,没事。”孙纲笑了笑,丁汝昌没有再说什么,眼前的年青人从昨天就开始神经兮兮的,对舰队的一些细节不住地过问,让提督大人觉得十分反常,但看他所提的要求还不过分,丁汝昌都吩咐照办了,但他要求一下子带上八艘鱼雷艇可确实有些不明白,丁汝昌虽然最后同意了,也没有多问,但现在看他好象还没有恢复常态,不由得有些好笑,扔下他一个人在舰桥上呆着自已回舱了。

    看着远处缓缓驶来两艘战舰,那是大清自制的装甲巡洋舰“平远”和鱼雷巡洋舰“广丙”,这两艘担任侦察警戒任务的战舰已经提前回来了,而此时本舰队还没有出现。

    孙纲看了看表,现在是1894年9月179点25分,再过一会儿,震惊世界的大东沟海战就要打响了,而在这激动人心的历史时刻,只有他自己清楚,即将要发生什么事。

    时间在一秒一秒的过去,孙纲极目远眺,鸭绿江入海口往上,那座叫安东的小镇,是他在那个时代的家乡,虽然在这个时代,他还没有亲眼去看一看,但家乡永远是家乡,而祖国,不管她现在叫什么名字,永远是自己的祖国!

    自己现在,就站在保卫祖国的第一线。

    历史,真的能就此改写吗?他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问着自己。

    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他猛地回头,愣了一下。

    是邓世昌。

    “你绪好象不太对呀,”他呵呵地笑着,“想新娘子了?”

    “不是,”孙纲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现在可能全舰队都知道参议大人惧内了,“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可又说不出来在哪儿。”他看着那坚毅敦厚的面孔,不知怎么生出一种生离死别的感觉来,他心头一,差点就想把一会儿将要发生的事告诉他,但想到他根本没法理解,还是生生忍住了。

    “那我一会儿可得做好准备了,你的感觉一向很准,呵呵。”邓世昌笑道,“丁军门要是知道了非紧张不可。”

    “算了,岁数大的人不吓,就别让他知道了。”孙纲笑了笑,“你的鱼雷拆了吗?世昌兄?”出海之前他已经嘱咐过邓世昌好多遍了,“致远”舰的鱼雷发管的位置易遭炮击,如果引发鱼雷爆炸就麻烦了,这是他最担心的事之一,如果这些鱼雷不在,邓世昌也许就不会死了吧?他曾经不止一次地这么想过。

    “放心吧,我已经安排下去了。”邓世昌有些好笑地看着他,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狡黠光芒,可惜,心事重重的孙纲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异常。

    “世昌兄,要是打起来的话,你可千万保重``````”他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声音不由自主的带着一丝哽咽。

    邓世昌奇怪地看着他眼泪都快要出来的神,有些哭笑不得,又看他那郑重的样子,眼光也变得柔和起来,象一个兄长在看说傻话的小弟弟,“我会的,傻小子。”邓世昌又拍了拍他的胳膊,拉着他下了舰桥,来到了军官客厅里。

    “禀军门,鱼雷艇和炮舰都回来了。”一个军官报告道,

    “传令,全队返航。”丁汝昌说道,他看见孙纲还在不住地看表,和刘步蟾对望了一眼,不由得失笑。

    “新娘子在家望穿秋水,我见犹怜。”刘步蟾呵呵取笑道,“老弟今晚恐怕又得鞠躬尽瘁了,哈哈!”

    “一会儿大家把船都开快点啊。”林永升也笑道,

    “谁先到了还有什么好处吗?你们都什么意思你们?”方伯谦跟着笑道,

    “世昌兄的‘致远’速度最快,不如一会儿让世昌兄带孙老弟先走一步如何?”邱宝仁大笑道,“小别三,如胜新婚,可羡煞我老邱了。”

    “你羡慕也没用,”刘步蟾笑道,“就你那板,也就几分钟的活儿,保证一泄如注如滔滔江水。”(这话怎么这么耳熟呢?)

    “敢瞧不起我!等哪天咱们找地儿比划比划。”邱宝仁一声怪叫,

    孙纲有些挫败地看着他们,虽说他来北洋舰队的子已经不短了,而且和这些高级将领们都混得很熟了,但他们当着提督大人的面这么开玩笑却是第一次,丁汝昌也笑了起来,咳了两声,摆摆手让大家安静了下来,“为防倭舰偷袭,各舰当做好准备,不可大意。”他说道,

    “是。”众将齐声应道,

    “平壤那边也不知打成什么样了,”丁汝昌叹息了一声,“倭人费十余年之准备以图我大清,其志不在小也,而我们是仓促临敌,胜负难测啊。”

    求票票!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蝴蝶效应之穿越甲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