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二百四十一)铁血太平洋(六)

    其实众也算得卜是个好办法。”萨师俊说道,“只知二偷袭不能竞全功,后果会很严拜”

    “这种使用航空兵偷袭的办法作战处和总参谋部都有人提出来过,设想和这个(日rì)本人也都差不多”张学思说道,“而且支持这种想法的人不在少数,但却被孙大总统亲自否决了。具体出于什么原因,大总统并没有给出任何解释。”

    “大总统有大总统的想法,我辈军人,以服从命令保卫国家为天职,政治原非所长”萨师俊笑着说道,“所以这些也就不用我们费神去考虑了。”

    两个人正在谈论着,窗外不知怎么突然传进了隐隐约约的钢琴音乐声。音乐的音调激昂而高亢,此时突然出现在这种场合,听起来显得说不出的怪异。熟悉西方文化的张学思已经听出来了,这是贝多芬的“命运”

    “又来了。”张学思苦笑了一声,“叶欢这个家伙心(情qíng)可能又不好了。”

    “段景中少校就在舰上,他们俩这回终于可以“团聚。了,他按理说应该高兴才对。”萨师俊讲起了自己的舰队司令官和总统(爱ài)女的“八卦他们之间的事都拖了多少年了,可到现在还是没成,说他们俩感(情qíng)不好吧,看上去还不是那么回事,真是不明白,一个个岁数都不小了,我都替他们俩着急的慌。”

    “这事别人急没有用。”张学思听着窗外的音乐,笑了安,说道,“何况,叶欢这个人根本就不可能是一个老实过(日rì)子的人。”

    叶欢华夏共和国最年轻的海军中将,一位天才的航母舰队指挥官,同时也是华夏军人当中不折不扣的异类。

    在外人看来,叶欢常常给人一种(性xìng)格(阴yīn)沉不(爱ài)说笑的印象,事实上,叶欢是一个纵(情qíng)声色的人,年纪轻轻就烟瘾极重,和英国相邱吉尔一样,嘴里常常咬着一支大号哈瓦纳雪茄烟,而且嗜好咖啡、茶叶、雪茄、红酒,此人美术和音乐天分极高,好色寡(情qíng)(前农业部长开国元勋孙文评语),以俘获美女的芳心为消遣。经常是一副嘻嘻哈哈,满嘴甜言蜜语的样子。在华夏年轻一代的军人当中,此人哄女人的手段可以说一流的,但偏偏和心(爱ài)的夏共和国大总统孙纲的(爱ài)女孙佳宁就是走不到一起。

    尽管(身shēn)上有这样和那样的缺点,但作为一名华夏海军军人,叶欢却是非常优秀的,他象一吧毫无感(情qíng)从不出错的完美机器,总是显得冷静而冷酷,在多次的海军大规模演习中,他总是能够出奇制胜,每次表现都极为出色。

    叶欢是一名狂(热rè)的“航空飞机党”但却不是飞行员出(身shēn)的航空母舰军官,由于他坚决抵制战列舰,在海军士官学校被称为“叛逆分子”

    作为和他相知很深的搭档,张学思知道,尽管叶欢看起来和谁的关系都不错,其实并没有几个朋友,连同他从小玩到大的现南洋特遣舰队司令孙晨钧,也算不上是他真正的朋友。

    过了一会儿,贝多芬的“命运”渐渐的从空气当中消失了,而叶欢的(身shēn)影随后出现在了“龙罡”号航空母舰的舰桥上。

    “有什么(情qíng)况吗?”叶欢问道。

    “已经向水上飞机报告的海域派出了侦察机,现在我们所有的侦察机都出动了”张学思说道,“过一会儿应该会有消息了。”

    “我们的岸基轰炸机部队还在进攻美国人的战列舰”萨师俊舰长现叶欢的(情qíng)绪象是有些低落,开玩笑似的问道,“我们要不要帮他们一把?”

    “没有必要在注定失败者(身shēn)上浪费时间。”叶欢摇了摇头,不动声色的说道,“我们的目标,是他们的航空母舰。”

    叶欢说完,来到了舰桥上,望向碧蓝无垠的大海,此时的海面上,四艘“龙罡”级航空母舰正破浪航行,在她们的周围,是一艘艘重巡洋舰和驱逐舰。

    叶欢所率领的是华夏龙旗大洋舰队第航空母舰舰队,这支舰队是华夏海军主力舰队的精华所在。拥有4艘“龙罡”级舰队航空母舰(标准排水量6万吨),以知艘“龙岚”级战列舰,8艘“汉武”级重巡洋舰,刀艘轻巡洋舰和弥艘驱逐舰。

    作为华夏海军最强大的航空母舰舰队的指挥官,此时的叶欢却并没有象他的顶头上司沈鸿烈上将那样的不安和激动,而是仍然象往常一样,(阴yīn)冷而从容。

    就在这时,天空的厚重云层当中,一架低飞的飞机的(身shēn)影突然现了出来。

    差不多立匆就有人认出了机(身shēn)上绘的蓝白星美**徽,急促的高(射shè)炮声立刻响了起来。

    “敌人现了我们的个置!”一名参谋快步来到了舰桥上,对叶欢说道,“我们接收到了他们出的无线电信号!”

    叶欢点了点头,并没有回到舰桥里,而是看了看表,然后果断地下达了命令。

    “转向逆风方向!”

    “命令!全舰队左舵囚航刃节!飞行联队!准备出击!”

    伴随着刺耳的警报声,坐在候机室里的段景中…头看了看墙卜的红煮警示灯,点了点头。开始和自只心叭止们起整理(身shēn)上的装备

    整个庞大的舰队开始转向,航母上空的担任直卫任务的“海东青”战斗机群,向现敌方“无畏”式侦察机的方向俯冲而去。几分钟后,在一阵猛烈而短促闪光后,伴随着一道黑烟直直的坠入了大海和一声爆炸,海面上漂浮起了一大片地油污,刚刚的这架倒霉的美国侦察机遭到了厄运。

    “侦察机和潜艇现敌人舰队!”此时在“龙罡”号航空母舰的舰桥里,一位参谋拿着一沓电报纸兴奋地报告道,“现敌人航空母舰2艘,巡洋舰5艘,驱逐舰口艘,方向东北偏北!距离,四海里!”

    看见从飞行甲板又重新踱回舰桥的叶欢,张学思和萨师俊都显得有些吃惊,

    “命令舰载机准备好之后就马上出击!”叶欢看着两位战友眼中现出的那种不可思议的神色,微微一笑,下达了命令。

    “龙罡”号航空母舰的飞行甲板上,早已准备就绪的第一攻击波的2膘“海东青”战斗机膘挂着,枚劝公斤炸弹的“泰山”式两用轰炸机”膘挂着一条卸毫米航空鱼雷的“泰让,”式两用轰炸机立即相继启动引擎,按照起飞顺序先后升空。

    在航空母舰巨大的甲板上,勤务人员以前所未有的疯狂工作着,此时伴随着指挥的军官手中的旗帜不断的挥动,一架接一架的战机腾空而起,在航空母舰的上方列队,然后向远方飞去。

    重新来到舰桥上的叶欢抬起头,看着在自己头顶上空集结起来的庞大机群,一时间不由得有些恍惚的感觉。

    十分钟后,第一攻击波如多架舰载机在前敌总指挥官杨涛舟少校的带领下,直扑飞o海里外的美国航空母舰编队。

    杨涛舟少校是华夏海军航空兵以及空军部队里数一数二的领航专家,也是叶欢手下的得力干将,为了确保攻击行动万无一失,因此叶欢选择第一波次的攻击由他带队。这些充当俯冲轰炸机、鱼雷攻击机的“泰江”式两用轰炸机群将由段景中少校率领的“海东青”战斗机群护航。在俯冲轰炸机两个波次的攻击后,上场的则是鱼雷攻击机两个波次出击。

    这一刻,是中国海军航空兵第一次集结起如此规模的强大兵力,同世界头号资本主义强国的海军进行一场划时代的海姿大战。

    不知过了多久”优惚中,他似乎看到了几架机(身shēn)上绘有凤凰图案的“海东青”战斗机的(身shēn)影,心里似乎被什么刺痛了一下,他没有再看下去,而是转(身shēn)回到了海图室里,默不作声的坐在了海图前。

    在看到第一波攻击机群消失在海天之间后,装甲甲板上的人们再次忙碌起来,再有一小时,第二波攻击的飞机就要放飞,然后,就要准备回收第一波攻击的飞机回舰了,然后再放出第三波攻击机。在计划当中,总共有四介,波次劝架次战机的放飞,而回收任务则要在天黑前完成。功海里的航程,攻击机群应该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就可以赶到,此时,“龙罡”号航空母舰上忙碌的官兵们都在期待着岛塔左边那几介,大喇叭会在最短的时间里报导出战况。

    此时叶欢的脸上看不到一丝表(情qíng)。他看着航空军官们在海图上绘制第一攻击波的航线,代表第一攻击波的一架小巧的飞机模型每5分钟就会朝着预定目标接近一些。看着大家在井然有序地忙碌和工作,叶欢闭上了眼睛,倚在了椅子上。

    张学思和萨师俊注意到了叶欢的神(情qíng),两人默默地对望了一眼,作为和叶欢配合多次极有默契的老部下,连他们俩此时也看不出他内心到底在想什么。

    和叶欢不同的是,此时的张学思和萨师俊在履行着副手的职责的同时,仍然无法象叶欢那样的镇定自若。

    毕竟,这一次和以往所有的演习不同。

    真正的战斗,已经开始了。

    等待,总是让人感到这样,激动、不安”惶惑、恐惧、忧虑、担心、企盼,,什么样的(情qíng)绪几乎都会在这个时候从心底喷涌出来让人无法抚抑。

    占时历分,美国第航空母舰特混编队,“萨拉托架”号航空母舰,舰桥。

    哈尔西海军少将皱着眉头看着碧蓝如画的的海面,有些烦躁地看着两艘美国驱逐舰不停地向海中投(射shè)着深水炸弹。

    就在现中国航空母舰编队不久,通讯员们便监听到了大量无线电信号,但却不知道这些信号的来源,直到哈尔西自己用望远镜现了空中的两架中国侦察机并下达开火命令的时候。担任护航的驱逐舰仍然丝毫没有反应。

    直到这两架中国侦察机大胆的低飞接近“萨拉托加”号的时候,美国驱逐舰才终于“现”了目标,然后开始手忙脚乱地开火。

    和哈尔西预料的(情qíng)况一样,即使在这种距离,和平时期疏于练的美国舰队的防空火力仍然没有能的打中中国飞机,哈尔西眼睁睁地旧用国侦察机大摇大摆的在美国舰队空把自只看了个侍四(阴yīn)。后。暴跳如雷的哈尔西却无法可想。

    而令他吃惊的是,就在这时,“萨拉托加”号的左舷却突然出现了两道笔直的鱼雷航迹!

    哈尔西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多亏了舵手规避及时,才使得这两枚鱼雷失的,没有击中“萨拉托加”号。在现这附近存在中国潜艇之后,美国驱逐舰立刻展开了反潜攻击,他们的反潜水平和他们的高(射shè)炮水平差不多,在投下了一连串的深水炸弹之后,海面上除了一个又一个大白圆图案和高高的浪花,并没有一丝一毫中国潜艇被击中的痕迹。

    而更让哈尔西感到气愤的是,中国潜艇向自己的旗舰靠近并且(射shè)了鱼雷,但自己的声纳却一无所知!

    已经出离了愤怒的哈尔西顾不上火,他立刻下达了攻击命令,此时,美军第一波攻击机群已经起飞,消失在了美国航空母舰的上空。

    现在的哈尔西,除了等待消息之外,已经没有什么可做了。

    “看!将军!那是什么?”

    在一名舰队参谋的提醒下,哈尔西举起了望远镜,向着他指的天空看去。

    一排密密麻麻的黑点在低空出现,就好象是成群结队的飞鸟从低空的云层中突然钻出来的一样。但是和鸟群不同的是,此时这些黑点在以非同寻常的度快地放大,突然间,这群黑点开始三三两两地散了开来,

    此时,哈尔西已经能够清楚地看到,机(身shēn)上那狰狞的红色飞龙。

    还有那些飞机肚子底下挂载的东瑰

    那是鱼雷!

    一种莫名的恐惧迅地拨紧了哈尔西的心脏。

    此时,在美国舰队上空盘旋的战斗机也现了低空进入的中国攻击机群,开始呼啸着转头向中国攻击机群扑去。

    “各机组注意,各机组注意,现敌人战斗机。”在一架“海东青”战斗机的机舱里,段景中少校对着话筒平静地说道,“按预定计开始行动,我们冲上去打乱他们的队伍,不要让他们靠近鱼雷机和俯冲轰炸机。”

    伴随着她的命令,一架架“海东青”战斗机极有默契地分散开来,按照预先分派给各中队、小队的目标,开始各自向迎面而来的美国战斗机起了攻击。

    可能是由于对中国战斗机可能采取的战法一无所知,在看到中国战斗机仿佛不要命一样的迎面直扑过来之后,所有的飞机都开始躲避可能生的撞击,美国战斗机的队伍立刻乱了起来。

    “干得好!”在“泰止。”式两用轰炸机的座舱里的杨涛舟少校看到了这壮观的一幕,不由得兴奋地大叫起来。

    “老大!美国人的航空母舰就在那边!旧点钟方向!看到了没有!”有人在内部通讯频道里大叫道。

    “看到了!是“萨拉托加,号!”杨涛舟飞快地瞅了一眼贴在座舱壁边的一张美国航空母舰的照片。“上啊!把美国佬炸飞!”

    此时,他的目光不由自住的落在了美国航空母舰照片旁边的一张小小的彩色照片上。

    那上面,是一个面容纯朴的女人和一男两女三个孩子清纯甜美的笑容。

    忍住了对妻子儿女的思念,杨涛舟吻了一下系在手脖子上的一串羊脂玉手珠,猛地压下了((操cāo)cāo)纵杆。

    “美国佬!到爷爷这里来受死吧!”驾驶着“海东青”战斗机的段景中少校盯住了一架美国“野猫”式战斗机,一边大声的喝骂着,一边((操cāo)cāo)纵着战机开火。只见一道火光闪过,面前相对飞行的“野猫”瞬间化成了巨大的火团,由于飞行的度太快,段景中的“海东青”收势不住,笔直地向已经粉(身shēn)碎骨的敌人冲了过去,细碎的敌机残片划过铝合金的机翼,打出了道道火星。“干得好啊!老大!老  其实众也算得卜是个好办法。”萨师俊说道,“只知二偷袭不能竞全功,后果会很严拜”

    “这种使用航空兵偷袭的办法作战处和总参谋部都有人提出来过,设想和这个(日rì)本人也都差不多”张学思说道,“而且支持这种想法的人不在少数,但却被孙大总统亲自否决了。具体出于什么原因,大总统并没有给出任何解释。”

    “大总统有大总统的想法,我辈军人,以服从命令保卫国家为天职,政治原非所长”萨师俊笑着说道,“所以这些也就不用我们费神去考虑了。”

    两个人正在谈论着,窗外不知怎么突然传进了隐隐约约的钢琴音乐声。音乐的音调激昂而高亢,此时突然出现在这种场合,听起来显得说不出的怪异。熟悉西方文化的张学思已经听出来了,这是贝多芬的“命运”

    “又来了。”张学思苦笑了一声,“叶欢这个家伙心(情qíng)可能又不好了。”

    “段景中少校就在舰上,他们俩这回终于可以“团聚。了,他按理说应该高兴才对。”萨师俊讲起了自己的舰队司令官和总统(爱ài)女的“八卦他们之间的事都拖了多少年了,可到现在还是没成,说他们俩感(情qíng)不好吧,看上去还不是那么回事,真是不明白,一个个岁数都不小了,我都替他们俩着急的慌。”

    “这事别人急没有用。”张学思听着窗外的音乐,笑了安,说道,“何况,叶欢这个人根本就不可能是一个老实过(日rì)子的人。”

    叶欢华夏共和国最年轻的海军中将,一位天才的航母舰队指挥官,同时也是华夏军人当中不折不扣的异类。

    在外人看来,叶欢常常给人一种(性xìng)格(阴yīn)沉不(爱ài)说笑的印象,事实上,叶欢是一个纵(情qíng)声色的人,年纪轻轻就烟瘾极重,和英国相邱吉尔一样,嘴里常常咬着一支大号哈瓦纳雪茄烟,而且嗜好咖啡、茶叶、雪茄、红酒,此人美术和音乐天分极高,好色寡(情qíng)(前农业部长开国元勋孙文评语),以俘获美女的芳心为消遣。经常是一副嘻嘻哈哈,满嘴甜言蜜语的样子。在华夏年轻一代的军人当中,此人哄女人的手段可以说一流的,但偏偏和心(爱ài)的夏共和国大总统孙纲的(爱ài)女孙佳宁就是走不到一起。

    尽管(身shēn)上有这样和那样的缺点,但作为一名华夏海军军人,叶欢却是非常优秀的,他象一吧毫无感(情qíng)从不出错的完美机器,总是显得冷静而冷酷,在多次的海军大规模演习中,他总是能够出奇制胜,每次表现都极为出色。

    叶欢是一名狂(热rè)的“航空飞机党”但却不是飞行员出(身shēn)的航空母舰军官,由于他坚决抵制战列舰,在海军士官学校被称为“叛逆分子”

    作为和他相知很深的搭档,张学思知道,尽管叶欢看起来和谁的关系都不错,其实并没有几个朋友,连同他从小玩到大的现南洋特遣舰队司令孙晨钧,也算不上是他真正的朋友。

    过了一会儿,贝多芬的“命运”渐渐的从空气当中消失了,而叶欢的(身shēn)影随后出现在了“龙罡”号航空母舰的舰桥上。

    “有什么(情qíng)况吗?”叶欢问道。

    “已经向水上飞机报告的海域派出了侦察机,现在我们所有的侦察机都出动了”张学思说道,“过一会儿应该会有消息了。”

    “我们的岸基轰炸机部队还在进攻美国人的战列舰”萨师俊舰长现叶欢的(情qíng)绪象是有些低落,开玩笑似的问道,“我们要不要帮他们一把?”

    “没有必要在注定失败者(身shēn)上浪费时间。”叶欢摇了摇头,不动声色的说道,“我们的目标,是他们的航空母舰。”

    叶欢说完,来到了舰桥上,望向碧蓝无垠的大海,此时的海面上,四艘“龙罡”级航空母舰正破浪航行,在她们的周围,是一艘艘重巡洋舰和驱逐舰。

    叶欢所率领的是华夏龙旗大洋舰队第航空母舰舰队,这支舰队是华夏海军主力舰队的精华所在。拥有4艘“龙罡”级舰队航空母舰(标准排水量6万吨),以知艘“龙岚”级战列舰,8艘“汉武”级重巡洋舰,刀艘轻巡洋舰和弥艘驱逐舰。

    作为华夏海军最强大的航空母舰舰队的指挥官,此时的叶欢却并没有象他的顶头上司沈鸿烈上将那样的不安和激动,而是仍然象往常一样,(阴yīn)冷而从容。

    就在这时,天空的厚重云层当中,一架低飞的飞机的(身shēn)影突然现了出来。

    差不多立匆就有人认出了机(身shēn)上绘的蓝白星美**徽,急促的高(射shè)炮声立刻响了起来。

    “敌人现了我们的个置!”一名参谋快步来到了舰桥上,对叶欢说道,“我们接收到了他们出的无线电信号!”

    叶欢点了点头,并没有回到舰桥里,而是看了看表,然后果断地下达了命令。

    “转向逆风方向!”

    “命令!全舰队左舵囚航刃节!飞行联队!准备出击!”

    伴随着刺耳的警报声,坐在候机室里的段景中…头看了看墙卜的红煮警示灯,点了点头。开始和自只心叭止们起整理(身shēn)上的装备

    整个庞大的舰队开始转向,航母上空的担任直卫任务的“海东青”战斗机群,向现敌方“无畏”式侦察机的方向俯冲而去。几分钟后,在一阵猛烈而短促闪光后,伴随着一道黑烟直直的坠入了大海和一声爆炸,海面上漂浮起了一大片地油污,刚刚的这架倒霉的美国侦察机遭到了厄运。

    “侦察机和潜艇现敌人舰队!”此时在“龙罡”号航空母舰的舰桥里,一位参谋拿着一沓电报纸兴奋地报告道,“现敌人航空母舰2艘,巡洋舰5艘,驱逐舰口艘,方向东北偏北!距离,四海里!”

    看见从飞行甲板又重新踱回舰桥的叶欢,张学思和萨师俊都显得有些吃惊,

    “命令舰载机准备好之后就马上出击!”叶欢看着两位战友眼中现出的那种不可思议的神色,微微一笑,下达了命令。

    “龙罡”号航空母舰的飞行甲板上,早已准备就绪的第一攻击波的2膘“海东青”战斗机膘挂着,枚劝公斤炸弹的“泰山”式两用轰炸机”膘挂着一条卸毫米航空鱼雷的“泰让,”式两用轰炸机立即相继启动引擎,按照起飞顺序先后升空。

    在航空母舰巨大的甲板上,勤务人员以前所未有的疯狂工作着,此时伴随着指挥的军官手中的旗帜不断的挥动,一架接一架的战机腾空而起,在航空母舰的上方列队,然后向远方飞去。

    重新来到舰桥上的叶欢抬起头,看着在自己头顶上空集结起来的庞大机群,一时间不由得有些恍惚的感觉。

    十分钟后,第一攻击波如多架舰载机在前敌总指挥官杨涛舟少校的带领下,直扑飞o海里外的美国航空母舰编队。

    杨涛舟少校是华夏海军航空兵以及空军部队里数一数二的领航专家,也是叶欢手下的得力干将,为了确保攻击行动万无一失,因此叶欢选择第一波次的攻击由他带队。这些充当俯冲轰炸机、鱼雷攻击机的“泰江”式两用轰炸机群将由段景中少校率领的“海东青”战斗机群护航。在俯冲轰炸机两个波次的攻击后,上场的则是鱼雷攻击机两个波次出击。

    这一刻,是中国海军航空兵第一次集结起如此规模的强大兵力,同世界头号资本主义强国的海军进行一场划时代的海姿大战。

    不知过了多久”优惚中,他似乎看到了几架机(身shēn)上绘有凤凰图案的“海东青”战斗机的(身shēn)影,心里似乎被什么刺痛了一下,他没有再看下去,而是转(身shēn)回到了海图室里,默不作声的坐在了海图前。

    在看到第一波攻击机群消失在海天之间后,装甲甲板上的人们再次忙碌起来,再有一小时,第二波攻击的飞机就要放飞,然后,就要准备回收第一波攻击的飞机回舰了,然后再放出第三波攻击机。在计划当中,总共有四介,波次劝架次战机的放飞,而回收任务则要在天黑前完成。功海里的航程,攻击机群应该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就可以赶到,此时,“龙罡”号航空母舰上忙碌的官兵们都在期待着岛塔左边那几介,大喇叭会在最短的时间里报导出战况。

    此时叶欢的脸上看不到一丝表(情qíng)。他看着航空军官们在海图上绘制第一攻击波的航线,代表第一攻击波的一架小巧的飞机模型每5分钟就会朝着预定目标接近一些。看着大家在井然有序地忙碌和工作,叶欢闭上了眼睛,倚在了椅子上。

    张学思和萨师俊注意到了叶欢的神(情qíng),两人默默地对望了一眼,作为和叶欢配合多次极有默契的老部下,连他们俩此时也看不出他内心到底在想什么。

    和叶欢不同的是,此时的张学思和萨师俊在履行着副手的职责的同时,仍然无法象叶欢那样的镇定自若。

    毕竟,这一次和以往所有的演习不同。

    真正的战斗,已经开始了。

    等待,总是让人感到这样,激动、不安”惶惑、恐惧、忧虑、担心、企盼,,什么样的(情qíng)绪几乎都会在这个时候从心底喷涌出来让人无法抚抑。

    占时历分,美国第航空母舰特混编队,“萨拉托架”号航空母舰,舰桥。

    哈尔西海军少将皱着眉头看着碧蓝如画的的海面,有些烦躁地看着两艘美国驱逐舰不停地向海中投(射shè)着深水炸弹。

    就在现中国航空母舰编队不久,通讯员们便监听到了大量无线电信号,但却不知道这些信号的来源,直到哈尔西自己用望远镜现了空中的两架中国侦察机并下达开火命令的时候。担任护航的驱逐舰仍然丝毫没有反应。

    直到这两架中国侦察机大胆的低飞接近“萨拉托加”号的时候,美国驱逐舰才终于“现”了目标,然后开始手忙脚乱地开火。

    和哈尔西预料的(情qíng)况一样,即使在这种距离,和平时期疏于练的美国舰队的防空火力仍然没有能的打中中国飞机,哈尔西眼睁睁地旧用国侦察机大摇大摆的在美国舰队空把自只看了个侍四(阴yīn)。后。暴跳如雷的哈尔西却无法可想。

    而令他吃惊的是,就在这时,“萨拉托加”号的左舷却突然出现了两道笔直的鱼雷航迹!

    哈尔西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多亏了舵手规避及时,才使得这两枚鱼雷失的,没有击中“萨拉托加”号。在现这附近存在中国潜艇之后,美国驱逐舰立刻展开了反潜攻击,他们的反潜水平和他们的高(射shè)炮水平差不多,在投下了一连串的深水炸弹之后,海面上除了一个又一个大白圆图案和高高的浪花,并没有一丝一毫中国潜艇被击中的痕迹。

    而更让哈尔西感到气愤的是,中国潜艇向自己的旗舰靠近并且(射shè)了鱼雷,但自己的声纳却一无所知!

    已经出离了愤怒的哈尔西顾不上火,他立刻下达了攻击命令,此时,美军第一波攻击机群已经起飞,消失在了美国航空母舰的上空。

    现在的哈尔西,除了等待消息之外,已经没有什么可做了。

    “看!将军!那是什么?”

    在一名舰队参谋的提醒下,哈尔西举起了望远镜,向着他指的天空看去。

    一排密密麻麻的黑点在低空出现,就好象是成群结队的飞鸟从低空的云层中突然钻出来的一样。但是和鸟群不同的是,此时这些黑点在以非同寻常的度快地放大,突然间,这群黑点开始三三两两地散了开来,

    此时,哈尔西已经能够清楚地看到,机(身shēn)上那狰狞的红色飞龙。

    还有那些飞机肚子底下挂载的东瑰

    那是鱼雷!

    一种莫名的恐惧迅地拨紧了哈尔西的心脏。

    此时,在美国舰队上空盘旋的战斗机也现了低空进入的中国攻击机群,开始呼啸着转头向中国攻击机群扑去。

    “各机组注意,各机组注意,现敌人战斗机。”在一架“海东青”战斗机的机舱里,段景中少校对着话筒平静地说道,“按预定计开始行动,我们冲上去打乱他们的队伍,不要让他们靠近鱼雷机和俯冲轰炸机。”

    伴随着她的命令,一架架“海东青”战斗机极有默契地分散开来,按照预先分派给各中队、小队的目标,开始各自向迎面而来的美国战斗机起了攻击。

    可能是由于对中国战斗机可能采取的战法一无所知,在看到中国战斗机仿佛不要命一样的迎面直扑过来之后,所有的飞机都开始躲避可能生的撞击,美国战斗机的队伍立刻乱了起来。

    “干得好!”在“泰止。”式两用轰炸机的座舱里的杨涛舟少校看到了这壮观的一幕,不由得兴奋地大叫起来。

    “老大!美国人的航空母舰就在那边!旧点钟方向!看到了没有!”有人在内部通讯频道里大叫道。

    “看到了!是“萨拉托加,号!”杨涛舟飞快地瞅了一眼贴在座舱壁边的一张美国航空母舰的照片。“上啊!把美国佬炸飞!”

    此时,他的目光不由自住的落在了美国航空母舰照片旁边的一张小小的彩色照片上。

    那上面,是一个面容纯朴的女人和一男两女三个孩子清纯甜美的笑容。

    忍住了对妻子儿女的思念,杨涛舟吻了一下系在手脖子上的一串羊脂玉手珠,猛地压下了((操cāo)cāo)纵杆。

    “美国佬!到爷爷这里来受死吧!”驾驶着“海东青”战斗机的段景中少校盯住了一架美国“野猫”式战斗机,一边大声的喝骂着,一边((操cāo)cāo)纵着战机开火。只见一道火光闪过,面前相对飞行的“野猫”瞬间化成了巨大的火团,由于飞行的度太快,段景中的“海东青”收势不住,笔直地向已经粉(身shēn)碎骨的敌人冲了过去,细碎的敌机残片划过铝合金的机翼,打出了道道火星。“干得好啊!老大!老大!你太厉害了!老大!你把什么打出去了?”听着内部通讯频道里的一片大呼小叫之声,段景中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是用什么击中的敌机。可能是刚刚自己见到敌人太过激动的缘故,他竟然在近距离(射shè)出了一枚武备部特别装备的试验型空对空导弹,正是这枚指令制导、使用近炸引信的空对空导弹将自己遇到的第一架敌机打得粉碎。虽然段景中由于过于激动而忘了((操cāo)cāo)控,但这枚高度保密的自己战斗机部队唯一一枚试验型导弹却由于双方距离太近,而且是相对高飞行,径直如火箭弹般窜入敌阵起爆了近炸引信。

    而就在这时,一架“野猫”突然出现在了段景中的背后。“老大!小心!”僚机孙学海上尉的声音突然在话筒当中响起。其实没等孙学海提醒,段景中已经现了敌机,他冷笑了一声,猛地((操cāo)cāo)纵战机左转,向波光粼粼的海面飞去。

重要声明:小说《蝴蝶效应之穿越甲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