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韩日简朴的全球首映典礼(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没蹼的大鹅 书名:在韩国
    <---凤舞文学网--->    詹姆斯卡梅隆放下电话,立即开始了准备个星期业服《泰坦尼克号》美国的映式,说是全球,但谁都知道这其实是有差别。--凤-舞-文-学-网--有重点之分的。

    其中无可争议的大头就是在本土,也就是美国。因为院线的众多,几乎只要是宣传到位,那么因此而走进影院的人,绝对不会太少,至少第一天上映人数不会少,而且因为此影片为唯美的纯片 所以在分级上也是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级凶凹乱四又

    所谓级,也就是大众级,所有年龄均可观看大众级,适合所有年龄段的人观看  该级别的电影内容可以被父母接受,影片没有**、**场面;吸毒和暴力场面非常少。对话也是常生活中可以经常接触到的。

    要知道因为好莱坞商业电影的冲击。即使是许多所谓的艺术片中也会有或露、或吸毒、或暴力的儿童不宜的镜头,所以在如今越来越商业化的西方电影界,这样的电影已经是非常之少。

    可以说是难得之作!

    当然,对于金秀一与卡梅隆来说,这是一个难得的基础,这样的话。这部电影在院线上映铺开的度,将会大大提高。

    而且将美国映作为重点是因为美国人大部分人,男女青年、夫妻、侣都会有着大把的时间,与能够毫不顾惜的花掉一定金钱购买电

    票。

    例如前世中国的国内平均行是票价 四元,周二、周票价劝一般的况是周二、周票价减半,然后弛眼镜还要交纳功元的押金,返还眼镜的时候再交还给观众。

    而美国的影院平均票价为旧美元。沁厅力美元,眼镜押金为旧美元或者零。

    当然这些都是在影院拥有专冉的3。厅的价格,每设备升级至少要花费上百万,就连为刃厅配的弛眼镜。每一副都远高过票价。所以价格的高昂还是可以接受的。

    但是金秀一虽然只有劝眼镜。但是票价依然不低,因为他深知观众或者说是顾客,都有个盲从的心理,越是不正常的越是受追捧,越是价格高的就越是想要买下来看看。

    例如前世《阿凡达》匕映时,全国票价平均为 刃元,而上海一家四”影厅票价将由,凹元涨至,田元,北京多处四贻影厅票价将从,刃元涨至旧o元,真是昂贵无比”而与之相对的是收入远比中国人多得多的美国人,美国观众一般只花美元就能看弛版《阿凡达》,也就是说美国人花一个汉堡包的钱就可以看,我们却要花去好几天的口粮,票价和收入反差太大了,不合理吧?可又能怎么样呢?不合理他不也存在着吗?

    其实在金秀一看来别看国内电影票价高,其实都是虚假繁荣。

    据悉,目前中国电影一片红火,观影人次却始终徘徊不前。

    结合电影局公布的城市可统计观影人群 7亿人次,毖年中国城镇人口的人均观影次数仅为飞次,平均每个中国城镇居民大约4年才去一次电影院欣赏电影;相比之下,美国人去电影院观影的次数为人均4伤次。英国为人均2次,本也达到了人均,3次。

    所以金秀一在与卡梅隆的协商之后。将与影院达成试行决定,将美国本土的票价提升到一个新高度,那就是从平均旧美元的票价有很多地方还不到旧美元提高到万美元,眼镜押金为零。

    这样的话,也许会损失一部分客流,卡梅隆也为此表示担忧,但是金秀一坚持,也只好去做了。

    担忧?金秀一笑着摇着头,即使有前世一半的观众来看,那引乙隙口万美元的投资也绝对会翻个番,这样的话,要是还担忧,那真是不知好歹了。

    只是有一点有些愁,那就是卡梅隆根本不重视,或者说看不起韩国和本的映典礼,不但连一个配角都不派,都不宣传外,甚至还只让一今本的几家院线的老板去美国取了片子的拷贝,就完事了。

    “本、韩国可是很崇拜美国影视生蒋文化的金秀一在委婉的说起这个话题时,卡梅隆则说相信金秀一在本土的影响力,派人?宣传?那都是多余的,我们只要等着数钞票就好了。

    本土?你大蛋啊!老子的本土是在中国好不好,不过在那里的影响力还不如这里呢?

    金秀一实在有些心虚,虽然知道这部电影绝对是部好电影,但是不也有那句话叫做“酒香也怕巷子深”嘛,这段时间只是分别在韩国本各自演唱了一《泰坦尼克号》主题曲《我心永恒》之外,竟然没有任何行动”自己这个“宣传大使”还真是有些不务正业的感觉啊。

    金秀一思考着如何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之内,让本、韩国至少引起一阵话题议才行啊。

    想来想去,金秀一猛然想起,既然这部电影走的是感人唯美的故事的路线,那么在布几个由本、韩国本土明星演绎的感人小故事。酝酿一下感伤的气氛。效果应该是不错的。

    但是时间不能太长,不然就会过犹不及,引起观众的反感,那么就定为韩国、本双语的几个感人故事吧。每一部的时间,旧分钟为好,最长不能过出分钟。本这边自己可以搞定,韩国那边翻泽一下,把几个记忆中的故事邮过去,让郭在容抓紧拍摄,时间上也应该是没问题的。毕竟只是十几分钟的短片,郭在容绝对是能够完成的。

    但是这样短的片子,要想达到轰动的效应,或者说是让观众买票走进电影院的强大号召力,那必须是大牌明星不可。而金秀一又不想花钱便宜了外人。那么李贞贤、o、藤原纪香都可以,其他三大歌姬也要进行客串。

    而那边韩国孙艺珍、成育利、李孝利、金泰熙、裴勇俊、车太贤都可以,,

    藤原纪香?

    “呃”金秀一不想起了昨天傍晚的悄景。那绝对是他一生中最圃、最糗、最窘迫的时刻。

    当时自己在听到她与一个陌生男人通电话的时候,十分的气愤,然后狠狠的毫不怜香惜玉的惩罚了她。

    这时,一阵带着节奏锲而不舍的门铃声响了起来。

    “叮咚,,叮咚

    金秀一知道这个时候来这间办公室的应该就是醒了的滨崎步,所以他连气带爽的渊一心慈动弹,但是想了想。要问问众件事与她有没有关系。“粱万呵气。根据前世的一些资料和风评;金秀一还以为自己得了个宝呢?没想到却是根草。!教条主义害死人啊!

    随意的打开五道暗锁,三道安全链的门拴,拉开门,向外看去,刚想说些什么,斥滨崎步一顿。

    但是门外的人让他一下子僵住了。

    是,门外站着的也有滨崎步这小妮子,但是她的边还站着另外一人,一头乌黑的头齐耳而止,一对眼睛,澄清得和秋波一样,不高不低的鼻儿,就象玉琢成的,大小适中涂着淡色唇膏的小嘴微抿着,看起来竟似只有寸许;雪白的面容仿佛是透明的一样,可在这之中又有嫩的粉红在闪动,雪藕般的柔软玉臂,优美浑圆的修长**,细削光滑的小腿,以及那青人、成熟芳香、饱满高耸的双峰,配上细腻柔滑、嫩玉润的冰肌玉骨,真的是婷婷玉立。--凤舞文学网--

    天啊!是藤原纪香!!

    “你这家伙,怎么当人老板的。让滨崎步一个人躺在那里,真是不楼得惜人儿”藤原纪香甜美的声音再度响起。

    金秀一竟然现,她的声音与屋内女人的嗓音还真的有点像。

    难道,难道我真的干错了?

    我靠,不会吧,这种事”金秀一瞪大了眼睛盯了有些莫名其妙的藤原纪香足足一分钟,才顾然靠在门边。毫无疑问,这是真正的藤原纪香。

    干!以前金秀一还不相信这些界上真有这种圃到极致的事,但是他现在相信了。

    进对房间,错人!这么狗血的事,竟然活生生的生在自己的

    上。

    对了!金秀一猛然想起,既然正牌的藤原纪香在这里,那么,里面的女人是谁呢?妈的,你说你不是藤原纪香,你怎么不喊啊,不叫啊。不反抗啊?

    这时金秀一早已经选择的遗忘了,这些让他兴奋鸡动的一系列反应。对方都做得足足的了。

    反进屋,开灯!

    刹时,屋内灯光大亮,如白昼一般。将屋子内的一切照的清清楚楚

    金秀一一眼就看到那在落地窗与办公桌之间的榨色地毯上,上只在腰间围着一圈衣服,其余地方一丝不挂,部高高耸起,双膝跪倒,上趴在地上,从嘴角流出失神的口水,以及双腿之间那滩醒目至极混杂着白色液体的血迹,在灯光之下一览无余,正是保持着小青蛙”造型的女人  宇多田光。

    凶。!

    为什么偏偏是她,这个典型的亚洲人或者说是本人,其实却是拥有美国国籍的美国妞。

    虽然在本,美国驻军大兵强*本妞,本女孩的事屡见不鲜。而且只要不死人,本政府都会自己掏赔偿将之压下去,但是如果反过来,那就不一样了,本人如果强*美国人,美国方面到不一定有什么动作,但是上赶着老大哥蛋蛋的本政府就会先炸了毛,先会将其先没收所有财产充公,然后在根据那受害美国人的要求判处旧年一  终等不等的量刑。

    曾经因为这个现象,美国人在本大街小巷中肆无忌惮的强暴一切看得见的女人,如果有人告,就会反咬一口说是逆,这样的结果往往是本来社会地位饷氐下的本女人害怕了,撤诉了。

    而美国人则会存当晚去女人家再强*一次以示对自己被当庭释放的庆 ”

    其实这样的况,在美国本土白人对普通黑人、印第安人的上也同样适用。

    平时倒无所谓,这样的事在特权阶级根本不是大事儿,不说别人。就说金秀一风向标旗下的松浦胜人。有着契约协议的小室哲哉。他们玩女明星、女艺人,还让其陪客,有人告吗?没有吧,更何况是但是在这个敏感时刻,金秀一也是有些头大。

    不过,事既然已经做下了。逃避不是金秀一的格。

    这时跟进来的藤原纪香和滨崎步也被房间内的凌乱**的景惊呆了。看了看还在明显失神的宇多田光。又看了看,一脸尴尬,喃喃解释的金秀一,“我以为她是纪香呢?”

    藤原纪香与滨崎步对视一眼,不想要大笑,真是荒唐,竟然上错人了,而且还是在公司中最骄傲清高的宇多田光,看着对方拿严重脱力的样子,以及对金秀一体力量深有体会的两人,不有些同起这个女孩,不,女人了。

    因为,以两人在公司内这段时间的观察,这个女人在被金秀一狠狠蹂躏之前,百分之九十八还是个处*女,”

    在本岩波影院本最著名的艺术影院,座无虚席座位实际并不多,鸦雀无声本人对于来自美国的东西都有着一丝敬畏,这其中自然包括所谓的美国大片,只有大屏幕上播放着一部出分钟的短片一《她就要让她幸福》。

    这种事生在我上,就像梦一般。但它却是那么清晰,清晰到每个人都可以看到它的存在。

    第一次见到炎是在公司招聘客服部经理的评委席上,我带着那份出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去应聘,短短半个小时的面谈,像过了半个世纪,本来认为自己不会紧张,但到现在还是忘记了他们的提问,忘记了自己的回答,只记得评委席上每个领导个个表严素,只有他始终在歪着头微笑

    一个星期后,我听到了一个似曾耳熟的声音“雪,恭喜你成为我公司客服部经理,下星期一你可以来公司人事部报到”拿着电话  良久,我才反映过来,兴奋的问了一句:真的是我吗?是你,艾雪!相信我们会合作愉快的!”

    放下电话,我以最快的度拨打男朋友电话  声音提高八度:我应聘上了,他们给我来电话了!是吗?我就知道我老婆是最棒的!”“今天我请你去吃海鲜!”是的,从高中第二年开始相恋直到大学毕业。我们已经熟悉了对方的每个动作。每个眼神在大学里,我们是公认的郎才女貌,他的边不停地有女同学围绕,不停的接到女同学邀请他参加舞会的要求我也从一开始的吵小闹到后来的慢慢适应,始终在跟着他的变化而变化,但我却始终和男同学保持距离,我曾经认为没有一个人能代替他在我心中的位置!

    风风雨雨,酸甜苦辣,本来我和鹏结婚是水到渠成的事,但我万万没想到,我的人生竟然从此开始生了那么大的

    去公司的第一天在电梯碰到炎,我主动地说了一声:“你好  。他还是微笑的看着我:“你好!恭喜你!我是市场营销部李炎”我知道!公司里最年轻的领导!不,第一,我不是领导,我也是个打工的;第二,就算是领导,从今以后我不是最年轻的,而是你!”我微笑。心里暗喜,对呀!从今天开始,我也是公司的一员了

    在这个平均年龄只有三十五岁的年轻化团体里,每个人都是那么精力充沛,刚开始工作的我,不免有些心里压力,但总是在晚上下班见到男朋友鹏的时候,变的很轻松  我们闲谈的时候,会计划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回老家看看各自的父母,那段时间,我认为一切就会这样的继续

    三个月以后的那天早上,我刚到办公室,一位礼仪小姐手捧一大束鲜花,敲门而入“您好!小姐。有位李先生给您订的鲜花!祝您生快乐!”生?噢,对呀,今天是我的生,这段时间只是努力的工作。竟然忘了自己的生  “谢谢”可是?可是李先生?礼仪小姐出去后。竟然忘了问怎么是李先生,我认为一定是男朋友送的,一定是她们

    了

    办公室的电话响起,“雪儿,玫瑰你可喜欢?李炎?是啊!今晚赏个脸一起吃饭好吗?啊、、不好意思,我今晚还有别的事!没关系,改天好了,只要你开心就好!”放下电话,我长嘘一口气,隐隐地。我觉得会有什么事生,但顾不了那么多了,也许是有点自作多了,可是,我自己忘了,难道鹏也忘了,怎么先前他一直没有提起过?我想,如果晚上我去的时候,他确实忘了,我就会假装很生气,实际上,像这种事,我是不会很在意的,毕竟大家都有自己的事在忙。

    中午去餐厅吃饭的时候,公司里一些女同事总是用异样的眼光看我。似乎还在偷偷地议论什么,不经意地,我听到有人在说:“今早李炎给艾雪送了一大束玫瑰,八成他俩好上了!”

    “不会吧,我听说艾雪有男朋友!”

    “有男朋友怎么了?李炎要是追求你,你会拒绝吗?”

    “那倒不会”。

    。

    临近晚上下班的时候,省公司召开电话会议,要求各部门加班完成一笔单子,心里虽然有些不平,但在各别谈话时嘴上还是说着没问题。一直到晚上十点下班男友始终没有打来电话,女人天生的敏感迫使我来到男友家,用我自己那把钥匙打开了男友的房门,突然的,我的大脑“嗡”地一声,顿时一片空白,我看到了经常在电视里看到的那一幕。卧室的门虚掩着,头昏暗的灯光照出了躺在上的一男一女,那个女的,那个女的竟然穿着我的睡衣哐”地一声,我像逃命似地逃出了那座楼房,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鹏!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在心底不停地问着这样一个问题,那一刻,我是希望他追出来的,给我一个解释,但是直到我回到我的住处,他也没有追来,我一遍一遍地在手机上编写短信骂他没良心,说我会恨他一辈子,但是又被我一遍一遍地删掉,因为那样会显得我太脆弱。

    我趴在上,看着头那张在海上照的照片,那时我竟然感觉那么幸福。我始终在盯着手机,我想等他打电话来,狠狠地骂他一顿,然后再等他来求我,可是一晚上,我也没等来一个电话,一夜之间像做了一个噩梦,我想不通,这种事会生在我的上。

    第二天早上,我强打起精神去上班。上班前,我在镜子前练习着微笑,可是,镜子里的那张脸是憔悴的。眼睛是肿的,那笑也是皮笑不笑,上电梯前,我想我要以最快的度冲进办公室,可是,人倒霉的时候,就连喝凉水也塞牙,在电梯里我又碰到了炎,他看着我的脸,脸上挂着一个。大大的问号,一改往微笑的表,问我:”你怎么了?眼赌怎么肿成这样?我故作轻松地回了一句:。没什么,昨晚我养地小狗死了!噢!天哪!你养的是什么狗?不如明天电梯门开了。我加走了出去没等他把后面的话说完。那一天,我不知是怎么过来的,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工作,我无数次地摁着鹏的电话号码,但没有一遍摁上那个o键。三天过去了。鹏一直没有来找我,我假想了很多种况,是不是那晚是他的朋友躺在那张上?是不是他生病了?我放下所谓地面子,再也想不了那么多了,就算真的不我了,也要给我一个理由。

    等待鹏接电话的时间是漫长的。甚至我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电话响了很久,他终于接了,听到他说话时,我那一肚子话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雪儿,我对不起你,你忘了我吧!不,我不想听这些,你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我们到底怎么了?雪儿,在这个世上,你值得任何一个男人去你,只要你将来幸福就好了电话那边传来挂断地声音,我再打过去的时候。却被告知已经关机。过了一会儿。门铃突然响了,我当时甚至感到惊喜,我以为是鹏来了,他肯定是在逗我,心跳又在加快,那时我完全忘记了鹏的背叛,可当我打开门的时候。出现在我面前的竟然是炎。

    “怎么?你好像一点办不欢迎我?噢!没有,有事吗?。“如果没有什么不方便的,我是不是可以进去?”尽管我当时认为他来的特别不是时候,但出于礼貌我还是把他请了进来,同时请进来的还有一只宠物狗。“你怎么了来了?。我心不在焉地问,“那天,你说你的小狗死了,我看出你很伤心,所以想再送你一只,但不知你以前养的是什么犬种,这只吉娃娃我相信你会喜欢的,我养了它快一年了,现在把它送给你吧!这,这怎么好意思!那天,那天,我只是随便说说的!你这家收拾的真干净,所以,我决定以后我的家交给你收拾!说什么呢?”我甚至用的是生气的语气。“我想让你做我老婆!”这话在炎的嘴中说出来像是认真的又像是在开玩笑。“你别跟我开这种玩笑,我有男朋友的”。尽管鹏背叛了我,但我并没有想因为那晚的事就和他分手,毕竟我们在一起六年了。“我知道你有男朋友!你怎么知道?啊、、啊,像你,像你这么漂亮又能干的女孩要是说没有男朋友,除非天下的男人都瞎了眼!”炎在说这话时是有点吞吞吐吐地,甚至有些不自然“我是认真的二入墨!你相信我。不过,我会给你时间考虑地。时间不早亏个讹先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吧!噢!对了。不要考虑太多事,有些事顺其自然吧!”炎走了,我的大脑一片混乱。但并没有把他说的话当回事,我还是希望鹏这时能给我打电话。我好告诉他,他要是再对我不好,我就要考虑别人了,但是房子是寂静的,没有一点声响,那只小狗在我的脚边依偎着。

    从那以后,我每天上班都会收到李炎委托礼仪小姐送来的鲜花,对于这些我总是很冷漠地签收,李炎从来不过多地问什么,上班时间碰面。他会很客气地打招呼,只有在中午下班或晚上下班时,他才会打来电话,说一些关心地话,公司里同事说什么地也有,有说我不知好歹的,有说我假清高的,对于这些我都可以置之不理,炎越是这样 我就越想见到鹏。

    我开始找他,先是打电话关机,然后我去他的公司,公司里人说他一个月前就辞职了,什么原因没有人知道,我去他的住处,房子却已换了主人,他们说鹏一个。月以前就搬走了,一个月的时间,他像空气一样在这个世上蒸了,我打遍所有可能知道他下落人的电话,没有一个知道他去哪了。

    我向公司请了三天假,回了一趟老家,他的父母说,他已经很长时间没回来了。我拖着疲惫的体回到公司上班的那天早上,炎捧着一大束鲜花进来,说:“艾经理,是不是我托礼仪小姐送花太没有诚意了?今天我“出去!”我不知道当时自己是怎么了,竟然那么大的火“李炎,我告诉你,你不要再在我上浪费心思了,你真心也好。假意也罢,我都不需要!我这已经够乱的了,拜托你,让我清净一段时间好吗?”从李炎地表上。我能看出他的无奈,但他什么也没说。放下鲜花走了出去。

    晚上下班以后公司里变得寂静。我想也许所有的同事都回家了吧,我一个人坐在办公桌前,我不想回家。不想回到那个满屋子里都是鹏的影子的家。办公室里一片漆黑。这时突然有人在敲我的门,我感到了一种害怕,一种不详,“谁?我。艾雪!”是李炎的声音。“已经下班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我想和你谈点私事,关于你,还有你曾经的男朋友”。我顿时在椅子坐直了“你进来吧,门没有锁!”“你怎么不开灯呀?”炎说着,随手把办公室的灯打开了。“你刚才说什么?什么私事?什么关于我曾经的男朋友!我怎么和你说呢?你的。你曾经的男朋友找过我!他找你,他找你干什么?你们认识!?不,不认识,我给你听一段录音吧”。炎这时从怀里拿出一支录音笔,我的神经开始紧张,我预感到,肯定是鹏有什么消息了。“雪儿!我知道我走后你肯定会找我。其实你没有必要这么做!我不值的你再继续找我,忘了我吧!我一向是比较花心的,这你知道!不过你也不错了,我不再你了,你的边又出现了炎,就让他继续你吧,你和他结婚吧,我也去和另外一个人结婚了够了!关掉,我不想再听了!”我怒地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我走到炎面前,大声地嚷着:“假的,全是假的,他为什么会这样的话?为什么?你告诉我?。炎关掉了录音笔,一声不响,任凭我在他面前声斯歇底。我不停地在流着眼泪,我认为我不能接受他这样背叛我的事实。“李炎,你告诉我,他不是那样的人,他是那么我!对不对?对不对?!”我已泣不成声。“不,他不值得你他了,不值得你想他了。你把他忘了吧!他已经把你给卖了,卖给了我!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他说他需要钱,他听说我很喜欢你,就找到我,说只要我给他两万块钱,他从此就不再见你!胡说!天哪!李炎!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不觉得你以这样的理由追求我太卑鄙了吗?艾雪。你清醒一点好吗?不管这个理由是不是很合适,我想让你明白的是,你必须忘了他,这样你才能在痛苦中解脱,我是真心你的”。“出去!出去,我不想再听了,你可以走了!”我的伤心顿时变成了怒气。“艾雪,你认为我是在骗你吗?那好,刚才他的录音你已经听了,我这有一张收条你看一下吧,我要向你证明,你必须忘了他。”

    收条

    今收到现金两万元整,自本人收到现金之起,我保证不再和艾雪有任何联系。

    哈哈哈,我开始大笑,是他的笔迹。我和他同学六年,一个标点符号我也能认出是他的字,“两万!两万?。我冷笑“在他的心里我就值两万块钱了,你?李炎,花了两万买了我?你不觉得花的太多了吗?你应该再和他讲讲条件的!”李炎猛的抱住我,他的声音开始哽咽“雪儿。你不要这样,不要这样,也许。我们都错了,也许我们不应该这样。也许这样会更加伤害你,我错了,我不该听他的,你想哭就哭吧”。炎把我搂地紧紧地,我开始大哭,哭完就开始笑,真荒唐!我曾经竟然上了这样一个人,六年啊。六年我竟然不了解他!

    炎把我送回了家,那晚我躺在我的那张大上,不停地哭不停地笑!炎说他住在外面的客厅里,叫我早点休息,昏昏沉沉地,我不知道是在做梦还是别的什么,我似乎听到在很近的地方传来炎的哭声。

    第二天早上,当我醒来时,我闻到了一股饭香,走出卧室的时候,炎的腰上系着围裙,像昨晚什么事也没生一样,还是那样微笑地说:“醒了!我们马上就吃饭!”坐在饭桌前,我问他:“你不怕你那两万块钱白花吗?你怎么知道我会嫁给你!嫁不嫁那是你的自由,只是鹏说你肯定会嫁给我的。”我再次冷笑!是啊,鹏是那么了解我,我曾经也认为我是那么了解他。

    “这样吧,雪儿,我代你向公司请三天病假,三天后你必须振作精神。来公司上班,公司里还有一大堆事等着你处理呢?你是坚强的。你是理智的,对吗?不再去想那些了,让那些过去吧!”看着眼前这个帅气的男生,我只有嘴角微笑,他总是能给人以自信,从我第一次见到他开始。

    我能感觉到炎对我的用心,他是那么细心的关心我,可我不明白,当鹏提出给他要两万块钱时,他为什么会答应,但是就像鹏对炎说的那样。我会嫁给他的,也许是认命!也许是放纵!也行走为了抱复!我和炎结婚前一个。”刚天,本来约好一起去买戒指。可炎突然给我打电话璇陋口是有急事得离开两天,等他回来再去买,我问他去哪他也不说

    我当时甚至害怕他这一去就不再回来,可三天后炎出现在我面前时我一瞬间的高兴变成了疑问“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你的眼睛怎么这样子?没什么,没什么,去买戒指吧!”炎故意不说,我也没有再多问,也许在当时看来他的行为对于我还不是那么重要!

    一年以后,在我和炎结婚一周年纪**的那一天,我问他:“老公。你今天送我什么礼物?嗯!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啊?这么特别的礼物?是啊!来坐下!”我依偎在老公怀里。“从前有一男孩和一个女孩特别相,他们可以说是郎才女貌,青梅竹马,可是就在男孩和女孩大学毕业那一年,也就是他们计划结婚那一年,男孩竟然查出了自己得了骨癌。”我猛地坐直了子,我直直地看着老公,他完全沉浸在回忆里,继续讲着他的故事:“后来,男孩想把他的痛苦讲给女孩,但是他怕女孩跟他一起痛苦,何况他知道自己活不了太久了,一想到他离开女孩以后,女孩可能会很久不能振作,他决定对女孩隐瞒这个事实,男孩并不怕死,他害怕的是他死后女孩会孤单,会没有人照顾她。男孩很矛盾,他每天都想很多事,但每一件事都和女孩有关系。一次偶然的和会。男孩去接女孩下班,竟然在女孩公司里碰到了从小一块长大的玩伴,他们一直上到初中毕业,这个从小一块长大的玩伴就转学去了另一个城市,男孩欣喜若狂,没想到在这能碰到小时候最好的朋友,而这个朋友竟然和女孩就是同事,男孩开始要求好朋友不要把他们认识的事说给女孩,好朋友开始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男孩把他得了癌症的事告莽了好朋友,要他一定替他保密,并请求他一定要答应他将来照顾自己的女朋友,好朋友既使再好,也不想拿自己的婚姻开玩笑,他开始接触这个女孩。渐渐地,他现,女孩竟然是那么可的一个经理。”老公讲到这的时候,我突然问:“为什么男孩坚持不肯告诉女孩?因为曾经有一次男孩和女孩一起过马路的时候,女孩没有看到飞奔过来的车子,男孩急的挡在了女孩面前,幸亏车子躲闪及时,男孩和女孩并没有受伤,可女孩却不依不饶地说“如果你死了,我可怎么办呀,男孩说“怎么会呢,别瞎说,女孩又说“不行,你誓。永远不要让我看到你死,如果真的哪天我们有一个人得去死,那一个一定要是我!,男孩生气了,这么一点的小事竟然总是死呀死的,可女孩硬着要男孩誓,男孩拿她没办法,说永远也不会让女孩看到他的离去,就为了这个誓言,他一直隐瞒,如果女孩看到了男孩病死在自己面前,她也许永远不会振作。”

    老公在讲着,我的眼里开始充满泪水,我似乎明白了一切,“再后。男孩导演了在女孩生那天让他看到他最背叛她的那一幕,其实。男孩并没有背叛他,他太了解女孩,他知道女孩不会原谅他,他狠下心想让女孩离开他,那晚那没有去追女孩,可是他整整自己哭了一个,晚上。好朋友不想再帮他这个忙了。不想帮他再隐瞒下去,因为他亲眼看到女孩上班时候的魂不守舍。男孩想要跪下求好朋友,帮他这最后一回,为了女孩将来幸福。没想到女孩并没有因为那件事决定放弃。再后来,仙开始录音给女孩,他不能出现在女孩面前,因为那个时候由于病魔的折磨,男孩的腿已经站不住了,他告诉好朋友,他走了。去了另一个。诚市,他准备悄悄地离去,他写下了最后一张收条,他告诉好朋友,如果听了录音她还不相信。你就把这把字条拿出来,然后以最快的时间让她振作起来。”

    “女孩终于在看到那张男孩提前设计好的字条以后相信了,可是她很痛苦,她认为自己曾经错了人。就在那一晚,女孩的同事感到很后悔。后悔不该答应好朋友精心安排下的这个骗局,他担心女孩从此消沉下去,但是男孩走了解女孩的。男孩曾经对好朋友说,她是个表面看起来坚强,内心彳烁弱的一个女孩,但是她决不会因为男孩的背叛而把自己打倒女孩很坚强,三天后当女孩的微笑展现在同事们面前时,只有男孩的好朋友能看出在那微笑的背后,曾经有一颗被他们伤透了的 心。

    眼泪再也止不住地往老公开始将我搂地紧紧的,我不想让自己哭出声来,一年多来,我一直在努力地忘记鹏,因为炎对我太好 我抽泣着问炎:“男孩现在怎么样了?”

    “就在女孩答应同事求婚时。本来那天他们说好去买结婚戒指,可是男孩的好朋友突然接到男孩病危的消息,他的好朋友在电话里大声地问男孩,要不要见女孩最后一面。如果他愿意,他可以马上带着女孩去见他,男孩用很虚弱地声音告诉好朋友:,不要!不然我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求你!永远都不要再告诉她事实,永远不要再叫她伤心,好好对她”

    老公讲到这的时候,眼睛里含着眼泪,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趴在他前大哭!“当好朋友赶到的时候。男孩已经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我心底的意识告诉我不去想了。不要再哭了,可是任凭我怎么一个。劲地去擦流下的眼泪,可怎么也擦不完,哭累了,我坐起来说了一句:“老公,对不起!”老公抚摸着我的头。像一个父亲对在哄自己的女儿一样“宝贝,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如果你没有怪我当时和他一起骗你,我就知足了,如果某一天,我先走在了你的前面,我同样会希望会有另外一个”

    “不要再说了。”我梧住了老公的嘴“我们永远也不要分开。”老公看着我一边点头一边笑“好了!去洗把脸,今天你老公亲自给你下厨做顿好吃的。!”

    三天后,我和炎一起来到鹏的墓前。炎一直在默默地望着鹏,我站在墓碑前,在心底里对鹏说:“鹏。你好好睡吧!我不再误会你了,炎告诉了我一切,我现在生活很幸福!我会想你的,愿你在天堂里一切都好!”

    演职员表:我雪一孙艺珍

    鹏一  车太贤

    李炎  毒勇俊

    “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在韩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