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 雨夜归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没蹼的大鹅 书名:在韩国
    <---凤舞文学网--->    萨育场的外面是个雨夜,没有月亮、星星。--凤-舞-文-学-网--风不大。瞰蚓州。

    助像个精灵一般的从金秀一的前经过,金秀一想要抓住她,但是却被她闪过,只留下一句“我们之间没完”以及自己小腿里面骨遭到重创的疼痛。

    有人连忙上前给她打伞,护持左右。可以看出李秀满对于她的重视程度,最后,她在经纪人的簇拥下。钻进一辆汽车公司赞助的韩国现代驶入了夜幕。

    看来自己这次惹得麻烦不金秀一苦笑的揉了揉鼻子,要想做个。普通朋友都难,更何况回到过去了。只是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女孩的心思啊,,

    “秀一哥”一个。怯怯中带着一丝压抑不住的惊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金秀一转过头来,微微一笑,“贞贤,今天表现不错”好久没见,有没有想我啊?”

    刚说完,金秀一便感觉到一个小巧的女人里面撞入了自己的怀抱,紧紧的搂着自己,用尽全力气搂着。

    “哥哥”终于”终于回来了”一阵满足至极,带着兴奋、愉悦,宛如小猫般撒呢喃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响起。好像每一个字都是用体的全部力量迸出的。

    这个女孩的感真的很深沉啊,,

    金秀一不由闪过与之相遇、相知的片段。

    反手将之抱住。大手在女孩瘦弱的背上不断的摩挲着,安慰着绪激动的女孩。

    要不是亲手感觉,金秀,很难想象在舞台上拥有那么强大爆力的女孩,体其实是那么的瘦削。

    都以为娱乐圈的明星、歌星风光,赚钱,但是真正能风光、赚钱的又能有几人,不能谈恋、不能随便吃东西、不能自由自在的逛街、不能无拘无束的说话等等”其中的压力之大,是没有进入此行的人无法想象的,只是年复一年,每天几乎排满的练和活动通告,就能让任何一个成年人崩溃”何况她们还是这么弱小的女孩。

    看着紧紧抓着自己衣角,彷佛向主人摇尾乞怜的小狗,金秀一心中不怜意大生,让李贞贤和她的经纪人打了声招呼,便牵着手坐上了金秀一的车。

    车子缓缓启动,后面李冉贤的经纪人紧紧跟上,好像是怕李贞贤被人拐走一般。金秀一点点头,这个经纪人还算是不错的。

    华原朋美看着手中的只有一个电话号码的精致名片,以及那张用歪歪扭扭,其状惨不忍睹的文写成的一句话。心既愕然又复杂,还有一丝隐隐的期盼。

    “兄要彷徨,不要失措,人的一生总会有**和低谷,相信我,你的形象在一些人的心中会永远保留”如果你在音乐公司遇到什么困难,你可以拿着这张名片到风向标国际唱片,直接找滨崎步,或者松浦胜人都可以。他们会帮你解决”还有。那个人,不适合你”

    一        一个不想看你被青留下脚步的人”

    风向标国际唱片”他是谁?

    真的,,可以吗?

    华原朋美心中的压力是外人难以想象的小室哲哉的痛甩,让一度陷入甜蜜的华原朋美几乎崩拜  甚至让她生出了隐退的心理。向媒体诉说了她的痛苦心理和隐退意向。“我想外人都无法想象我心里的伤很深,甚至让我的演艺事业无法突破。惟有旧够的恢复,才能使我完全挥成功地复出。”

    但是一旦不能唱歌,放弃喜欢的事业和歌迷是一方面不舍,而另一方面没有收入的自己,在本物价最高的东京恐怕是呆不下去了,她还要照顾家人,没有足够的金钱是不行的”,

    风向机,,也许,,是一个新的选择呢?

    金秀一之前真的有些不理解,像华原朋美这样红极一时,人气极旺的偶像歌星,竟然甘心在小室哲哉本音乐人、键盘手、乐团戏咖创立人,原教授有妻子熙此主唱贴批o,脚踏两只船的况术,还将自己的心全部交给了他。甘做一个。“;卜三”真是疯狂的观啊。

    不过”感受着坐在自己左边李贞贤的含目光,以及腿上坐着,背与自己全部接触的滨崎步,还有坐在自己右侧频频偷看的宇多田光。司机藤原纪香和坐在副驾驶的仓木麻衣时不时扫来的目光。

    金秀一觉得,自己好像比那个小室哲哉还有猛啊。那家伙不过是脚踏两只船,而自己好像远远不止这个数啊,

    想到这,有些阿大说阿二的尴尬感觉的金秀一,轻轻咳嗽了一声,微微晃动了一下体,“麻衣,来点音乐。”

    “是,老板。”现在红得紫。除了宇多田光、滨崎步,称霸本歌坛的仓木麻衣,立即答应一声。乖巧的打开收音机,顿时一阵优美的旋律响了起来,不时的还有主持人的一些心寄语。

    金秀一倒是一愣,没想到本也有这玩意,但是有总比没有好,起码尴尬气氛就缓和了许多。

    滨崎步这小妮子不知道怎么搞的。非要自己开着车来参加红白歌会。好吧,自己开就自己开,金秀一还没有牲口到像李秀满那样旗下的每个歌手的全程表演和生活,都必须在经纪人的掌控之中。

    这也是须离开,而李贞贤的经纪人却可以稍微变通一下的原因。

    可以说论苛刻,李秀满的当其冲,然后就是朴振英的和,徐太智就比他们温和多了。

    而李贞贤所在的经纪公司,名气也许比不上他们,但是相对而言,歌手的自由度和受尊重的程度,也要高于上述公司,这也是李贞贤一直没有跳槽签约其他开出更好条件的公司的重要原因之一。

    但是金秀一却忽略了一个严重的问题,来的时候,滨崎步、宇多田光、仓木麻衣、藤原纪香再加上金秀一自己,这辆德国产的奔驰刀是正好的。

    但是现在加了一个李贞贤,那么就多了一个人。这也是高级轿车令人尴尬的地方,越是高级的轿车、跑车座位、空间就越不能保证。而房车虽然舒适,但却不为金秀一所喜。

    加长宾利、劳斯莱斯一年的保养费,都能再买一辆新的奔驰口。了,而且自己也许一年也用不上一次,买它纯粹是浪费啊。

    而且要买的话,买辆布边加威龙、凯迫拉克什么的岂不比要度没度,要外形没外形的房车比价高多了?

    但是,现在金秀二有些后悔了。因为多了一个人,那么要想一起走的话,那么必一个、人要坐在他的卜,但是谁做不好偏偏是滨崎步嗨。”妮子。她还穿着那件在红白歌会上穿的透明雨衣,里面是那种小的不能再小的色围裤”当时没多想,但是现在车子一启动,那从对方”冲动了。

    阿基米德说,如果给他一个支点。他能撬起地球。

    而金秀一现在做的事和老阿差不太多,只是他要撬地球,而金秀一在撬滨崎步结实、弹十足的股蛋”

    没有经历过的人无法想象,就在边不到班米的喜欢自己的纯女孩面前,在另一位同样不过暖米距离,骄傲清冷的美女属下面前 却用棍子在另一个。妖媚的女孩上试验着阿基米德定理”这,这实在是太刺激了。

    而百分之百感觉了金秀一异动的滨崎步,非但没有阻止,或是老老实实的坐着不动。反而借着车子与地面接触的颤动,小的部在男人的要害部位做着不规则的圆周运动。

    ”

    这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啊,就在金秀一“火大”的时候,却正与李贞贤的目光相对,顿时大脸憋得通红。哎    不得不忍啊。

    慢慢的随着藤原纪香的交际能力这位被称为“世纪末级偶像男人幻想第一名”最美艳动人的本当红女星兼职过本许多节目的著名主持人,口才一流,金秀一试过了,确实口活一流”,滨崎步的插科打详,李贞贤的话语也逐渐的多了起来不要小看她,语、韩语李贞贤都是精通的,还出过不少文专辑,接着是宇多田光和仓木麻衣的加入。--凤舞文学网--

    没到十分钟,本来还是一次见面的几个女人就像是认识了很久一般的兴奋聊了起来。

    看其愈演愈烈的架势,连一些私密话也无所顾忌的模样,还真有点视金秀一于无物的感觉。

    金秀一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中不有些不忿。这也太不拿他当一回事了吧。

    不过,他这一放松下来,顿时又是另一种感受。只穿着一层薄薄的牛仔裤和,恤小夹克的金秀一,自然而然的真切的感受到了从大腿上传来的那股具有强烈穿透感的女孩**。

    一股女孩青**的香气,在鼻冉萦绕,上那具美好的体,随着她的说话和手臂的摆动,与金秀一的大腿不住的厮磨起来。让绝对是正常小伙的金秀一大感吃不消,直呼阿弥陀佛,

    “美丽的森林里有树也有花。没有告密者也没有警察,我是个大盗贼,什么也不怕”金秀一默**自己改编的《大悲静心咒》,希望让自己激动的绪稳定下来。

    “我是个大盗贼,什么也不怕,生活多自在,整天乐哈哈,我是个大盗贼,什么也不怕,”

    “我就了,既然什么也不怕,还会怕你一个小妖精的色不成,和你拼了!!”

    金秀一微垂着头,一脸悲愤的借着夜色、雨声、说话声的掩盖,将罪恶的大手从雨衣的下摆伸了进去。抓住那翘的小股蛋,不顾一切的揉捏起来,

    “呀!”一声低低的吟叫。吓了金秀一一跳,顿时将动作停了下来。

    目光微微扫过,看到几人还在继续着刚才的时装话题,滨崎步这妮子更是没再出其它动静,让金秀一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

    本来看见车厢内这安多人,滨崎步进来便坐得笔直,不敢往后靠向自己,但是现在则完全是无所顾忌了。

    金秀一的大腿跟滨崎步细致嫩滑的大腿肌肤不断摩擦着,眼前是她洁白的脖子,圆润的耳垂,还有那被一层色纱裹着的,若稳若现的傲人双峰,闻着她独特的清新香味。金秀一的**越开始不安分地膨胀起来,再次抵着她的股。

    她也觉察到男人下体的变化。体微微一抖。金秀一的双手开始不安分起来,右手轻扶住她的细腰。左手在其他人难以察觉的视角隔着她那层薄薄的围布料轻柔地抚摩她未着罩的酥,金秀一的指尖在其尖端轻抚转动,渐渐感觉到被玩弄的樱桃开始微微的翘起,不用怀疑小妮子一向是这么敏感。

    下体的**不由自主的向前顶进,挤开她两片结实的,夹在股缝之间不断摩擦着,滨崎步满脸徘红,呼吸急促,再也坐不稳,体整个。向男人倒来,股顺着男人的腹部小幅度地摩擦扭动着。

    这时,金秀一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连忙双手搂住滨崎步的苗条小腰,不让她动,同时抬头向左右看去,竟然现,不知什么时候,车内的谈话已经停止了。

    金秀一老脸一红,还以为自己被现了。顿时咳幕一声,绞尽脑汁想着说辞。

    但是,刚一出声音,就听宇多田光竖起一根晶莹的手指,放在自己鲜嫩的红唇上,出“嘘!”的一声。

    那俏严肃的小模样,差点让金秀一兽大,将自己的手指放在那人的红唇上,再伸入对方的柔弱口腔,与那条终年难见天的小香舌纠缠一番。

    左手边的李贞贤也小声说道。“哥哥,这个节目很有意思啊,本驻中国伤害记者采访的人是一名中国女大学生呢。”

    “嗯?!”金秀一顿时一愣,中国,不过,也可以理解,在一般的本、韩国人眼里,中国绝对是那种古老又神秘的国度,这是每个人从小就耳熏目染的,老一辈的韩国、本人对于中国的敬畏和地大物博的胜景可是记忆犹新的。

    但是由于国内的一些右翼势力。以及部分被蒙蔽的本年轻人的仇视。还有政府的特意混淆,所以,对于这种直接与中国人对话的节目,在韩,尤其是本是比较少见的。特别是对于那些迫切想知道中国国内环境和生活的韩国、本人的吸引力是很大的。东方古国,亚州强国的名声不是白叫的。

    这就怪不得了,几个女人都兴致勃勃的聚精会神倾听起来。金秀一也来了兴趣,好久没听到国内的消息了,在一两年后,网络普及网吧时,这样信息直接在网上查找就狄了,但是现在嘛,由于韩国本的网吧业,政府并不支持,而且税额被设定的高不可攀,所以上网每小时劝元约的元鹏的价格真是能吓坏一般家庭的大人。

    “好,我们现在来听听上海大学的这位女大学生的心声,看看她眼中的外国人到底是个。什么形象的?我们将会请我们的专业中国语翻泽,为大家同步翻泽。”一个声音带着一丝兴奋的男人用语说道。

    紧接着是几丝杂乱的声音,… 小小的停顿。最 女生甜美的略带经海口喑用”口目普通话响了起来。

    “本的听众朋友,大家好!我是上海交通大学的一名女大学生,我这是第一次接受电台的采访,而且还是国外电台的,如果有不到的地方。请大家见谅。

    每个人都有人生理想,有的人想成为英雄,有人的想成为富翁,有的人渴望成为领袖,我呢?人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嫁给一个西方男人”

    **!金秀一一听就有些火大。这是搞什么飞机。不过看着都在饶有兴趣收听的几个女人,金秀一只好强迫自己平静下来,也许,也许人家有真正让人信服的理由呢?毕竟人无完人,可能是受过什么打击吧?这么一想,金秀一到也有些对接下来的内容感兴趣起来。

    不得不说,八卦之魂,每个人上或多或少都会有一点的。

    “有人会说我很庸俗,甚至崇洋媚外,可我是一个很传统的女孩子,从小到犬都接受传统的教育,所有的革命歌曲我都会唱。

    对我来说,或者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人生中最重要的就是婚姻,现在有句话很流行,读的好不如嫁的好,嫁个好男人比什么都重要。有人会说,难道中国就没有好男人?抱歉,我没有考虑过,至于原因,诸位听众少安母躁,听我将原因一一道来:

    第一点:中国没有适合我的男人。

    我是一个很出色的女孩子,从学历上讲,我读的是名牌大学,学业优秀,是校学生会干事。也许国外的听众不知道**的名字,但是只要知道它是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一样位列全国十大重点院校之一的一流大学就可以了。

    而且我并不是那种戴着厚厚的眼睛。整天低头啃书本的高智商恐龙。不论材相貌谈吐,我都很出色。并且我是学校足球啦啦队的队长,业余时间参加本地的选美比赛也得过亚军,对于音乐舞蹈美术也有一定的好,还经常在《萌芽》、《青年文学》、《读者文摘》上表一些小豆腐块,总而言之,各方面对于同龄人讲,都很优秀。

    可我能嫁个什么样的男人呢?追我的男生到是一大堆,边的女友经常也是成双成对的,可一到毕业大多劳燕双飞,真的要谈婚论嫁,什么户口啊,籍贯啊,家庭负担啊全来了,都是利益的结合,至于婚姻中最重要的内容  感,反而可以忽略不计。

    我是一个生活的女孩子。我希望拥有优越的物质生活和美好的精神生活,抱歉,我在中国男人上找不到,找个同学嫁了,将来到公司做个白领?买的起房吗?我希望有一个宽大的客厅,大到足够举办一个小型沙龙,我可以和我的好朋友们在一起谈天说地,品尝美酒,甚至卫生间也要足够大,要放的下一个大浴缸,双人的,放上一段轻柔的音乐。和心的男人共度浪漫的夜晚。

    还有,我嫁的男人至少要买得起车吧?难不成每天挤公车上班?冬天像冰柜,夏天像微波炉,要不了几年美少女都得变成黄脸婆了,再说你们忍心让我这样的白领丽人被那些浑脏乎乎的农民工挤来挤去?

    中国到是不缺有钱的男人,可你们看看这些都是什么人?有几个是靠自己的努力、智慧、诚实成功的?不是搬砖的包工头就是挖煤的江 西老扣,要不就是贪污**的。这些人素质没素质,风度没风度,跟他们有什么共同语言?说实在的。能哼几句流行歌曲在他们就算是有艺术品位了。这些人有钱了就吃喝赌,想过个安稳子都难,现在就有人到学校找我,一伸手就是名片。什么总经理、董事长、局长处长,个个都财大气粗,不可一世,甚至有人直接就提出来包养我, 叫曲。!我虽然不是绝代佳人也算是如花似玉,十年寒窗苦读考进名校,居然只能做二?!”

    我,金秀一口一阵气涌,这垃圾女人说的话,简直幼稚到了极点。国外的富翁就都是好人,资本主义国家的资本积累其中的肮脏恐怕是世界少有的吧?

    为什么你一定就认为外国人赚得钱就是干净的?难道真的是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脑残!

    再说难道中国富翁全都是这样吗?像李宁、潘石屹、李连杰不都是自力更生,绯闻断绝吗?以偏概全了吧?

    金秀一正要大声驳斥其非,却听到了她说的下一句令人感到心酸的话语“十年寒窗苦读考进名校,居然只能做二?!”

    顿时,将涌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哎,这个现象,确实是让人家心啊。要像她说的那样,直接拒绝了那些什么总经理、董事长、局长处长的包养,其志气、品质还是可嘉的。

    一时之间,金秀一竟然不知道该是生气还是安慰,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第二点:西方国家生活条件好。

    就算是钻石王老五风流倜傥又对我一见钟,哼哼,本姑娘也不太想嫁,说白了,依就是想嫁到西方去,我从电影电视里看到的西方世界,简直就像是天堂,干净的街道,别致的建筑,纯净的天空,不论是繁华的都市还是寂静的小镇,都显的那么温馨和谐,不论收入学历,每个人都彬彬有礼。

    以本…的实力,当然可以在中国做个住别墅的女主人,但那又怎么样?买的起别墅买得到纯净的空气吗?这个国家哪儿不是灰尘满天?乡村好点,我也不想去,听众朋友。你们说我要是穿着比基尼躺在游泳池边光浴的时候,栅栏外来一帮农民挑着粪桶瞪着眼睛看我,岂不是很不爽?

    西藏倒是空气纯净,拜托,本姑娘怕有高山反应。我尤其反感现在的居住环境,家家都是防盗门,几十年住在一个楼里,天天见面前是大眼瞪小眼,很多人连垃圾都不愿意扔到楼下,夏天堆在门口臭死人了。有时候简直怀疑自己是跟一群山顶洞人生活在一起。

    酒是甲能的,大米是有毒的。粉是大头的,猪是注水的 油是地沟的,想起来就心惊胆战。

    如叫,你要我你。给个理由先?没有?外国去。美国的 ,法国的葡劳园,西班牙的海边小镇,英国的古典农庄,随便那都行。我一个同学去加拿大留学,把老爸接去住了半年,回来逢人就牢:“唉,那才是住人的地方。”

    你别给我扯行么觉悟,要我总要给我一个理由吧?在中国生活成本太高,消费跟美国人比,收入跟非洲人比,父母辛辛苦苦把我供进大学。总要孝顺他们吧,就算我进公司当个“高级白领,收入又能

    ”尚。父母年纪大了。万一生个病住个院,高额的医疗费牲愁办?西方国家可是有全民的医疗福利。

    尤其是国内的就业环境,真的是不敢恭维,一看到万头攒动的大学生招骋会场,我就心惊跳,天呐。这那里是人才招聘会,简直就是二战的奥马哈海滩!我一个。文弱女子。怎生挤的过这些臭男人?当个现代女,第一任务就是生存,读书考大学、找工作、攒钱买房子,攒钱养老,那一样不得拼命?累不累?我的学姐们毕业后不是成了黄脸婆,就是找个大款嫁了,任凭老公在外面吃喝赌,自己就当不知道,何苦呢?!”

    “呃金秀一无言了。这个女孩太过自信,话语也太过直白了吧。是,有些事件和现象是让人愤慨、谴责、无奈,但这是一个国家展过程中减少不了的阵痛,现在的祖国是没有达到达国家的水准。但你看看建国时的况,再看看现在的展况,你就不会这么说了。那简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啊。而这才多少年?

    也许下个五十年,中国就会赶上甚至过那些所谓的西方达国家呢?也许到那个时候,你又会后悔了?

    当然,要实现这个目标,正是需要你们这样的人为祖国的建设添砖加瓦。而不是牢,空喊几句口号。

    哎”金秀一也不知道现在自己是什么心。国家暂时落后不要紧。赶上来就走了,但是如果民众没了信**,那么社会主义国家的地基就会不稳啊。

    “第三点:我认为西方男人都很优秀。

    说了这么多,环境也好,物质也罢。这第三点才是我最看重的,我就是喜欢西方男人。

    我从小就看外国片,什么《罗马假》,《乱世佳人》,就看里面的西方人,他们脸型都棱角分明。尤其是深陷的有色眼睛,高的鼻梁,紧抿的嘴唇,再加上西方人大多材高大,体型健美,怎么看怎么感。再看我边的中国男人。眼睛小不说,还都是疙瘩鼻子。嘴唇厚厚的,皮肤晒黑点特像非洲人,有点学历的差不多都像营养不良,我都担心他们能不能保护我。偶尔有个肌男吧,却是光长个头不长脑子。

    大学里的男生很多追求我的,一些社会上的男人也频频约我,可我看的上的却没有几个”一个个要么长的跟绿豆芽似的,要么就象奥特曼。一个个邋里邋遢,起码的个人形象都不注意。

    很多男人还随地叶痰,我顶讨厌别人这样了,只有小孩子和动物才随地大小便,随地吐痰比随地大小便强不到哪去,他们顶多算个半文明

    。

    西方男人大多风度翩翩,举止优雅,因为他们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本市有几家麦当劳肯德基餐厅。我经常和朋友们去吃饭,在餐厅里看到的西方男人都显得很有教养,先推门让别人进。

    还有些中国男人缺乏独立。就知道围着女孩子转,活像一个级保姆,感觉他们都没有自我,粘粘乎乎整天心思就在女孩子上,上车先抢位子,然后忙着给女孩子让,也不管边还有老人小孩,我都不好意思坐。这样的男人我也瞧不起;婚前围着女友转,婚后围着老婆转,上班围着领导转,下班围着厨房转,要思想没思想,要脾气没脾气,偶滴乖乖,跟这样的男人生个,儿子都怕像他爸,一看就是独裁国家培养出的好公民。

    哪个女孩不喜欢有格有魄力的男人?西方男人都是在独立的环境里培养出来的。有独立的思考能力。不像中国男人,人云亦云,比如说我的同学吧,上面说中亲善;他们就喜欢本,上面玩民族主义,他们就高呼打倒本,个个都没脑子,被人家当猴儿耍,还觉得自己多么崇高,整个。就是一群猪头男。还有些话生活中不好意思讲,所以只能在网络上说。

    总而言之我就是想嫁个老外。最好是个美国男人,欧州也不错,条件嘛,我没有过多要求,学历比我低也无所谓,工作什么的也不要求,麦当劳洗个盘子月薪不也上千美金吗?照样买车买房。

    实在不行,就找个二婚的,当后妈都成,反正西方小孩子独立强。总不至于让我端屎端尿吧跟前跟后吧?要是还不行,本韩国男人也可以考虑,大不了他们不下厨房。反正我就是想出国想去西方,不为选票也要为钞票。我承认我很世俗。但我不认为我的想法不对,我又没有伤害别人,我只是想生活的好一些,不论物质生活还是精神生活。我看过一部美国电视剧《**主妇》,那宁静的小镇,干净的街道,遍地的草坪,还有举止优雅、彬彬有礼的邻居,我就知道,那就是我要的生活,”

    “呼”好不容易听完,金秀一才大口呼了一口气。要是再晚一会,说不上他就忍不住跳起来将那个车内收音机给砸了。

    憋气,真的很憋气,但是又不知道给谁憋气。这个女大学生吗?也许吧,她的观点金秀一很多都不赞同。那就骂她吧?可是却有些堵得慌。

    我应该骂她吗?

    金秀一摇了摇头,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

    车开始驶上哥公路

    边的李贞贤跟宇多田光都因为红白歌会的劳累和时间的太晚渐渐有些昏昏入睡,前面开车的藤原纪香跟仓木麻衣在小声地聊着天 车内越的黑暗了。

    而憋了一口火的金秀一则趁机继续猥亵着前青美艳的滨崎步,他将脸紧贴上了她的玉颈耳边,开始吸她的耳垂,左手食指与中指捏着她**,粗鲁地揉弄着她似要滴出水一般的雪丘,右手往下伸向了她的芳草地。

    男人粗糙的指肚摩擦着她下体的嫩,指甲轻刮着嫩壁。又不停的拉起揉捏。粗大的手指往下挤入她柔若无骨的窄处,滨崎步下腹部不自主地抽搐了一下。男人的手指继续翻搅肆虐。纯洁的花瓣渐渐屈服于威,清醇的花露开始不自主地渗出。

    “啊    ”滨崎步的口中出嘶哑的呜咽声,整个子血脉贲张。男人解放自己的**膨胀,扶起她圆润的瓣,隔着薄薄的裤压在那沟3的嫩上,火烫的坚隔着早已浸湿的布料不住摩擦,前后抽*动”

    “哼  ,竟然这么下流地玩我    ”滨崎步猝不及防的闷哼一声,狼狈地咬着牙,差点压抑不住惊声的低呼。

    就在这瞬间,金秀一的大手扒住滨崎步的瓣,一只手指成钩状,在中间的沟处,上下用力一划。“嘶一声,那齐着腿根的薄薄裤就出现了一道大口子。

    然后金秀一对准这个漏洞,猛力一抚,

    漆,一哦一一从滨崎步的喉咙深处放出了声悲呜。浴比讥美的背僵直成一条美丽的弓,男人全然不顾这些,不断地将之押入又抽出,,开始了规律的抽送。

    金秀一双手搂着她的小蛮腰。带动她动人的躯上下插拔。

    这时,仓木麻衣从到后镜中看到滨崎步部不停起伏,脸上冒汗,赶忙问道:“崎崎姐,你怎么了?”

    “没”没事”我有点晕车”她香腮绯红地喘着气,黑暗中。裤下嫩的方寸之地却因为紧张而不断蠕动紧箍,而金秀一更是一声不吭,一涨一缩的挑弄着正着急解释的女孩。

    “还有十分钟就到了,前面那段路还没修好,难走一点,你忍一下。”单纯的仓木麻衣不疑有他。将视线转向前方说道。

    “好”我会忍住的”滨崎步魅眼如丝,眉头紧锁的喘声道。

    不一会,车驶进了一段颠簸泥路。车开始大幅度颠簸,滨崎步的体犹若失去使唤地不住上下起伏。花园高频率地朝里收缩,不断摩擦。金秀一甚至能感到那一股股的湿滑体液。

    滨崎步的神志已近模糊小腹不规则的抽搐着,绵软地倒在男人的怀里,充满弹股蛋无奈地随着车夸张的落下弹起不断拍打男人的大腿根部,出“噼噼”啪啪”的声响。

    “呜”喔,好刺激,”受不了”啊”我死了”滨崎步浑瘫软无力的靠在男人的肩上。感的红唇贴在男人的耳边语无伦次地低喃呻吟着。

    这时意识已经有些模糊的滨崎步并没有像之前那样的收敛声音,让金秀一舒爽的同时,心中大叫糟糕。

    果然,在金秀一细听之下,车内的寂静之中,除了与自己已经习惯荒唐的藤原纪香只是气息微乱之外,剩下的三个名副其实的少女,无一不是压抑不住自己的沉重呼吸,出“呼呼”的喘气声,就好像水中的鱼儿被冲上了岸边一边挣扎大口呼吸着。

    这下完了。老子的光辉形象啊。金秀一有些郁闷的想道,其他人他倒不在乎,只是李贞贤这样纯的小女生,敏感走出了名的,金秀一怕她一时想不开,有什么心结。

    想到这,金秀二心说反正已经现了,便将**太过强烈,瘫软迷糊的滨崎步轻轻抱起放在右边的宇多田光上。正要收回手时,却摸到一块湿乎乎的裙角,用手一摸,心中就是一

    那滑腻细致的大腿,让金秀一几乎舍不得将大手再收回来,不由自主的狠狠揉捏了两下,再次将手放到那块湿痕上,这一摸,金秀一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

    本来以为是宇多田光的生理反应呢,但是位置不对,不用说,肯定是刚才,动作幅度过大,而迸溅而出的液体,凶。!我可是纯洁滴!这让我以后怎么领导工作啊。          ,仁

    不过,想想在自己办事的时候。散着一股知魅力高傲的小女生。本国民心目中的歌唱界地位最高,最为清高的三大歌姬之一,宇多田光就在旁边不到几厘米的地方,并且上还沾满了老子的神秘液体,“桀这是多么舒爽的事啊。

    正在这时,突然自己还没有消失的**膨胀,被一只小手握了个正着。那温暖的醉人感觉,顿时让金秀一浑一震。

    而更让金秀一不敢相信的是。这只一出手就准确把握住他的要害的小手,是从他的左边伸过来的,可在他左边坐着的,就只有一个人啊。所以,毫无疑问,这只小手,大概、也许、可能、一定、应该就是李贞贤的白嫩小手。

    “加,我死了,死了!”金秀一在心中狂叫。

    就在这时,那只明显也是因为震惊而停滞下来的小手,也动了。

    只是生涩而凭借着自己那一点点可怜的生理知识,努力的运动着,取悦着男人。

    但就是这样的稚嫩动作,对于一个老鸟来说,却是具有着最致命的杀伤力。

    金秀一顿时只觉,眼前电闪雷鸣。乌云翻滚,双眼花,双耳失鸣。大脑一片空白,如坠云端,浑如四两棉花一般,元神出窍 飘然而出,直升上云端,然后雷声隆隆。水汽积聚,一股而下,一泄如注

    “吼!”

    一声低吼之后,自认强壮不输于人的金秀一,像是一滩烂泥似的完全堆水儿在了车座之上。舒服的连个小指也不想动一下。

    而那只小手虽然被突如其来的脉动惊了一下,但是却没有退缩,直到男人完全平静下来,这才从手袋中拿出湿巾,仔细的帮助正自体味快感的男人,彻彻底底的清理了一番。

    然后又把完全丧失了威风霸气的小东西,温柔的放了回去,并轻轻的将男人的裤链拉上。

    这才完全停止。

    不多时,车子中电话铃声响起。

    “喂?嗯,嗯,好,我知道了。”黑暗中传出了李贞贤的声音。“秀一哥,各位姐妹,我住的酒店已经到了,我就在这里下车了,经纪人会送我过去

    “哦?那真是太可惜了。”仓木麻衣先反应过来道。

    藤原纪香理解的点点头,想了一想,话语一转的说道,“没关系的。贞贤刚才不是说要来本展吗?到时候,让老板签下贤妹妹,这样的话我们不就又可以在一起了吗?”

    “嗯嗯,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可是老板不签怎么办呢?”仓木麻衣恍然大悟又有些忧愁的说道。

    “呵呵,不会的,要不我和你打赌。只要贤妹妹来本,老板一定会签她的。嘻嘻。”藤原纪香狡黠的笑着道。

    “那就太好了。对了,贞贤。能看清吗?需要开灯吗?”仓木麻衣高兴的道。

    “不要!”

    “不要。”

    “不要

    仓木麻衣愣住了,没想自己随意的一句话,竟然惹来了三个人的反对。李贞贤的反对到没什么,只是滨崎步和宇多田光也异口同声的叫喊是怎么回事?

    看了一眼趴在方向盘上,双肩不停抽搐的藤原纪香,仓木麻衣不由得惊讶的张大了小嘴,难道,难道”噢,天啊,老”老板,真强”

    以3啊??!

    过了一会,在李真贤坐着另一辆车缓缓离开之后,藤原纪香才慢慢启动,再次向着下一个目的地驶去。宇多田光、仓木麻衣也要送回去的。不然他们的家人,不管什么原因,只要见不到人,肯定百分之百会报警的……

    ”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在韩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