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 压抑的爆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没蹼的大鹅 书名:在韩国
    <---凤舞文学网--->    记特穿着露肩的中世纪白煮礼服。--凤-舞-文-学-网--扎着黑煮条纹电”袭黑纱巾披在肩上。一双穿着黑色高跟鞋的小脚纤纤立着,一顶精致的紫色大沿儿纱帽斜戴在头顶,上面还有一个白色带黑纹的蝴蝶结。手中一个黑色的精巧手袋,一手扶帽的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这一造型。颇具复古的气息,但是却将女孩的气质衬托得更加的美好。犹如一个古时的英伦贵妇人一般,高贵优雅,让人不敢平视。

    詹姆斯卡梅隆一出来,就被这位女子的造型所吸引了,惊呆了,看着女子露出的半边俏脸,以及那种冷傲孤视自己的感觉,让老卡为之惊艳不已。

    刚才他接到消息说是有人要见他,不来的话,就要自杀。这种事其实是没多少人相信的,但是等了一会后,心中忐忑的老卡,抱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心,无奈之下,跑出来看了一眼。

    但就是这一眼。却让他惊呆了,眼前这个女人的打扮。举止,气质,不就是自己剧本中活脱脱的露丝吗?

    其实现在这一是凯特小姐花费了极大的精力和时间,才一点点按照剧本中的描述加上自己的构思修改,在一家著名的成衣店代做的,只是手工费便花了,彻美元,绝对的表里如一的高级货了。

    不过,现在看着一向清高拒绝自己加入的卡梅隆,一脸具不转睛的样子,凯特觉得已经值回票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嘛。不会大过茅利塔尼亚号。”凯特看着陷入震惊的卡梅隆,突然灵机一动,用剧本中的台词说道。

    没有亲体会过的人,根本不明白那种一臆想中的人有一天活生生在你眼前出现时的那种灵魂上的震撼。一如金庸遇到翁美玲所扮的黄蓉。那种一瞬间的惊艳,是永恒的。

    凯特的形象气质与那让卡梅隆熟悉不已的话语,都让他恍惚中又回到了那今年代,那个虽然较为落后,却总是不缺乏奇迹的时代。所以,当听到对方说出这句台词时,卡梅隆想都没想,下意识的就接道,“绝对不能小看泰坦尼克号,它比茅利塔尼亚号长一百尺,而且豪华得多”

    说到这,卡梅隆看着笑语盈盈的凯特,突然醒悟了过来,但是却马上大喜过望,“天哪。你就是我要找的露丝,凯特小姐,你赢了。你将会是这部电影中的女主角 露丝。”

    凯特捂着小嘴惊讶不已,眼中甚至隐约还闪烁着点点泪花,其实在之前她就预感到自己一定会成功,并且一直坚信着,并为之孜放不倦的努力着,但是面对这突如其来肯定答复,凯特心中一时之间,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没有想象中如释重负的欢欣,只是有种想大哭一场的感觉。这个时候,她特别想**家中的温暖,即使爸爸妈妈不在边,但是那个。男人的肩膀接过来靠一靠也是好的呀”

    此时的金秀一并没有感到有人在心中刹那感动的时候,想起了他。他现在只是感觉到有些生气,是的,就是生气。

    虽然陷如此受人监视的不妙处境,体意识上有些紧张,但是金秀一心中还是一直充满希望的。只要今天能够在这里大捞一票,安全回到洛朽矾的话,那么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本来他是有十足把握跑回去的,但是现在却多了一个拖油瓶,而且还是一个没有自知之明,大无脑脾气不小的麻烦女人。他倒不是歧视女,但是现在克莉丝所表现出来的商真的很让金秀一伤脑筋。对于没有经历过一些黑暗负面东西的女人,金秀一觉得自己有必要提点她

    。

    “你以为咱们现在安全吗?还有闲心搞小动作,很好玩吗?”金秀一的声音不大,但是屋内就只有两个人,所以克莉丝还是听得清清楚楚。顿时吓了一跳。一下子趴在了地上。像个将头插进沙子里的鸵鸟。一动也不敢动了。

    天蓝色的牛仔裤紧绷的包裹下,是一双修长的美腿和翘的瓣。典型的顾头顾不了腚啊。

    “你倒是说话啊。你不是一直以来很能说的吗?克莉丝小姐,

    “说,说什么?我只是想离开

    “你对与现在我们的处境还是不了解啊,那么你以为那些人会让你就这么走吗?”

    “难道,他们还敢锢我吗?”克莉丝有些不服气的抬起头说道。

    “那么,你现在可以去试试,”

    犹豫了几下,克薪丝还是老老实实的趴在了那里,没有动。

    “你听着,一会我们会离开这里,他们会在后面跟踪我们,我们最后的目标是去机场。他们一定会拦阻,所以到时候,就需要采取一些手段,而你要全力配合”金秀一没有借机斥,而是直接说起了想要做的事

    “他们,他们为什么要,,抓你?”

    “没什么,只是我从他们那里借了一笔钱而已?”

    “哦?就这么简单?数目大吗?”克莉丝小心翼翼的问道。

    只,”飞美元。”

    “噢,天啊。你疯了,你借这么多钱干什么?还有你是怎么借到的?他们傻了吗?”克莉丝呻吟一声恐惧的尖叫道。

    “我是借不到。可是不还有你吗?我把你押上了。所以才借到的,你还值钱”金秀一吓唬的说道。

    “嘤咛,”克莉丝被吓着了,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晕厥过去。

    金秀一没有去管。接着说道,“他们借给我钱,是因为有足够的利益驱动,每天既的利息”飞万美元的纯利润,没有人会不动心的。”

    “这么高的利息,天啊,你,你借的是高利贷”克箱丝震惊的不能自己,她本以为自己一辈子不会和这些影视剧中出现的东西有所交集呢。

    “嗯哼,没错。被你猜着了。”金秀一不在乎的耸耸肩道。

    看见对方不负责任的动作,克莉丝差点将满口的银牙咬碎,“那你有把握还上吗?”

    “当然,没有把握我是不会去借的。”

    “那为什么?既然你能够还上,而且没过一天,他们就会有甥的高额利息。他们为什么还要,还要锢我们?不让我们离开纽约?”克莉丝苦恼恐惧的道。

    “很简单,因为他们不想让我还上。”

    “什么?还有人希望欠自己钱的人还不上钱吗?”克莉丝简直不能够相信。

    “还是因为利益。借贷这种高利贷的人,如果不是想要现跑路。那就有一定把握。能在五天之内还上,那样的话,他们就只能得到几百万美元的利润,,而如果他们将我们抓住,锢起来,那么账户中的丑口万美元,和所买的股票,就会被他们所得到,”

    “那岂不是抢劫吗?他们不怕法律吗?没人管吗?”克莉丝张着大嘴不可思议的道。

    “你多大了?”

    “我,我,你怎么问人家这种问题?”克莉丝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声道。

    “看你年纪也不小了,怎么商还是这么幼稚?你也不想想,能在纽约证券交易所里堂而皇之开办这种专门与法律打擦边球业务的人,上面会没有人罩着?想要通过所谓的法律手段?哼?!真是天真!而且,冒昧的问一句,克莉丝大小姐,你有证据吗?没有吧。到时候不但告不倒人家,反而事后报复就知道后悔了。”金秀一很是不屑的说道。

    “报复?他们会怎么报复我?”克莉丝满眼怯怯的问道。

    “那还用问,虽然你长的一般,但是较一般人还是强的,还有你的两条大长腿还是很吸引人的,再加上你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小明星 ,所以,到时候,经过这帮人的调教,你会是他们手中的头号摇钱树,交际花,陪着一些重要客人睡睡觉什么的,就是你接下来需要做的事,金秀一实话实说道。

    “天啊!我不要,我不要陪那些恶心的肥猪睡”,觉,,我不告他们了,”克莉丝坐在地上双手抱膝的怏怏说道。--凤-舞-文-学-网--

    “不告他们,恐怕你也要去接客了?”金秀一假模假样的叹了口气道。

    “为什么?!”克莉丝尖声问道。

    “因为借了这笔钱。他们自然而然就把你当做是我的同伴而盯上了。”

    “可是,可是我并不是和你来的”我,我是来接杰西卡的,克莉丝极力的分辨道。

    金秀一暗自点点头,在这种下意识的况下,对方也没有说出绝的话语。不论从所受教育和人品上来讲,都是可以证明对方的心底还是善良的。可以信赖的。下面的事就会变得有把握起来。

    “但是他们不会管这些的,他们已经认定了你是我女友这件事,是不会改变的。”

    “可,可我,我暂时。还不,不是你女友”、而且,你也没有问过我?”克莉丝低声说着这句话,其中的意味颇有些耐人寻味。

    “哦?暂时?没有冉过你?”金秀一有些啼笑皆非的重复道。这妮子竟然在这种时候思了。

    看着对方似笑非笑的可恨样子,让一不小心露出了心事的克莉丝顿时恼羞成怒,心中大恨。并在心中的恐惧刺激之下,“嗷!”的一声起扑向了金秀一。在其上抓掐捏挠,锤打不断,甚至伸出小牙一口狠狠的咬在了金秀一肩膀上。

    金秀一知道这是女人对于失望和自不安全感的一种泄,时间有长有短,让其自动结束就好了。可惜的是,现在金秀一最缺的就是时间。所以他必须使集手段让其停止下来。

    金秀一揽着女人充满弹的细腰,正要将其翻转过来,按“老规矩”让其冷静一下的时候。克莉丝突然伸出双手抱住了对方的头部,金秀一就看到对方的俏脸在自己的眼中不断的放大,然后就感到自己的嘴唇被一个温润香软的香唇咬住,撕扯吸起来。同时那金秀一暗自羡慕欣赏的两条大长腿也紧紧的盘住了男人的腰,不住上下起伏摩擦着。

    金秀一的脑袋顿时“嗡”地一下子,变成了空白,只是被动的承受着对方的**动作。也许是很久,也许只是一瞬,金秀一男人的本能就开始觉醒,立即开展起了绝地大反攻,叼住对方的小嘴,将舌头突进对方的湿口腔,不断的追击着女人逃跑的小舌,同时不断的吸咙着对方口中的香液。吸得克莉丝呼吸急促,双眼上翻,差点窒息过去。

    急忙挣扎着从对方的大嘴中逃出,大口呼吸着难得的新鲜空气,心中暗道,差点成为在接吻下窒息而亡的第一个笨女人。想法还没落下,就被追袭而来的男人的大嘴再次准确的咬住,狂野的吸取着女人嘴中的甘甜。

    “呜呜”喘不过气”了”克莉丝不满的鸣叫着,但是男人根本视若无睹,依旧是粗暴的吸吭着,并且两只大手开始极度不规矩的动作起来。

    “不。不要,我不想,,在这里,嗯,”克荷丝盘坐在男人腿上,感受着男人的坚。无力的抓着男人在前肆虐的大手,梦呓一般的呻吟道。

    金秀一现在正处于一种带有焦虑、患得患失,难以言传的强自压抑状态,克莉丝的这种举动:无异于是火上浇油,为他打开了一道泄洪的缺口。顿时所有绪的洪流全部冲击到了女人不自量力的

    。

    克莉丝虽然感到了对方的绪不对,而不断的挣扎反抗,但是她低估了金秀一的强壮。一切的抵抗都是徒劳的,无用的。

    最终,展现在金秀一面前的是一具绝美的女**,白里透红的肌肤上散布着因为刚才的努力抗争而渗出的点点汗珠,呈玉碗到扣形状的玉峰秀而饱满,晕大小适中,粉红小巧的凸点耸立在落蕾的中央,并上翘着,微微起伏的小腹,还有浑圆的肚骄看上去都是那么可

    此时已经有些绪失控,进入不为人知的状态的男人,并没有停下来欣赏,而是继续脱下克莉丝汀娜的牛仔裤。将腰间的铜扣一个一个地解开,然后抬起克莉丝的修长双腿,把紧绷裹紧的裤子完全的录离了她的体。里面是一件很小也很薄的蕾丝内裤,只能包住那让男人血沸腾的微微隆起,但那是很小的一部分,有一两根金色的弯曲绒毛从裆部缝隙之中显露了出来。

    “克莉丝,你真是呀。竟然穿这样的内裤。”金秀一化为狼,坏坏的调侃道。

    “不,不是的。”克莉丝小麦色的脸庞刷地红了起来。这种红铜的混合色。让其犹如附着了一层金属的光泽,颜色十分人。

    “怎么不是,你看连小毛毛都露出来了。”

    金秀一把跨坐在自己腿上的克莉丝,掉转了个”使其背部靠在自己的怀中,然后把她的头微微往下按,让她对着自己的双腿之间看去,一边不停地搔着她露出来的两根金色

    “别,别这样。”克莉丝那里经受过这个”顿时羞得抬不起头来。

    ***,二十多岁的人了,还和小姑娘似的。也幸好她这样,如果遇到一个格泼辣的,我就没办法了。只是现在表现出的格,怎么和她之前表现的有些不太一样呢?说不定,她以前就被人搞过好多回了,哎,没办法,国不同。这样出众的女孩,在美目,岁以上的基本就没有处*女了。仅次于亚洲那个叫本的国度,那里岁以上就没有处*女了。

    哎,这都是什么世界啊。像我这样老实的男人是越来越越难混了。金秀一有些小无耻的自嘲道。

    这样的想法使他也变得心硬起来,不再和她客气。他紧紧地搂住克莉丝柔软高挑的体,一手握住她的一只饱满使劲的搓*揉。一手则隔着那件蕾丝内裤玩弄不停。嘴也没闲着,不停地啃咬着她的脖子。不一会,她的颈项间,肩膀上都布满了男人的齿印和吻痕。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一直表现得不配合但也不再挣扎的克莉丝。突然轻声问道:“让我喝点水好吗?”

    “什么。”金秀一一时没有听清楚。

    “水,给我点水,我想喝水。我口渴了 ”克莉丝有点虚弱地哀求道。刚才一番动作挣扎弄得她出了那么多汗,再加上早晨坐飞机到现在也是滴水未进,也难怪她想喝水。

    金秀一却不想这么痛快的答应她的请求,思绪一转,蓦地一笑,嗯,给你水。他站起来。去饮水机前倒了两杯水,放在她面前,说道。“这里有两杯水。一杯是凉的,一杯是的。的你可以自己喝,凉的要我来喂你,用嘴喂你,你自己选吧!”

    说完全秀一拿起那杯的端到克莉丝的前,突然贴到她的脯落

    。

    “啊!”克莉丝的体猛地相后一缩,“好烫。”

    “怎么样,没骗你吧!”他放下杯子,说道,“给你旧秒钟,过了时间就没有了。”

    “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你怎么,怎么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你,你先前折磨得我还不够吗?”克莉丝声音软软的委屈道。

    “五秒钟。”金秀一并不为之所动,只是冷冷地说道。但是不知怎地,心里却有种兴奋的感觉。有这么一个大美女大明星尤其是在参演《终结者酚后的名气越的受人瞩目低声下气的求你。这份满足感不是能用语言形容的。

    “我,我选凉的。”克莉丝此时在陌生的地方,陌生的环境,一系列在她能力和想象的事生后,心灵的防线在男人的面前。已经彻底的崩溃了,听到难惹无冰冷的声音,不盈泪滴的咽声怯怯的道。

    金秀一不再废话,一把将克莉丝按到在地上,然后喝了一口凉水,便扑了上去,把嘴重重压在克莉丝柔软香甜的感嘴唇上。

    克莉丝骤然安此待遇。本能地紧闭着双唇,不论金秀一如何用力,变换着角度,都无法使她开口。

    金秀一顿时绪波动起来,“噗”的一声,把凉水全吐在她的前双峰上,脯、脖子上都是水。有些生气地拍了一下她的脸蛋说道:“你到底想不想喝,你闭着嘴巴让我怎么喂你,不想喝趁早说一声。”

    “想,我想的。”克莉丝呆了一秒,才轻声道。

    “想喝就张开嘴,伸出舌头。”金秀一此时就像一个君临天下的魔王向着被他征服的女神。毫不客气,毫不怜惜的命令道。

    克莉丝不敢再多说什么。微微张开嘴,伸出粉红的小舌,等待着。金秀一又喝了一口凉水。含在嘴里,然后俯下头,快地吸住她的香舌,口中的凉水顺着克莉丝的丁香流进了她的嘴里。

    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她的喉咙在不停地蠕动,一小口一小口的把嘴里的清水咽下去。而金秀一的牙齿咬住她的舌尖,不让她缩回去。同时拼命地咙吸着对方的小舌,几乎要把她的舌根扯断。而克莉丝也只能满含痛楚地闷哼呻吟着。

    最终,金秀一连喂了克莉丝十几口水,也不知道她喝下的是凉水多一些还是男人的口水多一些。

    喂完水,金秀一仍不愿意放开克莉丝的人红唇,她柔软的双唇香馥的津液使得此时的他有些癫狂起来,一遍一遍蹂躏着她的双唇,香舌。

    男人曾与不少女孩有过接吻的经历,但如此的投入还是第一次。

    记得之前在韩国,有一次和大宇集团的高层们吃饭喝酒,最后在全体八分醉的况下,一个总经理,自吹自擂说他的女朋友长着一张神仙嘴,舌功如何如何的厉害,只是不了几下就让他了女朋友一嘴,吞下后再和她接吻,一点精液的味道也没有,还是香啧啧的。

    金秀一当时听了倒没什么,因为自己的女朋友们档次要比他们的二高得多得多,没什么好羡慕的。但是另一个市场部总监可不服气了,他说他女朋友长着一个神仙洞,把纯牛灌进去再挤出来就变酸了,比电视里做广告那叫什么优酷的还好喝,特爽口,还补子,他现在每天都喝一杯,还说下次请我们也喝,说着说着嘴里啧啧有声,像似在回味着那酸的好味道。说得金秀一连忙捂住嘴,怕一时忍不住,会吐这洋洋自得的家伙一头一脸,真是一帮变态的家伙。

    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这些,不过今天克莉丝的这张小嘴给金秀一的感觉真是极品,不知道是特殊的魅力口感吸引,还是他真的是的太久了,让他怎么也吻不够。

    良久,金秀一才松了口,放过克莉丝已经被他亲弄得微肿的双唇和小舌。转而不停地玩弄着克莉丝的一对饱满双峰,抚摸着她光洁的后背,柔软的小腹。那种予取予求的感觉真是棒极了。

    克莉丝的落蕾粉红小巧,不像一些杰克裘斯欣赏的本生活教育片中女人那样,是倒人胃口的紫黑色。在我前面肯定没有多少人吃过吧?好可的小按桃,金秀一一边想,一边不释手地捏着,把它拉得

    长。

    “啊,不要啦。”克莉丝浑颤抖好像是大病初愈般的虚弱地轻呼道。一边像条蛇一般的扭动着体。

    看着克莉丝惹人怜的样子,金秀一却觉得还不过瘾,曲起中指,朝着那粉红的落蕾弹去。

    “哎呀,好痛。”

    本来有些有气无力的克莉丝不由得浑一震,但双手被男人放在头顶

    ,浓一只大年握的牢牢的。根本无法遮挡,只好转紧贴舍嗫 ”膛。但男人没有让她得逞。只是稍微调整了坐姿,她的体便又滑了下来,露的部又展现在了男人的眼前。

    再次连弹了几指,越弹越有趣,突然间心中有个想法。金庸大侠书中的剁旨神通,是不是在现实中也是在此种况下想到的呢?嗯。可能很大啊。不过,想到是一回事,但要将之练成,估计克莉丝的一对饱满山峰也要被弹崩了。

    虽然男人用的力量不是很大,但是克莉丝的落蕾似乎有些红肿,颜色也变得有些深。其中还有几指弹到球上,同样小麦色的球体上立时印出了深色的印记。

    “不要了,求求你,不要再弹了,我好痛,求求你。”克莉丝不停地扭动着体,可怜巴巴的哀求道。

    如此动人著名的美女求自己,让此时金秀一的心中,感到有些小得意,倒不是他有什么虐待的心理,只是觉得很有些成就感,比他当年第一张专辑大卖还要开心一些。

    金秀一不住的用体摩擦着女人的躯说道:“不弹也可以,但我说的话,你要照做。”

    “我做,我做,只求你别弹了。”

    “你是不是处*女?”金秀一突然问道。

    克莉丝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其实金秀一早就怀疑她是处*女,虽然她的吻技很不错。但是刚才扒她衣服的时候,她的反应显得很羞涩。

    “有没有男朋友?”

    “有,,没,没有。”

    “有还是没有?”

    “曾今有过,但是又分开来了”

    “哦?什么原因?”

    “他要,要和我上,但是凯特,凯特打跑了他。”

    只,,这丫头管的还宽的啊,不过,这次管得好。”

    “要是当时没有人阻拦,你会给他还是留给你的丈夫?”

    池许会给他,,也许不会,但是绝对不会等到结婚那一天的。”

    只,,为什么?你不会后悔吗?”

    “不为什么,那样太古板,太老土了,那样让自己受憋屈的感觉,没有人会想要感受的,年轻人都是应该挣脱束缚的,也许只有凯特那样的老古板才会留给丈夫吧。对了,还有那个。想要孩子想结婚想疯了的杰西卡。但是她们这样的想法和做法,在同龄女孩中实在是太少了,说是万里无一也绝对不夸张。而要是放到好莱坞里,可以说除了一些个别的实力派的前辈之外,便只有她们两个了。有时候。她们的这种做法被人认为是外星人想法”不过,谁让我们是好朋友呢,死党的那种,所以她们看得我很严,上次和你在早晨”喷”潮”之后,凯特就了我好久”

    金秀一叹了口气道,“你应该为你有这样的朋友而感到高兴和自豪,她们这是在保护和护你,防止你走入堕落的深渊。在好莱坞这个物横流的时代,遇到了她们,你真是幸运”

    “你老家在哪里?”

    “美国纽约州。”

    “那这里是你老家了?”金秀一不捏了一下克莉丝的脯。

    “家里还有什么石罚”

    “还有爸爸妈妈,我准备在好莱坞安定下来后,就把他们接过来。”

    “他们是干什么的?”

    “爸爸曾经是一个演员。后来衷于撰写,并经营一个苹果农场,妈妈曾经是一位很成功的模特。就是在母亲的鼓励下,我才在占岁就到纽约开始了模特生涯。现在为美国曰心著名模特代理公司服

    克莉丝的回答令金秀一还算满意,像她这样只从纽约到好莱坞寻找梦想的孤女孩,这还不让我为所为?

    “来,我这里。”金秀一指了指自己露的膛道。

    克莉丝抬起头。看了男人一眼,见金秀一正盯着她,不由眼神一弱,之前的折磨玩弄,已经使她对男人产生了一股深深的臣服恐惧感。她低下头,伸出粉红的小舌。在舌尖网触及到金秀一的膛,便缩了回去。

    狐金秀一不客气的握住她的后颈,向着口按下去。

    克莉丝无奈,只好再次伸出自己的丁香小舌”顿时。金秀一便感觉到柔软温湿滑,又有些清清凉凉的感觉从肌肤滑过。

    舒畅的让他不呻吟出声,“好舒服,继续,不许停。”

    金秀一控制着克莉丝的俏脸,让她的舌头不停地在自己的膛移动。突然他浑一震。一股强烈的快感冲上脑门。原来克莉丝的小舌头到了他的凸点,”

    “不错,这张小嘴懂人的。领悟能力。”

    金秀一一边享受着克莉丝的服务,一边则把手探到下面,伸进了克莉丝的蕾丝内裤,揉起她的丰腴的瓣来。她的股蛋又软又圆,没有同样个子高挑的女人那样的骨感,而是结实有,弹十足,让金秀一很是满意。从没玩过这么好的股。

    克莉丝的小嘴还在不停的**着,她倒是很实在,同时也能看出自己此时在她心中的位置。只是这么一来,倒是弄得金秀一火焚起来。

    他俯下头。开始再次狂吻着克莉丝,她的额头、眼眉、脸颊、嘴角、下巴、脖子、肩膀,他的动作是如此的狂野,甚至把克莉丝的肩膀都咬破。

    克莉丝被男人突然的动作吓呆了,而忘记了抵抗。等到她开始挣扎时,却现自己已经被男人压在了上。

    金秀一一把扯下了克莉丝订娜的小内裤,把她的下抬了起来,举到自己的面前。

    克莉丝汀娜的体被迫后仰,她只好用双手撑住自己。金秀一分开克莉丝汀娜的双腿,盯着她那人无比的大腿根部。她的绒毛不是很多,只有小小的一簇,但金光亮,很是人。粉红色的花园泛着令人忍不住肆意采做的惑光泽,且闭合得很好,几乎是一条细缝。可以看得出还从来没有异物剖开进入过里面,而今天我将是第一个人。金秀一不无骄傲的想到。

    虽然过去和不少女人做*,也不是没有遇到处*女,但是在美国这样极度开放的国度,遇上处*女。真是不次于中了乐透彩了。对待处*女当然和别的女人不一样了,在这之前金秀一只想着一味的横冲直撞,即使插愕这个女人痛哭起来也不会心软,只要自己爽就行了。但是现在对克莉丝金秀一却很怜香惜玉,谁让她是第一次呢?金秀※洲咏不帮女人**的,不讨今天他破倒了

    金秀一俯下头。张开嘴,几乎把克莉丝订娜的整个花园连同那一簇都含在了嘴里。虽然克莉丝汀娜没洗澡,但她的体味道很好闻,只有点淡淡的汗味,非常不错。

    记得那个大宇市场部总监说过,其实女人比男人脏多了,下面一天不洗就难闻的要命。所以现在为什么那么多女人都要带护垫,就是怕里面的气味散出来,熏跑了男人。

    金秀一把克莉丝订娜的体折了起来,让她双腿挂在自己的肩膀上,一手环住她的腰,一手则拨开她的神秘,伸出舌头,开始册,

    并开始加重力度。果然。很快,克莉丝订娜便开始轻声的呻吟起来,体不住的扭动着,挣扎着,力道比刚才大了好多,看起来很是不

    受。

    金秀一用牙齿不断轻咬摩擦着。

    “啊,哦,嗯”

    克莉丝汀娜大声的呻吟着,她感觉到一股流从小腹升起向下流

    “求求你。停下来,我不行了,求求你”

    金秀一当然不能给她喘息的机会,更努力地**着。克莉丝汀娜无助的呻吟声越来越响,到最后就变得只能出一些毫无意义的哼叫了。

    终于,她**了。

    **后的克莉丝订娜分外的人,雪白的体布满了密密的汗珠,脸色绯红。只见她紧闭着双眼,眉头微蹙,嘴角不停地抽*动着。似乎正在回味刚才**后的余韵。

    看着克莉丝这般摸样,金秀一再也忍耐不住了。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似乎要打消心中的所有顾虑。毕竟这就不算强*,也是有侵犯的嫌疑,尤其这个。“受害者”还是女权主义者,一旦被人告,金秀一可以想象,这个国度就算是呆到头了。可是眼前的克莉丝。金秀一实在不愿意错过,只是现在的况就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如此的美女,不干实在太可惜了。更何况是已经到了这种坦诚相见的地步了。

    金秀一稳定了一下绪,轻轻扒开克箱丝的双腿,放到自己的腿上,让她的下靠近自己的火。克莉丝似乎没什么反应,任男人摆布着。

    金秀一调整好了位置,深呼吸了一下,然后猛地向前一插,感觉到自己推开了一道柔软的门,进入到了里面。

    他顿时觉的有什么东西好象阻挡着自己的前进,那大概是处*女膜吧!他心中顿时一片火,奋力向前一刺,几乎同时。他立刻感受到了一种窒息的紧绷。真的好紧,到底是处*女,那种紧箍住的感觉,让男人几乎立即要出来了。

    怀 ”

    克莉丝大叫一声,眼泪夺眶而出,餐个体几乎要跳了起来。金秀一连忙握住克莉丝的大腿,把它举过克莉丝的头顶,然后依靠体的重量往下压。一方面想进入得更深,另一方面又不让克新丝乱动而增加痛苦。

    金秀一快的摆动着自己的腰,肆意的驰骋着。他一边动作不停,一边不停地揉捏着克莉丝汀娜的双峰,使她的注意力不能完全集中在下的疼痛上。克莉丝的叫声越来越轻,并带着一些哼声,让金秀一知道她也有了快感。

    “嗯。不要,,停,我不行了,”

    果然,不一会。克莉丝便长长的呼了一口气,似乎带着某种解脱。

    “既然不疼了,那就享受快感吧!”

    金秀一俯下头,叼住克蓟丝脯的一个凸点,大力吸着,一只手则伸到自己和克莉丝体的结合处,在那一小簇绒毛中找准目标,按住,快地震动着。

    如此多重的调弄使得克莉丝完全忘记了她是在被男人在自己不完全愿的况下侵犯,不住大声地呻吟着。她双手紧紧搂住男人健壮的背部,使劲的揉着,甚至还摸到了男人的股,现在的她已忘记了一切,只想充分的享受着**,享受着同龄女孩早已经食髓知味的这一切。

    “重一点。不要叭…再重一点,把我……干……职…”

    金秀一想不到刚才表现沉静的克莉丝汀娜会如此的狂野,喊出这么的话语。不过,这也难怪她会这样,西方人因为饮食习惯,鱼籽,海鲜,红酒。汉堡,三明治,狗,以及牛土豆,牛牛排等等,使得她们的成熟远远早于东方人,这些年在清教徒凯特和那位女疯子杰西卡的压迫下,克莉丝估计压抑自己的**,压抑的很辛苦吧。一朝释放出来。就好比一座死火山骤然喷了一般。滚滚而来,无可阻挡。

    金秀一更是完全放开急的动作起来,随着克莉丝的一声响彻云霄的尖叫,整个世界清静了……

    金秀一抚了一会克莉丝,起去卫生间冲洗了一下,然后拿了一条毛巾,为完全转变成女人的她擦干净了下。金秀一本想抱她洗澡的,但是她已经累得睡着了。

    过了一会。克莉丝汀娜便幽幽的从睡梦中醒来,一睁眼,眼泪就流了出来,她想起刚才的事了。

    她坐起来。看见金秀一在看她,表有些无奈:“我终于被你”

    说到这里。她再也说不下去,而是俯大哭。金秀一知道这个时候的女孩最为敏感冲动,一定要尽心的安抚好,否则什么事都可能生的。想到这,他连忙冲了上来,把她搂在怀里,轻轻抚着她的背,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金秀一已经开始对她温柔了起来。

    “我恨你。我恨你”克莉丝汀娜把头埋在男人的怀里,双手不停地锤打着金秀一的膛,“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怎么可以这样,如果,如果被凯特知道了怎么办,,还有杰西卡,她们,她们会不要我的酬 呜呜

    “别哭了。”金秀一将克莉丝的头捋顺好。抓住她的双手,不让她再失控下去。“别再哭了,已经生的事就别再多想了,相信我,我会好好对你的。还有。你的朋友们也绝对不会抛弃你的,我的傻克莉丝,如果她们抛弃你,那就证明她们不值得你去真心相交。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金秀一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说,但是这的确是他的心里话。克莉丝抬起头看着他。良久,才微微点了一下头,将头埋在了他的膛上,,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在韩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